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山村捕鼠人別樣守護中藥材

  王從知展示自制捕鼠弓。記者 龍丹梅 攝\視覺重慶

  9月20日上午8點,巫溪縣蘭英鄉西安村,巫溪縣瑞雪藥材公司的中藥材基地裏,75歲的王從知行走在田間,目光如炬。

  他的視線定格在一堆浮土上,這堆土比旁邊的高,旁邊的太白貝母都耷拉著枝葉。王從知跨步上前,開始刨土,幾下功夫,一個隱藏在浮土下的鼠洞便出現在眼前……

  王從知從小在西安村長大,為了保住口糧,他從小學會了捕鼠。後來,日子好過了,大家不愁吃喝,便沒人再捕鼠。

  近年來,中藥材産業成為西安村鄉村振興重要産業,可遍地的中藥材引來偷食的老鼠。在這場保衛中藥材的“人鼠大戰”中,王從知的捕鼠手藝重新派上了用場,捕鼠如今成了他的職業。

  一年滅鼠上千只

  “這個洞有拳頭大,偷食的應該是個山老鼠,要兩只竹箭才抓得住。”王從知一邊打量鼠洞,一邊從隨身的包裏取出一根“丫”形樹杈,兩頭枝丫朝下插進土中固定,再拿出一副竹制彎弓和兩枚磨得鋒利的竹箭,把弓綁在樹杈上,麻繩做的弓弦緊繃繃地拉滿,兩枚竹箭箭頭對準鼠洞,再用浮土把洞封住。

  這副看起來像小孩玩具的弓箭,就是王從知的捕鼠利器。“別看它不起眼,可滅山鼠百發百中。”王從知滿是褶皺的嘴角向上彎出弧線,腰板挺起來。老鼠的習性是晚上出沒,只要通過這個洞,觸發機關,張滿的弓弦彈出,鋒利的竹箭會立刻貫穿老鼠的身體,“不信明天你來看。”

  “蛇有蛇道,鼠有鼠路。”説起老鼠的習性,王從知滔滔不絕,田間地頭,一般老鼠挖過的地方,土都要比旁邊的高,那就是鼠路,“這種小個點的山老鼠只需要一只竹箭,但機關要設在鼠洞的盡頭,因為這種老鼠不走回頭路……”

  這份自小習得的手藝如今成了他謀生的工具——村裏兩家中藥材企業雇他專職捕鼠,按月發薪水,還有公司按捕鼠的數量結賬,抓一個100元。一年下來,他捕鼠至少上千只,靠捕鼠收入至少三四萬元。但附近村民叫他幫忙,他卻不收費,二話不説到府。

  王從知抓老鼠有股狠勁,只要看到藥材地裏有老鼠,不抓到不肯罷休。有一次,他在刨鼠洞時,老鼠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指,他忍著疼,還是硬生生地把老鼠從洞裏給扯了出來。

  “我不狠它(老鼠)就狠,毀起藥材來(讓人)心疼。”王從知説,老鼠偷食貝母底果(即貝母鱗莖,入藥部位),所過之處破壞中藥材根系。老鼠還有儲存糧食的習慣,去年他搗毀了3個老鼠窩,每個窩裏囤積的貝母有5斤多,價值好幾千元。

  小時候曾“鼠口奪糧”

  王從知捕鼠的手藝源自兒時。

  西安村位于大山深處,東與湖北大九湖相連,南與巫山官陽鎮接壤,平均海拔1600米,山高坡陡,草深林密。

  過去不通路,村民們只能種點苞谷、紅苕、洋芋當口糧,在深山裏找些雲木香、獨活等中藥材,烘幹後背出村去賣。

  大山裏老鼠多,它們在田間打地洞啃食紅苕、洋芋,禍害莊稼地。“當時人都吃不飽,怎麼能讓老鼠偷了去。”王從知從小就跟著村裏的長輩學捕鼠,他們活用樹枝、竹子、麻繩自制弓箭,自設土機關捕鼠,從“鼠口奪糧”。

  土地包産到戶後,吃飽已不成問題。改革開放後,年輕人逐漸外出打工,在家的老人種點苞谷、洋芋,吃穿不愁,便也無人肯花心思再去滅鼠。

  巫溪縣是全國中藥材生産重點縣,近年來以高山野生貝母為種源自主選育了“巫溪太白貝母”這一品種。

  西安村海拔高、立體氣候明顯,村委會所在地狹長平坦,有“西安槽”之稱,特別適合發展中藥材。2008年,巫溪縣瑞雪藥材公司負責人陳基祿在西安村發展了100畝貝母,但剛剛種下,山鼠就結隊而來。

  太白貝母是名貴中藥材,一畝地産值能達到三四十萬元。但投入高、種植周期長,當地民間流傳“1年一根針,2年一根苗,3年一飄帶,4年一棵樹”,形象地説明瞭太白貝母的種植難。

  陳基祿説,當時大家想了各種方法滅鼠,什麼捕鼠板、捕鼠夾、粘鼠貼、鼠藥等都試過,但這些在城市常用的滅鼠方法用來對付大山裏的老鼠卻“水土不服”。

  這時,有人向他推薦了王從知。“當時看他拿著自制的弓箭,就跟小孩玩具一樣。”陳基祿説,沒想到這土工具的效果極好,一開始每天能抓三四十只,基地的老鼠少了,貝母一天天長大了,他也聘請王從知專職為基地捕鼠。

  小山村的“千萬産業”

  靠著脫貧攻堅期間打下的産業基礎,這幾年,中藥材産業成了西安村的主打産業,現有獨活2500畝,太白貝母400余畝,在地中藥材4000畝左右,年綜合産值超過2000萬元。今年,僅貝母一項,産值便近千萬元。

  村裏引進了7家中藥材企業、2家合作社,還成立了村集體經濟組織帶領村民共同發展。這些年,西安村成功創建“重慶市一村一品中藥材示范村”,是巫溪縣太白貝母種源及種植基地和千畝獨活規范化種植示范基地。

  産業的發展也帶動了村民返鄉創業。西安村黨支部書記方孝見説,全村共578戶、2067人,過去大多數人在外打工。自從中藥材産業發展起來後,如今在家村民480戶、1860人,家家有産業,戶戶種中藥材。今年,預計每人平均收入將達到2萬元。

  小山村重新熱鬧起來,過去大家都不在意的“鼠患”問題也浮出臺面,過去曾一度消失的“滅鼠”手藝又重新吃香了。目前,不少村民跟著王從知學滅鼠,一定要把小山村的“千萬産業”做大做強。

編輯: 陶玉蓮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9019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