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重慶汽車産業,“換道超車”加速度!

  長安智慧工廠裏,未來科技感十足。長安汽車供圖

  12月9日,剛履新的重慶市委書記袁家軍在長安汽車兩江二工廠調研時,了解企業生産進度和新技術、新産品,詢問保鏈暢鏈穩定生産情況。袁家軍勉勵企業堅定發展信心,加大研發力度,打造創新生態,朝著産業現代化的目標前進。

  從傳統汽車跨向智能網聯新能源汽車的新賽道,重慶早有雄心壯志。

  時間撥回至3個月前,9月8日,重慶印發《重慶市建設世界級智能網聯新能源汽車産業集群發展規劃(2022-2030年)》(以下簡稱“發展規劃”),瞄準“萬億元”“世界級”目標發力産業轉型升級。

  既有破釜沉舟之決心,更有千載難尋之機遇,重慶汽車産業正迎來“換道超車”關鍵時刻。

  從帶頭到掉隊

  “大象轉身”之難

  12月9日,作為重慶汽車産業主戰場的兩江新區,發布2022年智慧城市建設應用場景清單,主要圍繞智能網聯汽車方向,包含智能網聯車輛安全、高精度地圖、自動駕駛車輛遠端監管等30個應用場景。

  兩江新區的動態,正是重慶汽車“換道超車”的寫照。

  阿維塔科技首款車型阿維塔11。阿維塔科技供圖

  從1958年生産出中國第一輛吉普車,到2009年長安成為中國汽車四大集團之一,重慶汽車産業輝煌了半個世紀。

  數據見證昔日榮光——2009年,重慶汽車産量首次突破百萬輛,達到118萬輛;2015年,重慶汽車産量增長至260.93萬輛,成為全國第一大汽車生産基地;2016年,重慶汽車産量達到巔峰的315.62萬輛,成為全國唯一汽車年産量超過300萬輛的省市。

  變化悄然而至。也是在2009年,工信部等四部委共同啟動“十城千輛節能與新能源汽車示范推廣應用工程”,重慶成為首批參與“十城千輛”工程的城市之一。

  那一年,被稱為中國新能源汽車發展元年。

  此後,相關扶持政策不斷出臺——2012年以來,中央及地方各級政府先後出臺近600項政策、150余項標準扶持新能源汽車産業發展,支援范圍涵蓋技術創新、推廣應用、安全監管等各個方面。

  船大難掉頭,面對新形勢,重慶汽車産業的反應明顯有點“遲鈍”了。

  2016年後,重慶汽車産業遭遇斷崖式下滑,2019年産量一度跌至138.3萬輛的低谷。

  龍頭企業長安,産銷遭遇大幅下滑,長安福特銷量腰斬,長安鈴木退出中國;曾在SUV熱潮中贏得銷量的北汽銀翔,因資金鏈緊張被迫停産;最早于2015年轉型新能源的力帆先是陷入“騙補”疑雲,後又出售造車“資質”緩解資金壓力,進入破産重整……

  彼時,滬粵浙蘇皖五地嗅到新能源汽車的發展良機,上海特斯拉、廣州小鵬、合肥蔚來……他們有個時髦的名字——“新能源汽車之都”。

  汽車産業轉型升級的新藍海,千帆競發。

  重慶沒有引入造車新勢力主導,而是在雄厚的汽車工業基礎上,依靠原有的車企向新能源汽車轉型——在純電、混動領域,有長安新能源、東風小康;在增程式方面,有金康新能源;在商用純電領域,有上汽紅岩、五洲龍。

  但在新的市場上,傳統燃油汽車時代“以量取勝”的秘訣不靈了。2021年全球新能源汽車銷量排行榜上,長安推出的拳頭車型——奔奔E-Star排名第九,達76454輛,而同類競品宏光MINI EV排名第二,銷量為424138輛。

  上汽紅岩正加速復工復産。企業供圖

  在智能網聯與電動化領域,重慶也相對薄弱。截至2021年,注冊地在重慶的智能網聯相關企業僅有數十家,無論是規模還是數量,都與東部地區差距不小。

  産業發展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重慶痛定思痛,奮起直追。

  從上半場缺位,到下半場補位

  重慶“深度綁定”大數據智能化

  在轉型新能源的“上半場”重慶未能佔據先機,進入決定轉型成功與否的“下半場”,重慶“深度綁定”大數據智能化,瞄準智能網聯汽車進行係統布局。

  重慶市政府主動求變,從“軟硬兩手”作出頂層設計。

  2017年底,重慶提出大力實施以大數據智能化為引領的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行動計劃,著力為傳統産業植入“智能因子”。

