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重慶農家庭院的“院”景——有看頭也有賺頭

  

巴南區魚洞街道幹灣村,綠樹成蔭,山水成趣,田園風光怡人。通訊員 劉紀湄 攝/視覺重慶

  

  2022年3月18日,萬盛經開區叢林鎮綠水村,村民在清掃自家院落,盛開的櫻花、農房的彩繪相映成趣。通訊員 王瀘州 攝/視覺重慶

  

1月3日,大足區高升鎮旭光村的院落整潔舒適。通訊員 譚顯全 攝/視覺重慶

  

武隆區黃鶯鄉黃鶯村,農家庭院與大山融為一體。通訊員 代君君 攝/視覺重慶

  青山環抱,綠水繞村,古樸院落散布原野,雞犬之聲隔屋相聞,這是巴渝鄉村再尋常不過的景色。庭院,是村民納涼聚會的休閒之地,也是曬谷磨面的生産場所。

  2月3日召開的全市農業農村委主任會議明確提出,支援發展庭院經濟,這引起了人們對如何建設鄉村庭院的關注。

  在建設宜居宜業和美鄉村的背景下,怎麼讓更多村民參與庭院的建設?又該如何確定庭院的風格?以及如何發展“庭院經濟”?帶著這些問題,重慶日報記者展開了調查。

  有資金補助,有設計師提供方案

  為啥還有部分村民不願改

  2021年2月,榮昌區觀勝鎮實施農村庭院改造,銀河村是試點村,經過動員,有12戶村民提出了改造申請。

  經區裏推薦,村裏和蜂窩煤鄉村共建團隊(以下簡稱蜂窩煤團隊)達成合作,由後者為村民改造庭院提供設計方案。蜂窩煤團隊向全國81個高校和社會機構發出了“最美庭院設計大賽”的邀請,共徵得了63套庭院改造設計方案。經村民現場打分,村裏最終選定了“木製飄風小院”“歸根”“竹林人家”等12套改造方案,這些方案均出自專業的設計師之手,體現出濃鬱的巴渝民居風格。

  有現成的設計方案,而且每戶還將得到3000元資金補助,面對這樣的好事,銀河村黨支部書記鄭安華本以為村民會爽快地答應立即改造庭院,但意外的是,還是有3戶村民打了退堂鼓,剩下的9戶也開始變得猶豫。

  “這些方案看上去很時尚,也很精致漂亮,但感覺許多東西不實用,我們使用起來也不習慣。”村民何天星説,“就拿我選的‘竹林人家’這套方案來説,設計師列出了修門套、砌紅磚、建花臺、修圍欄、建雞舍、搭柴棚等20多個改造項目,但除了建雞舍、柴棚有用外,其他感覺沒什麼用。”

  在村幹部的動員下,何天星與設計師商量刪減方案,省去了他覺得無用的改造項目,最後自掏近萬元才完成了庭院改造。在他的帶動下,其余8戶也完成了改造。

  “改造項目多,一些項目脫離實際需求,造成費用太高,這是村民反悔的主要原因。”鄭安華解釋説。

  市農業農村委相關負責人認為,近年來,在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政策的推動下,絕大多數村民是願意改造庭院的。但由于受補助資金和收入水準的限制,他們更願意選擇符合自身實際情況的改造方案。對管理部門來説,一方面要對當地庭院改造進行統一規劃,另一方面,必須充分尊重農民意願,調動他們參與的積極性,變“要我改”為“我要改”。

  泥巴地、青磚墻、羅馬柱

  一個村莊庭院風格大不相同

  巴渝鄉村,農家小院應是什麼風格?

  1月12日,豐都縣高家鎮汶溪社區三組,視野可及的幾百米范圍內,三種風格迥異的農村院落,引起了記者的注意。

  一種是最常見的農家小院風格,泥巴地,泥巴墻,有些簡單刷了白灰,在風吹日曬後起皮掉落,看上去有些斑駁。院裏沒啥植物,擺放比較淩亂,角落裏堆放著柴火或雜物。

  另一種主要分布在公路沿線的農家小院,是傳統的巴渝民居風格。裏面的農房青瓦白墻,一道青磚砌成的墻圍住了院落,墻頭上擺放了一些花盆。

  還有一種院落呈現出明顯的歐式風格,院墻上貼了瓷磚,房前豎起兩根羅馬柱,大門是鐵制或者鋼制,上面有雕花。

  記者詢問得知,同一村莊,院落風格迥異,這與改造意願、改造時間、經濟狀況有關。“我這屋是10多年前改的,旁邊這幾戶都是。當時政府給了些資金,給了圖紙,讓我們按圖改造。”住在巴渝民居風格院落的三組村民秦大秀指了指周圍幾棟房子,再指了指遠處的院落,“那些沒有改的,要麼是家裏沒人,要麼就是覺得麻煩。有羅馬柱的人家,多半是掙了錢回來自己弄的,他們説城裏的花園洋房就是這個樣子。”

  同一個村莊的農家庭院,風格應統一起來還是大相徑庭,似乎難有定論。重慶農村面積廣,鄉風民俗不一,村民生活習慣有差異,因而庭院的建設風格也應因地制宜,與當地的自然環境、人文風俗相統一。譬如説,川東民居以穿鬥式木構架、竹編夾泥墻、挑檐等為典型特點,而渝東南民族地區則以土家吊腳樓、侗寨鼓樓、風雨橋為特色。

  市農業農村委相關負責人認為,一個相對集中的村落,可以考慮風格的大體統一,這可以讓鄉村風貌看上去更協調,更有美感,也便于今後統一規劃和發展鄉村旅遊。

  栽花種果還是設坊開廠

  “庭院經濟”到底如何選擇

  在庭院建設中,又應該發展什麼樣的“庭院經濟”?

