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川渝電子資訊産業抱團衝刺“世界級”

  峻淩電子生産線在為極米光電生産核心部件。記者 解小溪 攝\視覺重慶

  重慶宇海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工人在檢查生産線上的筆電零件。記者 謝智強 攝/視覺重慶

  重慶京東方的研發人員在監測數據。(重慶京東方供圖)

  産業名片>>>

  電子資訊産業是川渝兩地創新實力最強、産業基礎最好、滲透范圍最廣、經濟增長貢獻最多的支柱産業。2022年,川渝兩地電子資訊産業規模突破2萬億元,約佔全國的14%,正在成為中國電子資訊産業新高地。

  

  近年來,作為市場新寵,智能投影産品銷量持續攀升。熱門行業自然競爭激烈,全國在售品牌已近300個。

  在激烈的競爭中,川渝“兩大門派”——四川極米光電、重慶峰米科技笑傲江湖,成為業界“投影雙雄”。

  當前,極米的市場份額位居全國第一,佔比超過20%;峰米市場份額位居全國第三,2022年銷量增速全國第二,同比增長超過110%,在鐳射電視領域位居第一。

  極米與峰米能夠在行業“領跑”,與川渝強大的電子資訊産業鏈密切相關。

  經過多年發展,川渝兩地已成為全球最大的OLED生産基地,全球2/3的iPad、50%的筆記型電腦、10%的智能手機都是“川渝造”。2022年,川渝兩地電子資訊産業規模已突破2萬億元,約佔全國總量的14%。

  中國電子資訊産業新高地,正在川渝崛起。

  “你死我活”的競爭對手成了好夥伴

  四川長虹新能源和重慶火車牌抱團發展

  四川長虹新能源和重慶電池總廠(以下簡稱“重慶電池”),本該是“你死我活”的對手。

  説起長虹,大家首先想到的是家電。其實,它還有一條重要的業務線:鹼性電池生産。

  5月初的一天,在四川綿陽長虹新能源展廳,記者看到了許多不同規格、不同用途的電池。“這個領域的競爭非常激烈。”長虹新能源發展管理本部部長付鯤鵬説,在國內,有南孚等龍頭;在國外,有松下等勁旅;在重慶,長虹新能源也有一個強勁對手——火車牌電池。

  “火車牌是重慶本土知名品牌,是西南地區市場不可回避的對手。”付鯤鵬坦言,這樣的兩個企業,一般情況下,必然是“互相廝殺”,但他們卻“握手”搞起了合作。

  原來,雙方的鋰電池技術各有側重:長虹新能源擅長規格偏小的,比如用于遙控器上的7號電池;火車牌在大規格上更有優勢,比如在熱水器上使用的1號電池。為此,雙方決定優勢互補。

  當長虹新能源生産的一些電器需要大規格的電池,或者客戶提出要大規格電池時,長虹新能源會委託重慶電池負責生産。反之,當重慶電池需要一些小規格電池時,也會找到長虹新能源給予支援。

  “與其‘以己之短,攻敵之長’,不如攜手合作,互惠共贏。”付鯤鵬表示,由于川渝地域相鄰,生活方式相近,長虹新能源和重慶電池合作,無論在物流、溝通、時間等成本的控制上,都比與其他地區品牌合作更容易與方便。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是四川長虹新能源與重慶電池的關係,卻也折射出川渝電子資訊産業發展的一個重要邏輯:抱團合作,共同做大。

  市經信委電子資訊處處長林耕對此十分認同。他介紹,川渝兩地的電子資訊産業都發展了很多年,擁有龐大的産業鏈供應鏈。相比于有些行業,電子資訊産業更需要“本地配套”,所以,川渝兩地電子資訊企業在建立供應鏈體係時,往往“除了考慮本地,就是考慮隔壁”。

  企業層面也佐證了他的説法。

  以投影品牌為例。極米投影産品的核心主機板與驅動的供應商,是位于重慶兩江新區的峻淩電子;峰米則在川渝地區與20余家供應商進行合作,2022年合作金額逾3000萬元。

