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的小飛”——一位遼寧援鄂醫生和他的“最重患者”
2020-05-25 15:44:5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沈陽5月25日電 題:“我的小飛”——一位遼寧援鄂醫生和他的“最重患者”

  新華社記者李錚、于也童

  5月24日,遼寧省援鄂醫療隊隊員、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盛京醫院醫生賈佳,收到了讓他振奮的消息:小飛出院了。

  “我在武漢奮戰了56個日日夜夜。諸多記憶中,最難忘的就是小飛。”賈佳説。

  小飛,是賈佳治療的病患中和他“結緣”最深的一位。他一度病情嚴重。“哪怕只有一線希望,也要把他救活。”這是賈佳的信念,也是整個醫療隊的信念。

  “這是一個體格健壯的男性患者。”賈佳回憶,第一次接診時,35歲的小飛並沒有躺在病床上,而是坐在床邊的椅子上休息。賈佳進病房時見到床上沒有病人,問小飛病人去哪了,小飛笑著説,自己就是病人。

  那時,小飛的妻子每天都會打來電話詢問病情。小飛每次挂掉電話時,臉上總是幸福的表情。

  但是,後來,小飛的病情變得越來越嚴重,呼吸越來越困難。醫療隊為小飛嘗試了各種可能的治療:體外膜肺氧合(ECMO),請來血管外科的主任為他完成置管……

  3月3日,是小飛治療中的一個重要節點,他的治療已近3周,下一步治療方案須靠影像學的檢查來支持,醫療隊決定給小飛查CT。“小飛上著ECMO和呼吸機,身上有各種各樣的管子,外出做檢查無論對醫護還是患者都是極大的考驗。”賈佳回憶。

  “轉運時,感覺小飛的病榻就是一輛移動的戰車,我們就是戰車周圍的步兵,使命就是保護戰車駛向目的地,保護小飛的周全。”由于患者情況特殊,醫護隊員們更是進入CT室,不顧放射線輻射的危險全程陪同。

  “重症醫學醫生護士的使命只有一個,就是讓病人活。”賈佳説。

  “豁出命去”的努力沒有白費。3月9日,小飛的ECMO終于撤下來了。

  “我們興奮中帶著忐忑。”賈佳回憶那時的心情,“他的感染得到了初步控制,壓癟了的右肺也漲開了一些。最重要的是他醒來了,認得我們了。”

  從雪花到櫻花,武漢的春天來了,湖北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小飛的病情也日漸平穩,已經能自己拿著手機和妻子視頻了。遼寧醫療隊撤離前,賈佳親手將小飛轉運到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區的重症醫學科。

  “當時,想到和小飛共同奮戰的48個日日夜夜,沒能等到他完全康復就要告別,沒能兌現見證他康復的諾言,眼淚不由得在眼睛裏打轉。”賈佳動情地説。

  他忘不了,道別時,小飛緊緊握著賈佳的手,眼中充滿了必勝的信心。

  撤離武漢那天,小飛的愛人特意趕到遼寧醫療隊的駐地,向醫護隊員們深深地鞠躬致謝。

  離開武漢後,賈佳仍然十分牽挂小飛的治療和康復情況。5月7日,他在朋友圈發布一張小飛下床的照片,並在圖片下配文——“我的小飛”。

  5月24日,小飛治愈出院。

  遼寧援鄂醫生賈佳傾力守望的“最重患者”,迎來生命奇跡,走向新生。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笑冬
“我的小飛”——一位遼寧援鄂醫生和他的“最重患者”-新華網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1091126030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