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揚對話鄭淵潔:童心可抵歲月長
2022-11-19 17:50:56 來源: 新華社
圖集

舒克、貝塔、皮皮魯、魯西西……

鄭淵潔筆下的童話形象

是許多人共同的童年記憶

  鄭淵潔的話題性並不僅僅局限于創作,難以復制的家庭教育方式,傾盡心血的漫漫維權之路……“童話大王”的多面人生,也許比童話本身更加精彩。

作息奇特的“深夜寫手”

  傍晚6點半睡覺,淩晨2點半起床,鄭淵潔多年來堅持著這樣迥異于常人的作息時間。因為白天總有雜事,深夜到清晨,成為他想像力肆意馳騁的黃金時段。

  他説,眾人皆睡我獨醒是一件很享受的事。在漆黑的時候,你可以用筆創造一個五彩繽紛的世界。

  這個五彩世界,就藏在《童話大王》這本雜志裏。鄭淵潔作為唯一撰稿人,讓《童話大王》連續出版36年,累計出刊495期。這是他親手創造的現實版童話。

另辟蹊徑的“家庭教育家”

  讓兒子退學,自編400萬字一對一教材;送女兒讀書,培養成考試成績全校第一的學霸。鄭淵潔的家庭教育法,並不容易被模倣。

  教兒子時,他擅長寓教于樂。

  鄭淵潔:“我一頭就扎進路邊的新華書店,買了一本《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我把419個罪名編成419個童話故事,編了一本很厚的《皮皮魯和419宗罪》。我把兒子鄭亞旗叫過來,説我給你講一個最重要的事,你知道以後就一生平安了。”

  教女兒時,他深諳逆反心理。

  鄭淵潔:“我女兒生下來,我就告訴她咱們不用上學。她説你憑什麼不讓我上學,我就要去。你一定告訴她你可以不上學,她肯定是全中國最無限向往上學的那個孩子。”

執著半生的“版權鬥士”

  相比創作時的行雲流水、一氣呵成,鄭淵潔的維權之路顯得坎坷曲折。

  將作品視為孩子的他,從1986年便開始走上打擊盜版、維護智慧財産權的道路。跑書攤找盜版,向國家相關部門遞交商標無效宣告,他甚至還派人“臥底”盜版書的印刷廠。

  2021年末,鄭淵潔宣布《童話大王》停刊,並在終刊號上刊登《鄭淵潔寫給三個商標的一封信》,拿出更多精力維權。

  鄭淵潔:“如果我維權成功了,除了《童話大王》立刻復刊,還有600 萬字沒發表的作品,一股腦兒全部拿出來出版。”

600萬字的新童話裏

還能否找到童年的味道

樹葉會落下 書頁會泛黃

唯有童心可以穿透歲月

帶著想像力看世界

是鄭淵潔給我們最珍貴的禮物

  出品人:孫志平、王明浩

  監制:樊華、李斌

  制片人:張揚

  記者:張揚、熊琳、馬原馳、趙世通、李楨宇、楊志剛、麥淩寒、宋育澤、吳雪聰(實習)

  編輯:麥淩寒、趙世通、李楨宇、馬原馳、宋育澤

  新華社張揚工作室制作

  新華社音視頻部

  新華社北京分社

  聯合出品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文敏
北京要聞
天鵝遨遊燕山深處
天鵝遨遊燕山深處
北京深山裏的尋豹人
北京深山裏的尋豹人
冬雨之中遊故宮
冬雨之中遊故宮
改造老舊小區 增加居民幸福感
改造老舊小區 增加居民幸福感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9142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