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世錦:防止經濟落入低效益、高風險的陷阱
  • 樊綱:中國經濟近期波動與長期發展
  • 遲福林:服務業市場開放是深化改革的重頭戲
  • 邱曉華:中國經濟前景展望
  • 鄭永年:中國的經濟增長需要什麼樣的改革?
  • 楊壯:中國企業海外經營如何提升“軟實力”?
  • 肖耿:中國要在試錯中告別野蠻增長
  • 周牧之:中國的城市化謀得太少,動得太快

會議要聞

參會嘉賓

Jeremy Rifkin

《第三次工業革命》、《零邊際成本社會》作者,美國華盛頓特區經濟趨勢基金會總裁

高清大圖

傑裏米•裏夫金演講現場談共享經濟

烏爾裏希•森德勒介紹德國工業4.0的新趨勢

“構建創新創業新生態”圓桌對話進行中

新華網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總裁田舒斌致辭並演講

新華網副總編輯兼移動互聯網事業群總經理申江嬰

北京大學張宇偉老師向傑裏米·裏夫金提問

烏爾裏希•森德勒在思客會現場簽名留念

劉世錦發表題為《防止經濟落入低效益、高風險的陷阱》的主旨演講

樊綱發表題為《中國經濟近期波動與長期發展》的主旨演講

Marshall Meyer(麥馬嘯)發表題為《高速的管理創新:中國的下一個出口》

遲福林的演講題目是《以改革轉型釋放增長潛力》

邱曉華展望中國經濟前景

眾位專家在新華網思客會現場討論“互聯網+”帶給城市的新動力

周牧之的演講主題是《追求品質:中國城鎮化的下一程》

肖耿發表題為《以金融深化與開放來激發創新與增長》的主旨演講

楊壯談中國企業海外經營如何提升“軟實力”

傑裏米·裏夫金在新華網思客會現場與觀眾互動

思客會現場觀眾認真聽取專家的精彩觀點

主旨演講

劉世錦
原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打破高增長幻想,適應經濟新常態

盡管我們經濟會有一些短期的波動,但是過去5年發生的變化確實是一個增長階段的變化,它更不可能回到過去10%甚至8%這樣高增長的軌道。

經濟下一程實現轉型再平衡需要三個條件

一是高投入要觸底,中國經濟的高增長主要依托于高投資。第二就是減産能要到位。第三個條件是新動力的形成。我們形成新的增長動力的最重要的特點是整個經濟生活的不確定性比過去大大增加。

如何防止落入低效益、高風險陷阱?

我想更重要的還是要推動改革,特別是不要把眼睛盯在宏觀政策的放松上,而忽視甚至放棄實質性改革的推進。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們就很可能貽誤時機,但是這個時間確實很寶貴,所以説到底,改革確實是必要的、是緊迫的,我們一定需要有一個實質性的推進。[詳情]

樊綱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

經濟波動只能熨平但不能消滅

咱們要搞市場經濟,就得適應這種周期性的波動情況,而且這還不可避免。但是通過採取一些措施,可能在一定程度上熨平波動,但不可能完全消滅波動。人的本能和市場機制等等決定了,我們只能做到這一點。

防的不是經濟過熱,而是過熱之後的事

其實防過熱,防的不是過熱的那點事,過熱的時候沒事,大家多高興啊,我們真正防的就是現在這點事,也就是這麼多的産能過剩。

低迷期要重新洗牌,要培育新的增長點

中國今後的經濟增長,不管是7%還是8%,這都可以辯論,但無論如何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在一定程度上,我們不再像過去一樣光靠舊的需求,而是靠新的需求、新的市場、新的技術、新的産業。[詳情]

遲福林
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

“十三五”形成新格局的關鍵在于改革

一個要適應于我們經濟轉型升級的趨勢,加快服務業市場開放。第二,服務業市場開放是一個全面的開放;第三,形成以服務業市場開放的新格局牽動影響轉型增長的全局。

服務業市場開放是深化改革的重頭戲

一個打破服務業市場的行政壟斷以市場壟斷。第二,推進服務業市場的便利化改革,使社會資本可以進入相關的服務領域,促進服務領域的市場活力。第三,要主動放開服務業市場的價格,我們服務業市場價格應該説在很多的方面還是行政壟斷的。

結構性改革如何適應服務業市場開放?

