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奮鬥者·正青春丨博物館研究員劉興亮:讓三峽題刻瑰寶“活在當下”

  一間鬥室、三尺書桌,到處都是書和資料……8月的重慶驕陽似火,辦公室內逼仄且有些許悶熱,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的研究員劉興亮一如既往安靜地伏案工作著。

  劉興亮是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研究員、研究部副主任。出生甘肅張掖的他既有文博工作者的內斂,也透著西北漢子的質樸和豪爽。他于2012年進入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就職,專注三峽地區題刻文化的研究。

  初到重慶,劉興亮接到的第一個課題項目便是對白鶴梁題刻進行研究。對于長期研究宋史的他來説,這是一個全新又陌生的領域,憑借西北漢子敢想敢做的衝勁兒,他一頭扎進了題刻的研究中。

  劉興亮在辦公室查閱資料。新華社記者 劉恩黎攝

  “查閱資料時發現,一手資料很少,且缺乏學術支撐,有的還是文字嫁接。”長期學史的劉興亮認為,學術研究一定要有嚴謹的態度和一手的資料。此後,他便以白鶴梁為重心,多次赴長江沿線區域開展題刻拓制、測量和調查,力求取得最真實的第一手資料。

  長江江津段對“蓮花石”開展拓制的工作,是劉興亮最難忘的一次實地考察。

  “那塊‘蓮花石’地處江心,潮水起落頻繁、石縫間滲水不斷。”劉興亮説,幹燥的環境對拓片的收集至關重要,他們多次在退潮時抓緊擦幹石面,但一個浪頭就讓所有努力付諸東流。

  經過兩天數十次的反覆努力,劉興亮和他的團隊終于完成了對“蓮花石”題刻的拓印。這次的經歷是多年深入一線的一個縮影,十年來,他們收集、拓制整理了3000余段題刻拓片,足跡遍布三峽庫區的巫山、萬州、巫溪等14個區縣,為完善三峽題刻知識譜係提供了重要的資料補充。

  劉興亮正在整理前期所拓制的題刻。新華社記者 劉恩黎攝

  “做研究貴在‘勤’,既要勤于跑現場,也要勤于動筆頭。”談到自己的工作訣竅,劉興亮説,只有“勤”才能在具體研究中見微知著,將零碎的思路整合成係統化的知識體係。

  得益于十年如一日的勤與恒,劉興亮取得頗豐的成果:在CSSCI等核心刊物發表學術論文20余篇;出版《白鶴梁題刻整理與研究》《巴渝石刻文獻兩種合校》等5種學術著作;成為第二批重慶英才·青年拔尖人才。

  凡是過往,皆為序章。近年來劉興亮除了對題刻的深入研究,也在探索對其進行“活化”。

  “參與白鶴梁題刻申報世界文化遺産時,我發現文化遺産的普遍價值是申遺標準的重要一環。”劉興亮説,越是嚴謹的學術成果,越是要“接地氣”地普及和轉化。

  以三峽題刻為主題的民俗故事繪本樣品。 受訪者提供

  為實現題刻文化通俗化的呈現,劉興亮與重慶工商大學藝術學院副教授馮元章展開合作,制作以三峽題刻為主題的民俗故事繪本。

  “有時一個故事的畫風都要修改十幾次。”馮元章説,劉興亮對每個創作細節都有著嚴苛要求,力求精益求精。

  《黃庭堅涪陵險避污謗》《歐陽修的三峽足跡》《蓮花詩刻鐫貞情》……通過兩人對學術研究的文藝再創作,一個個鐫刻在岩石上的題刻,成為鮮活的民俗故事,躍然紙上。

  “三峽題刻是長江流域的文化瑰寶,應讓更多人認識了解,讓它‘活在當下’。”劉興亮表示,未來他將繼續投身題刻的研究與“活化”,讓以三峽題刻為代表的優秀傳統文化在新時代中更好地進行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

  記者:劉恩黎

編輯: 韓夢霖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8945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