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軍:不設GDP目標不代表經濟增長不重要

發表于  05/22 19:00   約5分鐘

  對于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未提GDP增速具體目標話題,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張軍接受新華網思客專訪,他認為受疫情因素影響今年的GDP不設具體增長目標是一個合理的做法。但這並不代表經濟增長不重要,把保就業民生放在優先位置,體現出政府在非常時期的底線標準,有利于把疫情造成的衝擊降到最低程度。

1126017126_15901071406381n

 

為什麼今年不設具體增長目標?

 

  每年GDP增長目標都是參考上一年經濟實際增長情況來設定的,保持了一個相對的連續性,我們可以把它看成是所謂的趨勢性增長。但是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特別是海外疫情形勢復雜,給全球經濟帶來了極大的不確定性,這種狀況完全打亂了原先應有的趨勢性增長,造成現在無法相對準確地預測今年的增長,也很難再按照過去的方式來設定增長指標。因此在這種情況下,不設具體目標可以説是合理務實的做法。

  但是不設目標不代表經濟增長不重要。正如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的“無論是保住就業民生、實現脫貧目標,還是防范化解風險,都要有經濟增長支撐”,要做到“六保”,也需要有一定的經濟增長。

 

發力的重心是保就業

 

  這次政府工作報告事實上也反映了這次疫情以來,經濟學界業已形成的一個基本共識,那就是面對疫情對經濟社會造成的巨大衝擊,政府應該更多地把工作重心放在就業保障上。

  雖然保就業也要靠經濟增長,但是有大量創造就業的活動不見得對GDP有那麼大的貢獻。特別是在大量的中小微企業承擔更多提供就業機會的時候,他們對GDP的貢獻其實就沒有就業貢獻那麼大,因此保就業和保增長還不能完全劃等號,在保就業和保增長之間需要權衡,當你要保就業的時候,就不要過于強調GDP要增長多少。

  這次的政府工作報告,沒有強調GDP,“六穩”、“六保”成為極其重要的內容。“六保”作為“六穩”工作的著力點,具有穩住經濟基本盤的重要作用。我認為,“六保”其實是一個托底的概念。因為經濟壓力、外部衝擊大,所以我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托底,把基本的民生、基本的就業托住。目的就是通過托底保障一個相對穩定的發展環境。

 

經濟增長需要企業發揮重要作用

 

  政府提出“六保”可以説是一種及時止損的做法,盡量把疫情對經濟社會造成的衝擊降到最低。但是未來經濟的轉型和持續的增長,還是要靠我們企業家實實在在的商業模式的轉變、思維的改變。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有大量的篇幅談了未來我們要實現的經濟轉型。

  如果把眼光從今年延伸到未來的兩三年,我相信有遠見的企業家都知道,這次疫情衝擊之後,很多企業,尤其是大量中小型企業都需要轉型。因為生存環境已經發生巨大改變,而且通過這次疫情考驗,已經發現線上的新經濟的發展潛力巨大,未來也會爆發性地釋放這樣一個潛力。所以説我們的中小型企業的企業家,現在要改變思維,不要老想著在當下倒下的會不會是我,更要考慮未來站起來的人會不會是我。

 

企業減負不會隨疫情的結束而停止

 

  保障就業和民生,必須全力幫助企業渡過難關。受疫情衝擊最嚴重的中小微企業,一直以來都是我們國家就業最重要的保障者之一,但同時也是相對最脆弱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今年預計全年為企業新增減負超過2.5萬億元,足以看出政府對企業發展的支持力度。但為企業減負這件事並不是一時的,政府做出這樣的減負目標也不僅僅是因為今年出現了疫情。回想一下前幾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包括我們這些年的改革政策,總體上都是朝著不斷減輕企業負擔的方向走,這次針對疫情又提出了延長減免稅費期限,我認為這些措施都反映了未來推動企業技術轉型的一個非常長遠的政策考慮。它不會因為今後疫情的結束而停止,而一定會堅持下去。

  所以我認為政府在不斷地營造一個有利于企業轉型,有利于企業特別是中小微企業發展的制度環境。(編輯:文艷瓊)

微信圖片_20200521133603

15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張軍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 /  8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熱點

最新鮮,最熱辣的時事評論。無懼衝突辛辣,只憂平庸逐流。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張軍:不設GDP目標不代表經濟增長不重要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張軍:不設GDP目標不代表經濟增長不重要

今年的GDP不設具體增長目標是一個合理的做法,但這並不代表經濟增長不重要。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56766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