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網絡小説改編十年演變錄

時間:2014年08月21日來源:新浪娛樂作者:

  寫《霸王別姬》的李碧華有一句話:誰都可以寫劇本,只要你會寫字。問題在于能否出手,且能否賣個好價錢。

  這話有點殘酷,甚至有點惡毒。卻無比真實。

  套用到網絡小説,我想也如是。

  個人認為,把他人的作品改編成影視劇,不是找短命就是吃了雷。

  一個牛逼的編劇,在寫作中,他必須是每一朵鮮花,同時,他又必須是每一條陰溝。

  椎心泣血,或者,如沐春風。

  如果原作者喜歡茉莉,那麼,你就必須放棄蓮花,而且,你必須得灌溉,讓茉莉盛開。

  ——編劇胡坤

  初探網絡小説 那些輕舞飛揚的日子

  99年,網絡盛行之初,一部《第一次親密接觸》風靡一時,校園裏,到處是痞子蔡和輕舞飛揚的簇擁,網戀的美好在那個年代是純真的代名詞。

  2004年,一部同名電視劇悄然開播,主演名單裏,佟大為,薛佳凝,王海珍,一水的青春偶像。然而對于受《流星花園》熏陶,看慣《冬季戀歌》基調的內地觀眾,這部網絡小説改編的電視劇算不上成功,22集的劇集容量沒有引起過多質疑,但對于電視劇改編原作品基調的行為,大多數觀眾表示了失望。之後,幾年內,網絡小説成了很多人不敢碰的地雷,知名編劇寧可自創劇本也不願意用改編砸了自己的金字招牌。

  2005年,2006年,又一部根據內地瓊瑤派掌門人胭脂的作品《愛上單眼皮男生》在各地方臺播出,夏雨和周韻的配搭新鮮而有活力,該劇也成為當年為數不多在口碑和收視率上獲得雙豐收的網絡作品,最大的成功得益于小説原作者胭脂親自但當編劇,操刀改編,很好的維持了作品清新,浪漫又有點虛幻的調子。

  2007年,根據明曉溪同名作品改編的《會有天使替我愛你》邀來韓國當紅小説李承鉉,金楨勳主演,號稱中韓聯合制作,雷人的劇情,主演的演技,該劇播出後,各種質疑聲傳來,明曉溪的粉絲更是表示,如果喜歡明曉溪,就罷看該劇。同年,同樣一部承載了很多書迷夢想的作品《夢裏花落知多少》電視劇版播出,當時的小四正為這部戲的版權歸屬焦頭爛額,但這部戲卻也沒能搭大熱東風,賈一平飾演的陸續,孫晶晶版本的林嵐,還有張峻寧扮演的顧小北都成為了網友的火力攻擊點,該劇最大的問題仍然出在編劇的改編上,小説中的多個經典橋段在電視劇中一筆帶過,書迷抗議強烈。

  直到2008年,內地的電視劇在軍事,諜戰,家庭劇上大放異彩的同時,網絡小説改編仍然是個不能觸及的疼痛點,都市情感類大多晦澀,純愛校園裏大多青澀,雖然隨著幾大草根讀書網站的興起,眾多網絡作者大放異彩,然後對于將這些作品變成電視劇搬上熒屏,仍然要在觀眾的收視習慣和電視臺的購片習慣中去尋找平衡點。 

  2008年12月,《山楂樹之戀》的制片方江蘇天地縱橫宣布原編劇林和平由于認為改編難度太大,將退出電視劇的改編工作,改由《相思樹》《親情樹》的編劇顧偉麗操刀。解釋退出的原因,林和平説小説太平淡了,沒有任何衝突,而電視劇卻要用劇情説話,我在改編時加入了大量的衝突,這無疑于挑戰“山迷”,我不是太有信心。

  《山楂樹之戀》改編難度太大

  而就在林和平接這部作品之前,該劇制片人李路也曾表示小説在編劇圈流傳已久,多名知名編劇均不敢碰該劇。王宛平,彭三源在看完小説後都表示,這是一部好的網絡小説,但要做電視劇,改編難度太大。

  同年,何潤東稱自己購買了明曉溪另一部作品《泡沫之夏》,將自己擔當制片人和主演,一石激起千層浪,從大s飾演的尹夏沫到黃曉明的加盟,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歐辰和洛熙,隨著劇照,片花的公布,無數書迷和劇迷充滿了翹首企盼又等待天雷降臨的復雜情緒。

  這兩部作品後,內地的網絡小説改編進入了一個拐點,《匆匆那年》《何以笙簫默》等知名網絡小説均賣出了電視改編權,根據匪我思存名作《碧甃沉》改編的電視劇《來不及説我愛你》由曾麗珍指導,在橫店火熱拍攝中,一亮相四川電視節就吸引多家電視臺簽訂購買意向。榮信達公司也宣布將投資2000萬買斷九夜茴的新作《花開半夏》,劇本將由香港金牌編劇陳寶華親自操刀。這些,都代表著內地業者對于該領域的又一輪試水和嘗試,至于效果如何,有待電視劇出來後檢驗。

  把脈:網絡小説改編之殤

  2002年,慕容雪村創作《成都 今夜請將我遺忘》,作者獨特的文風,處世態度和在故事中透露著悲憫的情緒另該小説獲得了更多的追捧,之後的幾年,無數影視公司都想將之改編成電視劇,但小説過于濃鬱的個人傾向,和對一夜情,婚外情等私密話題的大膽揭露還是讓很多人望而卻步,灰色,頹廢,成了將《成都 今夜請將我》改編成電視劇的阻力。