我們服務業市場開放應該説包括服務業的發展面臨著諸多的政策性、體制性的結構性矛盾。服務業市場開放關鍵是縱深推進簡政放權改革。[詳情]

邱曉華
民生證券首席經濟學家

“雙重紅利”促成中國經濟上一程的高增長

我們趕上了內外兩個新趨勢,外部世界經濟全球化的大趨勢由發達國家的産業向發展中國家轉移,我們順應了這樣的一個大趨勢繼續新的變革、新的開放,因而我們分享了世界冷戰結束之後的和平紅利。

與經濟高速增長相伴而生的四個新困擾

第一,市場問題越來越成為影響我們繼續前進的一個突出問題。第二,最近十年中國城市市場也出現了一些問題。第三,這些年政策開始進行必要的調整,對各種亂作為的公權力進行限制,對于各種亂消費的公款消費進行限制。第四,就是外部市場變了。

從統計數據中發現中國經濟的新動力

第一,新的動力正在積蓄,人口質量的紅利正在積蓄跟釋放當中;第二,全面改革的紅利正在積蓄跟釋放當中;第三,深度開放的紅利正在積蓄跟釋放當中;第四,萬眾創新的紅利正在積蓄和釋放當中。[詳情]

Marshall Meyer(麥馬嘯)
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教授

管理創新:中國經濟發展的速度和敏捷度

管理創新對于一個公司而言是全新的東西,二是它打亂了已有的現成的做法會讓大家感到不太舒服。同時因為它是新生的事物,而且讓大家感到不適,所以要花很長的時間。

越來越靈活的中國管理模式,為什麼讓外國大企業憂心忡忡

在老的管理係統中,每一個工人都是一個單元,這樣的體係已經無法衡量整個市場,而現在新的體係是:如果你有一個想法或一個點子,可以把它賣給市場和投資者,通常是賣給風投,風投是主要的資金來源。

與其做追隨者,不如做創新者和領先者

第一,每個人都想按照市場上的最佳模式來,不要這麼做。因為做追隨者永遠都是追隨者,你要做創新者、領先者。第二,産品和服務的創新要不斷地依賴于管理的創新,而管理創新的速度也格外關鍵,比內部的協同更為關鍵。[詳情]

肖耿
香港大學教授及IFF研究院執行院長

中國正在做四個癌症手術

中國目前實際上正在對四個癌症做手術:一個是腐敗,一個是污染,還有一個就是過度的地方債,另外還有一個就是産能過剩。

實現創新與改革紅利,需要容錯機制

在市場經濟發展過程中有兩個容錯機制,我們必須要擁有,這是兩個必須要跨越的檻,一個就是股票市場,還有一個就是破産。破産我們比較熟悉,朱櫧基當年改革的時候關停並轉,然後再投基礎設施、上市,這就是破産機制,只是我們現在還沒有將它制度化。

三個秘密武器:競爭、問責與公共服務

西方的市場經濟有三個秘密武器。就是市場競爭,這個秘密武器是我們衡量中國可持續發展能否實現的一個很重要的事情。問責,不僅僅是要用投票來問責,還要用腳來投票,用錢來投票,用市場來投票。還有一個就是公共基礎設施,公共基礎設施不僅是硬的基礎設施。[詳情]

楊壯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BiMBA商學院聯席院長

多元衝突帶來巨大機會

移動互聯網起到了一個極為重要的作用,把中國的文化和國外的視角完美地結合在一起。盡管在這個過程中出現了大量的思維上的衝突,但這種衝突實際上給我們帶來了很大的機會。

提升“軟實力”,促進“硬實力”可持續發展

軟實力作為國家的綜合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最關鍵的是文化和價值,以及它在文化價值中所産生的巨大的能量和動力。一個國家、一個企業的文化價值,它的親和力,一個企業的核心價值體係,一個企業核心文化對我們來講變得很重要。

打造企業“軟實力”需要哪些多元因素?

