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小説,何以橫行熒屏?
  《第一次親密接觸》《泡沬之夏》《步步驚心》……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網絡小説,如今已經漸漸變成我們一起看過的電視劇,2014年的電視熒屏,更是幾乎被熱門網絡小説改編成的電視劇所佔領。
  據不完全統計,2014年,由網絡小説改編的電視劇已制作完成的有16部,還有50部正在籌備中。然而伴隨著網絡小説“觸電”成風,胡編亂改的劇情、快餐化的制作帶來了無數板磚和口水。到底,網絡小説何以橫行熒屏?熒屏愛上網絡小説,是進步還是倒退?
2014,網絡小説為什麼別樣紅?
  事實上,早在2004年,風靡一時的網絡小説《第一次親密接觸》就被搬上熒屏,但也許是二次創作的影視作品和網絡小説之間沒找到最契合的方式,導致早期網絡小説改編的影視劇反響平平。直到2010年,電視劇《和空姐一起的日子》《泡沫之夏》《來不及説我愛你》《佳期如夢》相繼播出,網絡小説迎來了熒屏小高峰。
  2011年,隨著《步步驚心》的爆紅之後,網絡小説成了香餑餑,各大影視公司紛紛開始購買和囤積網絡小説版權。根據一份不完全統計的名單顯示,于正工作室擁有《蔓蔓青蘿》等7部網絡小説的改編權,歡瑞世紀則把持著《十年一品溫如言》、《誅仙》等11部網絡小説的改編權。浙江夢幻星生園不僅將桐華的小説改編權納入囊中,還擁有包括匪我思存的《寂寞春庭空欲晚》、《裂錦》在內的5部作品。【閱讀詳細】
粉絲經濟,有人氣不怕沒收視
網絡小説劇捧紅了劉詩詩、唐嫣、趙麗穎等女演員,也讓劉愷威、鐘漢良、霍建華這類“外來務工人員”成功進軍內地市場。
  盡管電視劇拍出後,必然面臨罵聲一片,可還是有大把大把的影視公司前仆後繼地熱衷于網絡小説的改編。
  “收視有保證唄。”這是很多影視公司都直截了當給出的答案。在電視界,有一句行話——收視率是萬惡之源。但在電視臺和影視公司看來,收視率是決定一部電視劇命運的第一要素。而網絡作家的超人氣,也成為了收視率的安全帶。
  挑最具人氣的網絡小説為影視劇藍本,吸引知名導演、當紅小生花旦組成拍攝陣容,再以網友加粉絲的雙重人氣,最後輔以書籍、話劇、話題等全方位運作,炒一炒話題,一部紅得發紫的影視劇便“隆重出爐”。
  已經公布男女主演的電視劇《何以笙簫默》官方微博創建之初就有十多萬粉絲關注,而“想對七年前的她/他説”成為當時的熱門話題。正是因為有著原著的大量擁躉,讓網絡小説的電視劇版從選角到拍攝都引發了極大話題,而從創造出“承包體”的《杉杉來了》目前的火爆收視率來看,《遇見愛情的利先生》《花千骨》《何以笙簫默》等電視劇播出之後的人氣指數也不會遜色。
  據CNNIC(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網絡文學用戶調研數據顯示,網絡文學用戶中有79.2%的人願意觀看網絡文學改編的電影、電視劇,對網絡文學作者、文學網站和影視劇公司來説,這都是一個誘人的數據。這些擁有眾多原著擁躉的影視劇即使尚未殺青就早已話題不斷,播出後的收視更是不用制片方發愁。【閱讀詳細】
劇本荒,網絡淘寶存量大、性價比高
網絡小説的題材多而新穎,曾經無人問津的奇幻類小説,近兩年也逐漸升溫,先後光顧了《華胥引》 、《花千骨》 。
     網絡小説受到影視作品青睞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正是當下影視創作題材匱乏。近年來,影視界的“劇本荒”愈演愈烈,廣電總局此前更宣布每年拿出3000萬元徵集好劇本。在這種情況下,海量的網絡小説為影視劇提供了更多選擇。據悉,不少影視公司的劇本庫裏,有三成以上來自網絡小説。網絡作家花清晨和悠世所在的“悅讀紀”公司,就有超過30%的網絡小説售出了影視版權。
  “現在好的原創劇本太缺乏了,就連張藝謀這樣的大導演都愁找不到好本子,更別説普通的影視公司了。網絡小説給我們提供了更為廣闊的空間。”一位制作人透露,而且,網絡小説的題材涵蓋古今,從玄幻到武俠,從言情到勵志,從職場到家庭應有盡有,這使得影視劇創作的選擇空間更加廣闊。
  首都廣播電視節目制作業協會監事長、北京中聯華盟文化傳媒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劉曉霖説,“無論是家庭倫理題材,或諜戰題材都被炒作過多,網絡小説涉及的題材則是一個具有廣闊潛力的富礦,比如深受年輕讀者歡迎的《誅仙》《紫川》等魔幻題材小説,在之前的文學作品中是罕見的。
