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升級的巨輪,中産階層始終在遙望,從未曾登上

發表于  01/10 06:30   約9分鐘

  眼下,消費升級大勢已經滾滾而來,在盲目跟風之前,你確定自己已經拿到消費升級的船票了嗎?

 

你能花的錢,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多

 

  消費升級,相當大程度上與國家經濟實力的壯大有著密切關係。根據國際經驗,一個國家人均GDP的不斷提高,會直接引起國內居民消費結構與消費品類的階段性調整。具體來説,1000美元、3000美元、5000美元是三個標志性節點,特別是當人均GDP超過5000美元時,消費升級的步伐會顯著加快。

  就我國而言,早在2011年人均GDP就已經超過5000美元,而2015年更是超過了8000美元(參見下圖),2017年則很有可能一舉突破9000美元大關。

111111

  單從人均GDP這個指標來看,我國已經不亞于大多數中等發達國家,這無疑是令人倍感振奮的。恰好,消費升級的熱潮在近兩年席卷而至,人們便很自然地認為,這是“國富民強”美好劇情的進一步上演。

  然而,必須指出的是,人均GDP,從來就不是老百姓身家財富最真實的展現。因為準確來説,GDP表徵的是“一個國家或者地區所有常駐單位在一定時期內生産的所有最終産品和勞務的市場價值”,用經濟學中的收入法核算公式來表示應該為:GDP=勞動者報酬+生産稅凈額+固定資産折舊+營業盈余;其中,只有“勞動者報酬”才是直接關係到老百姓消費水平的決定項。

  那麼,我們可以通過數據來對比一下,老百姓真正可以自己支配的錢財到底與人均GDP有何差別。從下圖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城鎮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歷來都顯著低于人均GDP,而且有意思的是,二者之間的差距隨著時間的推移也逐漸加大,顯然,城鎮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長速度已越來越趕不上人均GDP的增長步伐。

22222

  這些數據符合人們對我國近些年的經濟增長,特別是城市地區經濟增長的一些直觀認識:所謂“國富”,更多地體現在高樓、大廈、馬路、立交橋等基礎設施建設上,而“民強”的進展要滯後于國民經濟的發展。

  換言之,雖然城鎮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也在穩步攀升,但是成績單卻沒有人均GDP增速那麼亮眼。説得再直白一點,你口袋裏能花的錢,可能增加得並不如你想象中那樣多、那樣快。

 

腰包有錢,想花不敢花才最寂寞

 

  讀到這裏,不少人可能會説,收入增長速度不及人均GDP又如何?我們就算不能大富大貴,至少也能過上小康日子吧。看完接下來的進一步深入分析,或許你會發現,情況與你想象的又不一樣。

  筆者前不久寫過一篇文章,主要是關于我國居民部門杠桿率日益走高的探討。之所以會有杠桿率的説法,是因為絕大多數老百姓都身背債務。

  其實,負債已經是頗為常見的經濟現象,古今中外一直都存在。可能在不少思想較為保守的人眼裏,欠債並不是一件光彩或值得提倡的事情,因為欠債的人總是被動的,會在諸多方面受到種種限制。

  不過,在當今社會,債務涵蓋了人們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從生産經營到日常生活,債務無處不在。例如,貸款買房、貸款買車、貸款消費、貸款上學,以及企業的貸款經營、農民的貸款種地等等,足以證明負債已經成為人們生活的常態。

  其實,適度的負債是有好處的,大到國民經濟建設發展,小到百姓改善生活或是投資未來,無一例外。然而,一旦超過了這個“適度”的范疇,恐怕就會物極必反,帶來一係列問題——比如,讓居民口袋裏可花的錢變得更少了。

333333

  數據不會説謊,我們可以從國民負債佔可支配收入的比重這一維度進行考察。從上圖可以看到,中國居民部門負債金額佔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從2006年時的18.5%暴漲至2017年8月的77.1%,而這還只是基于以商業銀行為主的統計數據。

  事實上,中國居民不僅僅向銀行借貸,還會向父母、親戚、朋友借款,向大量的小型互聯網金融公司借款,尤其是在貸款買房的時候更是如此,而這些隱形的杠桿卻是沒有計算在內的。由此可見,中國居民整體的負債已經處在相當高的水平。

 

只屬于少部分人的消費升級

 

  可是即便如此,消費升級的洪流依然是撲面而來且勢不可擋。無論是國民經濟中消費佔GDP比重的變化情況,還是全國居民消費結構的演變進程,都證實了中國的消費升級正在發生。

