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假借部委名義賣“網絡關鍵詞” 開價數萬
2017-05-08 07:28:1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5月7日下午,在漁陽飯店舉行一場“兩化融合”會議上,一名“專家”正給參會企業老板講移動互聯網入口的內容。

  5月7日上午,長安大飯店,各企業老板正在簽到,還需要向工作人員出示參會編碼。

  5月7日上午,長安大飯店舉行的“點手機域名”會議上,工作人員(右)手拿POS機等待刷卡。

  移動互聯網時代,以往盛行的網絡關鍵詞、域名詐騙又演變出新的花樣。

  北京一家公司以工信部、商務部名義,打著“兩化融合”的幌子開展會銷,邀請企業負責人到會購買互聯網資源。

  這些披著“全網唯一”“獨一無二”的關鍵詞或二級域名,在一些專業人士看來幾乎毫無價值。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類似會銷在全國各地都有出現,維權QQ群內已有近三百名受騙者。

  有律師表示,這些公司冒充國家部委名義召開會議售賣手機域名、互聯網資源的行為,涉嫌合同欺詐。

  5月6日下午,王蕓來到朝陽公安分局經偵大隊報案。

  這是她半個月以來,第三次向警方報案。

  半個多月前,她受邀參加了一場面向中小企業負責人的“兩化融合峰會”,在接受一番“洗腦”後,花2.9萬元搶注了一個“獨一無二”的網絡關鍵詞。

  回家後,她搜索發現該關鍵詞的網站已經存在。

  她意識到被騙了。

  花2.9萬元搶注 感覺被洗腦

  愛好收藏的王蕓開了一家賣手工藝品的小公司,效益一直不好。

  4月13日,她接到一個自稱“商務部”的電話,邀請她作為嘉賓參加16日舉行的“商務部兩化融合峰會”,會上將對中小企業和藏家未來市場進行分析,會後還有藏家交流活動。

  “一聽是商務部,又有藏家交流,就動心了。”王蕓説,挂完電話,對方發來參會通知及入場編號的短信,強調只能由她親自到場,禁止帶人也不能派人。

  4月16日上午8時50分,王蕓準時到達朝陽區華威南路的長安大飯店。出示入場編號、登記公司全稱、檢查身份證、核對電話號碼……在經過一連串的身份資訊核實,以及再三被強調不準錄音、拍照、錄影之後,王蕓拿到了第一排第一號的嘉賓牌。

  “我看入場那麼嚴,感覺很正式。”她説,會前螢幕上播放了多位知名企業家對政策的研討,及兩化融合宣傳片。

  會議開始後,一位“專家”上臺演講,分析了現在中小企業的困境,“專家”稱“沒有虛擬,都是實體,産品的行銷推廣范圍有限”、“線上線下結合的發展模式會給純實體店帶來不小衝擊”,這些説法都直擊王蕓內心。

  隨後,“專家”稱企業應該在移動電子平臺上注冊一個名稱,注冊後可以得到企業信用證書和注冊證書,還可以用來建商城、引入商戶、收廣告費,發展線上業務。注冊名具有唯一性,其他人不能再購買,只能加盟。

  為了強調注冊名的價值,“專家”還列舉了小米公司花高價購買mi.com域名的例子,以及章光101等企業注冊“兩化融合”電子平臺後線上線下效益成果,並最終引出為這些企業服務的北京中贏盛世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贏盛世)。

  王蕓回想説,聽完專家的講述,她有種被洗腦的感覺,自己的公司效益不好可能就是缺一個注冊名。

  “專家”隨後説,“兩化融合對中小企業有扶持政策,現在搶注只限5個名額,全國28個城市同時開搶,要搶購趕緊舉手,免費。”

  搶購開始後,會場內響起了激昂的音樂,每個參會人員都被工作人員圍住。

  王蕓還沒搞明白注冊名稱後如何運營,就被一男一女兩名工作人員圍住,手裏拿著一張表,非常急促地詢問她要注冊哪個詞。了解到王蕓搞收藏,就建議搶注“中國古玩字畫網”。

  王蕓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對方大喊“搶上了!‘中國古玩字畫網’搶注成功了。”

  接著王蕓就被叫去拿身份證登記,並被催促交錢。王蕓蒙了,“不是説免費嗎?”