  盛大文學CEO侯小強也認為,過去的小説題材多是現實主義,而網絡小説則時尚、穿越、歷史、軍事,無所不包。
  更何況,這些網絡小説雖然人氣火爆,但價格卻開得相當合理,相對成名傳統作家要更為低廉,網絡小説的影視改編權價格一般在30萬元以內,而影視圈內的知名編劇,一集的酬勞就達到30萬元。這對精明的影視公司來説,絕對是一次潛力股的投資。【閱讀詳細】
背後推手,文學網站商業模式升級
  網絡小説與影視的“聯姻”之路越走越順暢,也得益于隱身其後的産業化推手——文學網站。隨著網絡小説的盛行,其經濟價值日趨彰顯,一個個文學網站也應運而生。如今,優秀的文學網站已經遠不止是一個網絡寫手“發表”小説的終端平臺,這些網站還針對網絡小説開發了包裝作者、網絡付費閱讀、圖書出版、影視遊戲版權交易、手機閱讀等業務。
桐華因為有《步步驚心》的成功先例,一直受到市場追捧,除了《步步驚心》,《大漠謠》(星月傳奇)、《雲中歌》、《最美的時光》等也已出版影視作品。
   “我們簽網絡作者的時候,一般會把他的各種版權都代理過來。”“悅讀紀”媒介主管小翟透露。起點中文網前幾年就成立了專門的影視劇本交流中心,定期公布影視版權售出情況;紅袖添香網今年新推的影視頻道,開年就售出了9部作品的影視版權。
  為了讓網絡小説更好地與劇本銜接,一些文學網站甚至會在作者寫作之初就深度介入。據一名以盜墓小説成名的網絡作家透露,他在動筆寫新作前,網站編輯給他寄來了國家有關部門公布的《電影劇本(梗概)備案、電影片管理規定》,指導寫作基調,他也和多位影視制作人溝通過,最後決定以探險性內容替代靈異恐怖情節,確保日後影視改編時少走冤枉路。盛大文學更是像娛樂業包裝明星那樣包裝簽約網絡寫手,不但給保底收入,還會選送作者去文學研究院進修,並對其個人形象在網站上進行大力宣傳。
  沒有傳統作家的扭捏,網絡作家也相當願意將小説改編成影視劇。“這些網絡作家的成名道路,是和市場挂鉤的,比起其他傳統作家,他們更具有市場意識。他們知道,影視是一個巨大的市場,無論從知名度還是利潤來説,都是值得一試的。”杭州的文學評論家夏烈説。
  《步步驚心》本是網絡熱門小説,被影視公司看中改編成電視劇播出大熱,隨即又再度帶動網絡點擊和圖書銷售,短短一個月內就銷出30萬冊。匪我思存也坦然承認,在《佳期如夢》播出之後,“讀者群的年齡段擴大了不少,不少原本不看網絡小説的人,看了電視劇都去買小説看了。”【閱讀詳細】
收視火罵聲高,邊看邊罵為哪般?
  如此看來,網絡文字轉向影視劇似乎已是行業大趨勢,網絡小説內容可以從婚戀倫理寫到穿越宮鬥,想象力不可謂不豐富。有了好基礎,卻未必能獲得好口碑。就目前來看,雖然不乏《甄嬛傳》、《步步驚心》這樣成功的作品,但大部分網絡小説改編劇已成為槽點多多的奇葩劇種。
文字描述PK影視畫面,難以跨越的落差
   當網絡小説變成影視作品,文字描述想象PK影視畫面表現,落差出現,問題隨之而來,經過二度創作的影視作品大多沒了網絡小説原著最初的“味道”。
  眾星集聚的《泡沫之夏》在臺灣播出後,盡管大S、黃曉明、何潤東的出演讓該劇星光燦爛,遺憾的是,網友覺得這些演員年齡都已過30,由“老人”出演青春電視劇,大打折扣,演成了一部“中年偶像劇”。大S在劇中“裝嫩”扮高中生,遭到了大多數觀眾的嫌棄。在小説《泡沫之夏》中,對夏沫的描寫是這樣的:“陽光下,那女生有一頭海藻般濃密的長發,微微卷曲,眼睛像海水一樣,皮膚很白,是象牙色,整個人看起來懶洋洋的,淡淡的。她在微笑,而眼珠卻無比淡漠。潔白的面容,淡色的眉毛,挺秀的鼻梁,淡紅的雙唇,而她淡靜的眼睛裏恍如有著海洋般深不見底的感情。”可是現實中,30多歲的大S實在沒辦法與這樣的形象結合起來。
鐘漢良精致的五官使他成為大多數網文男主的最佳代表,但飾演《何以笙簫默》中的何以琛,仍被粉絲吐槽年紀不合適,畢竟每個原著粉心中都有自己的何以琛。
     即使制片方在選擇角色時為了滿足原著粉而煞費苦心,但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如何找到和書中形象貼合,又能滿足所有原著粉想象的演員成了改編的一大難點。有“天涯四美”之一美譽的霍建華,飾演《花千骨》裏的白子畫,也有人認為“仙氣兒”十足,有人則認為與原著“超凡而孤高,冰涼而淡漠”的形象相差甚遠;被譽為“偶像劇常青樹”的鐘漢良,加盟《何以笙簫默》飾演精英律師何以琛,就有粉絲呼吁“愛他就不要讓他演何以琛”!!
