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告別千年苦寒 共圓小康夢想——新疆萬裏邊境上的脫貧紀實
2020-11-21 16:21:4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烏魯木齊11月21日電 題:告別千年苦寒 共圓小康夢想——新疆萬裏邊境上的脫貧紀實

  新華社記者曹志恒、于濤、周曄

  2020年11月14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發布公告,批準莎車縣、葉城縣等最後10個未脫貧縣“摘帽”。至此,新疆32個貧困縣全部退出貧困縣序列,歷史性消除了絕對貧困。

  佔六分之一國土的新疆,是我國與周邊國家接壤面積最大的省區,邊境線長達5700多公裏。

  自古以來,邊塞詩人筆下的西域邊疆蒼茫雄奇,苦寒悲切,讀來令人動容。

  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以來,新疆堅持把邊境地區作為重中之重,産業扶貧、易地搬遷、轉移就業、自主創業……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成就。

  守邊:生活巨變 情懷不變

  位于帕米爾高原上的新疆喀什地區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一處村莊新貌(6月10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初冬時節,帕米爾高原深處迎來第一場雪。四周環山的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馬爾洋鄉皮勒村村委會大院,一周一次的升國旗儀式正在舉行。國歌聲響起,全村老少向國旗行注目禮。徐徐升起的五星紅旗迎著朝陽,在高原藍天映襯下格外鮮艷。

  參加完升國旗儀式後,胡加·賽都克騎上專為護邊員配備的摩托車,沿著穿村而過的柏油馬路,很快消失在大山後面。路的一邊是陡峭高山,另一邊是奔騰的葉爾羌河。

  “路通了,孩子們上學再也不用騎駱駝、溜索道了,到了開學,就有公交車來接孩子,娃娃們少吃些苦,我們也放心。”胡加説。

  這是新疆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吾格亞提盤山公路(2019年10月20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2019年,全長207米的皮勒村大橋建成,村民走出大山的路更便捷了。目前,全村共有義務教育階段學生140人,入學率100%。以前因道路難行或家庭貧困失學、輟學現象再沒有了。

  這個曾因貧困出名的邊境山村,如今已把貧困遠遠甩在身後。胡加的家距村委會12公裏,是全村最偏遠的一戶人家。“2016年就脫貧了!”胡加自豪地説,“每月有2600元固定收入,家裏還有糧食和草場補貼,我的任務就是守好邊。”

  守土護邊是帕米爾高原各族居民世代傳承的使命。“在這裏,他們護的不僅是山,更是家與國。”塔縣縣委書記王福友説,一些青壯年主動請纓堅守山裏,更多人選擇搬遷下山,進城務工,發展産業,徹底擺脫貧困。

  兩年前,斯提瓦力迪·司馬義和蘇來曼·司馬義兄弟倆還是高原上的貧困牧民。在脫貧政策扶持下,兩家人先後搬遷下山。

  “弟弟2017年先搬下來,住進了安置小區,還分得一個扶貧溫室大棚,”哥哥斯提瓦力迪説,“讓我驚訝的是弟弟學會了種甜瓜和蔬菜,當年收入就有2萬多元,第二年就順利脫貧。”

  2019年春天,哥哥也下定決心搬遷。“誰不想過上現代化的美好生活?”斯提瓦力迪説,高原環境惡劣,醫療衛生條件差,前些年爸爸就因突發心臟病、無法及時救治去世,“要是現在,完全有可能搶救回來。”

  這是新疆阿克陶縣易地扶貧搬遷點的阿克陶縣現代設施農業産業扶貧基地和阿克陶縣昆侖佳苑小區(3月22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在新疆阿克陶縣城郊的昆侖佳苑和絲路佳苑兩個易地搬遷安置小區,安置了從帕米爾高原山區搬遷下來的1萬多貧困人口。安置房通了水、電、暖,小區內還建有醫院、幼兒園、活動中心等。

  在新疆阿克陶縣現代設施農業産業扶貧基地,工人在育苗溫室內搬運菜苗(3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新疆各地農村、城鎮建成安居工程數百萬套,1000多萬群眾喜遷新居;農牧區醫療設施條件明顯改善,鄉鎮衛生院和村衛生室標準化率均達100%。

  天山以北,阿爾泰山脈東南側的青河縣緊鄰中蒙邊境,高山高寒,冬季漫長寒冷。土地貧瘠曾讓牧民頻繁地“逐水草而居”,青河縣被列為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

  在新疆喀什地區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工作人員為當地農戶鋪設入戶光纖(6月10日攝)。目前,喀什地區已實現光纖入戶全覆蓋。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如今,一座新鎮在青河縣東南方向拔地而起,樓宇嶄新,基礎設施齊全便利。這裏成為北疆最大的易地扶貧搬遷點,4000多名農牧民入住。

  這是2019年8月9日拍攝的新疆阿勒泰地區青河縣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阿格達拉鎮。新華社記者 沙達提 攝

  興業:腰包鼓了 腦袋富了

  在新疆阿克蘇地區烏什縣阿合雅鎮吐曼村沙棘苗圃基地,員工在培育苗圃(11月7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曼 攝

