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盜墓筆記》告訴你“粉絲戲劇”是怎麼回事

時間:2014年08月21日來源:澎湃新聞作者:潘妤

  去年7月《盜墓筆記》在上海首演時,戲劇圈裏沒人料到它會這麼火。這一年,該劇在上海連演三輪場場爆滿,在全國巡演77場,票房2000多萬,還有粉絲打飛的跟了50場演出。眼下,《盜墓筆記Ⅱ》要在上海演45場,據説票房毫無壓力,導演劉方祺坦言:“粉絲戲劇最重要的是怎麼讓粉絲滿意。”

  2014年7月9日晚,人民大舞臺門前等待進門的觀眾。 澎湃新聞 高劍平 圖

  2014年7月9日晚,話劇《盜墓筆記Ⅱ》之《怒海潛沙》在人民大舞臺舉行帶裝彩排。 澎湃新聞 高劍平 圖

  2013年7月17日,當舞臺劇《盜墓筆記》在上海的人民大舞臺悄然首演的時候,戲劇圈內沒有一個人會想到,這部戲會創造這麼巨大的票房。僅僅過去了一年,當耗資將近千萬元的《盜墓筆記Ⅱ》在同樣的舞臺登場時,幾乎所有人都關注到了這臺演出。因為在過去一年時間裏,《盜墓筆記》在上海連續演出了三輪,並且在全國15個城市巡演了77場,最後創造了2000多萬的票房。

  而眼下,《盜墓筆記Ⅱ》在上海進行首輪演出,一共要演45場,據説票房毫無壓力,制作方同時表示,雖然演出場次多,但票房毫無壓力。

  在這些數字背後,更讓人驚嘆的是現場觀眾的反響,當劇中的主角“小哥”登場,幾乎所有劇場裏的女生都會以高分貝的嗨音尖叫十秒。這不僅讓很多傳統戲劇觀眾錯愕,甚至于劇組主創,在最初的一周時間裏,都感到莫名和意外。而在劇組巡演全國的一年時間裏,有熱情粉絲甚至打著飛的跟著劇組在全國各地看了50場演出。劇組中曾經默默無聞的年輕演員一下子擁有了大量瘋狂粉絲,每天都會受到各種尖叫和禮物,而等待他們簽名的長隊據説“讓人絕望”。。

  《盜墓筆記》的制作和創作團隊,都是傳統戲劇圈內人士,但即使出品人孫徐春自己都坦言:這其實不能當一部戲劇作品看。而在“粉絲經濟”時代,票房和藝術價值之間似乎沒有了任何關聯,導演劉方祺也坦言:“粉絲戲劇最重要的是怎麼讓粉絲滿意。《盜墓筆記》能夠這麼成功,最重要的還是符合了‘稻米’(《盜墓筆記》的粉絲)的審美和期待。”

  成功不在于粉絲戲劇,而在于符合粉絲期望

  在《盜墓筆記》之前,話劇圈針對粉絲群體所做的戲劇早有嘗試,阿加莎作品引發的懸疑劇熱潮就是代表,《捕鼠器》演了整整9年,《無人生還》至今已經在全國演出了300多場。而根據暢銷小説和網絡小説改編的話劇作品更是數不勝數,但這些作品的演出現場,幾乎沒有一個像《盜墓筆記》這樣“瘋狂火爆”。

  導演劉方祺用了“恐怖”形容自己最初的感受,因為劇中的演員剛剛登場,還沒開口説話,劇場裏的觀眾就集體爆發了持續十秒的尖叫,這在他以前所有的創作演出經歷裏都是沒有的。他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直到《盜墓筆記》在人民大舞臺演了一個星期之後,他才知道,原來這部作品的粉絲瘋狂程度是這樣的。在面對觀眾之前,他們僅僅只是知道,南派三叔的這部網絡小説很火。

  投資出品這部戲的孫徐春一開始更是對這個題材“無感”:“劉方祺和我説起這部戲的時候,我沒有看過小説,幾天以後我在電視裏看了一檔《財富人生》的節目,裏面講起了南派三叔和《盜墓筆記》背後的商業價值,當時我就拍板定下了這個項目”。

  “當時想做這個劇,只是覺得話劇演出的題材在這幾年陷入了一個小的瓶頸,沒有太大突破,正好當時有小説《盜墓筆記》的版權方找來,有意向授權,雙方一拍即合。”劉方祺説,其實沒有人想到這部作品後來會如此火爆。一年以來,很多粉絲現象都讓他印象深刻,有很多觀眾甚至從港澳特地坐飛機趕來看劇。

