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戲裏戲外皆光彩——送別表演藝術家朱旭
2018-09-17 21:12:2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北京9月17日電 題:戲裏戲外皆光彩——送別表演藝術家朱旭

  新華社記者王琦、白瀛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一首低徊的《送別》,回響在八寶山殯儀館的安靜一隅,訴説著人們此刻的心情。

  9月15日淩晨,88歲的表演藝術家朱旭走了。17日上午,長長的隊伍靜靜地排在八寶山殯儀館東禮堂外,送這位敬愛的“老爺子”最後一程。

  北京人藝的同事們來了,喜愛他的觀眾們來了,同他切磋京胡、戲曲的朋友們來了。他們表情肅穆,眼中噙著淚水。

  “他們這一輩的大師,演戲有著一種特殊的韻味。如今,他們一個個逝去了,可以説是帶走了一個時代的風採。”演員楊立新説。

  演出謝幕慣見的玫瑰,換成了素雅的白百合。一支支潔白的菊花,被人們輕輕放在他的身邊。望著他安詳的樣貌,有的人再也忍不住,失聲痛哭。

  “去世前一天我去看望,他眼睛一直閉著,但在我臨走時他努力做了一個動作,也是安慰我,讓我別難受。”演員蔣雯麗説。

  曾經,北京人藝的演員們,在排練時遇到藝術上的瓶頸,就會到“老爺子”家裏坐坐,聽聽他“撥雲見日”的點撥。如今,再也聽不到他以一甲子之功得來的真知灼見了。

  “我和‘老爺子’合作過兩部戲,他是我的良師益友。朱旭老師這一生很光彩,他懷揣一顆童心,對待生活,對待自己的創作,一輩子活得精彩!”演員吳剛説。

  高朗的秋日,一如老爺子鮮明而又爽直的性格,溫暖而又令人難忘。戲裏戲外的點滴,此刻都分外清晰、歷歷在目。

  北京人民藝術劇院院長、導演任鳴説,“老爺子”生前,曾數次重返舞臺。2012年,他和人藝的老戲骨合力演繹大戲《甲子園》,以特殊的方式紀念自己從藝六十周年。

  朱旭最後一次出現在臺上是今年5月。他親自到上海,坐著輪椅上臺領取由“壹戲劇大賞”頒發的“中國話劇傑出貢獻獎”。捧著這份大獎,他説:“中國話劇從一誕生,就和國家的命運緊密地聯係在一起,我希望我們年輕的戲劇工作者們,也能繼續沿著這條道路,始終和國家的命運聯係在一起。”

  “老爺子深知中國話劇的家國擔當。”任鳴説:“他是北京人藝演劇風格的代表,他的離開,是北京人藝的一大損失。”

  幾十年時光,“老爺子”在話劇舞臺和熒幕上塑造了數不清的角色。在一代代觀眾心中,他就是“最好的父親和爺爺的形象”。

  “看一個演員,最終要落在其個人的文學藝術修養上。一個演員要演好戲,講究的是戲外功夫。”朱旭曾這樣講授他的“藝術秘訣”。

  告別廳外,一位拄著雙拐、專程來向朱旭告別的觀眾告訴記者:“我錯過了朱旭老師的謝幕作品《甲子園》,現在想來,覺得很遺憾。”

  朱旭逝世的消息傳開後,話劇大師洪深的金句“會演戲的演人,不會演戲的演戲”被網友頻頻轉發。

  “戲裏戲外,老爺子都是一位非常慈愛的父親。”朱旭的大兒媳婦説:“他生命的最後兩年一直在和病魔做鬥爭。但他開朗樂觀,經常在家裏唱京劇、拉京胡,享受與重孫在一起的天倫之樂。”

  斯人已逝,風范長存。

  北京人民藝術劇院裏,至今還留存著“老爺子”氣韻生動的毛筆字:“我一半的生命與這個劇院緊緊連在一起,我相信我們這個劇院,將與祖國長存”。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郝多
戲裏戲外皆光彩——送別表演藝術家朱旭-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11123443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