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凝聚起救亡圖存的磅薄力量——追記紅軍長徵大會師
2019-08-16 20:32:5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銀川8月16日電 題:凝聚起救亡圖存的磅薄力量——追記紅軍長徵大會師

  新華社記者

  從江西于都出發那一刻起,就注定這是一次偉大的遠徵。

  1936年10月,中國的西北角,見證了中國工農紅軍在歷經千難萬險、付出巨大犧牲之後,完成一場彪炳人類歷史的軍事奇跡。

  紅軍三大主力先後在甘肅會寧和寧夏將臺堡會師,標志著歷時兩年之久的紅軍長徵勝利結束。

  而今邁步從頭越。紅軍會師之際,正值抗日烽火漸起,中國共産黨人立足陜甘寧根據地,擔負起團結抗日、救亡圖存的新使命。

(新華全媒頭條·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徵路·圖文互動)(1)凝聚起救亡圖存的磅薄力量——追記紅軍長徵大會師

  這是8月11日在將臺堡紅軍長徵會師紀念園拍攝的中國工農紅軍長徵將臺堡會師紀念碑。新華社記者 馮開華 攝

  勝利會師:長纓在手縛蒼龍

  秋日的寧夏西吉縣將臺堡,碧空如洗。古堡上一面面紅旗迎風飄揚,廣場上20余米高的紀念碑威嚴矗立,碑身題刻著16個金色大字:中國工農紅軍長徵將臺堡會師紀念碑。

  革命舊址公園裏,19座紅軍雕塑、36畝佔地面積、10種樹木、22種花卉,象徵著一組數字——1936年10月22日。這是一個在中國革命史上意義非凡的日子,這一天,紅軍主力最後一次大會師,標志著長徵勝利結束。

  二萬五千裏,紅軍“史詩般的遠徵”路上,一路浴血奮戰、斬關奪隘,創造了不可磨滅的光輝歷史。

  時間回溯到1936年5月,中共中央審時度勢,在陜北做出了三大主力紅軍會師的戰略決策。

  10月10日,甘肅會寧。紅四方面軍與前來迎接的紅一方面軍勝利會師。兩軍戰士拋下肩上的背包,放下手中的武器,熱淚奔涌,互相擁抱。掌聲、笑聲、歡呼聲,像陣陣春雷,響徹會寧城。

  此刻,紅二方面軍還在長徵途中艱苦鏖戰,奪路前行。在9月中旬連克甘肅省的成縣、康縣、徽縣、兩當後,迅速向北轉進。

  “會師了!會師了!”奔跑、激動、笑容凝聚在10月22日的將臺堡。這一天,歷盡艱辛的紅二方面軍,遠遠看見前來迎接的紅一方面軍戰友,情不自禁地大喊起來。

  5萬塊大洋、20頭牛、2000只羊、1000套棉衣、數百張羊皮、2萬斤羊毛和3架縫紉機,這是紅一方面軍送的“見面禮”,給處境困難的紅二方面軍極大支持。兩軍將士在將臺堡召開了規模盛大的聯歡會。

  為了長徵的勝利,紅軍將士九死一生,三軍會師時僅有3萬余人。許多戰士面黃肌瘦,衣衫襤褸,衣服幾乎看不出本來的顏色,只有摺著八個角的帽子上那顆五星清晰可辨。許多人穿著破爛的草鞋,甚至有些腳上僅套著一片牛皮,用繩子緊緊綁著。

  歷時兩年之久,跨越萬水千山,紅軍將士憑借常人難以想象的執著和毅力,在黑暗中踏出了一條中國革命走向勝利的大道。

  “紅軍三大主力會師西北不是偶然事件,它是中共中央主動作為的縝密戰略部署。”寧夏西吉縣文化館館長劉成才説,中央紅軍西徵的重要任務之一,就是為迎接紅二、四方面軍創造條件。在新的陜甘寧根據地開辟後,紅一方面軍已和紅二、四方面軍形成南北呼應之勢,為主力會師做了充分的準備。

(新華全媒頭條·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徵路·圖文互動)(5)凝聚起救亡圖存的磅薄力量——追記紅軍長徵大會師

  7月26日,在甘肅省宕昌縣哈達鋪鎮,遊客在參觀郵政代辦所舊址。新華社記者 馬寧 攝

(新華全媒頭條·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徵路·圖文互動)(6)凝聚起救亡圖存的磅薄力量——追記紅軍長徵大會師

  8月16日,參觀者在紅軍長徵哈達鋪紀念館內觀看介紹陜北紅軍消息的報紙。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早在1935年中央紅軍行至甘肅哈達鋪時,在當地郵政所偶獲兩份報紙,得知陜北有紅軍和根據地的消息,毛澤東和黨中央當機立斷,做出紅軍到陜北去的戰略抉擇。

(新華全媒頭條·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徵路·圖文互動)(7)凝聚起救亡圖存的磅薄力量——追記紅軍長徵大會師

