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重載大秦”三十年
2018-12-27 21:14:1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太原12月27日電 題:“重載大秦”三十年

  新華社記者 陳忠華、孫亮全、許雄

  這是一條“河”的故事。

  這條“河”,一頭連著“煤海”,一頭連著大海,綿延千裏,晝夜不息。

  這條“河”很溫暖,30年流淌“黑金”60億噸,裝滿萬噸大列可繞赤道20余圈。

  它的名字叫大秦鐵路,2018年12月28日,正式開通運營30年。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重載大秦”三十年 

一列重載列車行駛在大秦鐵路上(資料照片)。  新華社發

  千裏大秦線:“煤河”流淌光與熱

  淩晨四點,零下二十攝氏度。

  大同湖東站二場12道上,重載司機景生啟和徒弟劉濱登上重載大列。一聲長鳴,列車啟動,10多個小時後,這條2萬噸“巨龍”將抵達秦皇島港。

  這是景生啟今年的第101次出發。25年來,他已經記不清跑了多少趟,“大概運了三四千萬噸煤吧。”

  1985年動工、1988年正式開通的大秦線,西起山西大同,東至河北秦皇島,全長653公里,是中國第一條重載鐵路。

  編組發車前,這列由210節車廂組成,長度超過2.5公里的重載列車,已在同煤塔山礦裝車完畢。自湖東站發出的運煤列車,來自山西、陜西和內蒙古西部。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2)“重載大秦”三十年

夜幕下的大秦鐵路塔山專運線裝車點(12月5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如今,每天約有90列火車從這裏出發,將“三西”煤海的“黑金”運至港口,然後裝船出海,到達長三角、珠三角等地的用戶手中。一直以來,大秦鐵路擔負著我國六大電網、五大發電集團和上萬家工礦企業的生産用煤以及十幾個省區市的生産生活用煤的運輸任務。

  作為“西煤東運”的“主動脈”,大秦鐵路宛若一條溫暖的“河”:運的是煤,流淌的是光和熱。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3)“重載大秦”三十年

工人在大秦鐵路線上進行維修作業(2014年10月15日攝)。新華社發

  “如果以現在的運量,換算成徑流量,這條河每秒可輸煤14噸。人們説大秦的煤溫暖了大半個中國,其中也有我們重載司機的功勞。”劉濱感到很是自豪。

  令大秦人自豪的,還有不斷刷新的紀錄:裝車,30秒一節;發車,15分鐘一趟;制動,0.2秒同步操控;通訊,延時不超0.6秒……

  事實上,大秦線開通之初年運量僅有2000多萬噸,2002年達到了設計年運輸能力1億噸的目標。隨後運量加快攀升,2005年突破2億噸,2007年突破3億噸,然後是4億噸、4.5億噸,今年有望實現新突破。

  “車也越拉越多。”景生啟回憶説,從最初的單列5000噸,變成1萬噸、1.5萬噸、2萬噸、2.1萬噸,“多拉快跑”成為現實。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8)“重載大秦”三十年

一列重載列車行駛在大秦鐵路上(12月6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2014年4月2日,景生啟終生難忘。那一天,他駕駛長近4公里、總重達3.15萬噸,由4臺電力機車和315節貨車組成的3萬噸重載列車實驗成功。我國成為世界上僅有的幾個掌握3萬噸鐵路重載技術的國家之一。

  “大秦鐵路作為目前世界上運輸密度最大的重載鐵路,創造了單條鐵路年運量超過4.5億噸的世界紀錄。”中國鐵路總公司副總經理劉振芳説。

  每當冰雪災害、迎峰度夏、煤炭供應緊張、電煤告急之時,大秦鐵路這條溫暖的“煤河”,總是衝在保運輸、保供應的最前線。

  重載第一路:雙軌鍛造“試驗田”

  6點19分,車行至河北化稍營。

  景生啟變得更為專注,前方就是大秦線上最危險的兩個長下坡:化稍營至涿鹿段和延慶至茶塢段,這兩個地處燕山山脈、總長83公里的大坡,落差達1000米。第一段42公里的大坡,第一次剎閘,3公里後火車才能降至安全速度,第二次剎閘需要5公里,第三次需要10公里。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7)“重載大秦”三十年

重載司機景生啟駕駛著重載列車行駛在大秦鐵路上(12月12日攝)。 新華社記者曹陽攝

  “不怕拉不動,就怕剎不住。”景生啟解釋説,約兩萬多噸重、2.5公里長的列車,有時同時穿越三四個橋梁隧道,甚至擺動出S彎,車尾的坡還沒下完,車頭就又開始爬坡。

  “最開始,控制技術不成熟,車頭主控司機和中部機車司機要拿對講機,喊著‘一二三’同步放閘剎車。”景生啟説,由于存在時間差,在巨大的衝撞力下,經常發生車輛連接處車板被擠壓變形。

