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重慶市鄉村振興局長會選在這個山村召開—— 在下莊汲取向上的力量

2月25日,巫山縣下莊村,道路幹凈整潔,房屋錯落有致,山鄉田野春意盎然,一派生機勃勃。記者 劉旖旎 攝/視覺重慶


  掃一掃 看視頻

  “我們牢記習近平總書記‘努力幹、發展好、建設好’的殷殷囑托,擼起袖子加油幹,探索出了一條集生態、康養、研學于一體的鄉村振興發展之路,村民們的腰包越來越鼓、日子越來越甜。”2月25日,巫山下莊,全市鄉村振興局長現場會在這裏召開。會前,巫山縣竹賢鄉下莊村黨支部書記、村主任毛相林,為38個涉農區縣鄉村振興局主要負責人和16個市級部門有關處室負責人,講述了下莊這些年的發展變化和接受習近平總書記頒獎的情景。

  2021年2月25日,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在京舉行。習近平總書記莊嚴宣告,我國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並發出了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總動員令。會上,毛相林第一個上臺,接受習近平總書記頒發的全國脫貧攻堅楷模榮譽獎章和證書。

  重慶市鄉村振興局長會安排在下莊召開,就是要讓與會者在這裏汲取一種向上的力量。

  以下莊為旗

  ——重溫脫貧攻堅精神,為鄉村振興積蓄更強動力

  “山鑿一尺寬一尺,路修一丈長一丈,就算我們這代人窮十年苦十年,也一定要讓下輩人過上好日子。”24日下午5點,參會者乘坐汽車進入下莊,天路起點旁,一行醒目的大字映入眼簾。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曾用毛相林的這句話,講述勝利的來之不易。

  8公里長的天路上,下莊人在曾經戰鬥過的魚兒溪、私錢洞建起了觀景平臺。從平臺往下望去,這條路猶如一條盤旋于天坑的巨龍,蜿蜒的身軀一頭連著村裏,一頭連往山外的世界。

  沿著天路往下走,參會者只覺豁然開朗:道路幹凈整潔,房屋錯落有致,山鄉田野春意盎然,一派生機勃勃。

  “以前只知道下莊是個‘天坑村’,今天實地走後感受更強烈。”酉陽縣鄉村振興局局長李姿瑾沿著修復的天路拾級而上,被眼前的雄偉奇秀景象所震撼,不由得感嘆,“起伏之巨,坡度之陡,又是峭崖絕壁,修這條路太難了!”

  市財政局農業處副處長孫俊濤接過話頭,“全國有400多萬公里農村公路,下莊天路只有8公里。在這樣的絕壁上修路,真是壯舉。下莊精神很可貴!”

  “這就是我們把會議放在這裏舉行的原因之一。”市鄉村振興局局長劉貴忠説,新時代新徵程新重慶,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在農村,最大潛力和後勁也在農村,“我們希望通過重走天路,賡續弘揚脫貧攻堅精神,在全面推進鄉村振興中按下‘快進鍵’、跑出‘加速度’。”

  以下莊為鏡

  ——總結成績經驗,搜尋不足

  浸濕布料、扎圖、染色、翻煮、清洗……下莊扎染工坊,“新農人”袁孝鑫正在制作印有下莊“天路”元素和標識的扎染手工藝品,吸引了參會者的注意。

  去年元宵節後,袁孝鑫辭去了重慶主城的工作,回到下莊開設了一家扎染工坊。“這些年,村上的基礎設施逐步完善,來村裏的遊客越來越多,我們一方面做扎染手工藝品銷售給遊客,一方面讓他們體驗扎染制作,傳承這一非遺技藝。”她説。

  過去,下莊人修路是為了走出深山。而今,越來越多的人又沿著天路回到下莊、扎根下莊——“90後”彭淦回來了,在考取教師資格證後,成為下莊新校區的老師;村民王石回來了,在電商平臺銷售柑橘等土特産;“95後”黃梅作為本土人才引進下莊,在下莊人事跡陳列室向遊客宣講脫貧攻堅精神和毛相林先進事跡。

  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後,如何接續全面推進鄉村振興?

  眼下,盡管脫貧地區的面貌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部分地區的發展基礎依然薄弱,一些脫貧群眾的自我發展能力仍然不強,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防止返貧的任務仍然十分艱巨。

  繩在細處斷,冰在薄處裂。2023年是全面貫徹落實黨的二十大精神的開局之年,是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的關鍵之年。同時,鞏固脫貧成果五年過渡期即將過半,中央對“三農”工作的部署目標更清晰、重點更明確,需要對此前的工作進行梳理,鞏固薄弱環節。

  “所以,市鄉村振興局希望我們通過對下莊的考察調研,去深入思考當前的工作,既要總結成績,又要搜尋不足。”萬州區鄉村振興局局長楊貴林説。

  “取得脫貧攻堅全面勝利後,我們必須乘勢而上、再啟新徵程。”劉貴忠表示。

  以下莊為“橋”

  ——把重慶鄉村振興“規劃圖”帶上全國兩會

  在參加完這場會議後,毛相林就要去北京了,參加規格更高、規模更大、備受關注的全國兩會。

  今年,毛相林有了一個新身份:全國人大代表。想到時隔兩年將再次見到總書記,毛相林十分激動,“兩年來,我牢牢記著總書記‘加油幹’的囑托,一點兒也沒有松懈。”

  他想告訴總書記,村裏的傳統産業臍橙擴大了種植面積,今年賣了100萬元,村民的腰包更鼓了。

  他想告訴總書記,曾經的“天坑村”下莊,如今興起了旅遊熱。尤其是巫山縣委黨校下莊校區于去年5月6日挂牌成立後,紅色旅遊的預約接待已經排到了今年6月。“我們的藍色(勞務輸出)、綠色(西瓜)、橙色(紐荷爾)‘三色’産業,如今升級成了‘四色’經濟。”

  他還想告訴總書記,10多天前,下莊天路被評定為國家AAAA級旅遊景區,“下莊的旅遊公路很快就要全線貫通,將融入巫山小三峽、湖北大九湖、神農架的旅遊環線。我們還準備在河上搞漂流,開發探洞項目,今後下莊的耍事會更多。”

  從生存之路到脫貧之路,從發展之路到振興之路,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奮進下莊就是奮進重慶的縮影。

  “我們希望你能把重慶的鄉村振興工作也帶到北京,帶到全國兩會上。”聽到毛相林的打算後,劉貴忠對他説。

  “沒問題!”毛相林斬釘截鐵地答道。

  “我們將繼續鞏固提升脫貧成果、提升脫貧群眾內生動力、建設宜居宜業和美鄉村。”他告訴毛相林,力爭到2027年,脫貧人口每人平均純收入年均增長13.5%以上,脫貧村村級集體經濟組織年經營收入在5萬元以上。

  “那我們要更進一步,去年下莊的農民每人平均純收入就達到2萬元,村集體收入有14萬元了,今年我們要甩開膀子,邁出更大步伐!”毛相林豪情滿懷,眼神又一次流露出敢向絕壁要天路的幹勁。

 

編輯: 江茜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9397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