首頁 > 正文
重慶農産品出口的“突破之路”

萬州海關工作人員在出口李子注冊登記果園開展有害生物監測。(受訪者供圖)

  重慶農産品出口今年突破不斷——

  2月,豐都縣人工養殖的14噸、價值近40萬元西伯利亞鱘出口到越南,成為重慶鮮活水産品走出國門“第一例”;

  4月,忠縣3000噸忠橙出口至東盟,這是目前我市最大規模一次生鮮水果出口;

  7月,近300噸巫山脆李通過海公聯運的方式,首次實現了出口……

  農産品出口其實是重慶外貿的弱項——2021年,重慶進出口貿易額首次突破8000億元,但農産品出口總額僅有10.99億元。上述突破,無疑為重慶農産品出口注入了強心劑。

  一直不溫不火的重慶農産品出口,為何會在今年出現集中式突破?

  打好“組合拳” 忠橙成功出口新加坡

  從市商務委、市農業農村委等部門掌握的數據來看,重慶農産品出口一直是“小散亂”的局面:出口企業上百家,品種幾十個,拿得出手的品牌幾乎沒有,規模與鄰省四川相差甚遠,更無法與青島等全國領先城市相比。

  想要打破這一局面,要從兩個方面著力:品牌産品和目標市場。前者能夠穩定、規模化地提供貨源,後者則從需求端給予出口保證。

  2019年,市中新項目管理局和重慶海關一起,找到了忠縣,希望以忠橙試點,探索一條農産品出口的新路徑。

  三方一拍即合,各司其職打好“組合拳”。 2019年,三方帶著“探路”的心理,將重慶瑞金農業有限公司的25噸忠橙運至新加坡。雖然通關環節沒問題,但進入市場後,卻發現忠橙不良率有些高。 “有不少果子,擺上架不到兩周,就開始壞果了。”萬州海關副關長汪順勇説,這種情況若不解決,很可能導致忠橙出口變成“一錘子買賣”。 嚴格意義來説,第一次探索,並不能算成功。 三方開始尋找和分析原因,最後得出結論是:從種植到採摘,再到包裝運輸,各環節都存在一定的問題。

  “國外對進口農産品,特別是生鮮類産品,要求很高。”萬州海關企業管理科副科長李開銀説,一些不起眼的小問題,放在國外客戶眼中就可能被放大。

  比如在忠橙採摘時,農戶剪枝隨意,葉柄就很尖。運輸時,這些尖銳的葉柄,可以將其他忠橙的皮刺破。運輸時間短,這些破損無足輕重,但出口運輸時間長,過程中需要冷藏。一冷一熱後,損壞風險就大大增加,壞果率也比內貿要高。

  為此,三方開始重新梳理出口流程,特別是在種植、採摘、包裝、運輸、存放環節。重慶海關動植處帶隊來到忠縣,與萬州海關一起,對其進行了針對性優化,印刷了專門的出口手冊,並加強對企業的監督,包括忠橙種植期間的農藥噴殺次數,裝載忠橙的果籃有沒有用棉布包裹等。

  忠縣則找到了浙江一家從事農産品出口的企業,依托其經驗,對忠橙出口環節進行再優化。

  2020年底,忠橙再次漂洋過海運往新加坡,進行第二次出口嘗試。這一次,幾百噸忠橙順利抵達了新加坡客戶手中,沒有出現壞果的情況。

  有了成功先例,接下來就是在規模上實現突破。這個環節,一是需要有龍頭企業支撐,二是需要足夠大的市場來消化産品。

  忠縣商務委找到縣內柑橘龍頭企業重慶春墾農業有限公司,規劃了3000畝忠橙園作為出口基地。

  市場方面,市中新項目管理局加大了對接力度,不僅是新加坡,還把東盟能跑的企業都跑了個遍。

  功夫不負有心人,最後的結果,便是前文提及的,3000噸忠橙通過層層關卡,分批次成功出口東盟。這也是目前重慶單一農産品中最大的出口規模。

  打贏“時間戰” 巫山脆李開辟海外市場

  忠橙成功出口,為忠縣後期大規模出口農産品奠定了基礎。忠橙的出口模式,能否復制推廣到重慶其他地區、其他農産品上?

