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網絡小説改編電視劇漸成新寵

時間:2014年08月21日來源:大連晚報作者:張濟

  暑期檔熒屏激戰正酣,引人矚目的是,全國省級衛視排名前三名的電視劇《戀戀不忘》、《相愛十年》、《絕愛》全部改編自網絡熱門小説。緣于“劇本荒”,網絡小説早已被影視公司視為“金礦”加以瘋狂開採,越來越多的網絡當紅小説“登堂入室”,剛剛播出的《絕愛》、《相愛十年》、《戀戀不忘》等更是賺足了收視與人氣,加上正在播出的《杉杉來了》,今年熱門網絡小説改編的電視劇可謂火爆熒屏。2014年,總有一部或者幾部作品,你不能錯過。

  誰掌握了青年,誰就掌握了世界。影視劇作為最需要贏得普羅大眾的商品,自然要表現最受年輕人喜聞樂見的題材和故事。

  影視劇的故事母本有兩種來路:編劇以劇本形式創作的,編劇根據小説改編的。根據小説改編的,從小説的最初發表載體上又分兩種:紙質的,即所謂傳統文學;網絡或者電子的,即所謂網絡文學。

  記得上世紀末、本世紀最初那幾年,互聯網剛剛走進人們生活的時候,陸幼青在網上連載了他的《死亡日記》;痞子蔡在網上發表了他的《第一次的親密接觸》,中國的網絡小説誕生了。《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後來就被改編成了電視劇。

  那年在一次文學研討會上,談起網絡文學與傳統文學的區別,一位教授説:“叫我説沒有本質上的區別,都首先要是文學,只不過是發表的載體不同。”這話是對的。

  但又不全對。

  按照《漢書·藝文志》的説法,書于竹帛者為文章。竹帛較貴重,往上寫字自然要斟酌、簡練,文章的門檻並不低。後來有了紙,就可以寫得長一些,奔放一些了;再後來紙多了,又有了印刷術,還可再長。但紙書畢竟也有成本,還要經過編輯的刪改,門檻還是有。到網絡這裏,容量海量,上傳自由,那就不大在乎篇幅凝練與否了。

  如果説藝術起源于自由,網絡倒是給了文學自由,所以網絡文學的藝術性也還不差,甚至體現出別樣的風採來。

  近年來的《裸婚——80後的新結婚時代》,開篇第一段就是:“如果,我早知道生了孩子的結果,是有一天要和孩子她父親分道揚鑣,那麼我想,也許我不會生下這個孩子。或者説,如果,我早知道和這個男人結婚的結果,不是與他連理比翼,而是要與他的父母,以及他父親的母親朝朝暮暮,那麼我想,也許我不會和他結婚。”

  是不是很狗血?其實這種筆法像極了《水滸傳》《西廂記》,想鋪排處、炫技處毫不吝惜筆墨。這就是才子書的特點。是不是又像極了《大話西遊》中周星馳的那段經典臺詞?——“曾經有一段真摯的感情擺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等到失去時才後悔莫及 。人生最悲哀的事情莫過于此……”不錯,網絡文學對現實、對人生也總是有那麼點解構精神的。

  但現在有點不同了。網絡與紙質的界限越來越小,是先網絡後紙質,還是先紙質後網絡,幾乎全看作者的喜好和方便。慕容雪村即使在博得盛名後依然喜歡先在網絡上發表作品,其《原諒我紅塵顛倒》在網上連載時已熱得燙手,直到最後三分之一處時才秘而不宣,留作出紙書時的“關目”。而許多所謂傳統作家的紙書作品被搬到網絡上後,也有一邊佯裝追究著作權益、一邊竊喜有人待見的。

  發表的便捷是一方面,閱讀的便捷和普遍是更大的因素。回到開頭那句話:誰掌握了青年,誰就掌握了世界。當青年人連看電視劇都從電視上移至網絡上時,閱讀文學作品由紙書到網絡、手機的轉變勢頭,則越發不可逆轉。傳統作家的紙書有幾十萬冊的銷量已經驕矜得不行,但面對網絡文學動輒幾千萬的點擊量時,怕也難免心生醋意,更別説這些網絡小説在印制成紙書後的暢銷。

  網絡給了文學更低的門檻,更多的自由,更大的想像空間,和更高的流行度。那麼,影視劇還等什麼?《和空姐同居的日子》改編自《和空姐一起的日子》,《裸婚時代》改編自《裸婚——80後的新結婚時代》,從《蝸居》、《奮鬥》,到《步步驚心》、《傾世皇妃》、《美人心計》、《甄嬛傳》,那簡直就是成功的典范,現在大家期待的是《千山暮雪》、《華胥引》……

  多寫男歡女愛,也有家長裏短,更多宮闈爭鬥。但受創作者人生閱歷和文學素養的局限,網絡小説乃至網絡小説改編的影視劇,多半重情節而輕文化,重故事而輕哲理。寫男歡女愛的少社會背景,寫家長裏短的少悲劇意識,寫宮闈爭鬥的少政權之爭而多爭寵于一人。

  當然,也有影視劇創作將小説改得面目全非的。比如,前些年高虎主演的電視劇《成都,今夜請將我遺忘》,除了劇名和劇中人名以外,故事情節與原著毫無關係。到《相愛十年》,則將原著《天堂向左,深圳向右》中許多灰色的部分漂白,讓人性不再那麼陰暗了,讓主人公變漂亮了,“醜且混蛋”的肖然變成了超級帥哥鄧超。《駱駝祥子》裏的虎妞到了電影裏,不也斯琴高娃了嗎?像《成都,今夜請將我遺忘》裏邊高級灰的東西,影視劇只能完全規避了。

  如今,互聯網已經不再是新媒體,至少是不那麼新了。網絡文學與傳統文學的界限也越來越不明顯,最初發表在哪兒,不能成為限制和判斷一部作品藝術性的標準。所以,影視劇改編自傳統文學或網絡小説,也將越來越不被人注意,不成為話題。習慣于在傳統媒體發表作品的作家們,如果不響應這種趨勢,勢必將越來越失去讀者,將自己的文學玩成自娛自樂的玩意兒。這是不得不注意的。


(編輯:曉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