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步兵真的會過時嗎
2019-12-24 13:13:40 來源: 解放軍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步兵是最為古老的兵種。步兵發展歷史表明,每一次技術進步和戰術革新,都沒有使步兵消失,而是助推步兵快馬揚鞭完成了一次次新的蛻變和躍升。當步兵擁抱“信息化”“智能化”後,在未來戰爭中將會以多能、合成、智慧的更先進的形象呈現,充分發揮其作戰潛力和效能,融入聯合作戰體係打贏未來戰爭。

    信息賦能步兵依然“多能”。步兵的“能”,根本上來自戰爭是“人與人”之間的戰爭,人是武器的操作者,是戰略戰術的思想者、籌劃者以及實施者。從這個意義上説,步兵是古老的兵種,也將是永恒的兵種。相當長時期以來,步兵都是陸上戰場的主宰,從短兵相接、戰場廝殺、集團衝鋒,到偵察滲透、戰場控制、特種作戰,可以説是無處不在、無所不能。這一方面基于其適應性、靈活性,其或能徒步、抑或借助不同的乘載工具,適應不同的地形、氣候等戰場環境和條件,或合聚、或分散,應對不同的作戰目的、作戰任務、作戰效果的需要;另一方面基于傳統作戰釋能的模式主要是依靠人力,而步兵最具備人力優勢。信息化正對未來戰爭進行全方位重塑,經過信息賦能的步兵,依然是未來戰爭不可或缺的“多能”兵種。在信息化武器係統、作戰平臺和作戰終端的助力下,步兵數量規模減少但作戰效能倍增,能夠更好地實現搜索偵察、引導打擊、拔點奪要、敵後破襲、控制佔領、沉著指揮等戰鬥行動,也將會進一步拓展在低空、超低空、海上、灘頭、網絡、心理、認知等領域的攻防戰鬥能力。

    技術支撐步兵加速“融合”。戰爭博弈靠的是合力制勝。從軍兵種發展歷史來看,步兵不僅能夠單打獨鬥,而且最具“聯合”基因,能夠迅速與新技術、新戰術或新的軍兵種相融合,在作戰中找準自身定位、發揮獨特作用。或者通過與戰車、戰馬、艦船、飛機、坦克等結合而蛻變為一個新的軍兵種,或者與車兵、騎兵、炮兵、海軍、空軍等其他軍兵種進行戰役戰術協同。在戰爭史和軍事技術史上,步兵猶如“源代碼”一般,展現出了廣泛的適應性和巨大的作戰潛力。這根源于步兵是人力智力的集合體,並且裝備和戰術最為基礎、最為簡單。隨著高新技術與軍事的深度融合,未來戰爭呈現出前後方界線模糊、現實與虛擬空間交織、有人與無人混雜等特徵,作戰空間不僅大大超越了步兵所立足和擅長的地面和平面空間,而且已經朝立體化、廣域化、虛擬化、無人化的方向走得很遠。步兵面臨嚴峻挑戰,但是其自身也正在加速融合,經過信息化智能化改造的“未來戰士”“超級戰士”正成為一個個超級單兵作戰平臺,借助先進的武器和裝載工具,步兵正加速向其他作戰領域和空間拓展和滲透,把網絡、低空、超低空都變成了自己的“地面”。由于有信息化智能係統以及大數據、雲計算的輔佐,步兵能夠更好地聯合、合成,乃至融合,更好地實現其“百搭”兵種的特性,從而依靠其既有的優勢在未來戰爭中繼續發揮特有的貢獻。

    智能助力步兵更加“智慧”。戰爭是智與力的博弈,凝結在軍事史、戰爭史中的智謀,是人類社會生存發展智慧的精華。相比其他的軍兵種能夠依靠強大的技術與武器裝備獲得高速度、超視距、強火力,勝負的結果很大程度上有賴于武器裝備的先進與否及效能高低,而步兵無論是戰術、戰役,還是戰略層面的作戰,無論是取勝需要的勇武精神還是戰鬥力量,步兵作戰最能彰顯“活力對抗”的戰爭本質和人類的智慧。而建立在步兵作戰、地面作戰基礎上的戰爭智慧,更成為其他領域作戰思想的源泉。信息化尤其是智能化戰爭的到來,給步兵的發展打開了一扇全新的大門,將使其超越生理、物理層面而在智能層面得到新的拓展,智能化步兵呼之欲出。在人工智能的輔助下,單兵將擁有“超級大腦”,指揮員將更加“神奇聰慧”,不僅能夠迅速學習海量知識、高效處理復雜信息,而且不知疲倦並且在遭受損傷後得以迅速修復。在智能化體係和平臺的支撐下,步兵能做到更好地在復雜環境中遂行復雜任務。(焦德亮)

+1
【糾錯】 責任編輯: 丁鵬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回味”2019
“回味”2019
拉薩:龍王潭公園鳥盡歡
拉薩:龍王潭公園鳥盡歡
花絲鑲嵌:錘音千萬響 花絲分毫嵌
花絲鑲嵌:錘音千萬響 花絲分毫嵌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40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