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你有多美】中山醫療隊武漢日記 | 接管病房,推開三道門,通往污染區……
2020-02-14 14:54:21 來源: 健康中國微信公眾號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2月7日~2月8日

  

  走進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這裏也是上海中山醫院醫療隊抗疫一線的主戰場。抗擊新冠肺炎是一場真實的戰爭,敵人不會等我們準備就緒再開火。

  戰爭,在這裏不是一個比喻。我們的敵人——新冠肺炎已經搶先發動進攻,動用了無數詭譎的手段。而我們面臨著一場必須打贏的阻擊戰。

  支援的隊伍一撥又一撥衝上來。7日夜,來自上海的中山醫院醫療隊抵達前線武漢。一天後,他們即將接管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以下簡稱“人民醫院”)的兩個重症病房。

  從抵達,到戰鬥,留給醫療隊的準備時間只有一天。此刻,戰場形勢如何,我方陣地堅固嗎?彈藥充足嗎?傷員病情穩定嗎?對于馳援人民醫院的上海中山醫療隊,這些信息還是未知。

  兵家説,知彼知己,百戰不殆。他們必須在一天內,摸清敵我雙方的情況。準確地説,不是一天,而是在幾小時的換防時間內,了解一片陌生的戰場。

  “如果我説話思維混亂,請諒解”

  8日傍晚,武漢天氣陰冷,一陣陣寒風穿過敞開的窗戶,吹進人民醫院7號樓一個房間裏。這個房間以前也許是個會議室,但此刻,除了沿墻壁擺滿的椅子外,沒有任何陳設。換防會議就在這個空蕩蕩的房間裏舉行。

  房間四周,分別坐著四支隊伍——當前駐防的人民醫院,以及前來支援的三支醫療隊,他們分別來自陜西、山東、上海。這支上海醫療隊共136人,其中30名醫生、100名護士、6名行政人員,他們全部來自于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

  第一次進入未來的戰場,本想合個影,但疫情迫在眉睫。

  在過去的十多天裏,人民醫院從一家綜合性醫院整體轉型成新冠肺炎定點醫院。1月28日開始接收病人,最初有200張床,後來增加到400張。2月5日接到命令,5小時內將病床數擴充一倍,增加到800張。擴容完成後的8小時內,300多個新冠肺炎患者被運送到這裏,而且多為重症患者。

  在換防會議上,人民醫院一位副院長説,過去十多天,每天最多睡2個小時,“如果我説話有停頓,或是思維混亂,請大家諒解。”説話間,顯然疲憊已極。

  “中山醫院,負責5號樓11樓、13樓兩個病區。”人民醫院一位負責人接著給上海醫療隊分配了任務。

  這,就是戰爭

  上海醫療隊領隊——中山醫院副院長朱疇文和他的戰友們聽到11、13兩個數字,有些疑惑。“兩個樓層不連著?那12樓呢?”有隊員問。他們的疑問很自然,因為剛剛山東隊和陜西隊的兩個病區都在相鄰樓層。

  在戰場上,任何一個細節疏漏都可能帶來意想不到的災難。朱疇文立刻想到了許多問題,兩個不相鄰的樓層如何管理?兩個病區的醫生、護士能互通嗎?如果不能互通,他們之間如何應援?

  人民醫院的一位副院長解釋説,12樓現在仍由人民醫院的醫護人員在堅守,他們不願撤出來。好在,11樓和13樓之間,醫護人員穿防護服是可以互通的。

  擺在醫療隊面前更大的難題是氧氣壓力不足。一般情況下,醫院需要使用氧氣的患者數量不多,但這段時期,大量新冠肺炎患者需要同時吸氧,平時能夠滿足需要的供氧係統,這時候壓力就不夠了。就好像居民樓的供水係統,平時用,水壓都夠,如果家家戶戶同時開了水龍頭,每個水龍頭的出水量就小了。疫情發生後,武漢不少醫院都遇到了氧氣壓力不足的問題。有些醫院已經在改造,人民醫院還在想方法。

  剛剛抵達戰場的中山醫院醫療隊一定還會遇到各種大大小小的困難,但他們沒有退縮這個選項。這就是戰爭。

  戰鬥即將開始,不問清楚怎麼行?

