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肅追劇:看《我的前半生》中羅子君如何破解“資源詛咒”

發表于  2017/07/26 06:30   約7分鐘

  在《我的前半生》裏,羅子君拋棄了過去的自己,從零開始,克服了自己養尊處優的生活帶來的“詛咒”;在現實世界裏,各個國家用自己的策略與手段轉型升級,以擺脫“資源詛咒”。

同為金磚國家,中國和巴西卻走在不同的發展道路上。

同為金磚國家,加工制造業大國中國和資源大國巴西卻走在不同的發展道路上。

 

《我的前半生》與“資源詛咒”

 

  最近有一部很火的電視劇叫做《我的前半生》,講的是一位全職太太離婚之後,重新進入職場的故事。主人公羅子君生活養尊處優,丈夫是年入百萬的咨詢公司精英,家住200多平方米豪宅,她每天的“工作”是到奢侈品商店買買買。不過,有句話是這樣説的:像你這樣的人在電視劇裏活不過兩集。看上去太一帆風順的生活,總會馬上被打翻在地。

  果不其然,在第二集中,女主角丈夫的婚外情就浮出水面。為了爭奪兒子的撫養權,她不得不重新出門工作謀生,從超市理貨員、銷售、咨詢公司外包機構的調查員到最後進入咨詢公司,一路成長,從一個依附者變成了獨立者。

  從劇情主線看,這是一部職場劇,如果能夠拋開那些我愛你你愛她的戲碼,我們用經濟學也可以解釋這個過程:養尊處優帶來了生活的“資源詛咒”,羅子君拋棄了過去的自己,從零開始,克服了“資源詛咒”。

  “資源詛咒”是一種經濟學現象,指的是從一個較長的時間范圍來看,那些自然資源豐富國家和地區,經濟增長反而相對緩慢,甚至于停滯。

  不少經濟學家認為,豐裕的資源對一國經濟的增長並不是完全的有利條件,很多時候反而是一種限制。

  對于一個經濟體而言,自然資源開採是相對容易發展的一種産業,如果可以輕易地通過出口石油、煤、鐵等礦産資源賺錢,那麼人才、資金、政策,勢必統統向這個行業傾斜,而其他看上去辛苦得多的産業就會被擠出核心。

  來錢快,花錢也快,由簡入奢易、由奢入簡難。當礦産資源的生意出了問題,收入減少,而社會福利支出不能快速減少,那麼整個係統就陷入崩潰。在我們的生活中,大到軍國大事,小到家長裏短,到處都是這樣的例子。

  比如,羅子君有一張長期穩定的丈夫工資卡,就在家享受生活,把每天的心思都花在照料家庭、購買奢侈品上,她的單身母親教育她這就是她該有的生活。資源豐富的國家也一樣,從地底下挖一桶油,一大鏟子礦就是幾百美元,還不愁銷路,那麼做一個售價9.9美元的芭比娃娃,卻只能從中拿到35美分加工費這種辛苦事,自然是不會再幹了。

 

資源詛咒的正反案例:金磚國家

 

  金磚四國這個概念是2001年高盛首席經濟學家吉姆·奧尼爾提出的,代表了當時增長最快的四個發展中大國——巴西(Brazil)、俄羅斯(Russia)、印度(India)、中國(China),後南非加入,改稱金磚國家。其中,中國是加工制造業大國,而巴西則是資源型大國。

  21世紀的前十年,中國基建和制造業對鐵礦石的需求可以説達到了饑渴的程度。如果我們去看當時的新聞,常常可以看到幾大鐵礦石公司,如巴西的淡水河谷以及澳大利亞的必和必拓、力拓,總會聯起手來抬高價格敲一筆。受益于鐵礦石出口量價齊增,巴西人均GDP在2010年超過13000美元,當時中國的GDP是4300美元,是巴西的1/3。

