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與“高原精靈”的親密邂逅--三位野生動物保護人員的故事
2017-08-15 20:35:59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西寧8月15日電題:與“高原精靈”的親密邂逅——三位野生動物保護人員的故事

  新華社記者

  熾烈的陽光,為青藏高原褪去了冰冷的“外衣”。在這個世界上高海拔地區生物多樣性最集中的區域,野生動物顯得異常活躍。

  共享一片草原的高原人,與這些精靈之間會有怎樣的親密邂逅?這裏記錄了三位身份不同的人,“意外地”融入野生動物的生活裏,體驗它們的“苦”與“樂”。

  普氏原羚的“守護神”

  在青海湖畔的草灘上,一只體態略顯臃腫的普氏原羚慢悠悠地來回跑動。懷胎六月,分娩的日子終于到了。

  作為青海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的一員,吳永林用望遠鏡觀察著這只普氏原羚的一舉一動。他皮膚黢黑,身材偏瘦,年過半百的閱歷藏在深深的皺紋裏。

  這只母羚是第一次産羔。吳永林看到它的身體在顫抖,眼神裏的神情滿是痛苦。經驗告訴他,普氏原羚可能遇到了難産。

  吳永林小心翼翼地靠近它,然後匍匐在地,緩緩地爬過去,跪坐在原羚身邊,觀察“産婦”的一舉一動,眼神裏充滿期待。

  他用手抓住已露出的小羊羔的腿,輕輕地一送一拽,不一會兒,小羊羔降生了,懸著的心也落地了。因為常年的友好相伴,這只母羚沒有反抗。

  小家夥濕漉漉的,嬌小的樣子惹人生憐。吳永林把臍帶等處理好,然後把小羊羔的頭放到母羚懷裏,看到小家夥吃到了第一口奶,吳永林便又小心翼翼地退著離開。

  不斷地跌倒、爬起,小羊羔打直了兩條前腿,隨後緩緩挺起身軀,後腿雖然不能完全筆直,但在搖搖晃晃中最終站了起來。

  吳永林咧嘴笑了,然後鑽回帳篷,在自己的記錄本上,寫下:7月25日,“高原”(給小羊羔取的小名)出生。

  由于人類活動影響及棲息地惡化,曾活躍在甘肅、寧夏、新疆和內蒙古等地的普氏原羚銷聲匿跡。青海湖周邊區域,成為它們最後的棲息地。

  上世紀70年代,普氏原羚僅有百余只。隨著保護力度加大,這一我國特有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恢復到近1500只。盡管如此,數量仍比大熊貓還要稀少。

  從2004年起,吳永林就和普氏原羚打起了交道,並申請到一塊3000畝的草場作為庇護所,主要救助那些因跨越草場網圍欄時受傷,或失去父母的普氏原羚。

  本來去年就可以過上在家賦閒的生活,但為了帶徒弟,吳永林延遲了退休。

  在這片草原,救護和繁殖的普氏原羚數量從無到有。今年仍有31只在這片草場棲息,其中13只有産羔跡象。待它們身體恢復後,將放歸自然。

  在每年的這個時候,吳永林會在湖邊搭起帳篷,頂著烈日凜風,伴著星空露水,待上近一個月,悉心守護著它們産仔,防止出現難産或天敵傷害。

  在綠色草場與藍色湖泊相接的地方,孤零零佇立著的這頂帳篷,日月起落間,恍如與世隔絕。

  晚上九點夜幕降臨,吳永林躺在帳篷裏,閉上眼睛。不一會兒,便聽到普氏原羚的腳步聲,它們圍著帳篷跳躍奔跑。有的甚至會湊過來,用頭頂一頂帳篷,砰砰砰的聲音,讓吳永林差點笑出聲來。

  吳永林説,普氏原羚天生膽小,常人無法接近。他也是經過多年的努力,才逐漸“混熟”。這種非常態下的“親密”來自友好的陪伴,普氏原羚在他眼裏已如親人一般。每次看到順利産仔,他心裏明白:地球上又多了一個小精靈。