  “免費幫你搶,注冊備案不要錢嗎?”工作人員説。

  見王蕓還在猶豫中,工作人員又催道,“10年産權啊,別浪費了,全國28個城市都只搶了1個,不交錢的話提交不了。”

  最終,王蕓交了2.9萬元。“簽合同的時候都沒看清,一群人圍著讓我在指定位置簽名,説再不快點就沒了。”她説,十年産權全款5.8萬元,她先交了一半,只收到一個收據,沒有合同也沒有發票。等她交完錢,發現參會人員幾乎都已離去,之前想要參加的藏家交流也沒能實現。

  回去後,王蕓在網上搜索“中國古玩字畫網”,發現這個網站已經存在。

  借“兩化融合”名義賣互聯網資源

  王蕓很快發現,有她這樣經歷的企業家並不在少數。

  今年2月份,某企業負責人劉玉同樣在參加中贏盛世“兩化融合”的會場交了4萬元買網絡關鍵詞。

  “走出會場的一瞬間就清醒了,意識到被騙。但在會場的環境裏,腦子全是蒙的,工作人員拿著合同不停地説快點簽,啥都沒看清楚。”劉玉説。

  她沒有交齊5.8萬的全款,回去的路上不斷有工作人員催促她打余款,“他們太急了,簽合同哪有這樣的。”

  為討回那4萬塊錢,劉玉在中贏盛世再次舉辦會議時,堵在會場門口並報警。最終,在警方的調解下,中贏盛世將4萬元退還給劉玉。

  王蕓在網上搜索發現,不少聲稱受騙的人都是參加了名為“兩化融合”的會議。

  在兩化融合貼吧裏,一篇“兩化融合的會是騙人的嗎”的帖子截至5月7日有50多條回復。一些網友在回復中還講述了自己的經歷。

  其中,一名網友自稱參加了中贏盛世的“兩化融合”會議,但從頭到尾都是一個傳銷洗腦形式,然後快速進入催逼簽單形式,並反覆強調所申請的項目板塊,全國只有一個名額,必須交全額才有機會申請成功。

  該網友説自己預付了1.8萬,沒有交齊5.8萬元的全額,因此沒有合同,只開了個收據寫成“定金”。之後不斷有電話打來催逼補上全額,不然不能保證被審核通過。

  據了解,“兩化融合”即信息化和工業化融合。工信部信息化和軟件服務業司下設兩化融合推進處。

  在兩化融合管理體系貫標咨詢服務機構工作的王先生介紹,兩化融合項目由工信部主要負責推進,有條件的大中型企業才可以申報,目的是在全國范圍內工業升級。每年只有3次申報機會,從申報到獲得兩化融合管理體系證書,前後需要半年時間。目前全國兩化融合項目評定機構只有10家,兩化融合管理體系貫標咨詢服務機構452家。貫標咨詢服務機構負責為申報企業做服務顧問,最後由評定機構頒發證書,企業才能申請到兩化融合的國家補貼。

  得知王蕓等人在中贏盛世“兩化融合”會議中花錢搶注的經歷,王先生認為,中贏盛世的行為完全是打著“兩化融合”的名義,售賣所謂的互聯網資源,這與真正的兩化融合項目完全不同。

  兩化融合管理體系工作平臺上的評定公示資訊顯示,項目包括為企業進行訂單制的産供銷一體化管控能力建設、産品的個性化訂單快速交付能力建設等內容。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兩化融合管理體系工作平臺網站上公示的評定機構和服務機構名單中均沒有中贏盛世的名字。

  王蕓4月16日參會時的一份資料顯示,這次會議全名為“工業化和信息化融合-企業應用普及工程暨‘移動電子商務助力企業轉型升級研討會’”,工程指導為中國國際電子商務中心,沒有主辦方和協辦方資訊。

  商務部中國國際電子商務中心行政辦公室工作人員穆先生表示,該中心確實在今年3月初指導舉辦了“第三屆工業化和信息化融合普及工程高峰論壇”,但這之後兩化融合會議就沒有再召開,中心也沒有對此類會議再進行指導。

  工信部與商務部工作人員均表示,國家部委下屬部門組織的會議,會下發紅頭文件到參會人,不會僅僅發送短信。

  此前,工信部也曾對網絡關鍵詞問題表態。2014年1月,工信部官網曾發布關于關鍵詞轉讓有關問題的聲明,稱手機關鍵詞、3G關鍵詞、網絡關鍵詞、無線網址、資訊名址等關鍵詞轉讓屬于市場行為,工信部從未對關鍵詞轉讓設立許可或備案條件,也不會對相關轉讓行為收取定金。請廣大用戶提高警惕,謹防上當受騙。

  中贏盛世多個項目組輪番忽悠

  王蕓沒有劉玉那麼“幸運”。4月23日,她去中贏盛世要求退款,碰了釘子。

  公司一位郭姓負責人接待了她,一再強調為王蕓提供的服務有官方備案,公司也是兩化融合授權公司,並催促王蕓補齊後期款項,如果不補,之前交的2.9萬元將作為違約金不予退還。

  最終,王蕓只拿到了幾張合同照片。

  通過國家企業信用資訊公示係統查詢“北京中贏盛世信息技術有限公司”顯示,該公司成立于2012年10月29日,經營范圍為:技術開發;技術服務;技術咨詢;技術推廣;組織文化藝術交流活動。

