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裏挑燈看硯

發表于  2018/06/15 06:30   約10分鐘

  他是一代名將,單騎深入擒叛賊,白手建立飛虎軍,少年的他便威名遠揚;

  他是一介書生,寫出了“金戈鐵馬,氣吞萬裏如虎”的豪情壯志,也寫出了“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無限柔情。

  他的人生跌宕起伏,遭小人構陷,一心報國卻不被重用,英雄遲暮卻又病逝在上任途中。他波瀾壯闊的一生就這樣畫上悲情和遺憾的句號。

  他就是南宋豪放派詞人代表、著名愛國將領,有“詞中之龍”稱號的辛棄疾。

  十二、十三世紀時,北宋趙氏政權被金國推翻,宋室皇族在江南建立了新政權——南宋,而北方人民則在金國政府的統治下,這就形成了北金南宋劃江而治的局面。我國古代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文學家辛棄疾,便生活在這個時代。

  辛棄疾(1140—1207),字幼安,號稼軒,山東歷城人。辛棄疾少年時,他出生的山東已被金國佔領,他親眼目睹漢人在金人統治下所受的屈辱和痛苦,所以從小就立下了收復中原、報國雪恥的志向。年輕的辛棄疾率眾起義,成立了抗金義軍。不久後,他帶兵歸南宋。但南宋政府消極抗金的態度使他光復故國的偉大志向得不到施展,而“歸順”的出身也讓他在仁途上一路坎坷。他一腔忠心憤發為詞,由此造就了南宋詞壇一代大家。他把滿腔激情和對國家興亡、民族命運的關切、憂慮,全部寄寓于詞作之中,並取“人生在勤,當以力田為先”之意自號稼軒。

  他的詞盡人皆知,比如“鬱孤臺下清江水”“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廉頗老矣,尚能飯否”“明月別枝驚鵲”,這些膾炙人口、耳熟能詳、朗朗上口的詩詞,都出自辛棄疾。

  他的詞“橫絕六合,掃空萬古,自有蒼生以來所無”“橫豎爛熳,乃如禪宗棒喝,頭頭皆是;又如悲笳萬鼓,平生不平事並巵酒,但覺賓主酣暢,談不暇顧”。而由于歷史的原因,他所留下的實物卻少之又少。收藏于故宮博物院的《去國帖》,是目前已知的辛棄疾唯一的真跡。而近年民間出現的辛棄疾的“稼軒”硯,則可能是辛棄疾流傳于民間的唯一實物資料。

圖片2

“稼軒硯”的重新面世,填補了宋硯研究和辛棄疾研究的一大空白。

  “稼軒硯”的重新面世,填補了宋硯研究和辛棄疾研究的一大空白。硯必宋唐,古代文人愛硯,宋代猶甚。宋硯是我國硯史發展的高峰和成熟期。但宋硯留存下的名人實硯非常罕見。清代康乾留傳下來的皇家硯臺在收藏界時有出現,而宋代有實物的只有現藏于臺北故宮的鎮館之寶——文天祥的玉帶硯,岳飛的硯則只有拓片流傳。從目前來看,還未曾聽聞藏家手中有其他的宋代名人實硯。

  “稼軒硯”長18.2cm,寬10cm,厚2.6cm,上窄下寬,成風字樣,最醒目的就是背面鐫刻刀法犀利的“稼軒”二字。明代陳繼儒在《妮古錄》中有言:“文人之有硯,猶美人之有鏡也,一生之中,最相親傍。故鏡需秦漢,硯必宋唐”。蘇軾、歐陽修、黃庭堅、岳飛和文天祥等都在硯臺上留下過不朽的品硯言志的銘文,但留下的實物非常罕見。

  經著名古硯鑒定專家、天津藝術博物館研究員蔡鴻茹,中國社科院文物考古研究所原所長劉慶柱鑒定,“這方硯臺,從形制、款式、刀法和材料上看,必是宋硯無疑。”