  7月24日,人們在甘肅省通渭縣榜羅鎮的榜羅鎮會議紀念館參觀。新華社記者 馬寧 攝

  隨後,在甘肅省通渭縣榜羅鎮,中央政治局召開常委會議,正式宣布以陜北蘇區作為領導中國革命的大本營,為紅軍長徵的勝利完成和開展抗日救亡活動找到了落腳點。

(新華全媒頭條·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徵路·圖文互動)(8)凝聚起救亡圖存的磅薄力量——追記紅軍長徵大會師

  這是8月12日無人機拍攝的六盤山紅軍長徵紀念館。新華社記者 馮開華 攝

(新華全媒頭條·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徵路·圖文互動)(9)凝聚起救亡圖存的磅薄力量——追記紅軍長徵大會師

  這是8月12日拍攝的六盤山一景。新華社記者 馮開華 攝

  “不到長城非好漢,屈指行程二萬。”1935年秋,中央紅軍翻越長徵途中最後一座高山——六盤山。毛澤東站在這裏,想到北上陜北指日可待,寫下著名的《清平樂·六盤山》,發出“今日長纓在手,何時縛住蒼龍”的豪邁感嘆。

  長纓在手,誓縛蒼龍。寧夏黨史專家杜彥榮説,三軍大會師,標志著長徵戰略轉移的偉大勝利,宣告了國民黨扼殺紅軍的企圖破滅,也意味著紅軍即將開啟北上抗日和解放全中國新的革命徵程。

(新華全媒頭條·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徵路·圖文互動)(3)凝聚起救亡圖存的磅薄力量——追記紅軍長徵大會師

  這是7月22日在甘肅省會寧縣紅軍會寧會師舊址拍攝的雕塑和會師紀念塔。  新華社記者 馬寧 攝

  魚水相依:得民心者得天下

  在甘肅會寧,流傳著這樣一首歌謠:“最後的一把米,端來當軍糧;最後的一尺布,為你縫衣裳;最後的老棉被,蓋在擔架上;最後的親骨肉,也要送到部隊上。”

  雪山、草地、懸崖,一路走過禿山荒嶺,紅軍遇到天險絕境,總能化險為夷;金沙江、瀘定橋、臘子口,屢屢突圍,紅軍遭遇圍追堵截,都能向死而生。

  後來人不禁會問:人缺糧少的紅軍,為什麼能所向披靡,最終實現勝利大會師?

  答案,就在沿途百姓口中的一段段故事裏。

(新華全媒頭條·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徵路·圖文互動)(10)凝聚起救亡圖存的磅薄力量——追記紅軍長徵大會師

  8月13日,寧夏固原市彭陽縣史志辦主任祁悅章(中)在喬家渠向參觀者介紹紅軍長徵經過寧夏時的情況。 新華社記者 馮開華 攝

  當年的西北,黃土漫天,水貴如油。

  “水是老百姓的命根子。”寧夏固原市彭陽縣史志辦主任祁悅章説,那時候在彭陽等很多地方,家裏的門可以不鎖,但水窖一定要鎖,可見水之寶貴。

  紅軍軍紀嚴明,不忍打擾百姓,每到一地先找水源,有時喝的是當地人都不喝的臟水洼。

  “喝臟水洼的就是紅軍!”村民們認出來了,他們在用水極度困難的情況下,主動把自己的水讓給部隊。

(新華全媒頭條·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徵路·圖文互動)(4)凝聚起救亡圖存的磅薄力量——追記紅軍長徵大會師

  7月23日,在甘肅省會寧縣紅軍會寧會師舊址,遊客在參觀會師門。新華社記者 馬寧 攝

  紅軍抵達甘肅會寧時,不肯碰百姓家裏的窖水,跑去河邊挑水用。戰士們住在群眾家裏,每天給房東擔水、推磨、打掃。部隊離開會寧時,有400多名會寧子弟加入紅軍。

  80多年前,敵機轟炸會寧縣城,炸彈落到正在玩耍的兒童魏煜身旁,一名小紅軍將小魏煜撲倒護在身下,自己卻不幸犧牲。魏煜成家後有三個兒子,為紀念這位小紅軍,三個兒子分別起名為繼徵、續徵、長徵,合起來就是“繼續長徵”。

  正是這樣的魚水情,支撐僅有6萬人的會寧供養了7萬多名紅軍將士近1個月,還為部隊籌集了大量糧食、衣物和渡河造船所需的木料。

(新華全媒頭條·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徵路·圖文互動)(12)凝聚起救亡圖存的磅薄力量——追記紅軍長徵大會師

  8月11日,遊客在寧夏西吉縣將臺堡紅軍長徵會師紀念園內的三軍會師紀念館裏參觀“回漢兄弟親如一家”錦匾(復制品)。  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長徵路上,民族團結是紅軍不變的堅持。在寧夏西吉縣回民聚集的單家集村有一塊錦匾,上書“回漢兄弟親如一家”,落款是紅二十五軍軍長程子華。