  新京報記者臥底該公司了解到,公司下分多個項目組,一個項目組負責以商務部名義邀請企業負責人參加兩化融合會議,也就是王蕓所遇到的情況。

  一個項目組以工信部中國資訊通信研究院名義邀約企業參加新商機新模式全入口的高峰論壇會議,售賣點手機域名。

  另一個組則以騰訊名義邀約客戶,主推微商城業務。

  公司一名主管稱,只有微商城項目是應用類産品,需要為客戶進行網站搭建,做網頁設計和美工。另外兩項則屬于資源型産品,“資源型産品談不上商業運營,只提供域名、網站,但客戶究竟怎麼創造價值,如何運營落地由企業自己處理。”

  該主管透露,兩化融合項目組的員工每月提成可高達兩三萬元。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不管是兩化融合項目組還是手機域名項目組,其操作模式都比較相似,即以相關部委的名義邀請企業負責人來參會,最終目的還是讓企業花錢買關鍵詞、手機域名等互聯網資源。

  5月7日上午,在長安大飯店舉行的“點手機域名”會議上,一名“專家”在臺上大講點手機域名的價值,稱不僅可以搭建一個微入口,還可以轉賣給他人。

  會後,每兩名工作人員圍住一名參會者,大聲詢問看中了哪個域名。會場上“恭喜發財”歌曲迴圈播放。參會者搶注成功後,會有人用話筒播報,這時全體工作人員為其鼓掌。

  當日下午,在漁陽飯店舉行的另一場“兩化融合”會議上,出現的“專家”與上午為同一人,就連演講PPT也幾乎一樣,只不過把宣傳“點手機域名”的內容變成了“移動互聯網入口”的內容。

  會後同樣是喧囂的催單場面。一位參會者説:“工作人員都快坐到我身上了,唾沫星子噴了一臉,説相關關鍵詞全網僅此一個,勸我趕緊搶注。”

  “毫無價值”的二級網站

  即便是企業搶注了所謂“全網唯一”的關鍵詞、手機域名,在一些互聯網技術人員看來,這些也不存在太大的價值。

  以王蕓搶注的“中國古玩字畫網”為例,她在百度搜索該關鍵詞,發現已有相關網站。不過,她後來拿到的合同圖片卻顯示,中贏盛世將在誠信中國電子商務平臺(http://www.cxzg.com/)提供資訊發布和搜索推廣服務。

  相關工作人員稱,他們為買家所提供的域名尾碼為.cxzg.com,也就是説王蕓所購買的是二級域名。

  這和王蕓一開始想的並不一樣,“會場簽合同的時候一直在催,確實也沒看清合同怎麼寫的。”她説。

  據中關村資訊消費聯盟理事長項立剛介紹,在傳統互聯網時代,需要輸入域名上網,那時候的好域名就是短、容易記憶,只有一兩個字母或數字的.com、.cn域名價值很高。現在不需要搜索域名就可以訪問相關網站,域名已經沒那麼重要。現在申請.com、.cn域名及服務費,只需幾十到幾百塊錢。

  上海社科院互聯網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李易説,擁有一個.com頂級域名,二級域名可以自由分配,隨便延伸出任意組合的二級域名,“比如新浪網,可以分配出5w.sina.com、3w.mail.sina.com等二級網站,但這樣的頁面有什麼意義?”

  李易説,做二級網站,可以做一個模板,之後可以無限的去生成。從專業角度講,成本近趨于0。更惡劣之處在于,企業控制著主域名,可以將賣出去的二級域名隨時刪掉。現實中,由于二級域名受控于主網站,幾乎沒有人會申請二級域名。

  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兩化融合”會議中“專家”提到小米花高價買下mi.com域名的例子,兩個字母組合的域名只有幾百個,的確比較稀缺。但這種獨立域名是否有用,還要看與之關聯的品牌。而點手機域名幾乎沒人使用,本身並無這麼大價值,現在注冊費用昂貴,存在炒作嫌疑。企業也存在誇大效果、虛假宣傳的情況。

  在中贏盛世舉行的會議上,都有宣傳與章光101的合作,並稱預計今年章光101微商城業績增長可以達到15%左右。

  記者查詢發現,章光101微商城(即微信服務號)內沒有商品,活動按鈕點進去出現參數錯誤,歷史記錄更新也停留在2015年11月。

  李易介紹,微信大量免費的微商城服務很多,任何一個懂一點的人都可以去申請下載然後自己生成微商城。

  話術套出企業老總電話

  王蕓事後回想時,有一點怎麼也想不通,中贏盛世是如何得知包括她在內那麼多企業負責人的電話,“如果沒有接到‘商務部’的那個電話。我也不會一步步踏入‘陷阱’”。

  據新京報記者調查,在中贏盛世的豐臺總部,微商城與點手機域名兩個項目的40多名員工主要任務是做電話邀約,並且只打給企業法定代表人或董事長。

  項目組的員工都有一沓電話號碼名單,部分電話名單上標注著“繞”字。一名員工稱“這是在網上沒查到負責人的號碼,通過企業前臺繞號所得。”