  宋代由于文化的繁榮和文人階層的壯大,文人雅士們對硯臺興趣盎然,其收藏、饋贈、題銘成為一時風尚,大文豪蘇軾在詩詞中也多次提到過涵星硯,並以涵星硯饋送其好友。

  1987年浙江蘭溪宋墓出土的長方形石硯,形制同稼軒硯完全一致。1995年浙江溫州郭溪鎮的南宋乾道三年(1167年)張孝愷墓出土的石硯,也與稼軒硯形制完全相同。其形制方面,何薳定義宋涵星硯是風字樣,下有二足。“風”字樣是典型的宋硯形制,而涵星硯即是“風”字樣硯的一種,也可以説涵星硯是形制獨特的風字硯的一種。另外,硯臺有二足主要是唐朝箕形硯的風格,在宋朝早期還有些硯還保留了二足。宋代文人氣質在器物上表現為含蓄、內斂、自然、淡泊、清新和儒雅的藝術特徵,體現在硯上是崇尚自然的石品、石性和簡潔、質樸的造型,少有繁縟。逐漸去繁就簡,去其二足了。現在安徽、江蘇等地出土的宋硯,很多都是風形硯,無二足,具有典型的宋硯風格。辛棄疾涵星硯硯額上雕刻精美的一柱,此柱即為涵星硯之“星”。

  另從石品上比對,辛棄疾所題“稼軒”硯與宋代何薳《春渚紀聞 龍尾溪研不畏塵垢》中所言龍尾質石是完全相符的。“涵星研,龍尾溪石,‘風’字樣,下有二足,琢之甚薄。”從何薳關于涵星硯的論述中可知:涵星硯材質是龍尾溪石,形制是風字形,下有二足。同時,涵星硯“琢之甚薄”。 蘇軾、蔡襄、黃庭堅對龍尾山歙石評價極高。黃庭堅有龍尾山歙石的詩作:“不輕不燥稟天然,重實溫潤如君子,日光燦燦飛金星,碧雲色奪端州紫”。把歙石的石性(不輕不燥)與君子的品德互比,認為歙石的石品(金星)與青碧的石色勝過端石。

  蔡鴻茹詳細解釋了“稼軒”二字的刀法,有如著名的“漢八刀”,刀鋒犀利,回鋒剛勁,行刀蒼勁平穩,入石三分。兩字結構平穩灑脫,刀法穩健,足見其功力。

  辛棄疾唯一流傳至今的手跡《去國帖》現藏于故宮博物院,此帖書于淳熙二年十月,時年辛棄疾36歲。此帖書法中鋒用筆,點畫盡合法度,書寫流暢自如,渾厚沉婉,筆意略顯蘇黃遺規。雖無豪縱恣肆之態,亦不失方正挺拔之氣,為辛棄疾僅見的墨跡。將此“稼軒”二字與故宮所藏《去國帖》手跡比對,結字用筆乃至整個氣息完全相符。“稼軒”二字整體風格有蘇黃氣韻,細察,用筆渾厚沉穩,特別是“稼”字的“家”上兩點的筆勢與《去國帖》中完全一樣,“軒”字最後一筆筆畫一拓直下,一瀉千裏,此種書寫習慣體現了辛棄疾的豪放性格。

  綜觀宋代書法,尚意之風為其鮮明的時代特徵。宋代書法之“尚意”,是對晉唐筆法缺失後的一種無奈選擇。既然筆法方面不能更好地繼承,強化書法的個人意趣就成為當時書法乃至宋以後書法家的內心追求。這樣書法在晉唐筆法削弱的時候,仍保持了旺盛的藝術生命力。辛棄疾時代的南宋時期也延續了北宋尚意之風的特點。