  驗證的契機,出現在今年。

  3月,巫山縣委書記曹邦興與市中新項目管理局局長曾菁華座談時提出,能否借助中新互聯互通示范項目,讓巫山脆李走出國門?得到肯定回答後,雙方即刻啟動合作。

  “我們想的是,今年就做嘗試,讓巫山脆李走出去,哪怕量小點都行。”市中新項目管理局物流航空部四級調研員鄭弦全程參與忠橙出口,她希望能一鼓作氣推進。

  但這並不容易。

  當時,當時巫山脆李已經進入挂果期,距離銷售期只有幾個月時間。而且,當時巫山並沒有具備脆李出口資質的企業,需要在最短時間讓企業走完所有手續。

  面臨的問題還有很多,可以説,巫山脆李出口,更像一場搶時間的戰鬥。

  首先,巫山縣推薦了三個種植基地,經萬州海關實地調研後,最後選擇了巫山縣巫峽鎮七星村七組、八組的種植園。

  根據相關規定,出口基地必須有100畝以上的種植規模,且要建立完善的包括有害生物監測與控制、農用化學品使用管理等品質管理體系,近兩年未發生重大植物疫情的種植地,才能申辦出口資質。這個基地種植規模達400畝,同時也是市農業農村委重點關注的種植區,符合條件。

  同時,巫山縣選擇了縣內龍頭企業重慶榮科供應鏈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重慶榮科公司),讓其負責除生産外,脆李出口的其他環節,比如分揀、包裝等。

  前期工作定下後,巫山脆李出口“時間戰”正式打響。

  “當時我們分了三個組,所有工作同步進行。”重慶榮科公司總經理王晨宇介紹,三個組分別是“資質組”“物流組”“渠道組”,前者由萬州海關牽頭負責,後兩個則由市中新項目管理局負責。

  資質組,要對公司多個環節進行“升級”,確保它符合出口要求。比如倉庫的分揀線,水果存放、加工、處理、儲藏等功能區布局必須合理,才能更早拿到出口資質。

  物流組,重點研討用什麼方式把巫山脆李送出去。考慮到這次出口時間緊以及運輸成本問題,最終的方案,採取公海聯運的方式,出口新加坡。

  “時間戰”中,“渠道組”面臨的任務最為艱巨。想出口,必須要有客戶接單,那就挨個找客戶,並把樣品寄給他們。而且,每個客戶投放的市場不一樣,對産品的需求量、包裝方式都會不同。

  鄭弦回憶説,當時,他們一邊借助重慶渝貿通公司、新加坡信達雅跨境貿易平臺等企業的外貿銷售渠道,積極對接客戶;另一邊,又通過中新互聯互通示范項目,直接與新加坡企業聯繫,希望給予支援。

  兩種方式最後都取得了效果:巫山脆李出口前,獲得了新加坡幾個企業的訂單,主要銷往新加坡的水果批發市場和禮品超市。

  今年7月,經過海關檢驗檢疫,巫山脆李分批次運往新加坡,進入當地市場。

  更讓人欣喜的是,當地客戶對巫山脆李品質非常滿意,紛紛增加訂單,希望明年增加供應量。

  巫山脆李出口“時間戰”以勝利告終,也代表重慶在農産品出口上,探索出一條可復制推廣的模式——通過中新互聯互通示范項目這樣的開放平臺,對接海外市場與銷售渠道;區縣選擇優質産品,並以龍頭企業統籌生産、分揀等前期環節;海關、商務委等部門負責出口資質認定和前期生産監測;手續認定、物流選擇等中間環節,則交由專業的貨代、外貿公司負責。

  打造金招牌 用出口“倒逼”農産品品質提升

  隨著巫山脆李的順利出口,王晨宇和重慶榮科公司迎來“新生”:“公司經營理念和運營方式都發生了很大變化,很多環節實現了提升。”