  4月27日,這位員工打電話給一家企業前臺演示了如何通過前臺繞號套取老總電話。

  在打通前臺電話後,該員工自稱是快遞轉机站的,有一份寄給該公司法定代表人XXX簽收的包裹,但搬運過程中外包裝上的地址和聯繫方式磨損後看不清,讓前臺人員將法定代表人的電話提供一下。

  見前臺人員不信,該員工又稱“這個包裹出庫要進行電子掃描,與電子檔案不符無法出貨,而電子檔案是加密的”。在與前臺人員爭執一番後,該員工最終還是拿到了電話。

  在中贏盛世內部的一份套號話術上,除了利用快遞套號,還有以供電局、工商局、接機等名義套號的具體方法。

  比如“接機套號”是假裝企業老總的商務合作夥伴,以手機沒電,也沒有公司聯繫方式為由,讓前臺人員將老總號碼告知。

  此項套號話術還有括弧備注:語氣強硬點,非常急切,要裝得像點。

  正是通過這些套號話術,中贏盛世積攢起了一摞摞的企業老總電話資訊。

  記者調查發現,被中贏盛世聯繫過購買互聯網産品的企業老總們,同時也接到過其他公司的電話。

  在一些關鍵詞QQ群裏,有人發布“換資料、一對一”、“誠信出售16年17年優質資料,接通率百分之八十”等資訊,甚至有人將某位企業老總的聯繫方式和資訊發到群裏,備注“北京人,甘肅有項目,口氣大,看不上小企業。有實力的搞!”

  200多人被騙後組建維權群

  今年4月,王蕓加入了一個維權QQ群,群內200多名成員來自全國各地。劉玉也在其中。他們大多人因為參會搶注網絡關鍵詞等被騙數萬元。

  群裏,來自河北的李麗時隔半年後才發現被騙。她于去年10月份被河北雲微時代信息技術有限公司邀請參加“兩化融合”會議,那時她的公司剛注冊不到一個月,急需客源發展。

  會上,李麗花3.9萬元搶注了河北地坪一詞,五年産權,隨後雲微時代公司給她發來了網頁,之後,網站並沒有給公司帶來任何收益。

  李麗回憶,去年12月份,有人打電話要花40萬購買她“河北地坪”的詞,但提出需要官方認證。她聯繫雲微時代公司被告知,只有10年的産權才能開具認證。

  最終,李麗又追加了3.9萬,拿到了10年産權的證書,但收購者的電話再也打不通了。

  今年4月初,李麗發現雲微時代公司電話停機,公司的工商資訊狀態顯示已“注銷”。她才發現被騙了。

  國家企業信用資訊公示係統顯示,河北雲微時代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注銷日期為2017年2月10日。而該公司的成立日期為2016年2月15日,相隔不到一年。

  事實上,這類會銷售賣域名、關鍵詞的情況,近幾年多有發生。

  據報道,北京中網互贏公司62名員工在總經理的帶領下,以公司名義在簽訂、履行關鍵詞網絡服務合同過程中,謊稱是工信部下屬單位,虛構有他人搶注或有買家高價收購等事實,誘騙259名被害人在該公司完善關鍵詞網絡資源,購買付費業務,騙取錢款共計8000余萬元。去年6月此案宣判,51名被告人被北京市一中院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到二年不等的刑期。另外11人則被定罪免刑。

  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趙佔領表示,這些公司冒充國家部委名義召開會議售賣手機域名、互聯網資源的行為,涉嫌合同欺詐。“一般在合同中挑不出毛病,受騙人需要找出其在推廣中存在虛假宣傳、誇大承諾的情況,並有證據證明,可以要求撤回合同。”

  5月7日下午,王蕓來到漁陽飯店。當日,中贏盛世組織的又一場“兩化融合”會議在該飯店舉行。

  盡管沒有邀請短信進不了會場,王蕓仍在會議室門外等著。“我只想要回我的錢。”

  經過三個多小時的交涉,雙方簽了一份退款協議,王蕓最終拿回了2.9萬元退款。

+1
【糾錯】 責任編輯: 鄭偉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一帶一路·好夥伴丨尼羅河上劃龍舟
    一帶一路·好夥伴丨尼羅河上劃龍舟
    中國駐塞爾維亞大使館悼念邵雲環等烈士
    中國駐塞爾維亞大使館悼念邵雲環等烈士
    杭州:宋代古蓮“復活”
    杭州:宋代古蓮“復活”
    賽馬會上的禮帽盛宴
    賽馬會上的禮帽盛宴
    0101601200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32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