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陳樹湘:湘江英魂,永遠的祭奠
2017-07-09 15:06:00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7月9日電 題:陳樹湘:湘江英魂,永遠的祭奠

  開欄的話:天地英雄氣,千秋尚凜然。

  英雄輩出,群星燦爛,是一支軍隊戰無不勝、一個民族興旺發達的重要基礎。中國共産黨領導的人民軍隊中,有舍生取義的英雄,有威武不屈的英雄,有為民赴難的英雄。他們的英雄氣概和人格魅力,他們的先鋒事跡和榜樣作用,歷經風雨而不朽,飽經滄桑而彌新。

  時代需要英雄,事業呼喚英雄。今天,我們緬懷英雄,就是要發揚其精神,繼承其遺志,爭做新時代的英雄,為實現中國夢、強軍夢作出貢獻!

  建軍90周年之際,新華社推出33位(個)有代表性的英模人物和英模單位,組織記者深入採訪,以期追尋優良傳統、紅色基因的當代價值,弘揚砥礪奮進、強軍興軍的強大正能量。即日起,《英雄》欄目推出這個係列報道。

  新華社記者樊永強

  韓京京的追尋之路是從父親去世那一天開始的。

  韓京京的父親、開國中將韓偉是湖北黃陂人。1992年,86歲的將軍彌留之際,卻對兒子説出了要“魂歸閩西”的夙願:

  “湘江戰役,我帶出來的閩西子弟都犧牲了,我對不住他們和他們的親人。活著不能和他們在一起,死了也要和他們一起回到家鄉,這樣我的心才能安寧。”

  20多年來,韓京京追尋著父親和戰友們當年的足跡,從文家市到三灣,從井岡山到龍岩,最後來到了湘江之畔。尋找烈士遺骸,立起英雄墓碑,一步步完成著父親的遺願,也一點點走近了“義父”陳樹湘的英雄世界——盡管他們從未謀面。

  這是一場跨越八十年的追尋。

這是紅34師師長陳樹湘(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血戰湘江之側,“為蘇維埃新中國流盡最後一滴血”

  在韓京京的記憶中,從未聽父親提起過湘江戰役。直到1986年,中國人民解放軍要編寫《紅軍長徵回憶史料》,韓京京才從80歲的父親那裏聽到這場驚天動地的鏖戰。

  “父親顯然是把這段歷史完好地保存在內心深處,每一個細節都記得非常清楚。”韓京京説,“其間,他經歷了怎樣的痛苦,怎樣的糾結,我並不知道……”

  在韓偉將軍一氣呵成寫就的回憶錄《紅34師浴血奮戰湘江之側》中這樣記述:“彈藥打光了,紅軍指戰員就用刺刀、槍托與衝上來的敵人拼殺,直殺得敵人屍橫遍野。山上的松樹燒得只剩下枝幹,但同志們仍英勇堅守陣地,頑強戰鬥。”

  湘江戰役是關係中央紅軍生死存亡的一戰。經此一役,中央紅軍由長徵出發時的八萬六千人銳減至三萬人。

  最慘烈的戰事發生在擔負總後衛的紅34師的陣地上。最終,紅34師在師長陳樹湘率領下,以全師官兵的壯烈犧牲完成了阻擊敵人、保護中央過江的歷史重任。

  這是我軍歷史上首次整師整團遭受損失。

  從參加秋收起義開始,韓偉和陳樹湘就一直在毛澤東的領導下並肩戰鬥。湘江戰役時,陳樹湘擔任紅34師師長,韓偉擔任紅100團團長。

  他們在部隊突圍時曾留下最後的生死約定:“萬一突圍不成,誓為蘇維埃新中國流盡最後一滴血。”

  最後,當時只有29歲的陳樹湘傷重被俘。

  “陳樹湘大爹爹硬是從傷口處把自己的腸子掏出來絞斷,也不讓敵人的陰謀得逞。而我父親打完最後一顆子彈,也從寶界嶺的大山上跳了下去。”韓京京談到這裏幾度哽咽。

  萬幸的是,韓偉跳崖後被當地群眾救起。韓偉也成為紅34師唯一存活的團以上領導幹部,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無論職務和地位多麼顯赫,閩西和湘江都是將軍一生的傷痛。

  在閩西革命公墓內安放的20位將軍中,韓偉是唯一一位非福建籍將軍。

  “生不能相伴,死卻要相守。”韓京京説,“父親是以這樣的方式,守著那片用萬千閩西子弟的生命為代價換取來的幸福家園。”

