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八桂大地上的青春之歌——記奮戰在廣西脫貧攻堅一線的“黃文秀式”幹部
2020-05-04 12:27:0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南寧5月4日電 題:八桂大地上的青春之歌——記奮戰在廣西脫貧攻堅一線的“黃文秀式”幹部

  新華社記者

  54歲的貧困戶韋乃情至今回憶起黃文秀,淚水仍會在眼裏打轉。他永遠無法忘記,曾經12次入戶與他親切攀談的那個青春的臉龐。

  時代楷模黃文秀已經離開她牽挂的百坭村群眾將近一年了。讓韋乃情欣慰的是,村裏來了接棒任駐村第一書記的楊傑興、“90後”扶貧工作隊員譚天社,脫貧攻堅的事業一刻也沒停。

  在脫貧攻堅的徵程上,青春的力量不可或缺。在黃文秀工作過的八桂大地,一大批“80後”“90後”青年幹部以她為榜樣,在脫貧一線衝鋒陷陣、揮灑青春,踐行初心和使命,續寫了一曲曲新時代的青春之歌。

  接力衝鋒的青春力量

  4月中旬,桂西山區連降暴雨。記者與百色市德保縣敬德鎮馱信村駐村第一書記李梅約好了見面的時間,但是趕到鎮上時卻打不通她的手機。

  廣西百色市德保縣敬德鎮馱信村駐村第一書記李梅在裝運即將出售的鵪鶉蛋(資料照片)。 新華社發

  一位鎮幹部説,村裏停電了,你們直接進村,她肯定在。山道蜿蜒,路滑顛簸,記者驅車兩個小時趕到村裏時,正好碰見李梅,她扎著馬尾,清爽幹練,臉上帶著微笑,正與一位花甲之年的村民聊家常。

  李梅2014年從北京大學畢業後回到家鄉,到自治區人大機關工作,2018年響應號召,來到馱信村擔任駐村第一書記。“鵪鶉蛋的銷售形勢逐步穩定,終于可以松口氣了。”談及最近的工作,李梅如釋重負。

  初到村裏不久,李梅就帶領村民謀劃建設鵪鶉養殖産業基地,去年9月正式投産。可就在産量趨于穩定、準備在春節期間大幹一場時,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市場陷入低迷。

  愁得睡不著覺的李梅,從村裏到縣裏來回奔波,聯係超市、菜市場、小區團購商販,拓展銷售市場。度過了最艱難的2月,市場終于在3月迎來轉機,鵪鶉蛋價格開始回升。

  不過,疫情的影響仍在。如今,李梅每天精打細算:過去請專車運輸鵪鶉蛋,現在改搭順風車,每車節約成本近700元……“我一天都不敢懈怠,因為害怕失敗,害怕讓群眾失望。”李梅説。

  廣西樂業縣幼平鄉通曹村駐村第一書記周昌都(右一)向村民了解廁所修建情況(4月23日攝)。 新華社記者 王軍偉 攝

  樂業縣幼平鄉通曹村大寨屯是一個深山瑤寨,貧困發生率超過60%。由于風俗習慣等原因,許多村民家裏沒有廁所,在戶外如廁。這可讓今年3月剛到任的駐村第一書記周昌都發了愁。

  記者和周昌都一起走進寨子,遇見村民王豐海。“你家的廁所準備什麼時候建?沒廁所太不衛生了,小孩子容易生病。”這是周昌都第五次勸説王豐海。

  “沒錢啊。”王豐海回答得很直接。

  “政府補助和援建企業的幫扶,加起來有幾千塊錢了,你再添點就夠了。”

  “我再想想吧,想好了給你回話。”

  周昌都説,王豐海家養著幾十只羊,不想建廁所主要是觀念問題,從最初的碰一鼻子灰,到現在他思想開始變化,算是取得明顯進步了。

  “大寨屯正處在脫貧衝刺的關鍵時刻,相對物質的匱乏,精神貧困更是難啃的‘硬骨頭’。我明天還會來,挨家挨戶做思想工作,決不讓廁所成為被文明遺忘的角落。”周昌都説。

  1985年出生的周昌都是脫貧攻堅戰場上的一名“老兵”。2018年,他從樂業縣政府辦到幼平鄉百安村任扶貧工作隊員,一幹就是2年。期間,盡管母親癱瘓在床,但他從沒向任何人講過家中的困難。

  今年初,組織部門找周昌都談話,準備選派他到通曹村任駐村第一書記。“當晚我失眠了,家人對我繼續留在鄉下工作沒有思想準備,一時難以接受,我思考了一個晚上,做出了抉擇。和黃文秀相比,我這點犧牲不算什麼。”

