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重慶廣場舞:舞出市民新生活

  廣場舞展演現場。(攝于八月十二日)(受訪者供圖)

  8月12日,2022“歡躍四季·舞動山城”重慶市廣場舞市級集中展演在萬盛黑山谷舉行,吸引了眾多廣場舞愛好者參與,現場氣氛熱烈。

  這是廣場舞展演的第10年,從千人一面到風格多樣化,從跟風模倣到自己原創……重慶廣場舞展演,讓這項發源于民間的群眾文化活動在這裏生根發芽,開花結果。

  那麼,10年間,廣場舞給市民生活和這座城市帶來了哪些變化?未來,重慶如何打造具有地方特色的高品質廣場舞作品?重慶日報記者對此進行了採訪。

  走出家門

  群眾站到了舞臺中間

  這是江津區聖泉街道一個普通的夜晚。每當夜幕降臨,這裏的小廣場便開始熱鬧起來。璀璨的燈光,把周圍一切照得通明。跟著音樂節拍,前來跳舞的市民扭腰、踢腳、甩頭、轉身……不一會兒,就匯聚成一個巨大的廣場舞方陣。

  近年來,當地群眾似乎不再滿足于坐在電視機前欣賞文藝節目,他們開始走出家門,組建廣場舞團隊,讓自己成為文藝活動的主角。

  55歲的郭江紅就是廣場舞蹈隊中的一員。10年前,郭江紅第一次看到廣場舞時,便被這種舞蹈吸引。從最初的不好意思到如今跳舞時總站在最前面,郭江紅通過跳廣場舞,收獲了快樂,增加了自信。她與舞蹈隊經常參與演出,還用短視頻記錄下跳舞時的情景。

  像郭江紅一樣,參與廣場舞的普通群眾還有很多。今年,在“歡躍四季·舞動山城”重慶市廣場舞展演中,我市共有4600多支廣場舞隊伍、15萬名廣場舞愛好者參加了基層和片區廣場舞展演的選拔活動,線下線上參與人數達2100余萬人次。

  事實上,廣場舞是體育與群眾表演相結合的舞蹈,它以身體動作舞蹈為基本內容,配合耳熟能詳的音樂,單人或集體配合,既有娛樂健身作用,又具有表演性。

  “從挑選音樂、編排動作到搭配服飾、組織練習,每支廣場舞都顯示著他們的審美趣味。”中國文化館協會廣場舞委員會主任委員曹錦揚認為,廣場舞的動作技巧門檻低,給了很多沒有舞蹈專業背景的普通人“閃亮登場”的機會。

  追求原創

  用舞蹈作品向更多人推介重慶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重慶的廣場舞作品原創比例逐年遞增,廣場舞作品藝術水準也越來越高。

  細心的觀眾會發現,從基層海選、片區聯動,再到市級展演,很多群眾都會隨著音樂節奏晃動身體、拍手應和,並不時舉起手機記錄下精彩瞬間。

  “萬州的《夢圓小康》,秀山的《鬧花燈》,還有渝北的《冰雪情懷》,我們坐在看臺上就能感受各地風光和民族風情。”一位觀眾看完演出後連連讚嘆。

  “我覺得這支舞蹈中點點星光的元素很有意思,後來跟隊員們交流才知道,其靈感是來自當地創建文明城區的經歷,創作者希望以此為身邊的文明行為點讚。”現場一位文藝志願者稱。

  此外,在近幾年的廣場舞展演中,還不乏一些取材于當地優秀非物質文化遺産項目或傳統民間藝術的原創廣場舞作品。比如,萬盛經開區文化館舞蹈隊參演的原創廣場舞《紅苗舂米舞》,就取材于當地“紅頭苗”傳統節日中表演的舂米舞,形象地展現了萬盛群眾建設美麗鄉村的美好場景;彭水醉美嬌阿依舞蹈隊表演的廣場舞《踩春》,又以風格豪放的舞蹈,展現了苗族群眾歡迎客人到苗寨做客的情景,濃鬱的民族風情,讓人印象深刻。

  今年廣場舞展演的規定舞蹈作品《嬌阿依》,更是將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彭水苗族經典民歌加入廣場舞中,贏得觀眾的熱情掌聲。這同時也是非物質文化遺産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的一種嘗試。

  “引入具有地域特色的民間元素對于廣場舞作品的發展大有裨益。”重慶市群眾藝術館副館長魯廣峰介紹,《嬌阿依》是流行于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縣的苗族原生民歌。2014年,彭水苗族民歌被列入第四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其豪邁的唱詞、唱跳兼具的風格深受群眾喜愛。在他看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離不開群眾的廣泛參與,廣場舞讓群眾在鍛煉身體、愉悅心身的同時,還能成為一種傳播載體,向更多觀眾推介重慶。

  凸顯活力

  編創更多具有傳播力的作品

  近日,當記者走進位于北碚區文化館的兩江藝術團時,舞者們正在排練廣場舞《永遠跟黨走》。雖然重慶連日高溫,但30余名隊員仍圍著紅色圍巾,時而旋風般疾轉,時而又轉身莞爾一笑,用姿態、眼神、動作展現新時代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和幸福感。

  廣場舞《永遠跟黨走》由重慶市群眾藝術館、北碚區文化館、江津區文化館共同創編,8月25日,他們將帶著這支舞蹈赴銀川參加展演,角逐第十九屆群星獎。

  據該舞蹈的編創人員宋璐介紹,這支舞蹈隊有很多年輕面孔,平均年齡25歲。此次代表重慶登上群星獎的舞臺,她們期待用飽滿的熱情,讓全國觀眾感受到重慶原創廣場舞的魅力。

  如此青春的廣場舞隊伍,在重慶還有很多。九龍坡區文化館活動部負責人謝飛介紹,他們在日常培訓中就嘗試把舞蹈免費開放班中年輕、有專業背景的學員放到中老年居多的廣場舞群體中一起進行訓練。“年輕人的活力和專業舞蹈動作,引領著廣大舞者對美的追求,廣場舞的美感和觀賞性也明顯提升。”

  “廣場舞的類型、形式和參與者都應該是豐富多元的。對當下一些年輕人而言,廣場舞是一種有益的健身方式。”宋璐表示,現在越來越多年輕人加入廣場舞隊伍中,通過學習富有當地特色的廣場舞作品,他們也了解到了本土優秀的傳統文化。

  此外,重慶也相繼出臺了一係列政策,推動“舞動山城”品牌建設。10年間,我市建設完善了不少體育公園、文化廣場,有效緩解了廣場舞場地不足的問題;市群眾藝術館等單位還引導群眾廣場舞組織簽訂“文明廣場舞公約”等,引導群眾自我管理。

  “近些年,我們通過培養廣場舞骨幹,加大廣場舞編創人員的培養力度,重慶廣場舞的秩序和創作方面不斷提速擴容,形成一定規模。”魯廣峰認為,這些利好條件,成了重慶廣場舞展演活動突圍的重要助力,越來越多的觀眾通過舞蹈感受到了廣場舞的快樂。

  “重慶市廣場舞已經在創作、推廣、組織等方面形成品牌,取得成效,但我們還應充分發揮地域特色,把更多的重慶元素,如重慶的民歌小調、民間舞蹈融入其中,彰顯特色。”重慶市舞蹈家協會主席、重慶兩江藝術團團長董進波説,他們正在組織力量進行廣場舞編排,從渝東南、渝東北、渝西地區等地不同的文化和特色入手,編創更多具有傳播力的廣場舞作品。

編輯: 韓夢霖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8934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