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8.5元午餐費克扣5元,無錫一總務處主任一年多貪污學生夥食費131萬
2020-08-14 09:51:37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每頓8.5元的夥食標準僅按3元至3.5元供應,大部分學校不同程度存在擠佔、挪用、克扣學生夥食費問題……江蘇無錫市委2019年對全市公辦中小學、幼兒園進行的專項巡察結果令人震驚。

  近年,學校食堂腐敗、安全問題時有曝光。到底誰“偷”走了學生的“營養”,又是如何“偷”走的?記者最近前往無錫進行了深度調查。

  “蠅貪”學生嘴裏“奪食”

  8.5元夥食克扣5元

  2018年5月21日,一組無錫江陰市一小學午餐圖片在網上引起“圍觀”。圖片顯示,學生的午餐是一根火腿腸加幾塊蘿卜、幾片白菜,外帶一碗冬瓜海帶湯。

  江陰有“中國制造第一縣”之稱,GDP常年位居全國市(縣)最前列。學生的午餐竟如此寒酸,在家長群中引發軒然大波。這引起當地紀委監委的關注,對相關小學食堂賬目審計由此展開。

  “審計前,學校破壞了所有數據,相關涉案人員還與供應商一一串通,對抗審計調查。”江陰市紀委監委第八紀檢監察室主任高虹透露,“審計機構最終只恢復了少部分數據,但結果依然令人震驚。”

  審計結果顯示,2017年4月至2018年1月期間,按學生實際上學天數計算,這一小學平均每天克扣學生夥食費1.36萬元;學校夥食標準為每頓8.5元,實際供應標準僅3元至3.5元;其中,總務主任龔某個人貪污學生夥食費131萬余元;學校食堂菜品供應商無一例外都存在虛開送貨單及發票行為,每次虛開數目從幾百元到幾千元不等。

  “這是個案還是帶有一定普遍性的問題?”鑒于此案,2019年3月至4月,無錫市委集中市縣兩級132名巡察幹部,對全市568所公辦中小學和幼兒園的671個食堂進行了專項巡察。

  結果再次令人瞠目。江蘇省紀委常委,無錫市委常委、紀委書記、監委主任王喚春坦言,巡察表明,大部分學校不同程度存在擠佔、挪用、克扣學生夥食費問題,克扣的資金或被個人貪污,或用于發放教職工補貼,或作為日常招待經費,還有的被挪用進行營利活動。

  對巡察發現的問題,無錫市縣兩級紀委監委決心一查到底,不讓“蠅貪”從學生嘴裏“奪食”。據無錫市紀委提供的數據,截至記者採訪時,已立案199人,留置15人,給予黨紀政務處分118人,通報典型違紀違法案例8起。

  學校食堂腐敗貓膩多

  食材採購環節“最易腐”

  這些“蠅貪”究竟如何從學生嘴裏“奪食”?無錫市紀委辦理的一些案例為人們揭開了其中的貓膩。

  最近,無錫市宜興市一所學校兩任校長相繼落馬,目前案件還在辦理中。宜興市紀委監委第六紀檢監察室副主任張東透露,原校長馬某在任時,兩個主要食材供應商一個是小舅子,一個是親妹夫。他們相互勾結,大肆套取學生夥食費挪作他用,2007年至2014年間平均每年套取金額80多萬元。

  接任馬某的校長陳某,有過之而無不及。相關涉案人員到案後交代,他們每個月都要加班修改食材採購數據,計算套取的費用。張東介紹,從2014年9月至2019年1月,陳某每學年要從每個孩子1500元的夥食費中套走近1/4,約370元。

  “這個案件極為典型。”無錫市紀委監委派駐第九紀檢監察組組長汪輝雷説,無錫學生餐供應模式有三類:一是學校自辦食堂;二是食堂服務外包;三是快餐外送,不設食堂。從查辦的案例來看,不管是哪一種形式,克扣、套取資金大都是從食材採購這一環節下手,堪稱“最易腐”環節。

  無錫市紀委監委第三監督檢查室主任張靜紅介紹,此前,無錫很多學校食堂是單獨建賬,資金未進入財政或第三方監管賬戶,遊離于日常監管和審計之外,管理不規范,特別是食材採購環節,各學校有各自的供應商,且一個學校有多個供應商,無法做到全面監管,是腐敗滋生的重要原因。

  有學校實行快餐外送,不設食堂,但送餐企業依然會從食材中克扣學生夥食費。王喚春透露,有一家快餐公司,曾為無錫多個學校送餐。調查發現,這家企業幾乎給所有送餐學校負責人送過“好處費”。審計顯示,“好處費”還是來自食材,例如,一份大排供應重量應為100克,可該企業提供的僅為50克。

  “學校食堂腐敗問題應該並非無錫獨有。”汪輝雷説,“不同的是,無錫沒有停留在個案辦理上,而是借助巡察手段,撕開了一個領域的腐敗亂象,找到並挖出了‘腐根’。”

  公益化集中統一配送

  不讓學生“營養”流失

  泰森的雞肉、正大的雞蛋、恒都的牛肉……記者近日來到無錫蘇南學校食材配送有限公司的冷庫看到,學生所吃菜品已全面升級。夥食標準依然是8.5元/頓,但食材的供應商已變成行業龍頭企業,提供的肉、蛋、奶等全是大眾認可的大品牌,蔬果也非常新鮮。

  “辦案不是目的,目的是要讓孩子吃好。”王喚春説。專項巡察撕開學校食堂腐敗面紗後,從2019年下半年開始,無錫市委、市政府果斷推行學校食堂治理改革,遴選一家國有企業代表政府,組建標準化學校食堂食材配送中心,推行公益化集中統一配送模式。這家公司即蘇南學校食材配送有限公司。