  秦大秀家的房前屋後,栽種了20多株柑橘樹,除此之外,還栽種有枇杷、龍眼、梨子、桃子、柚子等多種果樹。“當時就是覺得房前屋後弄些花果,既能可以美化環境,還能夠增加收入。別看數量不算多,但這賬細算還是要得。”她向記者細數:一株柑橘樹一年挂果一兩百斤,一株龍眼樹每年挂果120斤,分別都能賣到300多元,“各種加起來,每年能收入一萬元左右。”

  在武隆區羊角街道永隆村,51歲的王天魚過去在深圳務工,前些年因為小孩讀書返鄉後,他便開始打理起自家的庭院來。

  “前前後後種了豬腰棗、櫻桃、枇杷等,可以説從春天到秋天,基本上都有果子可以採摘。”他説。

  後來,他又在院子裏搞過麵條加工和豆幹加工。“利潤還行。”王天魚説,以麵條為例,每天最高能賣400把,利潤約在1000元左右。但好景不長,有村民花了幾萬元購買了一臺中大型麵條機,一天可生産3-5噸麵條,這樣王天魚的生意就沒法做了。

  麵條加工偃旗息鼓後,王天魚又看上了豆幹加工,他買來了石磨、豆腐箱、鹵水箱等設備,開起了豆幹加工作坊。在他的帶動下,有幾戶農戶也發展起了豆幹加工作坊,但大家沒有想過聯合起來把産業做大做強,因而生意也沒有太大起色。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在我市鄉村,“庭院經濟”有多種發展模式:

  一是種植養殖模式,即種菜種瓜、種花種果、養殖雞鴨等,這是較為普遍的傳統“庭院經濟”,投入成本比較低,收入也不太高。

  二生態迴圈模式,通常以沼氣為核心,圍繞種植、畜牧、水産業等進行迴圈生産。

  三是加工作坊模式,即在庭院中建立小型加工廠,進行農産品或手工藝品加工。

  四是休閒産業模式,比如在庭院及其周邊開辦農家樂,或者提供休閒度假、鄉村研學等服務,主要適合離城市較近的農戶。

  發展什麼樣的庭院經濟,這也很難有定論。種果種菜,雖然能夠增加收入,但因為上不了規模,銷售可能出現問題;開辦加工作坊,收入較為可觀,但容易對環境造成影響;提供餐飲、休閒服務,如果當地沒有鄉村旅遊作為依托,則難以為繼。

  “選擇何種模式,還是應根據當地的實際情況。”市農業農村委相關負責人表示,“政府應發揮引領和幫扶作用,幫助農戶做好‘庭院經濟’的規劃和建設實施,同時做好宣傳推介,吸引城市消費者來賞花採果、休閒度假,進而推動‘庭院經濟’的發展。”

  記者手記>>>

  小庭院大講究

  建設庭院,既可以改變鄉村的風貌,也可以豐富農民的增收途徑。庭院雖小,卻是折射鄉風文明、産業興旺的大事。

  究竟打造什麼樣的庭院才能讓農民滿意?在記者看來要做好三個方面。

  一是要充分尊重農民意願,變“要我幹”為“我要幹”,這樣才能點燃他們的建設熱情,激發他們的創造力,建成既有特色又符合實際需求的庭院。比如,榮昌區觀勝鎮銀河村的庭院怎麼改,應該讓村民和設計師、施工方商量著辦,這樣才能得到村民的支援。

  二是庭院改造要注重巴渝特色,做到“神形兼備”。以墊江沙坪鎮畢橋村為例,當地在實施庭院改造時,通過政府引導,利用小青瓦、古門窗、青石板等鄉土元素,打造富有巴渝特色的農家小院,鄉愁滿滿。同時,把家規家訓、家風故事、村莊記憶、傳統民俗等元素融入庭院,讓庭院成為傳承鄉土記憶和留住鄉愁情懷的文化載體,讓鄉村更有內涵。

  三是把美麗庭院改造和發展“庭院經濟”結合起來,兼顧生態效益和經濟效益。大足區智鳳街道八裏村在改造庭院時,引導農民從過去種花種草變為如今的發展微菜園、微果園,既美化了環境,又增加了收入。

  一言以蔽之,建設庭院涉及農村生産、生活、生態各個方面,不僅要塑形,還要鑄魂;不僅要“富口袋”,更要“富腦袋”,這樣才能讓生態美起來,環境靚起來,鄉韻濃起來,産業旺起來。

編輯: 王龍博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9349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