  但是無論是孫徐春還是劉方祺都承認,“這部戲它不是話劇,你不能用傳統舞臺劇的概念去看它。”

  《盜墓筆記》其實更像是一個真人和多媒體結合的現場秀。整個舞臺採用了雙層投影和大轉臺,劇場布景很像看三維電影,加上聲光電的效果,小説中光怪陸離的世界,在劇場裏有比較逼真的再現。而相比《盜I》,《盜Ⅱ》制作成本翻了3倍,主要投入都在硬件設備和多媒體上,水幕、全息影像等最新舞臺技術,都用來制造更大的感官刺激。

  “當時我做了好幾種方案,其中也有比較文藝的,但最終還是用了現在這種。因為發現其他方式有些賴皮,沒法表現原著的東西,你如果太強調它的話劇屬性,最後做出來的可能不是《盜墓筆記》。”現在想來,劉方祺覺得這也算是一種幸運:“我覺得這個戲之所以這麼市場成功,不在于它做了個粉絲戲劇,而在于做了一個符合粉絲期望的《盜墓筆記》。”

  舞臺劇《盜墓筆記》確實是最大限度地進行了“粉絲營銷”。演出對于原著小説的還原度達到了95%,選演員時,最大的要求符合小説描寫。因此,大部分粉絲看完該劇以後,都表示劇中人物“和我想的一樣”,感到十分滿足。但作為一個非“稻米”的觀眾,看這個演出的時候,可能是完全無感,甚至無聊的。

  《盜墓筆記》的觀演關係完全是“明星演唱會”

  在很多戲劇演出業內人士看來,《盜墓筆記》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商業模式,也是一個比較成功的商業演出,能有這麼好的票房,説明在品質上還有吸引觀眾的地方。但完全沒法從藝術范疇評價這個演出。藝術兩個字,和這個作品實在沒有關係。

  劉方祺自己也覺得,如果要概括這個演出,“冒險秀”可能是最為合適的:“這個戲的劇情特色其實是個很典型的兒童劇,就是一群人一起冒險,但從美學和情節人物而言,又相對成人化。但從觀演關係看,它又是非常徹底的明星演唱會的。”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了解到,演出一年來,《盜墓筆記》的觀眾大部分都是90後,以中學生和大學生為主,這些人基本都是原著小説的讀者粉絲。目前,盜墓筆記百度貼吧粉絲就達81萬,小説作者南派三叔的新浪微博粉絲逾800萬,”稻米“遍及全國,小説成為各大高校借書榜前十名,這都為這部舞臺劇打下了市場基礎。據制作方介紹,觀看該劇的觀眾80%都是第一次走進劇場。

  記者採訪了幾位戲劇制作人,他們都表示,《盜墓筆記》所制造的“粉絲經濟”,不會影響他們今後的制作方向。上海話劇藝術中心制作人吳嘉就覺得,這樣的商業模式其實以前也經常有,他們的阿加莎懸疑劇就是類似的。但戲劇本質上是不賺錢的,一部作品賺錢,不能改變整個行業整體的狀況。“《盜墓筆記》的出品方是個民營公司,他們要追逐商業利潤,這是正常的選擇。"

  上海現代人劇社是最早涉足網絡熱門小説改變的,在制作人張余看來,《盜墓筆記》和戲劇沒有太大關係,“這部戲就像是國外動漫、網絡遊戲和小説的劇場版,你不能用話劇的標準去看它,對于觀眾而言,像不像才是第一位的。這些90後的觀眾之前不看話劇,追完這部戲也不一定會再看話劇。 ”

  但他同時也認為,《盜墓筆記》現象是舞臺脫離了説教以後,更趨于多樣的體現,“它可能更接近于舞臺秀的概念,這會成為今後演出裏的一個新的品種和門類。就像之前在上海演出的外百老匯秀《極限震撼》一樣,其實也沒有辦法從藝術價值的角度評價。但這樣的秀在國外是非常成熟的,而在我們這裏只是剛剛起步。”

  就在《盜墓筆記Ⅱ》每天重復著火爆的粉絲追劇場面的同時,郭敬明的電影《小時代》也以另一種強大的粉絲經濟不斷刷新著票房記錄。而記者獲悉,《盜墓筆記》的制作方在結束這一輪演出之後,明年已經計劃排演《小時代》的音樂劇,目前版權已經談妥,投資會更為巨大,而郭敬明有可能擔任這部劇的藝術總監。

  不管如何,在這個逐利的年代,“粉絲經濟”,顯然已經成為很多人一路狂奔的方向。唯一能期望的是,經濟歸經濟,藝術還是藝術。


(編輯:曉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