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當網絡文學成為影視作品 文字描述想象PK影視畫面表現

時間:2011年08月01日來源:金華晚報作者:

  曾經,江湖上有這麼一個傳説:凡有張紀中版金庸劇出沒的地方,必有板磚和口水橫飛。張導“率隊奮戰十年,傾力打造七部金庸巨著,嘔心瀝血,無怨無悔”,但每每招來的總是罵聲一片,“杯具”。

  金庸的武俠小説,如今已經不再大熱,網絡小説成為一大主流。于是,張導終于可以歇歇了。當然,不是説張導該退休了,而是眾影視制作方把興趣轉移到了對網絡小説的改編籌拍上,因此“播一部罵一部”的“杯具”也傳給了那些把網絡小説搬上影視屏幕的編劇導演們……

  網絡小説改編劇佔據熒屏

  熱門網絡小説經過華麗包裝後搬上熒屏,是2010年影視作品的一大顯著特點。原著小説的超強人氣,無疑是電視劇收視的一大保證。好戲接連不斷,縱觀之下,2010年大可標為“網絡小説改編年”。

  自2010年開年以來,無論是林心如領銜的《美人心計》(改編自《未央·沉浮》)、姚晨主演的《和空姐在一起的日子》(改編自《和空姐同居的日子》),還是王珞丹的《杜拉拉升職記》和《戀愛潛規則》,收視成績或票房都不同凡響。

  6月份,改編自同名網絡小説的《佳期如夢》和《泡沫之夏》在內地與臺灣同時開播,收視和網絡點擊率一直居高不下。《佳期如夢》在湖南衛視播放,收視一路飄紅。據央視索福瑞媒介調查公司數據顯示,該劇周末3天的平均收視份額高達4.16%,成功搶佔8000萬觀眾,壓制住了同時段播出的其他電視劇。即使在世界杯開賽後,其收視率還是有增無減。這一趨勢為網絡小説打足了底氣,也進一步催熱了網絡小説改編劇的市場。

  接下去,網絡劇將大舉侵佔電視熒屏。著名的金牌編劇于正買下了金子的《夢回大清》;以拍偶像劇《仙劍奇俠傳》聞名的唐人電影公司準備開拍桐華的《步步驚心》;張紀中表示將翻拍網遊小説《星辰變》,並打算邀林心如出演;杭州星生地影視公司一次性買下4部網絡小説的影視版權,分別是匪我思存的《千山暮雪》《寂寞空庭春欲晚》《裂錦》以及十四厥的《禍國》,其中,《千山暮雪》即將在今年9月份開機。

  匪我思存的另一部熱門小説《來不及説我愛你》(原名《碧甃沉》),講述的是民國時期一段蕩氣回腸的愛情故事,如今已被改編成30集精裝年代大戲,由香港著名女導演曾麗珍執導,鐘漢良、李小冉、寇振海、譚凱領銜主演,近期將要登入各大電視臺。該劇未播先熱,目前在網絡論壇上已經被炒得火熱。

  著名導演鄭小龍明確表示,將開拍有關女人勾心鬥角的後宮小説《後宮·甄嬛傳》。該小説作者是畢業于浙江師范大學的吳雪嵐,筆名流瀲紫。目前該劇敲定由孫儷出演女主角甄嬛,流漣紫本人親自操刀擔任編劇。

  風靡一時的網絡作家李歆的《獨步天下》,是一部上佳的穿越小説。講述的是女攝影師步悠然,在一次古墓探險中意外跨越400年時空,進入了努爾哈赤時代,靈魂依附在女真第一美女———東哥的身上。東哥帶著“可興天下,可亡天下”的咒語出生,自十歲起就令努爾哈赤為之不斷發動戰爭,擁有著“一女亡四國”的傳奇經歷。一個400年前的神秘女性擁有了一個現代人的靈魂,一個現代女子突然介入已是定局的歷史,直面夙命的安排,她的身份,她的生命和愛情,她的傳奇都在這一刻發生定格。有很多網友出于對《獨步天下》中角色的酷愛,在作者沒有意向將小説改編成電視劇時,早就“操刀”制作視頻,將鐘愛的明星在其他電視劇中的劇照搬過來代替。

  播一部罵一部,罵完繼續看

  當網絡小説變成影視作品,文字描述想象PK影視畫面表現,落差出現,問題隨之而來。而網絡小説改編劇“逢拍必遭罵”的一大主因是,經過二度創作的影視作品大多沒了網絡小説原著最初的“味道”。

  原著與電視劇的反差使改編劇幾近陷入“收視火、罵聲高”的尷尬境地。作為今年成功的改編案例《美人心計》,由于雲集了眾多帥哥美女、場面恢弘壯麗,具有相當大的反響。但網友還是指責其劇情生硬,情節銜接做作不夠自然。

  再以《佳期如夢》為例,從開拍到播出,整個過程話題不斷,甚至一度遭到網友的抵制,原因是一些劇情的改動不在他們所能承受的范圍之內。網友李曉雪在網絡上留言,直指電視劇糟蹋了原著小説,將故事改變太大,小説中的男一號孟和平在劇集裏硬生生地變為男二號,而且原著中“孟和平與佳期不變的愛”演變成了“孟和平愛上了阮江西,佳期與阮正東相愛”。此外,丟棄陳喬恩原音用配音,邱澤表演不到位等,也是眾網友不滿的地方。種種不足讓粉絲們大失所望,甚至看過小説的一些網友大批劇中的道具和衣服。

