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首頁
執掌中國未來的新銳力量——中共十八大上的“新面孔”和“年輕人”
2012年11月12日 16:03:39
來源: 新華網
【字號: 】【列印
【糾錯】

    新華網北京11月12日電(記者劉劼 任沁沁 熊爭艷)26歲的中共十八大代表、江西永新縣三灣村黨支部書記邢鐳手中十八大報告的空白處記滿了筆記,他特別在有關加大對革命老區、貧困地區扶持力度的語句下面標上了重點線。

    這位大學生村官正琢磨著如何用兩到三年時間把三灣打造成中國紅色旅遊第一鄉。這位有著五年黨齡的“85後”年輕人從農村來到城裏上大學又回到農村,利用自己所學的科技知識成功幫助農民發展養殖增加收入。

    他認為,大學生村官為基層黨組織引入的“活水”。他們的知識結構可以幫助實現農業現代化。“但是,治理一個鄉村更加復雜,需要講究方法才能讓理想接近現實,現實接近理想。”邢鐳十分健談,黝黑的皮膚還是村官底色。

    十八大上,四名大學生村官第一次代表這個30萬名基層黨組織的新生力量亮相中共黨代會。在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王偉看來,讓這批年輕人有機會較早參與黨和國家政治生活十分有意義:“不要小看了他們,很多富有真知灼見的基層調研就出自他們之手,為重大決策提供了有力參考。”

    在西裝革履的代表中,閆文靜十分容易辨認:一襲紅衣,頭髮染成酒紅色,言談舉止充滿青春氣息。作為廣東2000多萬外來務工人員中唯一的黨代表,閆文靜覺得“鴨梨山大”(壓力很大的意思)。

    閆文靜之前一直在為黨代會調研做準備。她調研的主題有基層黨建、新老中山人融合和外來務工人員融入城市生活。為了盡可能多地聽到基層的聲音,她甚至專門去學校門口等候來接孩子的外來工,傾聽他們的心裏話。她認為,解決外來工融入當地的問題,關鍵是實現教育、就業、醫療等權益的均等化。

    “希望未來五年,作為黨員代表我能夠每月至少有兩個周末深入社區、企業和健身廣場,了解工友心聲。”閆文靜説。

    十八大代表、江西省贛州市委常委、瑞金市委書記鐘炳明今年41歲,在“70後”地市級幹部中也算年輕。19歲入黨、當過鄉長、縣長的他來到瑞金,發現這個中共早期政權的發源地面臨著新課題:如何化解各類凸顯的社會矛盾,保持黨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繫。

    十八大報告提出,要加強和創新社會管理。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建立健全黨和政府主導的維護群眾權益機制,完善信訪制度,完善人民調解、行政調解、司法調解聯動的工作體係,暢通和規范群眾訴求表達、利益協調、權益保障渠道。

    鐘炳明在瑞金探索開通“和諧110”,實行首問責任制。“一句話概括就是‘牽一髮而動全身’,打破原有部門界限,各個部門聯動,做到有求必應、有險必救,解決了以往百姓投訴難以及單一部門調查處理難的痼疾。”他説,實施近兩年來,共接待案件近2000余條,及時答復率和群眾滿意率都在98%以上。

    十八大代表中首次出現兩名網絡媒體代表,紅網總經理舒斌是其中之一。11年前,紅網開創直播地方黨代會先河。如今,網絡直播兩會已成常態,十八大更被看做第一屆微博“圍觀”下的黨代會,舒斌在出發前就開始了微博“直播”。

    紅網的理念是“關注民生、深入基層”。旗下的“百姓呼聲”和“紅網調查函”成為監督地方政府工作的利器。他預計今年內,紅網分站將延伸到湖南全部123個縣市區。

    “紅網的起步、發展、産生主流影響的過程也是中共開放、開明、包容、透明的執政理念的一種折射。”舒斌説。

    王偉認為,在已擁有5.38億互聯網用戶的中國,互聯網界的黨代表今後還應增加。

    十八大上,一批“60後”官員格外受關注。9日內蒙古代表團開放日上,媒體幾乎將所有的問題拋向1963年出生,先後任職西藏、河北、團中央的自治區黨委書記胡春華。

    在聽到媒體將他在內蒙古的主政風格評價為“柔性”施政後,他直言:這個評價有點簡單化了。“該硬的時候硬,該軟的時候軟,沒有説一定是柔性的或是剛性的。”

    1962年出生的福建省省長蘇樹林曾是大型石油石化企業的掌門人。他曾被臺灣媒體描述為深入鄉間、主動面對媒體,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研究主任李成認為,未來十年必然會有一批大企業家擔任中共高層領導。“很多人認為中國的領導者結構缺乏變化,但其實恰恰相反,他們的背景從老革命到技術人員再到律師和企業家,這正體現了中共政治制度的內在活力。”(參與採寫記者:李興文許林貴 葉前)

分享到:
( 編輯: 劉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