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通訊:緬懷故人 傳承精神——中巴友誼公路見證兩代築路人奮鬥史
2018-04-08 00:41:3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伊斯蘭堡4月7日電 通訊:緬懷故人 傳承精神——中巴友誼公路見證兩代築路人奮鬥史

  新華社記者劉天

  “中巴友誼公路是中國和巴基斯坦築路員工流血流汗築成的。”中國前駐巴基斯坦大使張春祥6日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反復強調。

  在巴基斯坦北部吉爾吉特東郊的丹沃爾村,有一座中國烈士陵園,88位中國援巴築路隊員長眠在此。4月4日,38名援巴人員和烈士親屬首次集體到烈士陵園,在清明節前為長眠他鄉的親人和朋友祭掃。

  李春田當年是援巴築路技術工程人員,這次祭掃活動讓他重訪故地。“沒變的是中巴兩國間的友誼,到處都是熱情的握手和激動的擁抱,”李春田告訴記者,“有變化的是現在的公路比當年建成時好多了。”

  1974年,20多歲的張春祥來到巴基斯坦,成了喀喇崑崙公路築路指揮部的一名翻譯。他回憶:“當時的施工條件現在很難想象,最難的施工地點需要用繩子綁住隊員的腰,一人拿鐵釬,另一人用錘子在幾乎垂直的峭壁上鑿洞爆破。”

  喀喇崑崙公路——世界上平均海拔最高的跨境國際公路,穿越地區的地質情況極為複雜,雪崩、泥石流、山體滑坡、塌方等地質災害頻發。複雜的地質情況和簡陋的防護措施形成巨大反差。

  當年在援巴築路隊當電影放映員的田念勝告訴記者,有時晚上放完電影坐車回營地,車燈會驚擾山上的動物。受驚的動物一跑,就會有一片碎石從高處滾落,砸在車上砰砰作響。“這些碎石要是砸到人,後果不堪設想”。他回憶,1976年10月的一次大塌方一下就奪去25條年輕的生命。

  從1966年中巴雙方開始協商打通這條兩國間的唯一陸路通道到1978年建成通車,12年時間裏,施工高峰時共有2.2萬兩國工程技術人員在異常艱苦的條件下日夜奮戰,700多名中巴年輕人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張春祥曾親眼見到有人從山上摔下來,也見過載有幾十名施工人員的汽車翻進山谷。他背過傷員,也背過工友的遺體。“往往一出事故,中方兄弟幫助救援巴方朋友,巴方則忙著搶救中方兄弟,那個場面是最感人的!”

  2006年,中巴兩國決定對這條友誼路進行改擴建。2008年,南起雷科特橋,北至中巴邊境紅其拉甫口岸的改擴建項目一期工程正式啟動。項目全長335公里,由中國路橋工程有限責任公司負責實施。中國路橋的前身是中國交通部援外辦公室,當年參與組織實施了修建喀喇崑崙公路的項目。

  中國路橋駐巴基斯坦辦事處總經理李植淮告訴記者,當年修建的喀喇崑崙公路只是粗通,路面不平整,道路勉強能容納兩車會車。“經過改擴建的道路已經是標準的柏油路,兩車會車沒有問題。原來需要走14小時的路程現在只要7小時。”

  與40多年前相比,現在的施工條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張春祥回憶:“當時清理和運輸爆破後的碎石用獨輪推車,有些地方只能人拉肩扛,根本沒有大型機械。”

  “而現在,大型挖掘機和盾構機都可以直接上項目。”李植淮説。

  雖然施工設備有了很大改觀,但巴基斯坦北部的地質條件依然給工程帶來巨大挑戰。2010年,項目中段途經的洪扎地區發生嚴重山體滑坡,垮塌的半座山截斷了山下的河流,形成20多公里長的堰塞湖。

  困難沒能阻止中國築路人。2012年,堰塞湖改線段項目開工——新建5條總長7公里的隧道,同時架設4座橋梁並鋪設14公里路面,以解決堰塞湖難題。2013年11月,除改線段外,喀喇崑崙公路改擴建工程一期全部完工。2015年9月,堰塞湖改線工程也通過驗收。

  現在,中國路橋正在承建喀喇崑崙公路二期(赫韋利揚至塔科特段)項目,這是中巴經濟走廊陸路通道的核心路段,是貫通巴基斯坦南北公路網的重要組成部分。

  李植淮説,當代中國築路人就是要學習不畏艱險和勇往直前的老一輩喀喇崑崙公路築路人精神,以此教育和感染年輕築路人在中巴經濟走廊建設中發揚前輩的優良傳統。

  張春祥説,現在的中巴經濟走廊項目規劃正是沿著當年的喀喇崑崙公路展開的。根據走廊的長遠規劃,中巴雙方要通過這一經濟紐帶,把兩國更加緊密地&&起來,把兄弟情誼昇華為“不可拆分的命運共同體”。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俊卿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油菜花黃田野綠
油菜花黃田野綠
梨花爭艷春滿園
梨花爭艷春滿園
美麗博鰲
美麗博鰲
梨花爭艷授粉忙
梨花爭艷授粉忙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60091122646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