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梗阻的“血脈”通了 彼此的心拉近了——京津冀“斷頭路”打通記
2019-03-29 10:52:2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圖文互動)(5)梗阻的“血脈”通了 彼此的心拉近了——京津冀“斷頭路”打通記

3月29日拍攝的燕潮大橋。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

  新華社石家莊3月29日電  題:梗阻的“血脈”通了 彼此的心拉近了——京津冀“斷頭路”打通記

  新華社記者

  一條潮白河,隔開了北京通州和河北三河市燕郊。多年來,住在燕郊的數十萬北京上班族,每天要經歷一段堵路又堵心的艱辛歷程。

  一條因行政區劃藩籬,曾被期盼多年而無法對接的“斷頭路”,3月29日跨越潮白河實現正式通車。這條受到外界關注的路,成為京津冀互聯互通的一個縮影。

  京津冀協同發展自2014年實施以來,不斷消融了行政區劃阻隔的堅冰,打破了各自為政的利益格局,改變了“一畝三分地”思維定勢,京津冀累計1600公裏“斷頭路”打通了。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圖文互動)(1)梗阻的“血脈”通了 彼此的心拉近了——京津冀“斷頭路”打通記

建設中的燕潮大橋(2016年10月29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

  暢通“血脈”勢在必行

  跨越潮白河,連通河北燕郊北外環和北京通州徐尹路的燕潮大橋正式通車了,當地百姓欣喜相告。

  “我愛人每天‘朝五晚九’,淩晨5點多就要起床,開車進京上班。大橋通車後,去北京多了一條主幹路,擁堵就能緩解很多。”家住燕郊美林君渡小區的張海燕説。

  一座大橋通車,為何會牽動眾多關注目光?答案是燕郊進京路實在太堵了!

  河北三河、大廠、香河三縣,歷史上就與通州地緣相接、人緣相親,交往密切。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圖文互動)(2)梗阻的“血脈”通了 彼此的心拉近了——京津冀“斷頭路”打通記

3月28日,一位市民在拍攝燕潮大橋。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

  從天安門沿長安街向東30多公裏,就是燕郊,這裏到北京中心城區比不少北京郊縣更方便。近年來,燕郊聚集了上百萬人口,其中包括數十萬“北漂一族”。他們像潮汐一樣,白天進京上班,晚上回燕郊居住。

  途經燕郊的102國道是廊坊北三縣進京主要通道,已陷入長期嚴重擁堵。

  道路堵車,群眾堵心。“人進去,相片出來;餅幹進去,面粉出來。”“擠!實在是太擠了!每天都像經歷春運。”“有時候,人在公交車上雙腳都不能平穩沾地,成為‘懸挂人’。”雖是戲言,也反映著不少兩地群眾的心聲。

  改變堵車又堵心的窘境,打通進京新通道勢在必行。“多年前,三河修路想跟北京去對接,可以説是‘剃頭挑子一頭熱’,經常無功而返。”三河市一些幹部説,京津冀協同發展改變了這種狀況,“斷頭路”迎來打通契機。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圖文互動)(6)梗阻的“血脈”通了 彼此的心拉近了——京津冀“斷頭路”打通記

3月28日拍攝的燕潮大橋。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

  協同發展的春風融堅冰

  燕郊域內102國道北側4.5公裏左右,是燕郊北外環路。多年來,群眾一直盼望這條路能向西跨越潮白河與通州徐尹路對接,成為進出北京新通道。

  2014年,京津冀協同發展號角吹響。作為區域協同發展的“開路先鋒”,交通一體化與生態環境保護、産業升級轉移一道,被確定為京津冀協同發展三大率先突破領域。

  京津冀一批存在多年的“斷頭路”,迎來互聯互通的轉機。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圖文互動)(3)梗阻的“血脈”通了 彼此的心拉近了——京津冀“斷頭路”打通記

3月29日拍攝的燕潮大橋。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

  京冀合作共建橫跨潮白河的燕潮大橋及連通大橋兩側道路的工作進入快車道。三河市水務局副局長宋江浩説,徐尹路向東跨過潮白河納入了北京市道路交通規劃,為打通“斷頭路”創造了條件。

  宋江浩説,燕潮大橋投資3億多元,三河市想把大橋建成一個高標準的標志性工程,選擇了一級資質的設計單位、高水平的專業建橋公司和監理公司。

  燕潮大橋的橋面寬闊平整,分為主橋和引橋兩部分,330米長度的大橋只有兩跨,能減少橋墩對行洪的阻礙。2017年底,大橋主體工程竣工。通州一側6公裏的徐尹路二期工程也于2017年竣工。隨後,三河市對大橋進行涂裝和亮化,項目于2018年12月完工,具備了通車條件。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圖文互動)(4)梗阻的“血脈”通了 彼此的心拉近了——京津冀“斷頭路”打通記

3月28日拍攝的燕潮大橋。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

  區域深度融合進入新境界

  “京津冀協同發展給老百姓帶來不少實惠。”在燕潮大橋西岸,通州區高各莊、南馬莊等地幾位女村民告訴記者,她們娘家就是河對岸燕郊的,多年前嫁到通州。大橋通車後,開車回娘家只要10分鐘左右,娘家、婆家終于“同城化”了。

  隨著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深入推進,不少過去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正在變成現實。三河市政府介紹,除了燕潮大橋修通,平谷線等軌道交通也將推進建設,北京軌道交通首次確定延伸到河北。另外,連接通州和廊坊北三縣的廠通路也有望打通。

  京津冀之間一條條曾經堵心的路正變得舒心。河北省交通運輸廳數據顯示,五年來,京津冀已累計打通“斷頭路”1600公裏,環首都半小時通勤圈覆蓋區域逐步擴大。

  路通了,心近了,京津冀區域發展邁進深度融合新境界。作為北京城市副中心的近鄰,廊坊北三縣將與北京通州區“統一規劃、統一標準、統一政策、統一管控”,通州産業、基礎設施、公共服務等將向廊坊北三縣延伸布局。

  不久前,北京與廊坊北三縣簽約52個項目,意向投資額超300億元。這些項目,將推動北京産業、公共服務、城市運行保障等向北三縣延伸布局,引導北三縣對接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促進北三縣在京就業人口就地就近就業,為將北京城市副中心打造成北京重要“一翼”提供支撐。

  路通人和百業興,京津冀協同發展向縱深邁進。(記者孫傑、張濤、齊雷傑、閆起磊)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梗阻的“血脈”通了 彼此的心拉近了——京津冀“斷頭路”打通記-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4300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