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一輪磋商盤點,這些內容要留意
2019-10-14 09:19:05 來源: 澎湃新聞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上篇文章談了對本輪磋商結束後近期走勢的看法。

  大家的留言裏,很關注這次磋商的具體內容。

  仔細想想,這次磋商前後確實發生了大變化。

  忙活一整天,結合各方面的報道和資料梳理,談談對這輪磋商的具體看法。

  關于特朗普表態

  當地時間1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會見劉鶴副總理時,就中美當前最關注的幾個問題作出回應,茲錄如下:

  “完全讚同中方所説的處理好中美經貿關係有利于中國,有利于美國,也有利于世界的和平與繁榮。正因如此,“全世界都密切關注著(中美經貿磋商)。”

  “希望雙方團隊抓緊工作,及早確定第一階段協議文本,並繼續推進後續磋商。”

  “美國歡迎中國留學生赴美留學。”

  “我認為我們已非常接近(結束貿易戰)。我認為當前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階段。

  作為美國總統在正式外交場合作出的公開回應,有些提法和變化值得重視。

  比如,“完全讚同中方所説的處理好中美經貿關係有利于中國,有利于美國,也有利于世界的和平與繁榮。”

  打貿易戰,不利于中國,不利于美國,不利于世界,這是中方反復強調的態度和立場。但之前美方並未對此有明確態度,反而是不斷強調“美國優先”。

  印象裏,這是美國總統在正式場合首次對中方立場作出正面回應。

  這個新情況,表明中方對中美經貿關係秉持的立場得到美方認同。個中變化,耐人尋味。

  又如,“第一階段成果”這個提法,首次出現在中美經貿磋商的正式場合。

  這意味著雙方對存在分歧的領域進行了甄別,在分歧較少的領域取得突破。

  特朗普的表態説明,在中美雙方前幾輪關稅加徵並未取消的情況下,中美間以“求同存異”的思路來處理分歧,使本輪磋商取得了實質性進展。

  關于農産品採購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磋商結束後對媒體表示,中國將購買價值400億至5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産品。

  這不是個小數字,很多人看到消息,認為讓步太大。

  那麼,這個採購數字對我們意味著什麼?

  從農業部、商務部、統計局以及美國農業部的網站上找了一些數字,給大家簡單算算賬。

  整體看,中國現在是全世界最大的農産品進口國,每年農産品進口額佔全球農産品貿易額的十分之一。

  2017年,中美貿易戰尚未開始的時候,我國農産品進口金額為1258.6億美元。其中,從美國進口的農産品總額為241億美元。

  貿易戰開始以後,中國對農産品的需求仍在持續增長,但是美國農産品進口額出現急劇下降。

  2018年,我國農産品進口總額為1371億美元,同比增加8.9%。

  2018年,我國自美農産品進口額為162.3億美元,同比減少32.7%,減少了約78.7億美元。

  2019年1-7月,我國自美農産品進口額為66.9億美元,同比減少49.3%,較2018年同期又減少了約65.1億美元。

  從這些數據,大致可以看到這麼幾點。

  其一,中國對全球農産品的需求十分旺盛。

  其二,即便美國農産品大幅度下降,中國農産品進口總量仍在穩步提升,美國並不是唯一的供應方。

  其三,貿易戰對美國農業的衝擊非常大,兩年出口減少約143.8億美元。

  因此,如果把以往的基數,中國市場的體量,以及中國對農産品的需求增速等因素綜合考慮,如果中美經貿關係實現正常化,以中國國內的巨大市場和強勁需求,吸納400億美元乃至于5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産品,也是完全有可能。

  從磋商角度看,我們早就説過,因為中美在農産品領域有較強的互補性,採購美國農産品是中國特有的談判籌碼。

  互補性,是個很有意思的概念。

  一般來説,這意味著你需要我,我需要你。

  深一層看,在鬧矛盾的時候,這種需要,就會變成談價的條件。

  如果再多想一層,這種談價,也應該以形成利益共識為目標,而不是徹底撕裂為目標。

  更何況,採購量上去了,是不是意味著跟美國農民利益聯係更緊密呢?