  每天下午,各種食材供應商會將食材運至蘇南公司四個基地。蘇南公司再按學校選擇的菜單,將食材按學生人數進行分揀,第二天淩晨通過冷鏈運輸車送至各學校食堂。這些食材無論在外是否進行過檢測,進入蘇南公司後都要重新全批次、全品類再檢測,確保激素、農藥殘留不超標。截至目前,共檢測出132批次不合格食材,拒收、退換和銷毀問題食材320噸。

  “這顛覆了原有的監管模式。”無錫市教育局規劃和財務處處長吳偉説,學校和食材供應商之間的利益鏈被斬斷,學校每天只需做好飯菜,統計好吃飯人數即可,所有食材,包括調味品,都由蘇南公司按需供應。夥食費則通過第三方監管賬戶,與蘇南公司按就餐人數進行結算。以前,要監管幾百個食堂,現在只需看管好蘇南公司即可。

  “陽光”是最好的防腐劑。治理改革中,無錫還搭建了學校食堂陽光監管平臺,通過這一平臺,每一個無錫市民下載相關App,都可以實時看到配送公司、學校食堂狀況以及飯菜供應和經費結算信息。無錫市紀委監委還聘任45位熱心市民為特別監督員,給予其“特權”,可隨時查看蘇南公司冷庫內的食材、品嘗各學校飯菜,一旦發現問題可隨時反饋。

  無錫師范學校附屬小學、江南中學等多所學校師生告訴記者,食材集中配送以來,學校飯菜質量明顯改善,“口味和家裏飯菜一樣,剩菜剩飯明顯減少,有時還能吃到蝦仁這樣的昂貴菜。”

  多位接受記者採訪的學校負責人説,無錫以“反腐利劍”開路,推動了學校食堂治理改革,達到了去腐斷根的目的,這一實踐路徑對其他地區或許也有警示和借鑒意義。

  “一頓飯看似小事,實則是關乎民心的大事。”王喚春説,“學校食堂腐敗侵蝕的是孩子的‘營養’,關乎千家萬戶的切身利益,影響的是未來國民的體質,必須去腐斷根。”

  記者獲悉,無錫學校食堂配送的改革步伐並沒停止,一座自動化、現代化、信息化的凈菜基地已初步建成,9月1日新學期開始,部分學校將實現凈菜配送。(記者 朱國亮 吳新生)

  相關評論

  嚴懲連小學生午餐都不放過的“蠅貪”

  8.5元夥食費克扣5元;一所學校兩個食材供應商,一個是校長小舅子,一個是校長親妹夫;“加班”竟是為了修改食材採購數據,計算套取費用;一所學校食堂菜品供應商無一例外都存在虛開送貨單和發票……無錫學校食堂反腐與治理曝光的案件令人震驚。

  直面問題,以“反腐利劍”開路,從個案查處到領域治理,無錫對學校食堂進行“去腐斷根”式治理改革,展示了決心和擔當。不過,其他地區或許更應從案件中汲取教訓、獲取警示,不要讓學校食堂成為反腐遺忘的“角落”,不要讓“蠅貪”毀了孩子健康。

  學校食堂腐敗問題並非無錫獨有。幾個月前,湖南省衡陽市紀委監委通報6起漠視侵害群眾利益問題典型案例,其中5起涉及學校食堂腐敗,有的是其他開支擠佔學生夥食費,有的強制要求學生搭餐住宿,有的違規將學生夥食費結余款用于發放教職工績效獎或補助。

  事實上,近年來,學生餐問題不斷,尤其是食品安全問題。2018年,無錫查辦第一起學校食堂腐敗案時,就曾有媒體統計,這一年全國學生餐問題達27起。今年7月,針對江蘇、山東、河南等地學校發生多起食品安全事件,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辦公室發布預警,要求確保學生“舌尖上的安全”。

  學校以教育為主,作為附屬事項的食堂,在各項工作中,包括反腐,是容易被忽略的“角落”。然而,正因外部監管難以到位,內部制度不健全,管理不規范,學校食堂也容易滋生腐敗。以無錫為例,改革前,全市有數百所公辦中小學和幼兒園,每個學校和幼兒園又對應幾個甚至幾十個供應商,僅靠教育局相關處室幾個人,監管有一定難度。久而久之,一些學校負責人或食堂負責人就和供應商勾結在一起,大肆貪腐、擠佔、挪用學生餐費。

  相比于動輒上億的“巨貪”,學校食堂“微腐敗”似乎不值一提,然而其危害同樣巨大。每一個孩子都是家中“寶”,也是國家的未來,中小學又是孩子長身體、長智力的關鍵期,克扣學生夥食費無異于從學生嘴裏“扣食”,不僅會影響孩子健康,損害未來國民身體素質,還涉及千家萬戶利益,是關乎民心的大事。在我們身邊,對孩子在校餐飲有怨言的人不在少數,但苦于不敢得罪學校,或者無從調查背後的貓膩,往往私下議論了之。

  有網友評論,學校食堂應是孩子成長路上的“加油站”,而不應是學校的“小金庫”。網言網語中飽含群眾期待,各級政府當主動作為,擔起責任,對學校食堂“微腐敗”不輕視、不忽視,更不要簡簡單單“微處理”。挖出“腐根”,將其曬到陽光下,並採取實實在在的舉措,推動整個領域治理改革。(記者 朱國亮)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8.5元午餐費克扣5元,無錫一總務處主任一年多貪污學生夥食費131萬-新華網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6661126366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