家庭教育的影響以及應試教育的影響,中國社會五千年的文化歷史的影響,以及中國社會的政治經驗,包括歷史遺留下來的一些後遺症,互聯網新媒體的影響,多元的價值取向使得中國企業的軟實力至今為止還沒有完全真正地得到展現,與中國的硬實力有很大很大的差距。[詳情]

周牧之
日本東京經濟大學教授

中國的城市化謀得太少,動得太快

城市化宏觀來講是一個社會變革,農業社會向城市化的變革,同時人類是一個最復雜的制造,人類社會如何把城市建好,實際上是最艱難、最需要謀篇布、最需要智慧、最需要精雕細琢的過程,但是我們微觀跟宏觀來講過去十多年都謀得太少,動得太快太大。

工業4.0時代,中國在加速工業上的收斂

有全球供應鏈,有模塊生産,有生産設備的不斷智能化,才有了我們20年的中國快速增長,因為中國的快速增長是在全球供應鏈的展開的這個中間。但是中國的工業實際上已經開始走向收斂的過程,這個結果是收的,我們工業4.0上來更要加速這個收斂。

生活服務是中國産業布局中的極大缺口

中國實際上有巨大的缺口,這個缺口就是我們的生活服務,我們維持生活的高端生活文化産業極其缺乏。還有醫療,高等教育等很多很多。[詳情]

Ulrich Sendler(烏爾裏希•森德勒)
德國工業4.0專家,《工業4.0:即將來襲的第四次工業革命》主編

工業改革應該由政府主導還是市場主導?

工業革命計劃中講到大眾領域、大行業、大項目,同時也有15個創新中心,預計將在未來十幾年中逐步成立,國務院也決定帶頭推動這些項目,但是我認為最後還是應該由市場和企業來主導。

從硬件到軟件,工業革命正在加快腳步

産品的生命周期有很多的空隙需要我們來填補,在供應商跟生産商之間都有很多的空隙,我們必須要有效地填充它們。其實工業4.0並不局限于生産,它還包括開發、運營和服務,覆蓋了整個工業鏈。

工業4.0的核心是産品,不是大數據

我個人認為,工業4.0跟大數據之間的相關性是有限的。我們需要它來幫助工業4.0,最重要的就是産品。産品實際上是一個基于互聯網的服務的整合,我們不能僅看生産,還要看産品本身。[詳情]

張亞倫
Airbnb東北亞區域總經理

創新需要正確的心態和思維模式

我認為它是一種心志,創新需要有正確的心態、需要正確的思維模式。第一,你要敢于失敗。第二,勇于發問。最後,要有銅豌豆的精神,要堅持、堅持、再堅持。

分享經濟將改變世界

中國在快速地接受分享經濟這個概念,比其他地方都要快。大家可能覺得這個概念是歐洲、美國先來的,但是我相信現在中國因為技術的進步,同時我相信也是中國最具有創業精神,這兩個原因使中國成為最為快速地接受分享經濟的國家。

分享經濟有潛力來影響整個社會,影響全球。[詳情]

鄭永年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

中國下一階段的發展不是説出來的而是做出來的

我們談那麼多,有一個問題被忽視了,就是誰來做。這幾年我一直在觀察,因為頂層設計這個詞變得重要起來了,我發現從中央到地方誰都在做頂層設計,每個人都在做頂層設計,中國現在大家説得多做得少,甚至沒有行動。

中國的經濟增長需要什麼樣的改革?

國企跟地方政府因為各種原因沒有動靜,外資也沒有動靜。民營企業除了互聯網這一塊還有一點動作,其他沒有動作了。我覺得這需要分權,政府趕緊向企業分權,官僚機構手中那麼多權力沒有用趕緊給企業,國有企業要推動市場化。

物質機制跟道德要一起來,我們現在太強調道德了。但還是要有足夠的物質制度,不能講過多的道德,道德過頭了物質沒有反而導致未來更大的腐敗,所以我覺得要改過來。

應當把改革當中的試錯跟腐敗分離開來,允許幹部在改革過程當中犯一點小錯誤,這個不是腐敗。摸著石頭過河允許犯錯誤的空間,現在不允許你犯錯誤,一點錯誤不能犯,那你怎麼樣改革,我是覺得迫切需要把改革的過程當中的試錯跟腐敗分開來。

Ken Miller(米文凱)
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董事、美國外交委員會委員、前美林銀行副總裁、上海紐約大學創新與創造力國際顧問委員會董事長