  人民醫院5號樓11層,這是中山醫院醫療隊第二天將要接管的地方。狹窄的過道裏,一下子擠進了八九位普通話、上海話混用的醫生和護士。他們查看每一間房間,清點每一樣物資,把問題一個個拋向負責移交的人民醫院同行。

  勘查戰場、與駐防的戰友對接,這是中山醫院醫療隊投身戰鬥前的最後一步。他們需要盡可能了解戰場和敵方的一切情況。

  通向過道的一扇門打開了,走出一個年輕的女護士,鼻梁上的紅色壓痕還在,顯然是剛剛卸下口罩從隔離病房出來。她一抬頭,看到塞滿過道的人,有些手足無措,手上拎著的護目鏡也忘了放進消毒桶裏。她很久沒有在病區看到這麼多健康的人了。今天,援兵終于來了。

  病區裏通道狹小,人民醫院原本只打算讓每個醫療隊派4名負責人來看一下,再轉告其他同事。但中山醫院的同事都覺得,光聽人説怎麼説得清,不親眼看到怎麼作數?在他們的堅持下,勘察場地的人員增加到了八九個。

  人民醫院的本意是讓換防的戰友過來認認門,熟悉一下場地。可認真的上海人要把一切都問清楚。時間太緊了,第二天他們就將在這裏戰鬥,己方和敵方的狀況要盡快摸清。

  這裏和上海有太多不一樣,戰時又與平時有太多不一樣。中山醫院醫療隊隊長、重症醫學科副主任羅哲將要統管11樓、13樓兩個病區,他需要向此前負責這個病區的人民醫院王繼春主任問明很多情況:11樓怎麼去13樓?消防通道在哪裏?患者入院流程是怎樣的?現在兩個病房裏共有多少患者?有多少重症?重症患者能不能轉到ICU?醫生、護士的休息室分別在哪裏?……

  羅哲等幾位醫生跟著病區主任,而潘文彥、鄭吉莉兩位護士長則圍著人民醫院的一位護士長詢問,防護服在哪裏穿?醫囑係統怎麼用?藥是護士取還是有人送?面屏和護目鏡同時戴嗎?……她倆一邊問,一邊在筆記本上記錄。

  當醫生、護士們在11樓了解戰場的每一個細節時,作為這次戰爭的將領,朱疇文在樓外盤算著如何用好手上的兵——100名護士和30名醫生。幾人排一班好?每班幾個小時?早上7點還是8點上班更合適?人員休息怎麼安排?

  朱疇文説:“我們要準備未來可能的持久戰,為了保證掌握敵情的戰役成功,我們的確需要注意加強自我防護,科學輪休調整,才能保持良好的狀態。上海如此,武漢也如此。”

  直到晚上7點多,中山醫院一行人才離開病房。這時天色已暗,華燈初上。來時説要拍的那張合影,最終還是沒有拍成。

  新的戰役第二天就將在這裏打響。也罷,等黑暗過去,等迎來燦爛的光芒再拍。

  2月9日

  接管病房第一天,推開三道門,通往污染區

  

  門後面,等待她們的是看不見的病毒,是未知的風險,而她們卻義無反顧,推開那一扇扇門,留下一個個白色的身影。

  9日下午,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醫療隊進駐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這也是醫療隊員第一天正式“上班”。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位于武漢東南部,離醫療隊駐地11公裏,政府安排了一公交車專門接送醫護人員。公交車行駛在空蕩蕩的街頭,在這座停擺的城市裏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在前往醫院前,隊員們在駐地領取病房工作服)

  (醫生和護士分別搭乘兩輛公交車前往醫院 )