  作為全國脫貧攻堅“主戰場”之一,廣西至今仍有24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未脫貧,660個貧困村未出列,8個貧困縣未摘帽。在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關鍵時刻,一大批青年幹部接過黃文秀的接力棒,帶領群眾向貧中之貧、堅中之堅發起衝刺。

  “逆行”山鄉的青春選擇

  許多駐村第一書記或是獨生子女,或在城裏長大,但投身扶貧事業,他們義無反顧,傾情投入,無怨無悔。

  廣西田東縣作登瑤族鄉隴那村駐村第一書記李宇翔(左三)在走訪貧困戶(資料照片)。 新華社發

  滿眼皆山,滿山皆石。當李宇翔第一次來到田東縣作登瑤族鄉隴那村時,這個在杭州長大、畢業于浙江大學的“90後”被眼前的景象深深震撼。“從衛星地圖上看,這是莽莽群山,想不到居然生活著這麼多人。”

  發展産業的艱辛讓他更加深刻地感受到石山地區自然條件的惡劣。李宇翔花了很大工夫,終于和一家龍頭養殖企業達成合作意向,然而村裏竟然找不到一塊可以讓項目落地的平地。最終,他決定先發展土雞、旱鴨等“短平快”産業,進而引導村民利用閒置山地種桑養蠶。

  駐村工作繁忙,李宇翔經常周末無法回家。2018年深秋,懷胎十月的愛人隨時可能分娩。一個周末他難得回家看望後,雖然戀戀不舍,無奈村裏脫貧攻堅項目正在緊要關頭,他再次回到村裏。

  疼痛難忍、趕去住院、羊水破裂……愛人分娩當晚,李宇翔不斷收到她發來的信息。直到愛人不再回復,他意識到手機屏幕另一端正在發生的事情,“瞬間眼淚就繃不住了”。

  第二天淩晨,愛人産下男嬰。李宇翔回想起那個夜晚,心情仍難平復:“但如果一切重來,我還是會回到隴那村。”

  畢業于牡丹江醫學院的孫一博是一名時尚潮人,以至于剛到上林縣明亮鎮塘隆村擔任駐村第一書記時,村民們擔憂這個“白面書生”能否堅持下去。

  面對語言不通、群眾不信任的局面,這個城市男孩脫下潮牌服裝,換上了一件印著姓名和職務的“扶貧馬甲”,穿著它走訪了村裏所有的貧困戶。兩個月後,大家不僅知道村裏來了一名穿著馬甲的駐村第一書記,還知道有困難就找他。

  從爭取幫扶資金到動員農戶發展産業,從解決貧困戶實際困難到為農産品跑銷路,兩年來,孫一博踏踏實實地做好每一件事。2019年,塘隆村告別貧困。

  有的人在實戰中脫去稚嫩,有的人更加堅定前行的方向。淩雲縣泗城鎮後龍村駐村第一書記于洋在清華大學就讀期間,曾多次到西部省份調研,産生了投身西部建設的想法。2014年研究生畢業後,他到自治區財政廳工作,2018年主動請纓擔任貧困村駐村第一書記。

  村裏人均耕地0.36畝、一度貧困發生率達90%。面對現實,于洋撲下身子,帶領村民建豬場、雞場,發展枇杷、牛心李産業。2019年底,後龍村貧困發生率下降至16.92%。

  廣西大化瑤族自治縣古河鄉丹桂村駐村第一書記馬騰在查看蜜蜂養殖情況(4月22日攝)。 新華社記者 何偉 攝

  廣西樂業縣花坪鎮運賴村駐村第一書記田慶社(左)與貧困戶黃夢交談(4月22日攝)。 新華社記者 林凡詩 攝

  山外的世界繁花似錦,山中的世界簡單充實。大化瑤族自治縣古河鄉丹桂村駐村第一書記馬騰,每天都要到貧困戶的蠶房走走看看,在中山大學求學的日子早已遠去;樂業縣花坪鎮運賴村駐村第一書記田慶社雖然是一名“90後”,但是已經到第二個貧困村任駐村第一書記,這幾天他正忙著給丈夫因病去世、獨自撫養3個孩子的貧困戶黃夢當“紅娘”……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選擇,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際遇,我們這一代人能投身到脫貧攻堅事業中,我認為是一種幸運。”于洋説。