  長徵期間,紅軍曾三過單家集。紅二十五軍初到單家集時,遇到的是一幅“跑紅軍”的場景。

  為了不擾民,紅二十五軍頒布了“三大禁令、四項注意”,包括禁止駐扎清真寺,禁止在回民家中吃大葷,注意尊重回族人民生活習慣等。紅軍的言行,讓老百姓打開了自家大門。

  一個多月後,當毛澤東率領中央紅軍經過單家集時,因為紅二十五軍打下的良好基礎,受到了當地回族群眾熱烈歡迎,“這家搶,那家迎,又燒炕又做飯。”

  二萬五千裏的長徵路,紅軍將愛民親民打造成了自己的“底層代碼”,收獲了沿途群眾的巨大支持,從而不斷攻堅克難,發展壯大。

  在單家集,老一輩相傳的紅軍故事裏總有這樣一句話:“這樣的隊伍得民心,將來要得天下呢!”

  這是百姓對紅軍隊伍最樸素也最深刻的注解。

  薪火相傳:不忘初心再出發

  長徵途中有過多次會師,盡管規模不同,但每次會師都凝聚了力量,壯大了實力,推動了革命事業的發展。

  而西北大會師,標志著中國工農紅軍昂首走上了追求民族獨立解放的新戰場,在抗日救亡的烽火中,開始了鑄造民族脊梁的新徵程。

  是什麼凝聚起了救亡圖存的磅薄力量?長徵隊伍中一個個英勇不屈的革命將士,用忠誠的信仰和巨大犧牲向後人做出回答。

(新華全媒頭條·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徵路·圖文互動)(2)凝聚起救亡圖存的磅薄力量——追記紅軍長徵大會師

  7月27日,甘肅省迭部縣婦幼保健計劃生育服務中心主任唐玉玲拿著家庭合影追憶父親唐明軍。  新華社記者 馬寧 攝

  甘肅省迭部縣婦幼保健計劃生育服務中心主任唐玉玲的父親唐明軍,是一位普通的老紅軍,他在世時兩條小腿布滿紅疹,那是過草地時落下的皮膚病。

  “父親回憶説,他11歲從老家四川閬中參軍。紅軍最艱難的時候,戰士們從馬糞中撿出未消化的青稞吃。”唐玉玲説,後來因腳傷太重,父親在長徵途中被迫留在了迭部縣。

  “父親親歷生死,希望我學醫幫人消除病痛。”唐玉玲聽從父親的願望,考取甘肅省中醫學院,至今已從醫31年。

  “其實,長徵路上更多的是像父親一樣的普通戰士,但他們都懷有堅定的革命理想。”唐玉玲説。

  再大的艱難險阻也不能改變人民軍隊的理想信念,長徵精神的基因在中華兒女中代代傳承。

(新華全媒頭條·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徵路·圖文互動)(11)凝聚起救亡圖存的磅薄力量——追記紅軍長徵大會師

  7月23日,在甘肅省會寧縣紅軍長徵勝利紀念館,魏繼徵給孫子講述小紅軍救魏煜的故事。  新華社記者 馬寧 攝

  1935年,年僅14歲的四川娃子郭文海成為中央紅軍的一名戰士,不久便跟隨部隊開始長徵。在甘肅臘子口戰役中,他左腿負傷,和其他兩名戰友落在了隊伍後面。

  連走帶爬,郭文海等人沒走多遠便倒在了禾草地裏,被寧夏彭陽縣的虎林周三兄弟發現並收留。郭文海在虎家住了一年多,並認了虎林周作義父,最後在當地地下黨的安排下回到了部隊。

  新中國成立後,郭文海定居西安。義父虎林周1966年去世前,曾三次被他請到西安旅遊,兩家人在西安的合影保留至今。郭文海還將自己的二兒子郭平安許給虎林周當孫子,起名郭虎宗,寓意永不忘本。

  如今,虎家後人在村裏建起紀念館,為來訪者義務講解紅軍長徵故事,希望大家體會革命勝利的不易,珍惜當下的幸福生活。

  在甘肅會寧,魏家的“繼續長徵”三兄弟延續了給救命紅軍上墳的家族傳統。“沒有紅軍,就沒有我們這家人。”魏繼徵説。

  如今,魏繼徵的小兒子毅然報考軍校,成為一名光榮的革命軍人,大學畢業後奔赴新疆,自此戍守祖國邊疆。

  鬥轉星移,物是人非,但長徵精神不朽!

  一篇篇歷史,一首首民謠,一個個故事,一段段情誼,長徵精神就這樣被深深鐫刻在神州大地上,激勵著千千萬萬中國人不忘初心、繼續走好新的長徵路。(記者宋振遠、荀偉、梁軍、任瑋、文靜)

點擊查看專題
點擊查看專題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凝聚起救亡圖存的磅薄力量——追記紅軍長徵大會師-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4886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