  為了避免把中間車輛擠成“鐵餅”,多部門科研團隊在大秦線先後開展了100多次實驗,研發出係統網絡通信傳輸技術,2.5公里長的重載列車完美實現“齊步走”。

  上午9點半,列車過了北京境內的茶塢,進入平原地區。

  “過了茶塢站,輕松一大半。”景生啟懸著的心放了下來,和徒弟劉濱換了班。

  就在景生啟專注于下坡操作時,55歲的養路工王建設正目送列車穿越隧道呼嘯而去。從20多歲建設大秦,到脫下軍裝守護大秦,這一守就是三十年。再過兩天,老王就要退休了。

  王建設所在的河南寺工區,藏在燕山深處,“天上無飛鳥,風吹石頭跑,吃水下河舀,媳婦不好找。”眼下已是嚴冬,山腳下的桑幹河夾著冰淩,與大秦“煤河”相依相伴,歡快地流向遠方。

  30年間,王建設守護和景生啟駕駛的重載列車已經更新了好幾代。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1)“重載大秦”三十年

  上左:大秦鐵路建線初期的SS1型電力機車(資料照片);上右:大秦鐵路1988年引進的8K型電力機車(資料照片);下左:大秦鐵路2005年配屬的DJ1型電力機車(資料照片);下右:大秦鐵路上的和諧2型電力機車(12月6日新華社記者詹彥攝)(拼版照片)。 新華社發

  “大秦線上的重載機車,從最初的直流傳動技術的韶山係列,到交流傳動技術的和諧係列,實現了對國際同行業的追趕。”中車大同電力機車有限公司研究院院長梁鎮中説,基于大秦線上的技術實踐,他們已成功研制出具有完全自主智慧財産權、達到國際重載領先標準的30噸大軸重電力機車。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5)“重載大秦”三十年

圖為中車大同電力機車有限公司總裝車間生産線(12月7日攝)。 新華社記者曹陽攝

  “這裏就像一個龐大的試驗場,幾乎每天都有創新成果。”這是不少重載鐵路專家的共識。30年來,在千裏鋼軌“試驗場”上,大秦鐵路鍛造出了獨具特色的“産運輸”對接、“集疏運”一體、“速密重”並舉的具有自主智慧財産權的重載運輸體係。

  “大秦鐵路是我國發展重載鐵路運輸的一個成功典范。”原鐵道部常務副部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孫永福説,在大秦鐵路的引領下,我國先後建成了朔黃、瓦日等重載鐵路。

  環保前行者:綠色長龍向藍天

  下午4時,景生啟順利抵達秦皇島港。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2)“重載大秦”三十年

重載司機景生啟駕駛著重載列車駛入秦皇島港的翻車車間(12月12日攝)。新華社記者曹陽攝

  在港口翻車車間,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車廂內跋涉千裏的“黑金”,卸車時仍保持著井口裝車時堆積的形狀,一路風塵僕僕卻“發型不亂”。

  “這是抑塵劑的作用。”塔山抑塵站副站長李春福説,大秦線上每個大型裝車點都配有自動化抑塵噴灑裝置,如同掃描一般,在每節車廂頂部噴灑一層透明“發膠”,凝固形成一層1釐米多厚的硬殼,煤一裝上車就被“定型”和“封閉”。

  目前,大秦鐵路共建成74個抑塵站,每年要噴灑抑塵劑40多萬噸。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6)“重載大秦”三十年

大秦鐵路塔山抑塵站的抑塵裝置在為一輛重載列車噴灑抑塵劑(12月5日攝)。 新華社記者曹陽攝

  這一環保妙招,讓景生啟感受頗深。以前在隧道會車時,形成的旋風會將車廂裏的煤塵翻卷起來,劈頭蓋臉打在車窗上,什麼也看不清,“現在,這種情況基本看不到了。”

  現在的大秦線,可謂一條“綠色運輸線”。一塊煤,從出井裝車,入境口裝船,一路都是封閉的皮帶和管道,很少拋灑。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9)“重載大秦”三十年

一列重載列車行駛在大秦鐵路上(2017年2月23日攝)。 新華社發

  與公路運輸相比,鐵路電力機車運輸沒有廢氣排放,綠色效益顯著。有人測算,每一列2萬噸大列駛過,相當于減少了約700輛30噸運煤卡車對環境的污染;按日運量130萬噸計算,相當于大秦線每天可減少約4.3萬輛30噸運煤卡車對環境的污染。而大秦鐵路4.5億噸的年運量,約相當于減少碳排放量1200多萬噸。

  交車後的景生啟,舒舒服服洗了個澡。千裏行車很是辛苦,但也有風景一路相伴,而最讓他感慨難忘的,還是日出時刻車過河北懷來縣時的那個地方:

  在那裏,絢爛陽光中的大秦鐵路,與百年前中國人自己修建的第一條鐵路——京張鐵路、中國在建的高寒大風沙高速鐵路——京張高鐵神奇交會,進行了一次歷史對話,共同訴説著百年中國的滄桑巨變。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0)“重載大秦”三十年

一列長達2.5公里的重載列車在大秦鐵路塔山專運線裝車點裝載煤炭(12月5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曹陽攝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4)“重載大秦”三十年

重載列車行駛在桑幹河旁(12月6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曹陽攝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3)“重載大秦”三十年

圖為大秦鐵路湖東電力機務段內等待編組的重載列車車頭(12月7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曹陽攝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程瑤
“重載大秦”三十年-新華網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6401123915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