  不忘初心的青春使命

  “田野調查”是社會學專業名詞,到基層做調查研究被稱為“田野工作”。北京大學社會學係畢業的周福波剛工作不久,就主動申請到脫貧攻堅一線,繼續另一種“田野事業”。

  廣西馬山縣林圩鎮伏興村駐村第一書記周福波(左一)在查看村裏已經挂果的三華李(4月25日攝)。 新華社記者 何偉 攝

  周福波剛到馬山縣林圩鎮伏興村時,不少村民心裏嘀咕:這個“90後”小年輕能當好駐村第一書記嗎?也有人説周福波只是來“鍍金”的。但周福波堅持吃住在村,遍訪15個屯700多戶村民,努力學習當地方言,經常和村民一起勞動。水稻插秧時節,他撩起褲腿便下田幫村民插秧,忙完發現腿上爬滿了螞蟥。

  去年8月,周福波的女兒出生,陪産假還沒休完,他就趕回村裏。脫貧任務繁重,周福波沒法回家,愛人帶著女兒來到村裏,一住就是一個月。為開拓砂糖橘線上銷路,他一家3口上“抖音”、上“快手”,為砂糖橘“代言”。

  周福波在大學3年級時已經入黨。“學生時代對黨員身份認識還比較淺顯,兩年來,在幫助群眾排憂解難時,在碰面的村民給予會心的微笑時,我對共産黨員的身份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廣西上林縣西燕鎮岜獨村駐村第一書記康勇(左一)在龜鱉養殖場和養殖能人交流(4月24日攝)。 新華社記者 農冠斌 攝

  踐行使命,説起來容易,做起來難。上林縣西燕鎮岜獨村北幼莊枯水期時常出現飲水難。2018年3月,來自自治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廳的康勇上任駐村第一書記後,很快聯係打井隊,到村裏勘探打井,然而鑽了十幾個地方,還是打不出水。

  有村民來到村部指著康勇的鼻子説:“我們水都沒得喝,你來這裏有什麼用?”康勇覺得很委屈。

  一戶戶摸清群眾飲水難的情況後,康勇開始反思:“水是關乎生産生活的大事,老百姓喝水難,我作為駐村第一書記,群眾怎麼罵都不過分。”經過溝通,他把村裏芒果園的水源分一部分給北幼莊使用,暫時解決飲水難題。

  2019年12月,北幼莊的新水井終于打好。喝水不愁的村民給康勇送來了一面錦旗,上面寫著“為人民服務的好書記”。

  結束入戶調查後,廣西田林縣八渡瑤族鄉六林村駐村第一書記牟海迪(左)與貧困戶告別(4月24日攝)。 新華社記者 王軍偉 攝

  田林縣八渡瑤族鄉六林村群山環繞。3年前,24歲的牟海迪到村裏任駐村第一書記,讓他沒想到的是,雨季時節,村裏手機信號和電力經常中斷,成為山中“孤島”,無盡的孤獨蔓延到他內心深處。

  村裏要修路,因為與村民意見不合,起了爭執,牟海迪哭了。好不容易説服一家公司幫助建太陽能路燈,資金卻遲遲不到位,溝通中遇到挫折,牟海迪又哭了。村民給他取了個外號——“愛哭書記”。

  這時候,家人從浙江過來,將他行李打包,勸他放棄。可是,牟海迪知道,他是黨員,他不能撤退。

  路燈資金沒到位,他就上門“磨”;語言不通,他主動向村民學習;意見不統一,他挨家挨戶找村民商量……漸漸地,牟海迪變成村民口中的“牟書記”,村民家裏有紅白喜事都邀請他參加。

  “去年洪水圍村,許多天無法外出,村民給我送來米、面、肉和蔬菜,那一刻我覺得無論付出多少都值得。只要扎下去,埋頭幹,人民群眾就會信任你、接納你。”牟海迪説。

  廣西樂業縣新化鎮百坭村扶貧工作隊員譚天社(右)與村民班華六在查看蜂巢(4月20日攝)。 新華社記者 曹祎銘 攝

  廣西都安瑤族自治縣保安鄉元力村駐村第一書記沈彥東(左)在建檔立卡貧困戶周振東的田地裏跟他一起謀劃産業發展(4月24日攝)。 新華社記者 何偉 攝

  在百坭村,清清的諧裏河緩緩流淌,村裏尚有9戶37人未脫貧,譚天社每天忙碌于黃文秀留下的砂糖橘和養蜂産業,確保不讓一個貧困群眾掉隊;都安瑤族自治縣保安鄉元力村駐村第一書記沈彥東,超過一米八的個頭,皮膚黝黑,每天騎著摩托車穿行于山弄崖壁間……

  夏日將至,山中鬱鬱蔥蔥。這些年輕的共産黨員把青春融進祖國的山川河流,融進廣袤的田野鄉村,在田野中吸取養分、歷練成長……(記者王軍偉、向志強、何偉、農冠斌、林凡詩、曹祎銘、胡正航採寫)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八桂大地上的青春之歌——記奮戰在廣西脫貧攻堅一線的“黃文秀式”幹部-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594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