  關于一頭藏野驢的遐想

  青藏高原在四季流轉之間,不斷更換著顏色,草原由黃轉青,牧民也變換著自己的節奏。

  青格利一家是青海省格爾木市巴樂格圖村的蒙古族牧民,過著遊牧生活。讓人不解的是,他們家的馬群裏有一頭藏野驢“混搭”其間,因為顏色和體型差異,很是顯眼。

  2013年夏季的一天,青格利一聲吆喝,60多匹馬,1000多只牛羊,離開巴樂格圖村,浩浩蕩蕩地轉場到80公裏以外的山上。

  青格利照常將馬群從圈裏放了出來,任由它們在山間奔跑覓食。這些馬兒,將來也許會訓練成真正的賽馬。

  忽然,他和妻子才其格發現有一頭藏野驢混進了馬群。和其他馬兒一樣,這頭藏野驢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

  這個“不速之客”紅棕色與灰白色相間,體型似騾,尾巴又稍似馬尾,當地人稱之為“野馬”。

  藏野驢是青藏高原特有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喜群居生活,擅長奔跑,警惕性高,人類很難接近。

  青格利説,這頭小母驢當時只有兩歲,應該是與驢群失散,才到他家的馬群尋求“安全感”,因為它總是有意去靠近一匹成年母馬。他當時並不在意,覺得過不了多久,它自然會找到自己的種群。

  女兒阿力騰夏格激動地用手機記錄下藏野驢在馬群裏的畫面。她總跟別人説:“我們家太愛護動物了,所以它不害怕。”

  一開始,青格利圈馬的時候,藏野驢都會躲得很遠,一臉茫然地望著,等馬群再次被放出來的時候,它又跟馬群“廝混”在一起。日復一日,藏野驢幹脆主動跟著馬群跑進圈裏。為防止它受驚嚇,青格利從來沒有試圖控制它。

  直到秋季下山時,這頭藏野驢也沒有離開的意思。它遠遠地跟在馬群後面,一路小心翼翼,看見生人就跑得遠遠的,然後再想方設法找到馬群,直到順利抵達青格利的家裏。

  藏野驢有時候會很神氣,帶著其他母馬剛生下的小馬駒在草原上兜兜轉轉,也不讓母馬靠近,“護犢”的模樣讓人哭笑不得。

  漫長的日子裏,青格利一家給予藏野驢一切自由,從不曾刻意近距離觸摸過它,彼此之間似乎達成了某種默契。因為,野生動物與牧民都是這片草原的主人。

  直到去年夏天,剛到山裏的第一晚,藏野驢就消失不見了。青格利以為它再也不會回來了。

  青格利一家人一直牽挂著這頭藏野驢,心裏早就把它當成了“家人”。“它找到同伴沒有?每天能不能吃飽?會不會被天敵吃了?”這是他們經常談論的話題。

  然而一個月後,這頭藏野驢竟奇跡般地帶著一頭小驢回到了馬群中……

  “贖罪”的打漁能手

  七月的青海湖,碧藍如洗,猶如一塊巨大的寶石鑲嵌在青藏高原。然而在水下,成群結隊的湟魚離開鹹水湖,沿著注入青海湖的淡水河逆流而上産卵,帶來“半河清水半河魚”的奇觀。

  湟魚是青海湖特有魚種,是水-鳥-魚共生係統的核心物種,2004年被《中國物種紅色名錄》列為瀕危物種。

  湟魚洄遊期間,沿湖當地公安、漁政等部門派出人員,進行24小時不間斷巡護。近年來,越來越多的沿湖百姓投身生態保護。他們一旦發現擱淺的湟魚,或用鐵锨挖溝引流到主河道,或將拖拉機後車鬥鋪上塑料布做成“水池”,把湟魚救上來後裝入其中,然後轉移到主河道中。為保護湟魚,有的村組建巡邏隊,查堵偷捕行為。