  小説中對男女主角天馬行空的描寫給小説改編帶來了不受的難度,尤其是在總裁文中,對總裁富過比爾·蓋茨的,脾氣霸道到分分鐘讓對手企業破産的極端描述,給電視劇的還原帶來了不小的難題,男主角服裝中一絲的褶皺似乎都能讓粉絲挑出刺來。
  電視劇版《小時代》就讓觀眾直呼要“自毀雙目”,富家女顧裏變成了鄰家女孩,江鎧同飾演的顧裏每次都坐出租車登場,和店員吵架居然把手機電池甩出來。網友大呼,“就算陳意涵和李易峰的顏再好,也要怒而棄之!”
  夏烈對此認為:“影視劇和文字肯定是有落差的,因為文字不是直接的,是靠大家想象的。作者可以寫得再華麗,再奢侈,讓你感覺書裏的人物過的都是頂級生活,非常夢幻。但對影視劇來説,就要考慮到最實際的費用問題。”夏烈認為,讀者對網絡小説裏的角色想象是隨心所欲的,可以天馬行空地將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加在上面,但一旦化為現實裏的演員,肯定與想象有落差。即使滿足了一部分人的想象,但不能滿足所有人的想象。再強大、再完美的陣容,也不能滿足所有人的口味。挨罵,那是一定的。【閱讀詳細】
私人領域PK大眾觀賞,天雷滾滾
《杉杉來了》中的女主人公屬于網文中的小白類型,出于宣泄現實中的壓力與緊張,年輕的讀者喜歡這類“呆萌”的人物。
   網絡小説在私人閱讀領域受到的人為限制較少,可一旦改編成電視劇,面向大眾的觀賞,面對主流價值觀的評判,如果不進行改造,必然遇上場域的轉移帶來的一些不和諧。
  “五年前的春風一度,讓女主珠胎暗結,顛沛流離,孤身一人撫養孩子長大,男主見了面卻想不起來給他生了孩子的女人是誰……”,改編自網絡小説的熱播劇《戀戀不忘》脫離現實的情節讓觀眾吐槽不斷。而另兩部網絡小説改編劇情節同樣匪夷所思,《相愛十年》煽情的故事、糾結的情路被網友稱為“前半段人艱不拆,後半段不作不死”;《絕愛》中女律師與高富帥總裁之間愛情則被網友稱為“史上最虐”。
  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院長尹鴻在微博中向《杉杉來了》開炮:“看播得很熱的電視劇《杉杉來了》,類型學韓劇。但一個女人為大老板妹妹獻血之後獲得特殊地位,然後陪大老板吃飯,被有錢人使喚。在高富帥老板面前無任何人格自尊的‘女奴’故事價值逆常。以往所有醜小鴨變白天鵝的故事至少還用愛的平等來掩蓋地位差異的白日夢。但這是赤裸裸的一拜到底啊。”
  網絡小説的作者在創作時首先要考慮的是如何吸引讀者,而不是情節是否合理。《相愛十年》的編劇霍昕就提到,“我們傳統編劇進行創作,一般是先有自己想要表達的東西,再想著如何把我的東西傳達出來讓你們認同;而網絡小説是靠連載的,它的作者必須先想著運用什麼手段勾著讀者追看下去。”【閱讀詳細】
結束語
  雖然如今的網絡小説改編市場一片火熱,但是電視劇發展,不能過份依靠網絡小説,網文改編只能稱之為捷徑,大部分流行的網絡小説,其實是以YY為主、滿足人們幻想心理的成人童話,即使故事再曲折離奇,讀完以後也只有快感,而無收獲。縱觀如今的網絡小説改編劇,《杉杉來了》看後只會讓人一笑而過,即便是堪稱巔峰的《甄嬛傳》,試問你是否願意看了又看。真正能讓觀眾回味無窮的電視劇,依然離不開生活,不管是古的今的,中的外的,縱觀那些年我們追過的熱播劇,無一例外都向人們傳遞了生活的正能量,而不僅僅是插科打諢式的段子集錦,或是不切實際的愛情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