  韓偉將軍之子韓京京(中)在廣西灌陽縣水車鄉修睦村紅34師烈士墓前為前來掃墓的群眾講解紅軍官兵浴血奮戰的經過(資料照片)。 新華社發

  犧牲79年後,終于找到了英雄的遺骸

  2009年,湘江戰役過去75周年的日子,韓京京遵照父親遺願在湘江之畔為紅34師犧牲的六千將士立了一塊“無字碑”。

  因為找不到適當的言詞來祭奠,最後只好在基座上刻下了:“你們的姓名無人知曉 你們的功勳永世長存!”

  2013年,湘江戰役79年後的端午節,韓京京終于找到了陳樹湘失去了頭顱的遺骸。

  當年陳樹湘絞斷腸子壯烈犧牲後,敵人不甘心,又殘忍地砍下了他的頭送往長沙領賞。他怒瞪雙眼的頭被懸于長沙城小吳門外,俯視著從小生活過的清水塘。

  這位頂天立地的英雄師長,用如此壯烈的方式回到了故鄉!

  陳樹湘烈士的無頭遺骸與一同犧牲的警衛員,被當地百姓趁黑夜埋在了瀟水堤岸的斜坡上。

  2013年,韓京京幾經周折找到這裏,經過詳細走訪調查最終核實了烈士的身份。

  肅立在陳樹湘的碑前,韓京京和愛人張微微的淚水止不住淌了下來……他們擺上兩盆鮮花、從北京帶來的二鍋頭、從閩西帶來的點心,一聲“大爹爹,我們來看您了……”叫得撕心裂肺!

  “陳師長沒有後人,連外甥、侄子也沒有。更讓人心酸的是,他留下的唯一一張畫像還是根據我父親的口述畫下來的……”講到這裏,韓京京早已泣不成聲,“就讓我們來當陳伯伯的兒女吧!”

  2014年,陳樹湘犧牲80周年紀念日時,韓京京請雕塑家為陳樹湘塑了像。三尊標準像,一尊被他的故鄉長沙博物館收藏;另一尊贈給了他早年帶過的紅4軍特務大隊——如今的某部紅3連。

  “還有一尊安放在我們家中,與我父親的像肩並肩,就像他們當年一起戰鬥的歲月那樣。”韓京京説。

  沒有句號的追尋,永遠的祭奠

  紅34師是一支基本由閩西(龍岩市、三明市)子弟組成的英雄部隊。

  父親魂歸閩西,韓京京的心也留在了這片走出十萬紅軍但“十之九九”都為新中國捐軀的熱土上。

  2009年韓京京會同福建龍岩市、三明市政府開始了一項漫長的工程:查訪閩西每一處村落,搜尋在湘江戰役中犧牲的紅軍將士名單。

  這注定是一場永遠沒有終點的追尋。

  最終,他們找到了1000多個紅軍烈士的名字,全部刻在花崗岩石板上,連同無字碑一起矗立在湘江之濱。

  賴老石頭、馬二二、陳三哩子、李矮六、戴七子、李四古佬……這一個個在今天看來多半都不能算作名字的烈士英名,接受著後人的祭奠和景仰。

  “他們才是真正的英雄。”韓京京説,革命歷史上的無數英雄都沒有活到勝利的一天,沒有趕上評功、授勳、授銜,沒有來得及讓別人樹碑立傳,也沒有機會返回故鄉光宗耀祖,“作為後人,我們的職責就是不能遺忘。”

  血灑湘江的6000閩西子弟兵,家鄉的父老鄉親從來都沒有忘記。

  去年,史上首部反映閩西六千將士浴血奮戰最後幾乎全部壯烈犧牲的革命史詩大劇《絕命後衛師》在央視播出,好評如潮。

  英雄歸來、悲壯重現的一刻,有人感慨地説:“《絕命後衛師》證明了中國人民是用生命和鮮血,來投中國共産黨的讚成票的。”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青海門源油菜花海引遊客
    青海門源油菜花海引遊客
    空中俯瞰美麗新世遺——鼓浪嶼
    空中俯瞰美麗新世遺——鼓浪嶼
    仙居:三百畝荷花競相開放
    仙居:三百畝荷花競相開放
    戰高溫 保生産
    戰高溫 保生産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1289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