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從“廣陽壩”到“風景眼”——一位原住民眼中的廣陽島生態蝶變

  重慶廣陽島,工人在湖中作業,遊客在島上露營遊玩享受美景。(攝于三月十三日)記者 謝智強 攝\視覺重慶

  連日高溫,洪崖洞往返廣陽島的生態觀光船,遊客較以前減少了一些。

  “太熱了。”7月10日,廣陽島東島頭老鷹茶渡的“少愚號”躉船上,41歲的周定勇看著窗外明晃晃的太陽,若有所思。

  坐船的遊人減少,讓周定勇有了更多閒暇時光。除了做好躉船的日常檢修維護外,他時常會回想起曾經的廣陽島和自己在島上生活的時日,“那時候,廣陽島還叫廣陽壩……”

  “以前島上都破壞得不成樣子了,沒想到這幾年生態恢復得這麼好”

  2010年搬離廣陽島之前,周定勇已在島上生活近30年。

  生于斯長于斯,周定勇對島上的一草一木都充滿感情,“老屋就在現在的廣陽營一號營房旁。島上人家大多種田打魚,我家裏也一樣。”

  成年後,周定勇進入島上的體育訓練基地工作,“算是吃上公家飯了。”

  島上的田園生活,在2005年前後開始發生變化。

  “商業開發進來了,陸陸續續有人搬出去。”2010年搬離時,周定勇聽説島上已經規劃了300萬平方米的房地産開發,“到處都在挖,土堆得到處都是,以前的田、堰塘、溝渠,好多都遭填了。”

  讓周定勇沒有想到的是,此後許多年,廣陽島都是自己離開時的模樣:房地産開發並未成型,島上生態卻已千瘡百孔。

  “2014年的時候回來過一次,那時候島上村民全部搬完了,但是感覺商業開發也沒有太大進展。”搬離廣陽島後,周定勇進入重慶客輪有限公司工作。此後很多年,雖因工作關係沒有回過廣陽島,但周定勇一直關心著廣陽島的境況,“聽説開發全部被喊停了,開始進行生態修復。”

  直到2020年9月,朝天門(後改至洪崖洞)往返廣陽島生態觀光船開航。

  “因為我是島上的原住民嘛,對這一帶的水情比較熟悉,公司就把我安排到碼頭躉船上上班了。”再次回到廣陽島,周定勇感覺既熟悉又陌生,“碼頭、一號營房這些都在,可改變的東西更多。”

  空閒時,周定勇會和同事登上廣陽島,在清晨的薄霧或是傍晚的夕陽下散步,“以前島上都破壞得不成樣子了,沒想到這幾年生態恢復得這麼好。”

  周定勇不知道的是,經過自然恢復和“護山、理水、營林、疏田、清湖、豐草”係統生態修復,廣陽島全島植被覆蓋率已經達90%以上,記錄到植物594種、動物452種。

  “主城8個區都有旅遊大巴直通廣陽島,遊客可以選擇經陸路或水路上島”

  如今,廣陽島良好的生態和美麗的江心島風光,吸引著遊客紛至遝來。

  統計數據顯示,自2021年10月廣陽島常態化對市民開放以來,已累計有超過40萬人次上島遊玩。

  “從洪崖洞坐船過來的人不少,最多的一天我們接了1600多人。”生態觀光船的火爆,讓周定勇感慨萬千,“2006年木洞經廣陽壩到朝天門的客船停了,那時我以為再也看不到廣陽島開通客船了。”

  周定勇記事起,就有客船停靠廣陽壩碼頭。廣陽壩上村民種的菜、打的魚,都挑到碼頭來,等木洞發的客船上水經過廣陽壩,由客船裝載、逆流而上,到達朝天門進城售賣。

  周定勇記得,那時候廣陽壩上水到朝天門要接近兩個小時,票價一元錢。時光荏苒,廣陽壩碼頭已成了今天的廣陽島老鷹茶渡,而從廣陽島乘坐生態觀光船到達洪崖洞的時間縮短為一個小時左右,票價也變成了單程40元。

  “那時候種菜、打魚、趕船,都是為了生計,不像現在生活好了,坐船是為了觀光旅遊。”沿著老鷹茶渡的石板路拾級而上,周定勇講述著世事變遷,“前些年江裏都打不上來魚了。這幾年保護好了、沒人打魚了,我在躉船上都經常能看到江裏有幾十斤的魚遊過去。”

  7月驕陽似火,廣陽島東島頭雁鴨湖畔,卻依舊有幾對新人正頂著烈日拍攝婚紗照。

  “主城8個區都有旅遊大巴直通廣陽島,遊客可以選擇經陸路或水路上島。”周定勇告訴重慶日報記者,今年春天,島上還舉辦了花黃春早、風箏節等主題活動。風和日麗的季節裏,很多遊客都選擇乘坐生態觀光船踏浪而來,廣陽島上游人如織。

  “到那個時候,我要把家裏的親戚朋友都接回島上走走看看”

  在躉船上迎來送往無數遊客,周定勇漸漸發現這些遊客也有了變化:許多遊客帶上了帳篷等露營設備,而離開的遊客時常帶著島上的生態蔬菜。“廣陽島開放了生態露營,自帶帳篷的遊客可以在東島頭燕子坪和機場跑道自由露營;遊客也可以在白鷺湖區域選擇精致露營地,和住酒店一樣,提著包包就住進去了。”

  同時,依托“智慧廣陽島”建設,廣陽島還在手機端上線了“廣陽島”微信小程式,市民、遊客能通過小程式享受廣陽島提供的預約、遊覽、美食、科普等綜合便民服務,實現“一部手機遊廣陽”,還能下單訂購廣陽島的生態産品並在島內自提。

  “嘗個廣陽島雪糕嘛,有島的形狀、也有島上芒種驛站的形狀。”東島頭老鷹茶渡一側的小攤上,工作人員陳海瓊推薦著廣陽島的文創雪糕,“多的時候,一天要賣出300多支呢!”

  炎炎夏日裏,入口即化的文創雪糕為遊客帶來了絲絲涼意。

  不僅有文創雪糕,還有蜂蜜、橙汁、高粱酒等生態産品售賣服務,廣陽島還將建設足球場、籃球場等體育設施,開展露營節、音樂節、水上運動等文旅活動,採取承包、租賃等合作方式專業化運營農田區域。

  現在的廣陽島,已變身為重慶城市名片,成為重慶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典型案例,成為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樣板標桿,成為築牢長江上游重要生態屏障的窗口縮影、發揮綠色發展示范作用的引領之地。

  下一步,廣陽島將加快從生態保護修復向綠色低碳發展轉變,從生態島向“風景眼”轉變,從建設為主向建設與運營並重轉變,從存量本底綠色低碳向綠色低碳産業化轉變,大力推進産業生態化、生態産業化和産業數字化、數字産業化,島內島外協同打造“生態産業群”,讓綠水青山高品質轉化為金山銀山。

  廣陽島日新月異的變化,讓周定勇對廣陽島的未來有了更多的期許,“到那個時候,我要把家裏的親戚朋友都接回島上走走看看。”

編輯: 韓夢霖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8820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