  再如,國內新型顯示巨頭京東方,通過多年在川渝布局,吸引了逾80家國內外知名配套企業落戶川渝,拉動了上游原材料及裝備、下遊終端應用産業的發展。

  “川渝在晶片行業上的資源互補更是明顯。”林耕説,成都不少企業完成研發設計後,其晶片流片制造時需要用到的晶圓,也會從重慶的萬國半導體、華潤微電子等企業採購。

  緊密的合作,讓川渝形成了龐大的電子資訊産業集群。

  去年11月,工信部公布全國20個集群成為第三輪先進制造業集群決賽優勝者,成渝地區電子資訊先進制造集群,成為全國首個進入名單的跨省域先進制造業集群。

  工信部的先進制造業集群競賽,被業內認為是“國家隊”選拔賽,能在這場高手雲集的對決中脫穎而出,表明川渝電子資訊産業已具備國內産業集群的最高水準。

  訂單雖在重慶,但原材料要從外地採購

  川渝電子資訊産業鏈還不夠完善

  規模大、水準高,不代表沒有缺陷。

  5月底,兩江新區水土新城,京東方的配套企業致貫科技車間內,8條膜切線正在全力運轉。膠帶薄膜在自動化儀器上快速移動,經過一係列復雜程式後,變成長度不一、形態各異的膠帶産品。

  這是顯示屏用的特殊膠帶,具有高潔凈度、高透光率、高黏著力、耐高溫、抗紫外線等優點,肩負顯示屏模具裏各部件間的黏結、遮光、遮罩等任務。

  但這樣一塊膠帶,其原材料在川渝兩地卻很難找到。

  據致貫科技銷售總監馮奎介紹,公司跑遍整個重慶,也沒有買到生産膠帶所需要的原材料。四川雖有,但供應量也很小。最終,他們只能從華東和華南地區購買。

  類似的困惑不止一個。

  位于重慶兩路果園港綜保區的翊寶科技,主要生産穿戴式設備,以及負責保稅維修等業務。其相關負責人直言,雖然他們的訂單多在重慶,但就配套而言,川渝僅佔10%左右,“我們很多東西要從昆山採購,這不利于企業的長遠發展。”

  在綜保區的另一家企業——負責生産筆電的仁寶科技,其負責人透露了一個讓人覺得有些尷尬的事實:盡管該公司重慶本地供應率已達七成,但缺乏晶片等核心零部件配套;四川配套多數為説明書、包裝盒等輔助耗材,附加值極低。

  “種種跡象表明,川渝電子資訊産業雖然規模大,但整體産業鏈還不夠完善,特別是一些細分領域的企業還不夠多。”重慶工程學院電子資訊學院副院長陳成瑞説。

  他認為,與長三角、珠三角等地區相比,川渝兩地電子資訊企業的核心競爭力還比較薄弱,在産業鏈供應鏈的完整性、自主創新度、高端人才引育等方面,都還有較大的提升空間。

  重慶市綜合經濟研究院院長易小光也有相似看法。他認為,川渝電子資訊産業還面臨産業鏈不穩、價值鏈不強、供應鏈不安全、産業布局不優化、生態鏈不優等諸多挑戰和不足。為此,需要川渝兩地多方發力,營造産業發展良好生態,共建世界級電子資訊産業集群。

  認識到這一點,川渝兩地已提出了“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發展目標。

  2021年,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重慶四川黨政聯席會議第四次會議明確:川渝兩地要協同打造世界級萬億級電子資訊産業集群。

  陳成瑞解析説,這一目標的核心,就是“世界級”三個字。換句話説,下一步,川渝電子資訊産業要在品質上不斷提高,做到精益求精。

  “就像談科技會想到硅谷一樣,川渝電子資訊産業的目標,也應如此。”陳成瑞説。

  抓機遇營造更加良好産業生態

  川渝電子資訊産業要“六鏈協同”加速跑

  “實力上看,川渝電子資訊産業和沿海地區還有差距,但我們更看好這裏的未來,也相信這裏可以打造成為世界級的電子資訊産業集群。”談及川渝兩地電子資訊産業未來潛力時,重慶雲潼科技銷售總監宋淮臣信心十足。

