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黃潔夫:當年停用死囚器官國內外壓力很大
2017-02-15 08:30:26 來源: 環球時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梵蒂岡反器官販賣峰會會場,黃潔夫與世界器官移植協會主席交談。

  2月7日至8日,梵蒂岡教皇科學院舉辦了“反對器官販賣全球峰會”,中國應邀參加。長期以來,器官移植在世界多國都是備受爭議的話題,一些反華勢力甚至以此制造中國“活摘器官”的謠言,抹黑中國。在這次峰會上,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席、原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作為中方代表,用數據和事實説話,介紹中國器官移植情況,直面質疑,回擊謠言。會後,黃潔夫接受《環球時報》記者專訪,講述此次峰會背後的故事,以及中國近40年來器官移植事業從起步到變革的過程。

  從艱難起步,到“中國的創新”

  環球時報:改革開放後,中國器官移植發展脈絡是怎樣的?

  黃潔夫:器官移植技術是改革開放前後傳入中國的,那時,中國開始第一輪器官移植嘗試。以肝移植為例,從1977年到1983年,由于當時技術落後,跟國外交流不多,全國只做了約58例肝移植手術,絕大多數手術對象在3個月內去世。之後,中國肝移植陷入“十年停頓”。上世紀90年代,一批在國外留學的學者回國了,我也是其中一員。加上科學技術進步,中國由此掀起肝移植手術的第二次高潮。

  環球時報:中國器官移植事業發展中,哪些事情是重要拐點?

  黃潔夫:首先,改革來自于透明。2005年,我在世界衛生組織西太區衛生高層會議上首次承認中國的器官來源于死囚。這與世界衛生組織的要求不符,醫生們覺得是“飲鴆止渴”,老百姓也未享受到優質的移植服務。在這次會議上,我闡明了中國器官移植事業需要改革。

  2007年,國務院頒布《人體器官移植條例》,使器官移植走上法治的軌道。2008年,在黨中央國務院的支持下,當時在衛生部副部長任上的我動了“鐵手腕”,使用技術準入手段,在3個月內把能做器官移植的醫院從全國600多家砍到163家。

  之後,我們開始探索建立中國的公民器官捐獻體係,包括制定中國器官捐獻“三類死亡標準”,紅十字會作為第三方參與。建設器官捐獻和移植係統下的5個體係,遵循人道主義救助原則,使得器官捐獻是公開透明無償的;COTRS(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計算機係統)保證器官分配的公正,OPO(器官獲取組織)確保移植器官質量,器官移植登記體係保障病人安全,監管機制監督條例貫徹執行。在廣泛的國際合作中,中國得到世界的幫助,建設起符合中國文化背景、符合世界衛生組織指導原則的中國體係。“中國模式”為相同文化背景的國家提供了模版,世界衛生組織稱讚這是“中國的創新”。

  2013年,新的器官捐獻與移植體係在全國推廣後,得到人民群眾的熱烈響應。2014年中國器官捐獻中,80%來自公民捐獻。“壯士斷腕”的改革時機成熟了,在黨中央的堅決支持下,2014年12月3日,我代表中國政府宣布停止死囚器官的使用,公民捐獻成為唯一合法來源。2015年,公民身後器官捐獻達到2776例,創歷史新高;2016年增長50%,達到4080例。我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移植大國。

  停止使用死囚器官曾面臨壓力

  環球時報:您2014年毅然宣布停止使用死囚器官,是不是承受了很大壓力?壓力來自于哪裏?

  黃潔夫:那時候我們的壓力來自于兩方面。在國內,要打碎實行了20多年的舊體係,斬斷許多説不清道不明的利益集團聯係,阻力肯定很大。宣布後,器官移植界有些醫生説,“黃部長是霸王硬上弓”“死囚器官為何不能‘廢物利用’”。也有人説,“中國器官移植的冬天到了”,因為他們認為沒有老百姓願意捐獻。

  國內的攻擊是想保護在舊體係中的經濟利益,國外敵對勢力則帶有政治意圖,通過捏造“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謠言,破壞中國的政治形象。

  環球時報:中國已經取消使用死囚器官,為什麼器官移植領域還是反華勢力的主要攻擊目標?

