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洪建:西方“政治穩定”押寶德國勝算幾何?

發表于  2017/10/09 11:19   約7分鐘

  在近期剛結束的德國大選中,雖然默克爾連續第四屆繼續擔任總理,但是“德國選擇黨”以超過13%的得票率成為德國第三大黨。這一結果將為未來的德國和歐洲帶來哪些影響?

德國

從目前看,社民黨選擇作為反對黨的可能性更大。

  在似乎沒有太多懸念的德國聯邦議會選舉之前,“德國選擇黨”攫取了更多的關注,但這絕不僅僅是因為輿論對另類刺激的偏好。最終的選舉結果表明,對選擇黨動向的關注是理解德國乃至歐洲政治的合理方向。

  這個2013年4月才成立的小黨,不僅在此次選舉中成功跨越5%的議會準入門檻,更以超過13%的得票率成為德國第三大黨,並將社民黨逼到了被迫充當議會反對黨的境地,成為了選舉的最大贏家。這一變化給德國乃至歐洲帶來的影響,恐怕比默克爾連任更大。

  真正讓世人意識到選擇黨已難以阻擋的,是它在2014/15年度德國地方選舉中的表現,選擇黨開始在各州地方選舉中開疆拓土,並將這股勢頭延續到了2016年的地方選舉中。在難民危機的刺激下,選擇黨在德國各州高歌猛進,最終在全部16個州中進入了15個州的議會。

  雖然默克爾的執政聯盟仍將是議會中的最大黨,但這是自默克爾擔任總理以來聯盟黨在選舉中得票率最少的一次。面對選舉結果,接下來的焦點是組閣方式。

  這個問題恰恰會對德國政策産生深遠影響,也是對聯盟黨的巨大考驗。如今擺在臺面上的無非兩種方式:一是“黑紅”大聯盟,二是聯盟黨+自民黨+綠黨的“牙買加模式”。

  大聯盟可能性依然存在,盡管之前雙方都不願意搞大聯盟,尤其是社民黨已經連續兩屆參與大聯盟導致影響力下降,始終活在聯盟黨的陰影下,這次社民黨之所以期待打個翻身仗,就是想擺脫這種局面,但從現在看還是擺脫不了。在電視辯論結束後,社民黨方面已經想往大聯盟模式方向去尋求妥協。但大聯盟方式帶來的問題是,選擇黨將排在小黨首位,成為議會中的最大反對黨,不僅會對政府形成強力掣肘,還有損“國家形象”,這是主流政黨不願看到的。這是一個兩難選擇。

  如果採取“牙買加模式”,好處是社民黨就成了最大反對黨,而選擇黨在議會裏的地位會下降,但三黨聯盟更為脆弱。各方組合的意願有差距,自民黨參與組閣的願望並不強烈,而綠黨在政治綱領和政策主張上與聯盟黨差異很大。這種模式的結果是犧牲新政府的穩定性。

  因而,小黨在德國未來的政府架構和政策走向上的權重增加了,他們可以對政策施加更大影響。從目前看,社民黨選擇作為反對黨的可能性更大。

  與傳統政黨不同,選擇黨從誕生之日起,就是以尋找政策漏洞、反對政府政策為主要目標。從歐元區債務危機到難民危機,選擇黨的主要政治主張被概括為:反歐元的民族主義、反對同性婚姻的傳統家庭觀、反移民的排外主義等等。選擇黨領導層還不時發出要“重新評價德國在二戰時期歷史”的聲音,具有強烈的反猶太主義傾向。

  令人遺憾的是,選擇黨的橫空出世並沒能引起主流政黨的足夠重視。當選擇黨在2012年開始活躍時,一位資深的基民盟政治家曾語帶不屑地和筆者談及選擇黨,認為它不過是“不成形的小團體”,“成不了什麼氣候”。直到2013年選擇黨正式建黨後,德國主流政黨才給予重視,將其納入監控名單,即便在選擇黨重要人物多次發表民粹言論後,德國政壇仍“謹慎地”將其定義為“民族主義”而非“民粹”。但在德國的法律體制下,即便政府和主流政黨想要對極右翼政治勢力進行限制,以“捍衛自由和人權為己任”的德國憲法法院也往往過度寬容,為其大開綠燈。

  最顯著的例子是創建于1964年、被稱作“新納粹黨”的德國國家民主黨在主流政治的圍剿下卻能得到憲法法院的庇護而生存至今。由于該黨不斷宣傳種族論、為納粹德國開脫罪責、鼓吹恢復“第三帝國”,並不斷進行排外和仇外活動,德國政府和議會曾數次上訴至憲法法院,要求取締該黨。但德國憲法法院于2017年初做出的最新裁決,卻以其“影響力萎縮不足以對德國政治和社會構成威脅”為由,拒絕取締該黨。德國憲法法院固然有擔心幹涉政黨活動導致“民主”受損的歷史情結,但在這樣“寬松”的政治環境中,選擇黨以“反對政府就是民主體現”的邏輯為號召,不斷擴大異見者聯盟並挑戰德國在歷史認識問題上的底線,正在從另一個方向對德國的政治體制和社會環境形成衝擊。

  歐洲和美國近兩年的政治變化,讓大家把關注和期待都放在德國身上,後者如今扮演著西方“政治穩定器”的角色。西方建制派甚至要把德國作為特朗普治下美國的對立面,並作為在英國脫歐背景下,歐洲仍然穩定的一種象徵。

  此次德國議會選舉在選前給人“平淡”的印象,是多數觀察者對默克爾的篤定和德國的共識政治擁有信心,似乎德國真的能例外于從去年起席卷美歐的民粹主義衝擊,能為西方自由民主價值觀留下一片樂土,而且德國經濟的良好表現更讓人沒有理由懷疑主流政黨的穩贏局面。

  但民粹主義的上升和擴散並非以民粹政黨是否進入政府為唯一指標。年初荷蘭議會選舉中自由黨的上位、年中法國大選中勒龐制造出的懸念,以及德國選擇黨上升為第三大黨等跡象,都是民粹政治抬頭帶動歐美政治右傾化保守化的顯著指標。德國選擇黨政治主張的內核不過是未言明的“德國第一”,它所吸引的也多是本土至上主義者和草根階層。在相似的政經矛盾和治理困境面前,歐美國家的“政治共振”現象還將持續。

  或許德國的例外之處是,人們會問,如果沒有默克爾政府的歐元區緊縮救助政策和對難民的“門戶開放”政策,是否德國選擇黨就失去了生存的土壤和發展的空間。希望德國新政府能夠通過其順利組閣、更加合理謹慎的決策和對極端勢力更加堅決的應對,來幫助我們為這個問題找到德國式的答案。(作者:崔洪建,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所所長 編輯:黃曄璇)

歡迎關注思客微信(sikexh),隨時查看我們的最新消息。

版權2

2017-07-2826

8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崔洪建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 /  11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國際

國際形勢風雲變幻、暗潮涌動,在這裏任您激揚文字,指點江山。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相關閱讀

思客

崔洪建:西方“政治穩定”押寶德國勝算幾何?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崔洪建:西方“政治穩定”押寶德國勝算幾何?

德國選擇黨政治主張的內核不過是未言明的“德國第一”,它所吸引的也多是本土至上主義者和草根階層。在相似的政經矛盾和治理困境面前,歐美國家的“政治共振”現象還將持續。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5189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