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拆除百余座釣魚臺 酉水河變清了

  6月7日上午,天氣格外涼爽。重慶日報記者來到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酉水河鎮河灣村,只見群山環抱一汪碧水,平靜的水面波光粼粼,不時有水鳥掠過。

  誰能想到,僅僅在一個月前,這灣寬闊的河面並不平靜:上百座違建的釣魚臺密布于此,少則佔地數十平方米、多則上百平方米,將100多米寬的酉水河硬是佔了一大塊。站在高處往下看,釣魚臺上搭著一座座藍色的彩鋼棚,平臺周圍的水面上盡是漂浮物和油污,很煞風景。

  酉水河鎮因酉水河而得名。酉水河全長428公里,在酉陽境內有82公里,是長江支流沅江的最大支流。十幾年前,酉水河上修建石堤電站,攔河築壩後抬高了河面,從而讓酉水河鎮(當時名為後溪鎮)擁有了一抔碧水。河兩岸,土家族吊腳樓掩映在鬱鬱蔥蔥的樹林間,一幅美好的鄉村田園圖躍然紙上。

  當地借機發展鄉村旅遊,打造的“最美土家山寨”名氣越來越大,遊人越來越多。村民們近水樓臺先得月,搞起了農家樂。

  “四五年前,不知是誰先起的頭,把幾十只浮桶連起來,在上面搭建簡易的房子,供人釣魚。”酉水河鎮河灣村黨支部副書記白孝超説,“每間房每天的收費是100元,包含三餐,釣上來的魚可以帶走。”

  由于酉水河鎮夏天避暑休閒的人比較多,這門生意一下子就火了起來。短短幾年,河面上的釣魚臺就達到了104座,其中河灣村就有60多座,密密麻麻,蔚為壯觀。

  村民白秀仁是跟風者之一。2019年,他花了幾萬元搭了3座釣魚臺,最大那座上面搭了5間房,按照60%的時間用于營業來計算,每個月可為他帶來幾千元的收入。

  當然,這個錢也賺得膽戰心驚。“怕遊客掉到水裏頭,怕下暴雨發大水出現安全事故。”白秀仁坦言,“我沒遇上過這些問題,但其他人的釣魚臺曾發生過被大水衝出去100多米的事,當時上面還有人,好在沒出大問題。”

  富了腰包,卻苦了河水。吃喝拉撒,總要産生垃圾,釣魚臺上一般是沒有修廁所的,要方便只能到農家樂去解決,白天還好,但夜裏總有人嫌麻煩就地解決……久而久之,每個釣魚臺旁邊都能看見明顯的油污和白色垃圾,水質也越來越差。

  “前些年長江沒有‘十年禁漁’,再加上酉水河這一段本就不通航,所以對這樣的釣魚臺沒有過多干涉。”酉陽縣農委綜合行政執法副支隊長張愛民説,後來這個問題引起了市裏的關注,酉陽立即著手整改,由9個部門聯合成立綜合執法隊伍進行重點整治。

  “要拆除,哪有這麼容易,畢竟是斷了別人的‘財路’。”張愛民説,他們只好發動鎮村幹部挨家挨戶做工作,尤其是發動當地黨員帶頭拆除或遊説親戚拆除,再加上政府配合出臺的拆除政策(平臺上有房間的補貼300元/平方米,沒有的補貼120元/平方米),通過一個月的宣傳發動,總算是讓大家認識到不拆不行。

  “説實話本來也沒辦證,政府也沒説錯,釣魚臺本身就是違章建築,經營了這麼多年也掙了些錢,現在補貼把本錢也拿回來了,大家也就氣順了。”白秀仁説,統一了認識,拆除推進得很快:從5月1日到20日,短短20天時間,104個釣魚臺、總計6608平方米的違章建築就被拆除完畢。

  截住了污染源頭,清漂隊對水面上的白色垃圾和雜草也進行了清理,酉水河曾經的河暢水清舊貌正在回歸。

  端午節期間,酉陽在河灣村舉行了端午龍舟賽,白秀仁自告奮勇擔任安保工作。看見碧波蕩漾、龍舟競渡,他不由得發出感嘆:“酉水河變清了,真好!”

編輯: 陶玉蓮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8735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