經濟發展不能只關注GDP的增長

經濟轉型首先是觀念上的轉型,過去主要是關注GDP的增長,以後不能這樣做,我們看到李克強的總理已經提到了這一點,不要講GDP了,我們不那麼關心GDP,因為GDP之外有那麼多重要的事情是我們關注的。

企業重組有助于減少投資失誤

如果説一個企業重組實際上是懲罰投資者做的錯誤投資決策的話,這個肯定就是這樣的,但是如果不讓這個企業破産,而是出手來救這個企業,然後所有的這些投資者不會因為他做了錯誤投資,投資不好的公司而受到懲罰,而這些企業就永遠不會消失跟失敗,他們就會像僵屍一樣,你必須增加投資來解救他。

圓桌對話——從制造到智造

主持人

周牧之 日本東京經濟大學教授

模塊生産的方式、全球的供應鏈、IT技術的發展使設備本身不斷智能化,制造業向全球延伸供應鏈,超越國界,這就使制造成為了一個在哪兒都能幹的事。工業的價值某種意義上來講在不斷下降,中國正是碰到了這次的機會,正好和改革開放時代相吻合,從而造成在中國的努力和不斷挑戰下我們成為了一個制造大國。我對4.0的理解就是在中國這個基礎上植入了物聯網和大數據。

對話嘉賓

Dave Schoch(蕭達偉) 福特汽車集團副總裁兼亞太地區總裁

傳統的汽車制造行業已經受到了外界數字技術的衝擊,作為生産商和制造商,我們需要改變自己的商業模式。我們在學習如何和新的數字技術共存,這些技術對于現有的市場是有擾亂性的。我也非常期待這樣的變化發生。因為這會給我們一個重拾自己的機會,重新打造自己的機會,我們能以初創者的角色來面對這樣具有擾亂性的變化。[詳情]

對話嘉賓

楊亮 鼎利財富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

德國其實有很多非常優秀的中小企業,他們在某一個領域有非常高的專業技術,他們在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市場競爭中屹立不倒。那是什麼原因呢?就是因為它有自身的核心競爭優勢,而且有鑽研的精神。可能我們國內目前缺乏這種“鑽”的精神,當然國內也有很多優秀的企業。[詳情]

對話嘉賓

蘇亮瑜 越秀金控副總經理、金融研究所所長

對于這一波工業革命,我在這裏提三點建議。一是我認為中國的策略應該是一個追隨的戰略,不是一個領先的戰略。二是我個人認為應該讓企業成為這場創新的主體,就是政府搭臺、企業唱戲。三是可以採取並購基金的方法,直接借船出海,收購海外的研發機構。[詳情]

對話嘉賓

Ulrich Sendler(烏爾裏希·森德勒) 德國工業4.0專家、《工業4.0:即將來襲的第四次工業革命》主編

德國、中國可以合作推動工業4.0的發展,而不是一個國家做一件事情,另外一個國家照著做或者追隨。我個人的觀點是工業4.0不僅局限于制造和生産。我們要打造一個“互聯網+”的平臺,這實際上也是工業4.0的目標。這裏面不僅是用互聯網做優化和自動化,光有這個還不夠,對中國來説也是如此,所以還要更進一步。我想強調一點,從傳統工程到智能工程的轉型,是不局限于生産的。[詳情]

圓桌對話——構建創新創業新生態

主持人

楊壯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BiMBA商學院聯席院長

關于企業創新創業的生態問題,如何打造一個優質的生態體係,如何打造在這個生態體係下人和人之間相互信任的關係,真正放心地去創業,這是我們每個人所遇到的一個重大的挑戰。

對話嘉賓

李小牧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副校長兼國家文化貿易學術研究平臺首席專家

中國文化中的優秀部分一定會通過文化産業的發展傳承下去,也一定會通過文化貿易向國外傳播出去,這既構成了下一階段年輕人創新創業的大的生態環境,同時這本身也會是各位創新創業非常有可能大有作為的領域。[詳情]

對話嘉賓

David Aikman(艾德維) 世界經濟論壇執行董事兼大中華區首席代表

創業精神主要有三個階段,一是開始你必須要自己站起來,希望來做;二是開始建立的這個階段;三是開始擴大規模。每個階段個體的因素和生態係統的影響都很重要。[詳情]