  他舉例説,病蟲危害和外來生物入侵,是各國在通關通檢時嚴格監測的領域。如果重慶農産品出口時,在集裝箱裏發現哪怕一個蟲卵、一顆老鼠屎,這一批貨物都可能無法通關。

  “有些國家採取的還是‘黑名單’制度。”王晨宇説,也就是如果你的産品出現問題,以後直接“拉黑”,禁止出口到這個國家。

  這些嚴格的標準,對企業的生産、經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重慶榮科公司出口資質認證期間,萬州海關不止一次到其倉庫檢查、指導,要求他們增加滅蚊燈、防蚊帳、擋鼠板、捕鼠籠等。經過改造升級後,任何時間進入公司3600多平方米的倉庫,都找不到一只蚊子、蒼蠅、老鼠。

  “我們的産品品質也隨之提高了。”王晨宇説,現在公司所有物品均按照出口標準來打造,這些産品哪怕以後走內貿,無論品相、大小等較同類産品都更有競爭力,溢價空間自然更大。

  另一方面,通過這次出口,王晨宇看到了更廣闊的市場前景。他説,農産品出口,不是某個農産品企業可以單獨操作的,中間環節需要很多專業團隊、平臺來做相應的事。如此一來,有些企業會覺得,花這麼多時間精力,利潤與內貿差不多,意義不大。

  “但不應該這麼簡單地算賬。”王晨宇説,出口意味著開闊的市場和眼界,能夠與全球競爭,其實也是學習、交流、進步的過程。一個産品能夠在國際上立足,其實也是産品品質和供應鏈實力的證明。

  鄭弦也同意這一觀點。她説,因為出口存在運輸、保鮮、防疫等多方面的阻礙,産品品控要求非常嚴格。對企業而言,這是一種“倒逼”。做好出口,其實有助于提升重慶農業水準,提升重慶農産品在全球的知名度和口碑。

  李開銀則表示,對于農産品出口而言,以産業促發展、以出口帶振興,融入國內國際雙迴圈,不僅做強了品牌,還拓展了銷售渠道和市場。

  “巫山脆李的出口,也給我們帶來了新的市場機遇。”王晨宇説,如今已有國內不少從事外貿的企業跟重慶榮科公司在溝通聯繫,希望能一起合作重慶農産品出口事宜。

  他還透露,目前,他們也在和奉節企業積極對接,希望在今年底,將奉節臍橙帶出國門。

  其他企業也在做類似的探索。比如渝貿通公司,就非常看好長壽沙田柚的市場,目前正在積極為其對接銷售渠道,準備在明年將其銷往東盟地區。

  “今年我們還出口了200噸左右的萬盛金針菇,明年出口量還可以更大一些。”渝貿通公司相關負責人稱,菌菇類産品也是重慶特色農産品,相信未來也會有更大的市場。

  記者手記>>>

  農産品“出海”要“投其所好”

  9月22日,市中新項目管理局邀請重慶渝貿通、跨境貿易平臺等企業座談,就重慶農産品出口的問題,進行經驗總結,並探討未來發展方向。各方得出一致結論——出口模式闖出來了,但還必須加強對國外市場的把控能力。

  市中新項目管理局物流航空部四級調研員鄭弦認為,重慶農産品出口不能“想當然”——既不能什麼東西都想出口,也不能什麼地方都去出口。

  “比如歐美等國家,在生鮮産品的需求上與東盟不一樣,偏好檸檬類而非柑橘類,這就要求重慶農産品出口要投其所好,選對市場。”鄭弦説。

  渝貿通相關負責人認為,蔬菜、水果等生鮮農産品出口只是一方面,後續,重慶應該考慮增加這些農産品的附加值。比如將農業加工産品出口到其他國家,在忠縣,已經有企業在謀劃生産柑橘濃縮汁,將其出口到全球。

  新加坡信達雅跨境貿易相關負責人表示,因為意識等方面的原因,重慶農産品在包裝、行銷等方面都與國外品牌有所差距。

  “比如國內市場評價一種水果好不好,是看它好不好吃、甜不甜。但國外消費者第一感覺都是它大不大,品相好不好,甚至是包裝設計是否吸引人。”該負責人説,未來,重慶應該在這方面下功夫。 

編輯: 陳雨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9037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