  雲潼科技本是一家深圳企業,在業界小有名氣。隨著公司進入快速發展期後,雲潼科技作出了一個研判:沿海地區將有不少電子資訊産業向內陸轉移。

  經過一段時間的考察和調研,雲潼科技將目光投向川渝兩地。

  “川渝電子資訊産業集群規模大、潛力足。隨著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不斷推進,兩地的來往必然會更頻繁。”宋淮臣説,雲潼科技主要生産車規級功率半導體,重慶是汽車大市,非常符合公司遠期發展需要。

  去年11月,雲潼科技將總部和生産基地全部遷移至兩江新區。落戶不到半年,公司接洽的四川客戶比以往翻了一倍,其中不乏惠科、長虹這樣的知名企業。

  “現在的成渝地區,交通方便,往來緊密。比如長虹跟我們談業務,一早從綿陽出發,在重慶談完後,下午就可以坐高鐵返回。這在以前根本不可能。”宋淮臣説。

  雲潼科技的感受釋放出一個信號:隨著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啟動,川渝在推動電子資訊産業協同發展上,也迎來了新的機遇,這為打造世界級産業提供了底氣。

  “在‘雙城記’的框架下,川渝電子資訊産業機遇大于挑戰,優勢大于劣勢。”陳成瑞説,只要雙方電子資訊産業能夠抓住機遇,一定可以早日實現世界級的目標。

  春江水暖鴨先知。記者在調研中發現,目前不少企業已積極行動起來。

  去年底,在政府部門舉辦的對接會上,致貫科技與一家綿陽的企業搭上了線。今年伊始,這家企業多次與致貫科技聯繫,並達成了實質性合作意向。

  峻淩電子同樣在積極拓展四川客戶。其行政經理蘇林表示,目前已和四川多家企業接洽,涉及領域包括新能源、筆電、手機、5G等。

  “在‘雙城記’背景下,川渝電子資訊産業要有的放矢,共同推動産業鏈、供應鏈、價值鏈、創新鏈、人才鏈、資金鏈‘六鏈協同’。”就川渝電子資訊産業如何搶抓機遇,易小光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具體而言,産業鏈上,要推進川渝兩地電子資訊産業合理分工,提高集群集聚水準;供應鏈上,要完善國際供應布局,暢通川渝兩地電子資訊制造原材料和産品供應通道;價值鏈上,要積極培育自主品牌,提高産業全球價值鏈地位,增強集群引領能力;創新鏈上,要開展國際科技創新合作,增強集群核心競爭力;人才鏈上,要強化高端人才引進,大力引進和培育中高級和技能型人才;資金鏈上,要提升資金使用效率,提升科技金融能力,注入集群發展活力。

  記者手記>>>

  世界級電子資訊産業集群呼喚更多本土知名品牌

  一個地區的一個産業是否強大,最直觀的體現應該是“品牌”。就像大家提及川渝汽車,總能想起長安、賽力斯等本土品牌,這也從一個側面説明瞭川渝汽車在全國的影響力和知名度。

  反觀電子資訊産業,就規模而言,它是川渝體量最大的産業,知名品牌也不少,比如惠普、英特爾、京東方、惠科等,但叫得上名的本土品牌屈指可數。這在一定程度上説明,川渝電子資訊産業在品牌培育上的不足。

  一個知名品牌,往往意味著它掌握了行業的核心技術,能夠集聚更多上下遊企業,對一個産業的帶動性不言而喻。而缺少知名品牌,也就意味著一個地區可能只是做配套、做組裝,入得了“圈子”,卻進不了核心。

  由此,川渝兩地想要協同打造世界級電子資訊産業,品牌培育必須跟上節奏,培育出更多在全國叫得響的本土品牌,為後續培育打造電子資訊産業生態打好基礎。

  不過,品牌培育也非一朝一夕之事,當前川渝可以從已有一定知名度的品牌著手。

  比如極米和峰米,四川和重慶可多給予支援,讓他們在行業內繼續保持領先。待它們成為川渝電子資訊産業的龍頭企業時,勢必能培育或帶動更多上下遊産業進入川渝,讓川渝成為國內智能投影産業的高地。

  再如長虹新能源、火車牌電池,這些品牌可謂家喻戶曉。諸如這樣的品牌,川渝兩地如果能搶抓機遇助其進一步發展,不僅川渝兩地均可受益,還可借此完善電子資訊産業上下遊産業鏈,進而培育本土知名品牌。

  楊駿

編輯: 王龍博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9689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