對話嘉賓

沈博陽 LinkedIn(領英)全球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

無論是創業也好、做職業經理人也好,那些最基礎的素質是完全類似的。當然創業更強調的是創新、更強調冒風險等等。但我相信很多職業經理人身上是具備這種素質的。[詳情]

對話嘉賓

張亞倫 Airbnb東北亞區域總經理

我了解到新生代美國人的想法是什麼,但同時我也了解新生代中國人的想法。我要和你説的是美國新生代的人不願意冒險了,他覺得所有東西都是理所應當的,但是在中國必須要努力爭取。所以這樣的思維狀態能夠讓中國在任何方面,比如説創業到創新這方面具有領先地位。[詳情]

圓桌對話——“互聯網+”尋找城市新動力

主持人

申江嬰 新華網副總編輯兼移動互聯網事業群總經理

首先,互聯網是平臺、是工具,它的目的就是連接;其次,“互聯網+”離不開通訊;最後,不要過分神化“互聯網+”。

對話嘉賓

鄧壽鵬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中國信息化推進聯盟常務副理事長

互聯網提供了無限的空間,它雖然連接萬物,卻連一個水杯和一粒米都生産不出來,所以不能過分神神化。它解決的無非是信息問題,但信息誤判時後果也非常嚴重。互聯網不能包辦一切,我們永遠不能停止物質生産。[詳情]

對話嘉賓

王一林 海南省政協常委、中國銀行海南分行原行長,海南銀行業協會會長

以前傳統金融業沒有顧及到一些人群,比如小微企業和個人貸款,現在加上互聯網可以做網貸和眾籌等,這都不難,畢竟銀行卡有多年的消費數據,要評估客戶信譽非常簡單,開通網銀就可以了。所以,“互聯網+”只是基礎設施和工具,它撼動不了傳統商業銀行的地位,真正的問題還是在于控制風險。[詳情]

對話嘉賓

王任飛 海南農墾總局副局長

雖然我們不能脫離互聯網,但互聯網畢竟只是一個平臺、一雙翅膀,如果我們天天只拜神而不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光做線上不做線下,只做虛擬而做不好實體,即使再“+互聯網”我們也只能在家餓著。[詳情]

對話嘉賓

史維學 三亞華創美麗之冠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

互聯網的本質就是一個平臺或工具,是為了幫助人把事情做得更好。在這個時代,每一個人、每一個企業要成為優秀的一員,就需要通過互聯網來告知世人或者連接世界,這就是“互聯網+”——但首先自己要足夠優秀和出色,否則那個“+”也就沒有意義。[詳情]

對話嘉賓

傅國華 海南大學副校長

網絡化時代,每個人的手機就是一個終端的平臺,它讓人類即使分散居住也可以進行全方位的溝通與協作,從最開始的傳遞聲音到現在的模擬化身形,功能越來越強大。“互聯網+”這種新形態轉變了我們的生活和生産方式。[詳情]

對話嘉賓

吳元軾 電商大咖、老A電商學院創始人

互聯網本身已經不是一個技術了,它是實現人與人、人與物的實時互聯,中間用到大數據和通信等各種的手段。互聯網的核心就是人,要解放人的效率,讓每一個單點的人都成為世界的中心。[詳情]

對話嘉賓

張鵬 中國電信北京研究院智慧旅遊專家

“互聯網+”的難點在于政策,政策總是跟不緊互聯網時代的變化。在“互聯網+”這個時代,創新創業離不開政策支持。很多既得利益需要新的政策來重新調整,才能釋放出原有壟斷體制下被限制的潛能,給經濟注入活力。 [詳情]

思客sike@news.cn

思客是新華網傾力打造的思想傳播與跨智庫平臺,以“匯聚思想、傳遞觀點”為宗旨,聚攏各領域專家學者、行業領袖、企業高管、資深媒體人,生産和傳播有深度的思想、有態度的觀點、有品質的原創內容,發現思想力,成就影響力。

北京市宣武門西大街129號金隅大廈 (100031) 010-88050629(歡迎來電咨詢思客講堂合作事宜)

Copyright © 2000 - 2015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 版權所有 新華網 | 加入思客 | 幫助 | 聯係我們 | 關于思客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