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重慶實現兒童督導員、兒童主任全覆蓋

  每月逐一走訪轄區困境兒童,了解孩子們的身心狀態、學習情況、是否需要幫助等,然後提供相應幫助並及時上報,北碚區解放路社區兒童主任黃樂逸從事這新工作已有一年。

  我市自去年6月啟動這項工作,到目前為止,像黃樂逸這樣的村居兒童主任已達1.1萬名,實現全市所有村居全覆蓋。另有1031名鎮街道兒童督導員,同樣實現全市街鎮全覆蓋。

  未成年人保護重在基層體系建設,但以往對未成年人的保護並沒有專人負責,隨著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實施,以兒童督導員、兒童主任為突出代表的系統性保護體系逐漸完善。

  一場應對事實無人撫養兒童保護的快速反應行動

  年僅14歲的張慶新(化名)沒想到,讀初二的他只因獨自在家幾天沒上學,就驚動幾十個部門、上百人為他奔走與忙碌。

  一切得從北碚區朝陽街道辦一次針對未成年人日常信息排查説起。

  今年2月17日,當入戶排查到該街道解放路社區靜寧路一出租屋時,14歲的張慶新上學時間卻獨自在家,引起工作人員高度警覺。

  核實發現,張慶新戶籍地在四川省宜賓市珙縣,房屋是他小姨出錢租賃的,租期僅一年。

  張慶新母親2018年去世,父親患腦溢血、神志不清並失蹤,外婆遠在大連市務工。

  未成年人不上學、獨居、無監護,這一情況當天就通過北碚區三級未成年人保護體系,緊急通報至北碚區未成年人保護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

  “孩子不能沒人管。”解放路社區黨委書記岳峻當天就協調社區兒童主任全面接管孩子衣食住行。

  2月18日,孩子的新衣服和日用品全部到位,工作人員查到其父因神志不清已被送到大足當地敬老院。

  2月19日,孩子的班主任、教導主任幫他解決有關學校事宜,北碚區民政局跨省、跨區分別與四川省宜賓市珙縣、重慶市大足區商洽救助事宜。

  ……

  3月1日下午,緊張籌備後,一場北碚區33個區級部門參加的專題協調會,為這個14歲男孩召開。

  “那是一場效率極高的協調會。”北碚區民政局副局長王燕印象深刻。

  會上,北碚區民政局通過跨省通辦將張慶新納入事實無人撫養兒童基本生活保障,並與大足區民政局聯動對其父評殘;派出所協助孩子辦理銀行卡、重辦戶口簿,動員其外公外婆來渝監護;社區專人負責臨時照護;該區教委落實孩子在校資助政策、做好心理疏導,同時確保孩子每餐“兩葷一素”……

  “7大類、數十項救助措施全在一次協調會上敲定。”北碚區民政局社會組織科科長鄭易蘭説,這些措施會後還跟進督查督辦,以確保落實。

  6月7日,在各方持續努力下,張慶新外公、外婆來渝承擔起孩子監護責任,社區還給老兩口就近找到合適工作。

  “這場針對事實無人撫養兒童保護的快速反應行動,跨川渝兩地,涉及幾十個部門、數百人的背後努力。這就是體系的效率,更是體系的價值。”王燕認為,北碚區建立的區、鎮街、村居三級未成年人保護體系,對未成年人保護具有敏銳性、及時性、有效性。

  一個未成年人保護責任群體初步形成

  張慶新的事並非孤例。但在以往,未成年人保護各方均在參與但缺乏直接責任人。誰保護?怎麼保護?誰負責?都處於一種模糊地帶。

  隨著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施行,政府保護成為六大法定保護重要一環,重慶開始了一系列創新性探索。

  去年6月10日,北碚區未成年人保護工作領導小組成立。該區由區委書記、區長任“雙組長”,並由一名區委常委和副區長任副組長。

  同時,該領導小組成員單位囊括了全區33個區級單位。

  針對北碚12.7萬名未成年人的保護,該區在全市較早建成北碚區未成年人救助保護中心、鎮街未成年人保護工作站和村居未成年人保護工作點,形成三級保護體系。

  這種體系建設,全面彌補了以往未成年人保護零散、遲緩、缺乏系統性的不足。同時重慶各個區縣還在保護的廣度、深度上進行許多有益探索。

  如沙坪壩區探索“6133”思路,構建家庭保護等“六位一體”的未成年人保護工作體系,依託區、鎮街、村社三級陣地體系,發揮法律界、政府係、社會層面三方面作用。

  再如江津區成立重慶市首個“家庭教育指導工作站”,對涉案未成年人家長、監護人進行家庭教育指導,組織開展親子互動課堂、兒童心理諮詢、法律小課堂等,還建設23個標準化中小學心理輔導中心(室),形成心理健康教育聯席會議制度。

  尤其是上萬名鎮街兒童督導員和村居兒童主任等嶄新崗位的創設,塑造了一個強有力的保護未成年人責任群體。他們深入千家萬戶,排查、指導與監督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是否得到落實,密織起一張未成年人保護網絡。

  “到2021年底,全市就已配備1031名鎮街道兒童督導員和1.1萬名村居兒童主任,配備率和培訓率均實現100%。”重慶市民政局兒童福利處處長彭友誼介紹,我市還建成了419個鄉鎮(街道)未成年人保護工作站,全市的未成年人保護責任群體目前已經初步形成。

  一整套未成年人保護的支撐性措施落地

  在彭友誼看來,重慶未成年人保護工作點多、面廣、事雜,政府保護壓力非常大,短短一年內取得這樣的成績殊為不易。

  數據顯示,重慶未成年人多達620萬人,佔常住人口比例20%,平均每5個重慶人中就有一名未成年人。

  與此對應的是,2021年,全市外出農民工513.6萬人,這客觀上導致我市留守兒童已達10.2萬人。

  這就使得《未成年人保護法》所規定的“六大保護”中排第一位的“家庭保護”實施難度較大,也客觀上導致重慶的“政府保護”所承擔的責任和壓力相較于全國其他省市更重。

  為此,我市在構建新的未成年人保護體系機制時,也做出了較全國其他省市更多的努力和探索。

  如部分區縣大力調整區縣未成年人保護工作領導小組,目前已經有北碚區、沙坪壩區實行了區委書記、區長任“雙組長”的模式,還有不少區縣實行區縣委書記或區縣長任組長的模式。

  正是這種“高位推動”的態勢,促使我市在短短一年內,就在家庭保護、學校保護、社會保護、網絡保護、政府保護、司法保護六大保護領域,取得了一定成績。目前,我市已有6個區正在創建全國未成年人保護示範區。

  事實上,《未成年人保護法》將“政府保護”新增為重要專章單列,且與各級政府或直屬部門直接相關的條款有38條40多處,佔全部法條近30%。該法首次明確各級政府在未成年人保護工作中承擔著主體責任。

  “我們正在探索適合重慶乃至西部地區實際情況的未成年人保護。”彭友誼&&,已經下發的《2022年重慶市未成年人保護工作要點》中,除了對六大保護有進一步的細化落實舉措外,還有對地方未成年人保護法律的修改和完善計劃。

  據了解,該《工作要點》共7部分23項工作,涉及完善法規政策制度,健全“三孩”生育支持體系等一系列社會高度關切的未成年人保護的支撐性措施。

 

編輯: 李海嵐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8819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