  此後,重慶又推出發展智能制造實施方案,召開智能制造推進大會,舉行智博會,出臺支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激勵措施、加快汽車産業轉型升級指導意見等,在平臺、研發、人才等各環節投入真金白銀,加快實現新舊動能轉換。

  率先實施智能化改造後,長安工廠設備自動化率達92%,一臺長安汽車“從無到有”最快僅需18個小時。幾年來,長安汽車以智能化運營、生産為抓手,不僅大幅提升智能制造能力,還掌握了智能互聯、智能交互、智能駕駛、七合一整合電驅等600余項智能低碳技術。

  政策與資金加持下,重慶汽車産業2020年頂住疫情壓力,産量逆勢上揚——全年汽車産量158 萬輛,同比增長13%。2021年重慶産出199.8萬輛汽車,僅次于廣州、上海、長春,汽車産業增加值佔全市規模工業比重接近20%,成為拉動全市工業增長的“主引擎”。

  相比造車新勢力,傳統主流車企擁有更龐大規模、更強的研發力量和多年鑄就的體係競爭力,在轉型升級之路上也自有其優勢。2017年10月,長安發布新能源戰略──“香格裏拉計劃”,宣布到2025年,全面停售傳統意義燃油車,實現全譜係産品的電氣化。2021年5月,長安旗下新能源汽車公司更名為阿維塔科技,集結長安、華為和寧德時代三家頭部企業優勢,定位高端智能電動品牌。

  同樣步子邁得大的,還有小康。2021年3月,小康宣布與華為達成合作關係,此後又以旗下新能源汽車公司賽力斯之名聯合推出高端品牌AITO問界,M5、M7相繼問世。2022年7月,小康將賽力斯升級為集團名稱,彰示了“換道”的決心。

  ……

  賽力斯與華為深度合作推出的新能源汽車産銷兩旺。通訊員 謝力 攝

  再創業的重慶汽車“大佬”們放手一搏,市場也給出了答案——

  11月,長安新能源汽車銷量達33130輛,同比增長193.81%;賽力斯新能源汽車銷量達11661輛,同比增長154%。

  從一條産業鏈到一個産業集群

  重慶迎難而上,奮起直追

  一個産業改變一座城市。

  與傳統燃油汽車相比,智能網聯新能源汽車匯聚多種變革性技術,其産業鏈條更長,可帶動電子、電腦、人工智慧、資訊通信、新能源等多技術領域融合發展,並與智慧能源、智能交通、智慧城市有著深度融合的協同效益。

  如今,面對“缺芯少電”這一共同困局,重慶迎難而上,從“芯屏器核網”全産業鏈布局,以《發展規劃》為引領,從專項規劃、配套政策、産業落地等方面邁出新的步伐——

  出臺《重慶市自動駕駛和車聯網創新應用行動計劃(2022—2025年)》,著力突破車端關鍵技術,推動車載軟件快速更新迭代,促進研究成果産業化。

  出臺《重慶市推進智能網聯新能源汽車基礎設施建設及服務行動計劃(2022—2025年)》,預計到2025年底,建成充電樁超過24萬個,新建小區充電樁覆蓋率達到100%。

  兩江新區推出智能網聯新能源汽車萬億産業集群龍頭引領計劃,發布軟件和資訊服務産業行動計劃,按下汽車産業轉型升級“快進鍵”。

  永川區計劃到2030年全面建成西部智能網聯新能源汽車城,形成“百億級龍頭企業+十億級核心零部件企業+專精特新企業”的梯隊。

  中芯國際、博世集團、意法半導體、芯謀市場資訊咨詢(上海)公司等晶片企業負責人密集來渝推進合作,積極融入和支援重慶汽車晶片産業發展。

  璧山弗迪電池、涪陵吉利電池、兩江新區贛鋒新型電池科技産業園、渝北榮盛盟固利動力電池等項目落戶重慶。已投産的璧山弗迪電池是全國最大“刀片電池”生産基地,正加緊建設的贛鋒鋰電産業園將打造國內最大固態電池生産基地。

  贛鋒新型鋰電池科技産業園效果圖。兩江新區宣傳部供圖

  應用場景方面,重慶擁有復雜的山地地形交通場景,堪稱智能網聯新能源汽車天然的“試車場”,測試、應用在全國處于領先水準,正加快推進國家級車聯網先導區、國家電動汽車換電模式示范城市、國家氫燃料電池汽車示范城市三大應用場景建設。

  放眼全球,乘勢而上,腳踏實地,善作善成,重慶汽車産業開啟“換道超車”加速度!

  華龍網-新重慶客戶端 記者 黃宇

編輯: 陶玉蓮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9203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