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重慶多舉措激發市場主體活力

  今年3月,合川區一家速凍調制食品企業新開辦了一家分廠。

  企業辦分廠並不稀奇,但這次辦廠的速度卻少見。

  按照以前的相關規定,企業申領食品生産許可證需要10個工作日,算上周末就近半個月。然而,得益于“一證多址”改革,這家企業的分廠在3天內就獲準開工,成為全市首家享受到“一證多址”改革紅利的廠商。

  這項改革,正是重慶通過減少企業辦事環節、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進一步激發市場主體活力的縮影。

  關鍵詞 準營

  “一證多址”“一照多址”為企業省時間降成本

  “一證多址”改革,目前正在重慶食品生産領域開展試點。在同一區縣范圍內有多個生産地址的食品生産主體,只需完成場所備案手續,在營業執照上登記載明擬開展生産活動的地址,經市場監管部門現場核查合格後,就可以在食品生産許可證上載明多個生産地址,開展生産活動,整個過程最快只需1個工作日。

  簡單地講,就是重慶食品生産企業可以憑一張許可證,在同一區縣的多個地方辦廠生産。

  時間就是金錢。但對企業而言,“一證多址”改革帶來的好處,並不只是節約時間這麼簡單。

  重慶金星股份有限公司是綦江區一家規上食品生産企業,為擴大生産規模,企業在綦江區新建了廠房。若按照之前“一企一證一址”的監管要求,企業的兩個生産地址將被視為兩個市場主體,年報、納稅申報、許可證管理等日常工作都將耗費雙倍時間和精力。

  同時,企業還有價值上百萬元的庫存包裝材料,若新增的生産地址重新申辦食品生産許可,將導致原有包裝材料無法使用,造成浪費。

  好在,企業新增生産地址的申請正好趕上了“一證多址”改革,因此省下不少材料和管理成本。

  對于只需要營業執照而無需取得許可證的行業,新增經營場所就更方便。

  除個體工商戶外的市場主體,在同一區縣范圍內新增經營場所的,只要在“渝快辦”App上辦理新的經營場所備案,就可以在新增場所開展經營活動,無需為每個經營場所都辦理營業執照。這項改革,被稱為“一照多址”。

  截至目前,全市已有19家食品生産市場主體辦理了“一證多址”,2000戶市場主體辦理了“一照多址”,兩項改革共計為市場主體減少20萬元的證照辦理成本。

  關鍵詞 退出

  除名制度清理“僵屍”企業、釋放市場資源

  提升市場主體活躍度,降低準營門檻只是一個方面。

  一直以來,許多長期沒有開展生産經營活動、未按規定年報和申請納稅的失聯企業、“僵屍”企業退出難,也是拉低市場整體活躍度的重要因素。

  退出難,是指上述企業如果不主動辦理注銷,監管部門即使在清理中發現了這些企業,也只能依法吊銷營業執照。但這樣的行政處罰並不能消除企業的市場主體資格,它們仍然存在,且數量越來越多,不僅佔用市場主體名稱等寶貴資源,也給監管部門對市場主體的整體管理、研判、決策造成影響。

  今年初,重慶以探索市場主體除名制度為契機,不斷暢通市場主體退出渠道。

  在除名制度下,重慶市場監管部門清理出“名存實亡”的市場主體並進行公示,有繼續經營意願的市場主體,可以在公示期間就其逾期未申報納稅的行為接受處罰,糾正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或被標記為經營異常狀態的違法行為後,提出除名修復申請;沒有經營意願的,可以主動辦理注銷登記。若在被除名後的6個月內未辦理清算組公告或申請注銷登記,市場監管部門可對其採取強制注銷。

  目前,除名制度已在南岸、銅梁、豐都、忠縣4個區縣開展試點,1167戶被納入除名名單。

  其實,市場主體退出渠道更暢通,不只體現在強制退出,還體現在主動注銷更加便利。

  開展優化營商環境創新試點以來,重慶加快推行簡易注銷。相比需要完成注銷稅務登記、注銷企業登記、注銷社會保險登記等復雜流程並提供多個申請書和證明材料的普通注銷,適用于簡易注銷程式的市場主體,只需要簽署上傳一份簡易注銷登記承諾書,便可以實現一次申請、一網辦結。

  “程式的簡化大大提升了市場主體主動注銷的意願。”市市場監管局企業處相關負責人介紹,自2020年以來,全市已有4.55萬戶企業通過簡易注銷退出市場,佔注銷企業總數的20.81%。

  關鍵詞 公平

  在全國率先開展公平競爭審查第三方評估

  進得來、能經營、出得去,是市場實現“新陳代謝”、提升整體活力的前提。那麼,如何保證優勝劣汰,防止“劣幣驅逐良幣”呢?這需要營造一個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

  規則上的公平是第一位的。但在以往,由于一些部門對政府和市場關係理解不夠透徹,對政策是否符合公平競爭原則的判斷能力不足,妨礙公平競爭的政策文件在全國各地普遍存在。

  比如2019年,重慶某區縣住房城鄉建委印發《關于開展竣工驗收項目第三方支付評估實施辦法(試行)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指定由某第三方機構為購房者提供驗收服務,向開發商收取費用。

  “這份《通知》,就屬于妨礙公平競爭的政策文件。”市市場監管局雙反處相關負責人表示,印發《通知》的部門本意是維護購房者的權益,但其指定第三方機構的行為,在客觀上排除、限制了競爭。好在該文件被迅速發現並廢止,未造成嚴重影響。

  為了清理這些妨礙公平競爭的政策文件,重慶從2019年開始,按照“誰起草,誰審查”的原則,要求政策制定部門一方面對已出臺的政策文件開展存量清理,另一方面將公平競爭審查作為新的政策文件出臺前的必要程式。

  截至目前,重慶共清理涉及市場主體經濟活動的各類存量政策文件9896件,修訂廢止81件;審查新出臺政策措施文件9674件,修改調整83件。

  但是,起草單位的審查能力如何?自查程式是否健全?還需要第三方的監督和評估。

  為此,重慶在全國率先開展了公平競爭審查第三方評估,並在已開展的對28個市級部門和區縣政府的評估中,逐漸完善形成了“專業機構獨立評估、專家團隊集體研討、專門會議審定結果、專函督促限期整改、專項跟蹤整改效果、專題報告評估情況”的“六專”模式,獲得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充分肯定。

  2019年至今,重慶已通過第三方評估糾正了110件妨礙公平競爭的政策文件,並推動被評估單位內部審查率從30%上升到94.3%。

  據悉,“十四五”時期,重慶將完成對所有市級部門和區縣政府的第三方評估;各區縣也將組織對區屬部門開展評估,從根本上保障公平競爭,進一步激發市場主體活力。

  重慶日報記者 王天翊

編輯: 韓夢霖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8823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