  在中哈邊境阿克蘇地區烏什縣原野上,散布著田壟整齊的沙棘林。沙棘——這個顏色橙黃、味道酸甜的小果實,如今成為當地農民脫貧致富的“金豆子”。

  農民艾麥爾·達吾提在過去45年中,也像沙棘一樣在這片土地上艱苦生活。“從沒有想過沙棘會讓我們脫貧增收。”他説。

  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烏什縣因地制宜、結合本土特色,把發展沙棘産業作為帶動農牧民脫貧致富突破口。經過一年發展,沙棘苗圃基地已初具規模。艾麥爾·達吾提也“轉型”為種植員,實現穩定就業。

  “不僅要‘拔窮根’,還要推動産業發展質效雙提升,提高産業帶貧、益貧能力,助力貧困戶脫貧又致富。”烏什縣扶貧辦黨組書記孫國元説。

  一名牧民在新疆阿勒泰地區青河縣阿格達拉鎮扶貧搬遷養殖區工作(2019年8月9日攝)。新華社記者 沙達提 攝

  在新疆遼闊的邊境地區,特色養殖、紡織服裝、民族手工業……這些因地制宜的特色産業,已成為各族群眾脫貧致富的主要途徑。

  帕提古麗·吐爾遜每天早上都會穿上幹凈整潔的工作制服,步行十分鐘來到工作廠房,這是一家位于喀什地區莎車縣扶貧産業園裏的食品加工企業。

  “過去總以為核桃和巴旦木只是零食,眼下我們親手把這些幹果加工成高檔油料,感覺非常神奇。”帕提古麗説,駐村扶貧幹部幫她聯係到這家企業時,她沒有任何技術,一年來邊工作邊學習,成長為車間技術骨幹,“每個月拿到4000多元工資,我家徹底甩掉了貧困戶的帽子。”

  新疆喀什地區葉城縣實施平整拓寬改造後的通往一處偏遠山村的鄉間道路(5月1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從北疆戈壁到南疆高原,一座座扶貧車間讓許多貧困婦女第一次“走出家門”,領到人生第一份工資。截至2019年底,新疆紡織服裝産業累計完成固定資産投資1700多億元,帶動就業人數近60萬人,其中相當數量是女性員工。

  圓夢:奔向小康 擁抱幸福

  新疆霍爾果斯市城區一角(6月27日攝)。新華社發(林波 攝)

  霍爾果斯,自古以來就是絲綢之路北道商貿重鎮,聲聲駝鈴響徹千年。如今,商旅駝隊已被中歐班列所取代。

  海路爾·吐拉洪出生在伊犁河谷一個牧民家庭,他沒想到家傳的烤馕手藝,會讓他成為外貿企業的員工。

  霍爾果斯馕産業園的員工將成品馕放至展臺(7月4日攝)。新華社發(郭傑 攝)

  在中國和哈薩克斯坦邊境口岸的霍爾果斯馕産業園,廠房寬敞整潔,一個個環保智能電馕坑整齊排列,先進數控係統顯示馕坑溫度,一個馕用多少面粉、油、配料都有著統一標準。

  海路爾和其他500余名貧困群眾在這裏就業,“現在月工資3000多元,相當于過去半年的收入,”海路爾説,“這裏能掙錢,還能學到現代食品加工技術,很多朋友通過在這裏打工實現了脫貧。”

  在新疆霍爾果斯市莫乎爾衛生院,社區居民接受免費健康體檢(2019年3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奮力搬掉“貧困”這座大山後,為了鞏固提升脫貧成果,霍爾果斯市大力發展産業帶動就業,有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人人有事幹、月月有收入,“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得到解決,貧困發生率降至零。

  帕米爾高原上的易地扶貧搬遷戶古麗汗·艾則孜今年開了一家飯館,因為緊鄰中國和吉爾吉斯斯坦通商的吐爾尕特口岸,一些外籍商人也成了常客。“沒想到我能吃上‘口岸飯’。”她説。

  工人在中歐班列烏魯木齊集結中心吊運貨物(3月12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菲 攝

  脫貧攻堅戰打響以後,當地扶貧部門把138戶貧困牧民扶貧搬遷到口岸附近,完善店鋪、市場等設施,鼓勵他們利用口岸資源和區位優勢創業。

  古麗汗的飯館就是借助扶貧資金建立的。她説,飯館每月能掙4000多元,丈夫在口岸裏做庫管每個月也有3000元收入,“搬遷下來的鄉親們都脫貧了。”

  新疆阿拉山口站綜合換裝庫(三區)內等待換裝的集裝箱(9月29日攝)。新華社發(于蘇甫·艾尼 攝)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扶貧辦介紹,對退出的貧困縣、貧困村、貧困人口,在過渡期內,保持現有幫扶政策總體穩定,在全面完成脫貧任務基礎上壓茬推進鄉村振興,鞏固脫貧攻堅成果。

  新疆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成就,各族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斷增強,有力激發2500萬邊疆兒女愛國之情,形成愛國興疆強大合力。

  站在新的起點上,新疆正奮力推動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建設和高質量發展,帶領邊境地區各民族群眾再創新奇跡。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告別千年苦寒 共圓小康夢想——新疆萬裏邊境上的脫貧紀實-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769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