  這與前文的內容並不矛盾。我們可以進一步從中國居民的收入水平分級加以剖析。

  根據《中國統計年鑒》中的劃分方式與統計數據可以看到,全國居民處于收入水平前20%的群體,人均可支配收入漲幅較快。

4444444

  誠然,正如李迅雷所説,當規模近3億人的偏高端消費群體在推動消費升級的時候,就容易解釋為何高鐵爆滿、五星級酒店客房入住率上升、境外人均購物消費額領先全球等現象了——這才是中國看似如火如荼的消費升級加速背後的真正驅動力。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彭博社的統計,在全球的億萬級別富豪當中,2017年財富增速最快的是中國富豪,其財富增加的幅度大抵是美國同等級別富豪的4倍,歐洲同級別富豪的3倍。因此可以説,在中國位居收入分配金字塔塔尖的頂級富豪群體,即使放眼全球,也是過得相當滋潤與富足,高端消費甚至是奢侈消費對于他們來説,就是小菜一碟。

 

中産階層又在做些什麼?

 

  作為規模最為龐大的收入群體,中産階層的情況相比高收入人群來説,就差多了。尤其是在過去的一年裏,中國中産階層的收入增長並不明顯。瑞信財富的研究報告顯示,中國的家庭財富甚至呈現下降趨勢。

  究其原因,還是出在中産階層身上。勞動收入沒有明顯提高,國內的投資環境也沒有明顯改善,這讓不少無法有效進行資産配置的中産人士身家財富趨于縮水。

  然而,在這個消費主義的大環境下,國內中産階層群體的內心卻不甘寂寞。香港貿發局組織的“居民消費調查”結果顯示,中國大陸的中産對未來收入的預期持極為樂觀的態度,超過八成的人預期未來兩三年收入會繼續增加;同時,盡管國民經濟增長已經放緩,但似乎並沒有影響到中産們的日常消費,一半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比以前花了更多的錢,以求提升生活品質,而比以前更加謹慎的僅佔14%;此外,還有超過六成的人聲稱,中産階層對商品品質提升是有明顯要求的。

  一言以蔽之,現在國內的中産人士,身家財富與日常收入沒有明顯增加,但是他們不僅願意增加消費支出,還追求高品質的商品來滿足其對美好生活品質的向往。所謂“內心戲太多”,根源大抵在于此。

 

消費升級的巨輪,我們從不曾登上

 

  追本溯源,問題的關鍵還是在于全社會收入與財富分配的不公平,這是一個老生常談卻又令人倍感無奈的話題。

  早在1897年,意大利經濟學家帕累托就通過調查取樣與統計分析注意到,在19世紀的英國,大部分的財富流向了少數人手裏;不僅如此,在其他國家也都存在著這種微妙的現象,而且在數學上呈現出一種穩定的線性關係。于是,帕累托總結出著名的“二八定律”,即有20%的人擁有著80%的社會財富,這就意味著,財富在人口中的分配是頗為不平衡的。

  時隔一百多年,情況並沒有任何改觀,反而愈演愈烈。經濟學家托馬斯·皮凱蒂在一份研究財富分配的報告中指出,1980-2016年間,人類中最富有的前1%群體獲得了世界收入的27%。相比之下,收入處于後50%的人只獲得了12%。

  從中國來看,三十多年來,高收入者的收入增長速度加快,貧富差距擴大成為社會關注的話題。

  這樣看來,中産群體的處境略顯尷尬,收入水平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他們渴望像高收入人群那樣享受高檔次高質量的生活,有時卻又不得不懷揣底層收入人群那樣謹小慎微的心態。這樣,受到上下兩股“力道”的反向拉扯,中産群體內部也隨之出現了分化——雖然都叫“中産”,但內部也出現了“上層中産”和“下層中産”之分。

  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消費升級的巨輪已然開啟了它的航程。只是對于大部分人來説,他們始終在巨輪身後追趕與遙望,卻並未曾真正拿到屬于自己的那張船票。(作者:付一夫)

歡迎關注思客微信(sikexh),隨時查看我們的最新消息。

轉載

35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9109 次閱讀    1 次回應

專家

思·悅讀

為讀者提供最有價值的觀點 /  276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熱點

最新鮮,最熱辣的時事評論。無懼衝突辛辣,只憂平庸逐流。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相關閱讀

思客

消費升級的巨輪,中産階層始終在遙望,從未曾登上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消費升級的巨輪,中産階層始終在遙望,從未曾登上

不少自詡為中産的人們,在收入沒有明顯增加的情況下,一再追求消費的“升級”,增加消費支出,當他們陶醉在自我創造出的中産幻覺之中時,卻沒有預見即將到來的生活危機。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8654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