  李一帆,這位剛察縣新泉村曾經的打漁能手,其救助方式卻與眾不同。2015年在當地政府部門扶持下,李一帆成立了海濱藏城應急救援隊,利用業余時間開展湟魚保護和救助工作。每年湟魚洄遊季節,他們用過去的舊漁網將被困湟魚捕上來,再進行轉移。

  李一帆回憶説,他的外公便是上世紀60年代村裏的打漁隊隊長,那時候捕撈的湟魚成卡車地往外運。他13歲就跟著外公打漁,練就了一身的“本領”。

  昔日在青海湖沿岸,有十余個村莊一度靠捕撈湟魚為生。人們把吃不了、賣不掉的湟魚,曬成魚幹,然後用魚幹去換蔬菜和水果。

  日夜不停的捕撈,造成湟魚資源量急劇下降,由最多時的32萬噸一度下降到2600噸。上世紀80年代開始,青海省政府連續5次實施封湖育魚。湟魚資源不斷增長,已恢復至7.08萬噸。

  李一帆如今開著一個小商店,日子還算寬裕。他擔任隊長的救援隊,共有8名隊員。其中有的是牧民,有的是醫生,有的是卡車司機,每年在青海湖義務巡湖至少七八十天。

  每年湟魚洄遊季節,李一帆他們常常四個人一組,輪班巡湖,幾乎天天“泡”在青海湖沿岸,有時忙得連飯都顧不上吃。與主河道斷流的河溝,多是湟魚“誤入歧途”的地方,也更是他們重點關注的區域。救援隊成立兩年多來,他們已救助湟魚3萬多斤。

  救援隊的經費來源,除了政府補貼,大部分靠隊員自己掏腰包。像李一帆一樣,越來越多的打漁戶轉型成為湟魚保護者。在政府的産業政策支持下,過去的打漁村基本消失了。

  李一帆説,普通百姓下河救助,深一腳、淺一腳,很容易弄傷湟魚。他們有專門的工具,也熟悉湟魚的習性,就方便安全得多。

  “看到面臨困境的湟魚重獲新生,再苦再累也心甘情願。”李一帆説,投身生態保護,算是對過去行為的一種補償。再説保護青海湖,就是保護自己的家園。家鄉生態好了,就會有更多的遊客,自己的生意也會更加紅火。(記者王宏偉、馬千裏、張濤、張大川)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相關新聞
  • 科學家青藏高原形成研究獲新進展
    中科院科研人員會同多國科學家研究揭示了青藏高原形成的地殼流變制約機制,該研究成果已于近日發表在權威科學期刊《自然-通訊》。
    2017-08-15 12:21:39
  • 青藏高原遭遇生態改善“甜蜜煩惱”
    過去,藏羚羊盜獵成災,種群數量急劇下降;如今,僅西藏境內的藏羚羊數量就達15萬只。青藏高原許多野生動物數量呈井噴式增長,生態改善後出現“人獸相爭”的“甜蜜煩惱”。
    2017-08-04 17:21:13
  • 科學家揭秘青藏高原氣候變暖“推手”南亞生物質燃燒
    南亞生物質燃燒産生的黑碳是青藏高原氣候變暖的重要“推手”,但其基本特徵和來源尚不明確。我國科學家通過研究,估算了南亞生物質燃燒對有機碳的貢獻,判斷了其可能的來源,研究成果近日發表在《大氣化學與物理》。
    2017-08-02 11:34:58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上海自然博物館獲贈十件古生物化石
    上海自然博物館獲贈十件古生物化石
    塞拉利昂首都洪水和泥石流遇難人數升至300余人
    塞拉利昂首都洪水和泥石流遇難人數升至300余人
    崇禮繽紛之夏
    崇禮繽紛之夏
    天津:全運會儀式引導員訓練忙
    天津:全運會儀式引導員訓練忙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1488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