  半小時後,車輛停在了東院門口,醫療隊員有序下車,門衛逐一查看了隊員們出示的通行證後便欣然放行,這些天,他們早已習慣了一批批醫療隊伍從全國各地來此馳援。

  (醫療隊員進入病房)

  (醫療隊員拿著自己的衣物等待進入醫院工作區)

  這是一所綜合醫院,在疫情非常時期,醫院處于非常態運作,專門收治新冠肺炎患者。所有人員和車輛進出都要出示出入證。物資車停靠在各幢大樓前,從車上卸下的醫療物資正源源不斷地往裏運送。

  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醫療隊所接管的是5號樓的13樓22病區和11樓20病區,共80張床位。記者跟隨醫療隊進入13樓的22病區。從走廊指示牌上的標示可看出,這裏原先是心內科,如今改造成了呼吸科病房。最近病房全部滿員,當天有部分患者轉院,目前5名醫護人員料理著10名新冠肺炎病患。

  (武大人民醫院感染科主任劉志超向醫療隊的醫生團隊介紹患者情況)

  “現在醫院人手特別緊缺,大家都沒有休息,醫生和護士每天要長時間待在污染區,高強度工作導致免疫力下降,對醫護人員和病人來説都有風險。”原負責22病區的武大人民醫院感染科主任劉志超説。

  在臨時隔出的醫護人員辦公區內,醫療隊與原負責22病區的醫護小組第一次碰面。帶隊的中山醫院呼吸科醫生葉伶一邊向原團隊了解病房的設施設備、操作流程和病人情況,一邊在筆記本上一點點做著詳細記錄。

  (醫生葉伶把相關情況都記錄在紙上)

  (醫生團隊對每個細節都刨根問底,生命攸關沒有小事)

  下午2時,醫療隊正式完成交接。接管病區後,醫療隊計劃在每個值班時段安排5名醫生、6名護士負責病區運作,護士每4小時輪一次班,醫生每天值班10小時。在醫護人員配備更充分、合理的情況下,病區收治病人的能力將得到提升。

  了解完病房的情況後,醫療隊開始換上防護服進入隔離病房,也就是污染區。

  

  (護士長把護士的名字寫在背上方便識別)

  這是一個經過改造的隔離病房。隨處可見的灰色復合板,將長長的病房走廊分成三個區域——清潔區,緩衝區和污染區。三個區域被這些臨時搭建的門和墻間隔開,當一扇扇門被逐一打開,最後通往隔離病房。

  清潔區是醫護人員的辦公區域,穿防護服的流程在這裏完成。整個過程持續20分鐘,嚴格按照規定步驟進行。墻壁上用A4紙貼著穿戴順序,從口罩、帽子、手套,到護目鏡、臉罩……每張紙下面有一個箱子,裝著相應的配件,供醫護人員從裏面取用。

  (醫生們在電子平臺上交接病患病歷)

  穿防護服的步驟非常重要,因為只有穿的順序做對了,脫防護服時才不會接觸到污染源。每一步都攸關生命,容不得半點差錯。一些年輕護士由于身材過于瘦小,而防護服又很大,她們會用橡皮筋把防護服仔仔細細扎嚴實再進病房。

  8名護士首先進入病房,她們的工作是直接護理病人。清潔區的門打開了,門後面就是緩衝區。緩衝區由三道門組成,只有前面一道門關上,後面一道門才會打開,以此將被污染的空氣阻隔開。通往緩衝區的通道很窄,在第一道門前,護士長回過頭輕聲説了句:“大家加油!”隨後,護士們一個接一個地邁進門裏,就像進入普通病房一樣。

  然後,門關上了。門後面,等待她們的是看不見的病毒,是未知的風險,而她們卻義無反顧,推開那一扇扇門,留下一個個白色的身影。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你有多美】中山醫療隊武漢日記 | 接管病房,推開三道門,通往污染區……-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211125573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