  2006年10月24日,導演劉惠寧攜高虎,秦海璐等在成都舉行同名電視劇《成都,今夜請將我遺忘》的電視劇開機發布會,電視劇的編劇,是因為和郭敬明的官司而受到關注的莊羽。劉惠寧和莊羽一起為該作品進行了大幅度的“提亮”處理,更是給了電視劇一個溫暖的結局,劉惠寧言及“這將是一部很好的都市情感劇,一如風味獨特的成都地方小吃:色艷、味濃,回味無窮,令人看了後噓、出汗、流淚”。 然而,當該劇在央八播出時,卻成為第一部在播出中途下檔的電視劇,電視劇雖然做了大幅度的處理,卻難逃被斃的命運。而慕容雪村之後的作品《天堂向左 深圳向右》也被《士兵突擊》的制片人張謙購得電視劇版權,在圈內輾轉,卻一直沒辦法找到好的編劇改編,讓這部作品能否呈現在熒屏上成為一個謎。

  最近,知名編劇胡坤接下了慕容雪村新作《原諒我紅塵顛倒》的編劇工作,用他的話,這是對自己最大的挑戰。然而,如今的胡坤面對著投資方的態度“不論寫多久,我們都等你”的支持仍然在改編中抑鬱,糾結著。小説中大量心理活動和情緒的描述沒辦法落地,女主角戲份的缺失都讓他頗為頭疼。七個月,他仍然在大綱裏糾纏著,用他的原話“我必須要寫的很牛逼,否則,就此封筆。”

  獨家對話胡坤:《原諒我紅塵顛倒》最難的改編

  新浪娛樂:很多編劇都説網絡小説好看但改編難度非常大,您覺得原因是什麼?最大的困難是什麼呢?

  胡坤:其實不管是網絡小説還是所謂的傳統小説,只要不是自己原創,只要是改編他人的作品,難度都非常大。簡單的説,每個作者都自成體係,每個作者的作品裏都有其獨特的人生觀,世界觀,審美及道德取向等等。而每部作品也透射出每個作者獨特的人生體驗和個人色彩,作為一個編劇,面對一個他人的作品,最難的就是能否進入原作者的體係,説白了,就是編劇得靈魂出竅,且還能成功附體于那個作品。然後,才能談到在原基礎上重新建立自己的體係。再舉個例子,原作品是個胚胎,編劇得把這個胚胎移植到自己的體內,最後得分娩出一個健康的二十五歲或者四十歲的成年人。中間任何一個環節都不能出錯,否則就會夭折,或者分娩出來的很可能就是個怪胎。這就是改編的難度。

  新浪娛樂:説説對小説《原諒我紅塵顛倒》的理解,在很多人眼中,慕容雪村是一個如此自我,又憤世嫉俗的人,他的作品很多人反映不適合改編成電視劇,你覺得呢?

  胡坤:《原諒我,紅塵顛倒》這本小説我個人非常喜歡。如果非要對這個作品進行判斷,簡單的説,這部作品寫的就是虛無,絕望,悲觀,爾虞我詐,現實世界裏人的自私和為了自身利益的種種不擇手段,人性的醜惡和冷漠等等。當然,還有那麼一點點的人性的溫暖,而恰恰就是這一點點的溫暖,如同一束光,照亮了這部充滿了悲觀,絕望和死亡氣息的作品。

  慕容雪村的作品確實很多人都説很難改,且不適合改編成影視劇。我個人則不這麼認為,確實,慕容雪村是個極端自我和憤世嫉俗的人,他作品裏流露出的極度悲觀和虛無感也恰恰成為他作品的特色和標簽。如何保留且加深其作品的上述特質,是編劇必須要攻克的第一道關口。但不可否認的是,慕容雪村是個講故事的高手,某些方面,我反而認為他的作品很適合改編成影視劇,因為他講述故事的精彩程度,布局的精妙已經為改編者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文本和基礎。當然,難度很大,如同我前面所説,改編者能否成功進入他的體係,能否靈魂出竅且成功附體,這才是最難的。

  關于《紅塵顛倒》的改編,因為我們已經有了個巨大的改動,所以除了原小説中不適合影視劇表現的一些描寫,比如有些稍顯赤裸裸的情色化的細節,其他的我基本上沒刻意規避掉什麼,相反我還得強化原作中的力度和銳度,在人性的刻畫和挖掘上會更加血淋淋和更加殘酷,因為我個人認為,這些也恰恰是這部作品的魅力之一。

  影視劇的一大特點是不能有任何心理描寫,而小説中那大段大段的心理描寫及心理判斷如何轉換成事件,動作,臺詞,現階段是改編中最大的難關。原作中,男主人公魏達基本上是個不相信任何人不相信一切的人,而他在小説中有無數對事物的判斷和心理活動,怎麼在劇本中用影視劇的方式表現出來,是最大的障礙。簡單舉例,一個不相信任何人的魏達,他怎麼會把心裏的話説給別人呢?可這個問題又得必須解決。

  新浪娛樂:央八目前在播出《和空姐一起的日子》、《杜拉拉》也馬上就要上映,似乎現在的網絡小説改編還是偏向都市情感類,對此你怎麼看?

  胡坤:至于現在改編得多的都是都市情感類的,我認為可能還是這類題材寫的是當下生活,很多讀者有共鳴感,從投資角度來説,市場歡迎度大些,風險係數較小的原因。網絡小説創作的最大好處就是自由,想象力可以無限延展,所以各種類型不斷涌現,我沒有什麼看好哪類題材,我認為只要作者會講故事,且講得非常精彩,我就看好。


(編輯:曉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