  眾星集聚的《泡沫之夏》在臺灣播出後,盡管大S、黃曉明、何潤東的出演讓該劇星光燦爛,遺憾的是,網友覺得這些演員年齡都已過30,由“老人”出演青春電視劇,大打折扣,演成了一部“中年偶像劇”。大S在劇中“裝嫩”扮高中生,遭到了大多數觀眾的嫌棄。在小説《泡沫之夏》中,對夏沫的描寫是這樣的:“陽光下,那女生有一頭海藻般濃密的長發,微微卷曲,眼睛像海水一樣,皮膚很白,是象牙色,整個人看起來懶洋洋的,淡淡的。她在微笑,而眼珠卻無比淡漠。潔白的面容,淡色的眉毛,挺秀的鼻梁,淡紅的雙唇,而她淡靜的眼睛裏恍如有著海洋般深不見底的感情。”可是現實中,30多歲的大S實在沒辦法與這樣的形象結合起來。

  反差太大,導致網友對改編劇不滿。杭州的文學評論家夏烈對此認為:“影視劇和文字肯定是有落差的,因為文字不是直接的,是靠大家想象的。作者可以寫得再華麗,再奢侈,讓你感覺書裏的人物過的都是頂級生活,非常夢幻。但對影視劇來説,就要考慮到最實際的費用問題。”夏烈認為,讀者對網絡小説裏的角色想象是隨心所欲的,可以天馬行空地將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加在上面,但一旦化為現實裏的演員,肯定與想象有落差。即使滿足了一部分人的想象,但不能滿足所有人的想象。再強大、再完美的陣容,也不能滿足所有人的口味。挨罵,那是一定的。

  不過有趣的是,改編劇雖然處于“播一部罵一部”的情形,但是收視率居高不下也是不爭的事實。拋板磚的粉絲們也保持著扭捏的風格:罵歸罵,看還得看。

  糾結歸糾結,改編值得一試

  網絡小説有著火暴的人氣,對影視公司來説,憑借既有的龐大粉絲群,在收視率上就有了讓人放心的保障。而對小説原著作者來説,是否同意將小説改編成影視劇,非常糾結:同意吧,很可能走樣破壞原著,傷了粉絲的心;不同意吧,這是一次提高知名度的機會,也能得到更多收益,值得一試。為了安撫讀者,一些影視公司會做出承諾,一定讓電視劇拍得盡量貼合原著。

  不可否認,影視作品對小説原著的推動效果是顯而易見的。《佳期如夢》播出之後,有網友表示,原本不看網絡小説,但看了電視劇後又會買來小説對照,比較其中的差別。這無疑擴大了網絡小説讀者群的年齡段,也增加了讀者的人數。

  對于網絡小説改編成影視劇,觀眾和讀者,自有其看法。很少看網絡小説但對電視劇很投入的大二學生紅紅認為,熱門小説裏的人物形象塑造得都比較成功,改編成電視劇後,多數情況演員無法達到小説人物的神形,因此引來無數罵聲。

  浙師大行知學院漢語言文學專業的章晶晶很喜歡同門師姐流瀲紫的《後宮·甄嬛傳》,把《後宮》1至7部看了兩遍。她説:“其實真不願意《甄嬛傳》拍出來,小説裏面的人物已經很完美了。”她説,找一個實際形象去演繹,不免會把演員自身的特點帶進來,這樣拍成以後比較讓人接受不了。她覺得小説裏美女太多,根本找不到合適的人去表演,再加上小説裏提及的華麗服飾、裝飾,不斥巨資是做不好的。“如果做不到完美的詮釋,草草敷衍,還不如不拍,讓小説美好的印象永遠留在心中。”

  同為漢語言文學專業的大學生陳顥,擔心改編時會把原著裏的東西異化掉,畢竟電視劇和小説的表現手法不大一樣。她説:“網絡小説本身就是虛幻的,改編劇不能反映小説的真實想法。像韓劇,裏面更多的是夢幻,和現實生活差太遠了。”陳顥的媽媽是一個電視迷,沒看過網絡小説的她對小説改編電視劇沒多少想法,她認為,只要情節好,吸引人,都好看。

  浙江師范大學人文學院教授常立在影視方面多有研究。他説,電視劇從文學作品中取材改編久已有之,從網絡小説中取材大概源于對當下受眾的考察,一方面,網絡小説所承載的內容及其表現形式與新興生活方式的關係比較密切,較易被年輕受眾接受;另一方面,取材熱門網絡小説,意味著已經先行贏取了一批受眾(喜歡該網絡小説的讀者)。當然壓力也由此而來,小説和電視劇畢竟有不同的敘事方式和表現形式,如何用視覺的方法講述文字的故事,在贏取新受眾的同時,又不失去小説受眾,對改編者和制作者提出了挑戰。

  “把文學作品改編成電視劇,也是當下文化語境下對文學的推廣,也接續著文學審美、教育和娛樂的功能。文學經典和大眾文化的合流與互動,也是當下的文化發展趨勢,廟堂與江湖,陽春白雪與下裏巴人,都在走向一種調和。電視電影作為大眾文化中十分重要的媒介,其功能和作用十分強大,加速了這一發展進程。”常立説。


(編輯:曉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