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重慶高標準農田建設:“望天田”變“高産田”

4月13日,梁平區禮讓鎮川西村,高標準農田建設與鄉村整治有機結合,讓人民群眾漫享最美鄉村靜謐生活。記者 李耕 攝/視覺重慶

  民以食為天,食以土為本。耕地是糧食生産的命根子,把關係到人民群眾吃飯問題的耕地保護好,才能真正做到“藏糧于地”。

  對于土地分散零碎、品質不高的山城重慶而言,高標準農田建設的重要性更加突出。

  高標準農田是指土地平整、集中連片、設施完善、農田配套、土壤肥沃、生態良好、抗災能力強,與現代農業生産和經營方式相適應的旱澇保收、高産穩産、劃定為永久基本農田的耕地。

  截至目前,我市雖已建成高標準農田1315萬畝,但和2805萬畝的耕地面積相比,仍然還有一半以上的耕地未實施過高標準農田建設,且部分建成的高標準農田建設標準較低、工程老化、設施不配套等,需加緊改造提升。

  前不久,市農業農村委發布了《重慶市高標準農田建設規劃(2021—2030年)》,提出通過新增建設和改造提升,確保到2025年建成1810萬畝高標準農田、改造提升202萬畝高標準農田;到2030年,建成1960萬畝高標準農田、改造提升545萬畝高標準農田。

  如何讓“望天田”真正變“高産田”?記者近日進行了調查採訪。

  做示范樹典型

  改變老百姓的舊觀念

  農民是耕地的主人,建設高標準農田,首先就應取得農民的支援。可不少地方在這一環節上就頗費了一番周折。

  “為了建設高標準農田,村裏扯皮的事情太多了,擺上幾天都擺不完。”6月17日,回憶起高標準農田建設初期的紛紛擾擾,雙星村黨總支書記李英不禁感嘆。大家爭執的焦點,是田塊集中後土地界限被打破的問題。

  “你們今天要是動我的田,就開機器從我的身上軋過去!”之前,村支兩委明明已和茍家協商好,可到了施工當天,茍其清卻臨時變卦,還放出狠話,建設不得不暫時叫停。

  擋在李英面前的不只是茍其清,還有三溪山和周灘子兩個村民小組的不少村民。兩個小組的土地緊挨,合並勢必會打破組與組之間的土地界限。“你把地界打破,我們啷個分得清?我們組土質恁個好,合在一起搞壞了算哪個的?”鄉親們不願意把地拿出來。

  雙星村所處的仙龍鎮是永川傳統農業大鎮,但過去仙龍鎮的農業“大而不精”,“巴掌田”“雞窩地”制約著農業集約化、規模化發展。“雙星村的土地零零碎碎,大型農機根本下不了田,建設高標準農田,就是要把這些‘小田’拼成‘大田’,讓農機下田,降成本增效率提效益。”李英説。

  沒法整體推進,只能推示范樹典型。李英找到堰上組村民羅慶榮,他家雖種有3畝再生稻,但沒什麼效益。“換發的土地證上面標得很清楚,土地拿出來了以後還有流轉費、務工、分紅等多筆收入,你説劃不劃得來?”李英給他算了筆細賬。

  羅慶榮同意後,3畝土地不僅匯聚成一塊大田,還配套建設了生産道路和灌排渠道等基礎設施。這下村民們眼紅了,連最初極力反對的茍其清也主動拿出土地,高標準農田建設工作總算順利鋪開。

  “建設高標準農田首要任務就是要把‘巴掌田’改成‘整片田’,但土地是農民的命根子,村民們眼看著找不著自己的地了,心情十分焦慮和矛盾,這完全可以理解,也是制約高標準農田建設的阻力之一。”市農業農村委農田建設處副處長周能表示。

  “要破除村民的陳舊觀念絕非易事,我們想了不少法子。”他告訴記者,一是做示范,組織村民到建設好的高標準農田現場觀看,讓他們切實感受到高標準農田的優勢;二是樹典型,通過村集體、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致富帶頭人等帶動村民,以産業規劃、流轉入股、穩崗就業等方式讓村民看到高標準農田建設所帶來的“錢景”。

  周能坦言,觀念的形成和改變絕非一朝一夕,因而這個阻力也將長期存在,“我們將繼續加大宣傳力度,扭轉村民的觀念。”

5月初,永川區仙龍鎮雙星村,村民在高標準農田起秧、運秧。(受訪者供圖)