  黃潔夫:法輪功邪教組織以此攻擊中國人權已有十多年,而中國2015年才取消使用死囚器官,真實故事尚未被很多人知道。關于“活摘器官”謠言,我已多次講過是“胡説八道”。十多年來,法輪功對中國眾多器官移植醫生進行過人身攻擊和威脅,不少醫生和醫院幾乎每天收到恐嚇電話和短信。需要強調的是,法輪功邪教組織在混淆“使用死囚器官”和“活摘器官”。他們不關心中國是不是在使用死囚器官,更不關心千千萬萬器官衰竭病人需要救命,只想把中國器官移植領域政治化、妖魔化。

  我們在沒有建立公民器官捐獻體係之前使用死囚器官,是挽救器官衰竭病人的無奈之舉,公民捐獻體係建設好了,我們就盡快廢除這個來源。正如同我在2月4日寫給教皇信中表達過的,“聖人之過,如日月之蝕,錯之,眾人檢視,改之,眾人仰之”。

  另外,使用死囚器官不是中國“原創”。上世紀90年代我去美國哈佛大學訪問時,他們給我展示的器官標本來自死囚。但由于公民捐獻體係的建立太滯後,使用死囚器官確實成了西方敵對勢力攻擊中國的靶子。

  “你是民族英雄”

  環球時報:在此情況下,此次梵蒂岡峰會的場內博弈一定很激烈吧?

  黃潔夫:這是中國首次受邀出席由國際權威組織舉辦、器官移植領域最重要的峰會。剛進會場,我們感覺支持我們的人少,懷疑和反對的人多,預想將會是場艱苦的戰鬥。過去器官移植領域混亂,不少外國人到中國進行“器官移植旅遊”,外界譴責中國“器官移植旅遊猖獗”。我們的態度是實事求是,承認中國曾是“器官移植旅遊”高發國,每年有數百人過來進行器官移植。不過中國2007年制定條例後,這種現象逐年減少,至今在中國的器官移植體係裏已沒有外國人,世界其他國家的統計材料也能證實這一點。

  污蔑中國的“死硬派”,比如以色列器官移植協會主席拉維,在會上重談法輪功邪教組織的老調。王海波(一同參會的COTRS負責人——編者注)首先站起來回應,“你口口聲聲説維護人權,但你根本不關注死囚器官,只關注你的政治目的。現在在會場上的黃潔夫和我兩個中國人才是真正為老百姓得到好的移植服務,為取消使用死囚器官努力十幾年的人!”海波講得很動感情。我接著站起來嚴厲駁斥拉維,“所有來教皇科學院參加峰會的學者都是為了一個神聖的目標,要信守希波克拉底誓言,including you!(包括你)”拉維滿臉通紅。講完後,全場爆發熱烈掌聲,拉維低下了頭。坐在我旁邊的土耳其代表説:“你是民族英雄!”午餐時,我們成了會場最受歡迎的人,很多代表要跟我們合影。參會的74名代表都是支持中國的,只有拉維一人反對。

  環球時報:本次大會的另一個討論熱點是“器官移植旅遊”,據您所知,世界上哪些國家是“器官移植旅遊”高發國?

  黃潔夫:對于各國的準確數字,我並不都很了解。但我知道美國有法規規定,器官捐獻的5%可以給外國人做器官移植。也就是説,美國用法律來違反國際器官移植領域“自給自足”的規定。當然,在世界各國的反對下,他們也正在修改。2016年,美國給外國人做了280例手術,遠遠超過5%的界限。此外,美國的器官很多都不是來源于公民自願捐獻,一些群體比如窮人、難民會為生計所迫跑去美國賣器官,所以美國是世界上器官買賣最猖獗的地方。

  環球時報:您認為當下中國器官移植事業最亟須做的是什麼?

  黃潔夫:我常説From end to beginning,從生命的終結走向新生命的開始。我們要繼續把這個意義告訴老百姓,讓他們知道器官移植是神聖的事業。另外,打碎舊體係、建立新體係也是From end to beginning。建新體係任重道遠。國家高層的政治承諾沒有問題,問題出在舊體係中盤根錯節的利益集團。最困難的一定不是動員和教育人民群眾,不是中國的文化,而是涉器官捐獻和移植領域各部門的整合。如何以人民群眾利益為唯一宗旨來進行行政管理體制的建設,這才是最困難的事。

  (作者:范淩志)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強
新聞評論
    當愛情遇見古詩詞
    當愛情遇見古詩詞
    德突總理悼念德聖誕市場襲擊案遇難者
    德突總理悼念德聖誕市場襲擊案遇難者
    酷似芒果卻是穿腸毒藥 河南首次截獲海檬樹種
    酷似芒果卻是穿腸毒藥 河南首次截獲海檬樹種
    福建莆田上演“赤腳踩炭火”
    福建莆田上演“赤腳踩炭火”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2601120467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