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讓每個鄉村通上公路,中國為什麼能?
2019-09-22 16:56:03 來源: 財經國家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中國有70萬個行政村,

分布在960萬平方公裏國土上。

無論在高原、沙漠還是草原,

它們中的99.98%都有公路連通。

中國為什麼能做到?

1978年,中國至少一半行政村不通公路。

但從那時起40年間,

中國的農村公路總長度增長近6倍。

在中國,

修築道路是農村減貧的主要措施。

幾乎每個人都知道這樣一句話:

“要想富、先修路”。

2018年11月3日,江蘇響水縣農民將採摘的西蘭花裝車,準備銷往國內外市場。(新華社記者李雨澤 攝)

在中國修建農村公路有多難?

中國67%的陸地面積是山地、高原和丘陵。

西藏阿裏,

平均海拔4500米,

這裏有143個行政村,

很多人都生活在海拔5000米以上。

1957年12月17日,汽車行駛在從新疆葉城到西藏阿裏的新(新疆)藏(西藏)公路。(新華社記者王安攝)

新疆牙通古斯,

被塔克拉瑪幹沙漠包圍,

距離最近的縣城100多公裏。

1997年4月3日,新疆民豐縣牙通古斯村村民騎毛驢西行3個小時,再通過公路乘長途客車前往其他地區。(新華社記者沈橋 攝)

雲南獨龍江鄉,

有6個行政村,

位于兩座高山、一條大河之間,

每年有6個月雪季無法與外界通行。

雲南獨龍江鄉獨龍族群眾在上世紀50年代刀耕火種的資料照片。(新華社圖)

  中國人怎樣修路?

在中國,

平均每小時就會新建700米高速公路,

中國也是世界上隧道和橋梁工程最多、最復雜的地方。

四川省汶馬高速公路,

有121座橋梁和32座隧道,

全長86%以上是橋梁和隧道。

2018年1月12日,河北交投集團建設工人在太行山高速公路河北沙河三號橋施工。(新華社記者朱旭東 攝)

2019年6月26日,貴州威寧彝族回族苗族自治縣中石公路姜家溝大橋即將通車試運行。(新華社記者陶亮 攝)

2019年4月3日,貴州三都至荔波高速公路全線建成通車。(新華社記者陶亮 攝)

為了建造這樣高難度的公路,

中國發明了最好的機械工程設備。

  現代盾構機是集機械、電壓、液壓、信息、材料、控制等多種技術于一體的高端裝備。有了它,炸藥炸、鐵鎬刨、赤膊揮汗挖隧道的人工會戰場景,就一去不返了。(資料圖片)

  2018年12月20日,中鐵大橋局滬通長江大橋項目部使用“水上大力士”浮吊船吊裝了兩臺1800噸架梁吊機。(圖片來源:南通市鐵路辦)

但高速公路並不直接連接鄉村。

在鄉村,

下雨和其他原因可能毀壞路面,

硬化路面成為重要之事。

中國政府對硬化農村公路提供補貼,

鼓勵農民改善自己家門口的道路。

2017年2月12日,涼山彝族自治州美姑縣九口鄉四峨吉村6.3公裏道路硬化項目從空中看來格外耀眼。(新華社記者劉坤 攝)

2013年7月23日,施工人員在廊坊市安次區楊稅務鄉南史務村實施村莊街道路面硬化工程。(新華社記者王申 攝)

這些工作技術並不難,

但需要巨額資金。

  修建農村公路的錢從哪來?

從2013年到2017年,

中央政府在農村公路建設上投入4000億元人民幣,

其中大部分投向貧困地區。

來源多樣的資金在不斷增加,

現在,每百個農村人口擁有公路裏程為720米。

農村公路還需要養護,

各級政府都要籌措資金。

道路質量如果不合格,

相關人員會被終身追責。

2016年9月27日,空中俯瞰新疆第一條沙漠公路——塔裏木沙漠公路。(新華社記者江文耀 攝)

2016年4月28日,汽車沿著新藏公路班公湖畔的公路穿行,湖邊依然隱約可見曾經崎嶇泥濘的舊路。(新華社記者江文耀 攝)

2016年11月23日,公路環繞的獨龍江鄉村莊。(新華社記者胡超 攝)

政府要求,

小康路上絕不讓任何一個地方因交通問題而掉隊。

總監制:周宗敏

策劃:倪四義

監制:馮瑛冰

出品人:王進業

制片人:蘇會志 錢彤

執行制片:程瑛 張正富 鄭曉奕

導演:山旭

執行導演:張晶雪 馮春 田德倫

統籌:楊光 劉沛

制作:李奇

視覺設計:郭超

翻譯審校:趙穎 章博寧 Katie Capstick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讓每個鄉村通上公路,中國為什麼能?-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5024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