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西部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從0到20000的躍升

  5月21日,一趟載有40TEU重慶本地食品、農用機械的陸海新通道中老鐵路“鐵路快通”出境班列從重慶團結村中心站發出。記者 張錦輝 攝/視覺重慶

  在重慶的開放歷程中,這是一步新臺階——8月31日,西部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開行突破2萬列!

  由0到1萬列,用時1461天;完成第二個1萬列,僅用了487天。

  重慶是西部陸海新通道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這條開放大通道的“成長”歷程,凸顯重慶打造內陸開放高地的清晰脈絡。

  “多式聯運越來越成型、産品線越來越豐富、‘朋友圈’越來越大、帶動性越來越強,西部陸海新通道正成為重慶在西部帶頭開放、帶動開放的強引擎。”城市化與區域創新極發展研究中心秘書長、重慶大學教授姚樹潔説。

  兩份成績單透露了什麼

  今年上半年,重慶外貿進出口4236.5億元,同比增長12.5%。進入第三季度,進出口依然保持強勁勢頭。

  與之相對應,西部陸海新通道交出亮麗成績單——1至8月,西部陸海新通道國際鐵路聯運班列開行346列、同比增長7倍,運輸貨物9538標箱、同比增長7.59倍,貨值29.46億元、同比增長5.8倍。到8月31日,鐵海聯運班列站上2萬列的新臺階。

  兩份成績單互為印證,照見重慶內陸開放高地建設的顯著成效。

  ——新機遇,轉化成新商機。今年元旦起,《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正式實施,標誌著世界上人口最多、經貿規模最大、最具發展潛力的自由貿易區正式啟航。

  對處在“一帶一路”與長江經濟帶聯結點上的重慶來説,RCEP是前所未有的重大歷史機遇。借力西部陸海新通道,上半年,重慶對韓國、印度的外貿進出口分別增長40.8%、54.4%,對RCEP其他成員國增速也在兩位數以上。

  ——“老”市場,夯實基礎、煥發新顏。多年來,東盟市場是重慶最重要的貿易夥伴之一。最近5年,西部陸海新通道沿線省區市與東盟國家的外貿進出口走出漂亮的“微笑曲線”,總貿易額由2017年的589億美元增至2021年的1077億美元,翻了近一倍。

  “西部陸海新通道,讓重慶等西部地區南向開放面目一新。”姚樹潔認為,此前,西部地區往東盟出口的體量和品質低于東部地區,貨物組織較慢,貨源參差不齊,貨值含金量也不高。正是西部陸海新通道的探索創新,讓這個“老”市場基礎更牢、商機更新,活力更足、“地位”更穩固。

  ——通道建設逐漸“成熟”起來。西部陸海新通道是國家級的開放大平臺,它的“成熟”,有一個過程。姚樹潔認為,前1萬列屬于磨合期,在體制機制、物流、技術、金融等各方面都需要一個適應和完善的過程。

  從時間線,可以看出其成長歷程:2017年4月28日,“渝桂新”海鐵聯運班列測試開行,當年完成178列,到2021年4月28日,西部陸海新通道累計開行1萬列。期間,年增幅均在30%以上。到今年8月31日,第二個1萬列目標達成。也就是説,從0到2萬列,用了5年多。

  更重要的是,從合作機制、貨源組織、運輸方式及價格等多方面看,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不僅跑出了“加速度”,還跑出了“順暢度”,各種資源要素互促互進、共同提升。

  “如果説西部陸海新通道前1萬列是‘助跑’的話,如今開始‘加速跑’,未來則‘蹄疾步穩’,進入良性迴圈。”姚樹潔説。

  與産業升級同頻共振

  西部陸海新通道的成長歷程,與重慶産業升級的軌跡相一致。

  前些年,西部陸海新通道的運輸品類多為陶瓷、板材以及部分機電産品等,只有幾十種,如今增至汽車配件、電腦配件、新能源汽車等640多個品類。不僅品類增加了,更重要的是貨物含金量的提升——這與“重慶制造”變“智造”、邁向價值鏈中高端的産業布局同頻共振。

  ——優勢産業,持續穩固。重慶是我國重要的産業基地,“重慶造”在海外市場頗具競爭力。隨著西部陸海新通道由“成長”邁向“成熟”,資源要素加速匯聚,傳統優勢産業的市場進而拓展開來。