  引入社會力量

  探索多途徑資金投入方式

  資金投入少是高標準農田建設的另一大掣肘。

  6月7日,開州區南雅鎮新全村,高標準農田建設試點項目現場,一片片平整的農田鱗次櫛比,田間道路、硬化溝渠縱橫交織。

  “想都不敢想,我們村如今也有了這麼好的田塊。”看著眼前這片“田海”,新全村黨支部書記賀倫昆感慨。過去,新全村大部分田塊分散,種地效益不高。

  開州區地形大體為“六山三丘一分壩”,耕地分散,多是“巴掌田”“望天田”。早在十多年前,開州已啟動高標準農田建設,但效果卻不盡如人意。

  “究其原因是投入不夠,導致建出來的高標準農田存在改田沒改路、改路沒改田,或是缺少灌排渠基礎設施等‘短板’。”開州區委農業農村工委委員嚴定燦認為。

  在我市不少區縣,投入不高已成為了高標準農田建設的“緊箍咒”。據調查,以重慶的山地條件,畝均投入至少3000元,才能建成真正的高標準農田,而目前我市高標準農田建設畝均投入僅為1500元左右,缺口較大。

  為了補上資金缺口,一些地方開始想辦法。

  嚴定燦説,開州區採取了高標準農田“先建後補”的方式,圍繞高標準農田建設“七化”(宜機化、水利化、生態化、園田化、規模化、標準化、智能化)目標,按“自願申報、自主建設、先建後補”原則,撬動社會資本參與進來,每畝最高可獲得1500元補助。

  好政策吸引了社會資金,重慶五稻農業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五稻農業”)就是其中之一。今年初,五稻農業投入1000萬余元在南雅鎮流轉土地7000余畝,其中在烏龍村和新全村的2100畝土地,按“大改小,坡改緩,彎改直”等要求啟動高標準農田改建工作。

  “按照‘先建後補’原則,公司改建的2100畝高標準農田將獲得315萬元的政策補貼。”五稻農業負責人吳明香介紹。

  在全市層面,如何匯集更多資金?

  常規的渠道方面,我市每年安排近25億元農田建設補助資金支援開展高標準農田建設。同時,擬通過發行地方政府專項債為丘陵山區高標準農田改造提升項目提供資金保障,每畝高標準農田投入資金將達到4240元。

  此外,開辟新的渠道。通過整治後的高標準農田,會産生一些新增耕地。今年5月,依托重慶農村土地交易所線上交易平臺,我市高標準農田新增耕地指標首次成功交易:永川以每畝75043元,成交新增耕地343畝,交易總額達2574萬元。這一反哺機制變新增耕地資源為有效資産,實現高標準農田從“花錢”向“生錢”轉變。

  去年我市18個區縣啟動18萬畝“千年良田”高標準農田建設試點,預計産生新增耕地1.47萬畝,將産生約11億元的新增耕地收益,為高標準農田建設提供新的資金來源。

四月十九日,北碚區柳蔭鎮明通村,村民在改造後的稻田邊勞動。記者 萬難 攝\視覺重慶

  三分建七分管

  確保高標準農田發揮長久作用

  既要建好還要用好、管好,農田才能真正“高”起來。過去,重建輕管曾讓一些地方的高標準農田作用發揮不明顯。

  “之前,我們這裏雖然建設了1000余畝高標準農田,但由于沒有企業和經營主體流轉土地,還是只能以傳統耕種模式進行生産,農田內的機耕路和灌排渠等基礎設施長期處于閒置狀態,缺乏管護,高標準沒有帶來高效益。”6月17日下午,記者來到大足區拾萬鎮楠木村,該鎮黨委副書記魏吉直言不諱,“如果長此以往,1000余畝高標準農田就有可能因管護缺失出現品質下降,甚至有退化為‘低標準’的風險。”

  關鍵時刻,同屬拾萬鎮的思南村伸來援手——按照600元/畝的價格,思南村集體在楠木村流轉了1000余畝高標準農田,並以每畝810元的價格托管給重慶市有益農機專業合作社進行代耕代種,每畝土地産出的利潤用于村民分紅和高標準農田基礎設施建設修復。楠木村的高標準農田得以重煥生機。

  高標準農田建設,三分建,七分管。市農業農村委負責人表示,我市一些地區存在重建設、輕管護的問題,農田設施設備損毀後得不到及時有效修復,使用年限明顯縮短,個別地區甚至出現撂荒現象,高標準建後管護機制亟待健全。

  如何管護?該負責人介紹,一是按照“誰受益、誰管護,誰使用、誰管護”的原則落實管護主體,完善高標準農田建後管護制度,建立健全日常管護和專項維護相結合的工程管護機制;二是建立農田建設項目管護經費合理保障機制,完善鼓勵社會資本積極參與高標準農田管護等政策措施;三是探索通過新增耕地指標收益籌措後期管護資金等,確保高標準農田發揮長久作用。 

編輯: 韓夢霖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8763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