  但是最近幾年,全球經濟放緩,大宗商品的需求漸弱,巴西賣資源的生意也不好做了,貨幣貶值,到去年巴西的人均GDP只剩下8600美元,而中國則是8100美元,已經基本持平了。

  在好年頭,資源型國家會拿到足夠的訂單,坐著數錢。但是經濟有周期,年頭有好壞,買方有自己的難處,他們需要的是發展、賺錢,而不是單純地花錢。

 

破除資源詛咒第一式:東亞國家式

 

  在所有發展中國家中,能夠跨過中等收入陷阱,進入發達層級的,寥寥無幾,幾乎全數集中在東亞地區,日本、韓國、新加坡,未來會包括中國——當然,時下中國發達城市的生活狀態,和發達國家相比,相去也不遠。

  這些國家和地區,統統都在儒家文化圈范圍內,做法基本一致,從最原始的輕型制造業開始,第一階段進口替代、第二階段出口導向、第三階段産業升級,為未來砸錢,全社會重視教育,投巨資搞基建,全員過度工作,恨不得一天有48個小時,這樣才能把産業升級上去,邁過中等收入的門檻。

   電視劇裏,羅子君是怎麼走出這種慘境的?就是東亞國家式的道路。她重新出門工作,成為産業鏈上的一環,從零開始學,拜師傅、抱大腿,不要命地幹活,中間甚至穿插著“偽造簡歷”之類三觀並不那麼正確的行為。

  她的第一份工作,是超市理貨員,門檻低,做不出什麼高附加值來;第二份工作是對第一份工作的一次“産業升級”,在商場奢侈品店做銷售,這是對自己專長的發揮,把自己已有的能力發揮到了極限;第三份工作,又做了一次“産業升級”,在咨詢公司外包機構,學習新的知識,邊學邊幹,從中挖出了更高的工作附加值;第四份工作,就已經有能力直接殺到咨詢公司的本部去搶飯碗了。

  總之,編劇筆下的她很爭氣,用1年學了別人3年未必能學會的東西,做出了有5年工作經驗也不一定有的成績。

 

破除資源詛咒第二式:挪威式&迪拜式

 

  除此之外,當然也有其他路,比如挪威模式和迪拜模式,他們從前也是依賴于石油的經濟體,但後來都升級了。

  挪威是那種特別會理財的,坐擁歐洲最大的北海油田,過去這些年存了不少家底。挪威社會福利好,支出高,但她仍然能量入為出,把國家主權基金做到全球最大,裏面的錢一年一年變多,即便不能保證整個國家永遠衣食無憂,但至少心裏有底得多。

   迪拜則是那種特別會攢局的,早有先見地將産業結構從石油依賴型向服務觀光業轉變。現在它已經是全球性的國際金融中心,對接東西方的各類資金。世界上第一家七星級帆船酒店、最高摩天樓哈利法塔、最大購物中心、最大室內滑雪場等,已經讓它擺脫了石油依賴,成為中東旅行與貿易之都。

   如果羅子君有一項特別厲害的理財技能,或是一圈密友,或許她的人生意義會充實得多。可惜一開始,這些她都沒有,她最初的不幸幾乎不可避免,因為幸福本身,也可以是一種不幸與詛咒。

  畢竟,沒有任何人會成為你以為的、今生今世的避風港,只有你自己,才是自己最後的庇護所。(作者:巴九靈)
                             歡迎關注思客微博,隨時查看我們的最新消息。
PC底部 無聲明
立場

83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標簽:

專家

思·銳享

為讀者提供最有價值的觀點 /  666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熱點

最新鮮,最熱辣的時事評論。無懼衝突辛辣,只憂平庸逐流。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嚴肅追劇:看《我的前半生》中羅子君如何破解“資源詛咒”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嚴肅追劇:看《我的前半生》中羅子君如何破解“資源詛咒”

像《我的前半生》這樣,在經濟學有個專業的名詞:“資源詛咒”。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1691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