  以整車進出口産業為例,沙坪壩區依托陸海新通道等構建起全産業鏈生態,多款車型鐵路常態化運輸成功落地,二手車出口實現零的突破。數據顯示,2021年,沙坪壩整車進口6700輛,歷年累計超26500輛,居全國內陸口岸第一。

  ——産業協同,不斷加深。隨著通道輻射力不斷增強,西部陸海新通道沿線的分工協作逐漸明晰,産業“補鏈成群”,推動區域協調發展。

  例如,在境外,西部陸海新通道運營公司推動形成馬來西亞供應鏈資源中心等;在境內,川桂國際産能合作産業園、渝黔合作先行示范區等不斷推動國際物流、智能制造等領域的務實合作。

  ——關聯産業,持續延展。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是一個係統工程,産業關聯度很高。通道的拓展衍生出高端金融服務、來料加工儲備服務等一係列新産業。

  例如金融服務業,“跨境區塊鏈陸海新通道融資結算應用場景”成功納入國家區塊鏈創新應用試點范圍,截至今年5月,已累計完成運費、貿易融資結算27.3億美元。

  再如汽車産業鏈,“重慶造”汽車可根據東盟市場的消費習慣等進行産品線調整,同時還衍生到汽車金融、貿易金融等行業,進而對重慶打造世界級新能源及智能網聯汽車産業萬億産業集群形成強大的助力。

  姚樹潔認為,重慶不僅要做好“通道帶物流、物流帶經貿、經貿帶産業”這篇大文章,還可延伸到“産業促技術發展”,把産業、通道和數字技術進一步聯繫起來。例如通過大數據智能化,使貨物集散更高效、更暢通、成本更低,實現産業與技術的“雙向奔赴”。

  “朋友圈”越來越大

  西部陸海新通道是一個開放大平臺。開放,就要把“朋友圈”做得大大的。

  通道建設之初,這個“朋友圈”成員有重慶、廣西、貴州、甘肅4省區市及部分新加坡企業。如今,該“圈”成員已增至“13+2”;輻射范圍則從起初的“北部灣港-團結村”雙向開行,擴至16省區市的59市、111個站,通達全球113個國家和地區的335個港口。

  國際國內“朋友圈”名單不斷增長,進一步打開內陸開放的大門,推動經貿合作向更廣、更深的領域拓展。

  ——讓西部地區更好“擁抱”世界。重慶作為西部陸海新通道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貨運總量不斷上升,商品結構更趨優化,“重慶造”的牌子越來越響。同樣,寧夏枸杞原漿、甘肅百合、新疆堅果等都成為“陸海優品”。

  ——讓企業更快融入全球産業格局。今年前5月,重慶對東盟國家新投項目8個,實際投資1171萬美元,涉及冶金、電氣機械制造等行業。在西部陸海新通道的支援下,賽力斯集團(原重慶小康工業集團)在印尼投資1.5億美元,提供了穩定高效的供應鏈保障。

  ——為沿線地區拓展新的發展機遇。在西部陸海新通道助力下,今年上半年,RCEP成員國通過陸海新通道發運貨物的國家達13個,越南巴沙魚、柬埔寨香蕉等東南亞特色産品更為快捷地進入中國市場。此外,今年前5月,東盟國家在渝新設7個項目,繼續加大在渝投資力度。

  ——讓政策利好注入新的發展動能。7月,四川、西藏、內蒙古、海南等地分別與陸海新通道運營公司簽訂了共建跨區域綜合運營平臺合作協議;近日,商務部提出,將會同相關部門盡快出臺支援跨境電商海外倉發展政策,並支援新能源汽車等重點産品出口,研究通過中歐班列運輸新能源汽車……這些政策利好,將為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注入新動能。

  姚樹潔認為,接下來,重慶要持續關注三個方面:一是交通基礎設施和分流集散地建設;二是商品在當地市場的滲透,既要拓展消費空間,又要求相關服務業做出相應改變;三是當地因通道建設衍生的新業態,要滿足輔助型産業業態的要求。

  “可以預見,西部陸海新通道的貨源將更豐富,輻射范圍將更大,對經濟的拉動力將更強。這條開放大通道的建設,進無止境。”姚樹潔説。

編輯: 陳雨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9003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