  觀此“稼軒”二字,結字寬博沉穩、行筆穩健、痛快淋漓、一氣呵成。二字無一筆松懈,在筆畫的披拂之間既得其強勁,又顯示灑脫之美,結字舒展,如舉手投足之自如蕭散。筆筆用力,沉著寬厚,顯出雄強,而又巧寓對比,錯綜變化,顯示靈逸。從字體上來看,應屬于行書式行楷。“稼”字禾旁撇畫飽墨輔豪,不激不厲,形態渾厚,接著“禾”字下部用筆迅疾,勁來猛利。右邊“家”字上部兩點輕松自如,下部以行書筆法與左邊相呼應。“軒”,行楷結字,左邊“車”旁下部一橫收筆時不頓筆,順勢結上豎畫,豎畫起筆以順鋒入紙,行筆一拓直下,至收筆時鈍筆出鋒,意連右邊“幹”字。右邊“幹”字是整個題字的精彩部分,作者以猛利、剛烈的懸針豎出之,一瀉千裏,暢快淋漓。此飛流直下之勢也暗含辛棄疾縱逸豪放的性格。此二字點畫上還有蘇軾偃臥筆法遺意,如“稼”字禾旁的起筆,右邊“家”的兩點。而“軒”字最後豎畫的揮寫卻十分肯定平實,結字舒展自如,一反蘇字喜作扁勢的沉悶壓抑之感。

  涵星硯不僅受到宋代文人的青睞,清代乾隆也對涵星硯喜愛有加,並倣制了幾方涵星硯,收入《西清硯譜》。乾隆皇帝對董其昌涵星硯題字:“其制樸,其性堅,伴香光(即董其昌),居畫禪,參五合,常恧旃峴,過眼雲煙一片石,全其天”。《西清硯譜》中另還收錄了蘇軾題字的涵星硯,形制與辛棄疾題字的涵星硯形制基本一致。清楊沂孫有聯:“涵星硯取函花露,沈水香淳小閣重”。現代國學大師啟功先生也多次書寫此對聯。可知涵星硯從宋代開始到現代在文人心中的地位。

  《西清硯譜》中乾隆倣宋涵星硯所題硯銘,是涵星硯最好的説明。其銘曰:“石割雲研之成也,池涵星研之形也,雲凈星現以彰文明也,用之絲綸,慎乎拱北之情也”。涵星之形,雲凈星現,以彰文明,涵星鬥月,輝映星宿。涵星拱月,隱含恩澤廣大,財帛豐盈之意。宋代許月卿有詩:“乾坤涵奧學,日月照孤忠”。此“涵星”應有尊古制祭天地、效倣孝陵建制,暗指包涵天空七星圖式的意思。

  “老衍清篇墨未枯,小馮新作語尤殊。呼兒凈洗涵星硯,為子賡歌墮月湖。聞道牂江空抱珥,年來合浦自還珠。請君多釀蓮花酒,準擬王喬下履鳧。”這是宋代大詩人蘇東坡所作《題馮通直明月湖詩後》。詩中所言涵星硯,是當朝文人墨客尤為珍愛、不可或缺的文房四寶之一。

圖片4

涵星硯,是當朝文人墨客尤為珍愛、不可或缺的文房四寶之一。

  縱觀辛棄疾的一生,雖被頻繁調任多達37次,英雄無用武之地,卻從未改變心中的報國之志,化戰場熱血為紙上墨跡。至于稼軒硯,想必辛棄疾在無數次鬱鬱不得志的提筆之時都會警醒自己“人生在勤,當以力田為先”,無論身居何職、心懷何志都從眼前的一筆一劃開始。

   “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年邁的辛棄疾終于被重用了,掌管抗金大軍總指揮,但詔令到鉛山時,辛棄疾已病重臥床不起。臨終前,他臥在病榻,含淚高呼:殺賊!殺賊!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斯人已逝,但辛棄疾的文字、精神永存。而這方他曾研墨揮毫的涵星硯,依然在靜靜地述説著那個悲壯的故事。

版權聲明:本文為新華網思客獨家稿件,轉載須注明來源為新華網思客。授權合作請聯係sike@news.cn。

歡迎關注思客微信(sikexh),隨時查看我們的最新消息。

2018-05-14912018-05-0336

3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譚玉平

資深媒體人 /  36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歷史

讀史使人明智,以史為鑒,可知興替。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醉裏挑燈看硯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醉裏挑燈看硯

“稼軒硯”的重新面世,填補了宋硯研究和辛棄疾研究的一大空白。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34069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