  緊密意味著雙贏,脫鉤必然是雙輸。

  需求互補、利益重疊,互相依賴但又互相制約,這就是中美間農産品往來的邏輯。

  關于匯率

  匯率協議,本質上講就是個貨幣協議。

  中美經貿磋商一年多來,關于貨幣協議最具體的表述,是2019年2月底第七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期間,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對媒體的表態——中美雙方達成了貨幣協議。

  後來因為磋商的反復,這份協議未再提及。

  當時(2月底)有觀點暗示,認為中美的貨幣協定可能參考《美墨加貿易協定》的匯率條款。

  “彭博社報道指出,貨幣是特朗普政府貿易談判的一部分,在與加拿大和墨西哥更新北美自貿協定的談判中,美國也敲定了一項貨幣協議,並表示將在未來的貿易協定中尋求類似的承諾。”

  那麼,《美墨加貿易協定》裏關于匯率的條款是怎麼規定的?

  該《協定》第33章“宏觀經濟政策及匯率問題”強調,應維護由市場決定的匯率制度,避免競爭性貶值,並在外匯幹預時及時通知相關方。

  這樣的規定,其實跟中國之前在國際上作出的承諾,並不矛盾。

  2016年的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上,與會各成員(中美都在)重申此前的匯率承諾,包括將避免競爭性貶值和不以競爭性目的來盯住匯率。

  因此,是否參考《美墨加貿易協定》或是其他什麼協定的條款,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協定內容應當符合中國匯率改革方向,符合人民幣國際化方向。

  以陶然筆記的判斷,中美間在匯率問題上本無特別尖銳的矛盾,近期“匯率操縱”成為熱點,主要還是“匯率操縱”這個話題被操縱了。

  最新情況看,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在本輪磋商期間表示,考慮取消對中國匯率操縱國的認定。

  因此,如果中美雙方能朝著正確方向走下去,那麼在第一階段成果中達成平等的貨幣協議,並不讓人意外。

  關于金融服務

  “金融服務”這一條,如果沒記錯的話,是首次出現在磋商結束後發布的消息稿中。

  中國金融服務業對外開放正在加速。不久前,上海出臺新一輪服務業擴大開放若幹措施,其中專門提出推進更高水平的金融服務業對外開放,加快國際金融中心建設速度。並詳細列出了五項內容:

  將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主體資格范圍,擴大至境內外機構在上海發起設立的投資管理機構;大力發展綠色信貸;支持設立人民幣跨境貿易融資和再融資服務體係;支持擴大知識産權質押融資,探索推動無形資産融資租賃業務;加快大宗商品現貨市場建設,支持金融機構為大宗商品現貨提供相關金融服務等。

  中國擴大金融服務業的開放,相關需求正在增長,而在服務業特別是金融服務業方面,美國相對中國的優勢是明顯的,在這方面加強合作符合雙方利益。

  關于其他議題

  在中方公布的實質性成果領域中,除了上面提到的內容之外,還有知識産權保護、擴大貿易合作、技術轉讓、爭端解決等。

  這其中,我方關于知識産權保護、擴大貿易合作和技術轉讓等領域的態度,各大媒體一年多來已經説了不少,毋庸贅述。

  這裏要説説“爭端解決”。

  相信大家一直比較關注,美方在經貿摩擦中對中方的一大訴求是確立協議的實施機制或者説執行機制。

  以陶然筆記了解的情況看,在這個問題上,中方始終未曾松口。

  協議應當平等互利,單方面的執行機制如何能夠接受?

  這次措辭轉變為“爭端解決”,這個變化很有意思,反映出一種實質性的思路轉變。

  不認同不平等,但不回避有爭端。既然有爭端,建立一個平等和相互尊重的爭端解決機制,也是順利成章的事情。

  你對我有異議,我對你有看法,都可以通過這樣的機制去處理。

  如果能有效管控分歧,這不失為一種充滿智慧的解決方法。

  以上是對這次磋商內容的粗略整理。

  在陶然筆記看來,本輪磋商中,雙方的合作意願有提升,求同存異的思路得到充分體現,正逐漸轉向正確的軌道。

  中美經貿問題如果能妥善解決,將給中美其他領域的分歧管控以正面示范,這無論是對中美兩國還是對世界而言,都具有十分重大的意義。

  最後,再説個小細節。

  這一輪磋商中,10日午餐是美方叫的漢堡外賣。

  據説,劉鶴副總理選的還是牛肉漢堡。萊特希澤説,上次磋商時就是買的這家的漢堡,這次特意選了同一家店。

  劉鶴副總理説,這一次的味道比上次更好。(令狐貓/微信公眾號“陶然筆記”)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一輪磋商盤點,這些內容要留意-新華網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869112510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