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殲-16戰機:見證霧都雄鷹再起航
2019-02-03 16:49:3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重慶2月3日電 題:殲-16戰機:見證霧都雄鷹再起航

  新華社記者李學勇、黎雲

  霧,和火鍋一樣,同為山城重慶的名片。一年365天,重慶的年平均霧天能達100天以上,是世界上出了名的霧都。

  剛剛結束在西北大漠的實彈打靶後返回駐地,西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新年度的實戰化訓練旋即展開。就在春節臨近的時候,一場跨晝夜的戰術深化訓練在“霧氣騰騰”中拉開序幕。

  這支被譽為“霧都雄鷹”的航空兵部隊,列裝的是我國自主研發,備受軍迷關注的國産殲-16戰機。新裝備剛到,還來不及等待“保障齊全”,全旅就迅即投入了改裝訓練。條件越差越能練出精兵,即便在能見度最差的一月份,全旅飛行時間也已經超過200小時。

  “駐地常年能見度不佳,特別是在冬季,能見度一般只在3公裏左右。”這個旅大隊長胡立群介紹説,夜間空戰訓練中,飛行員要在沒有明顯天際線的條件下,做好戰術動作,難度比在平原地區和日間飛行大得多。“要求飛行員必須具有較強的戰場態勢的感知能力和決策能力。”

  在夜視器材還沒有完全裝備到位的情況下,為迅速形成戰鬥力,全旅不等不要,將以前“先學飛、後練打”的訓練模式,改成“邊學飛、邊練打”,依靠儀表訓練夜航夜戰能力,壓縮戰鬥力生成周期。

  在與隊友進行了最後幾個細節的確認後,教官許濟開始穿戴飛行服。許濟在2018年的飛行小時達到了340多小時,幾乎天天都在飛。即便這樣,許濟也並不是這個旅裏年度飛行時間最長的飛行員。在這場戰術深化訓練中,許濟和其他幾名教官將帶領其他年輕飛行員分組進行自由空戰比武,檢驗前期訓練的效果和成果。

  “完全按照空戰原則,取消高度差讓飛行員放手進行攻防對抗。”許濟介紹,對抗分成上下半場,攻守雙方交換位置後還要再戰一個回合,回來後進行復盤裁決,檢討總結各自的經驗或失誤。

  在近似實戰的環境下對抗訓練,國産殲-16戰機很快飛出最佳性能,飛出最大戰力,一批優秀的飛行員也很快成長起來。

  旅副參謀長王林説,優秀的年輕人給了老飛行員很大的衝擊和壓力,特別是在信息化程度非常高的國産新裝備面前,戰法技法不斷創新,不學習很快就會被趕超。

  高強度的訓練給機務大隊也帶來不小壓力。“每一個細節都不能忽視,每一個動作都按規范進行。”機務大隊大隊長熊烊介紹説。

  走進機務大隊,兩座旗幟造型的雕塑首先映入眼簾,上面寫著“模范機務大隊”和“機務維護尖兵”。1991年5月和1996年7月,機務大隊和大隊所屬二中隊先後被空軍授予“模范機務大隊”和“機務維護尖兵”榮譽稱號,是空軍唯一囊括這兩個最高榮譽稱號的機務部隊。

  熊烊説:“關鍵時刻頂得上的戰鬥精神,是‘兩面旗幟’歷久彌新的精神內核。”大隊自己創辦的內部學術刊物《實踐與探索》,自2001年創辦以來,刊登理論文章上千篇,全是官兵在實踐中獲取的第一手經驗總結,其中有27篇獲得“軍隊科技進步獎”“空軍技術革新獎”等空軍級以上獎項。

  夜幕中,航空兵旅長蔣佳冀注視著戰友們的每一次起降,這位38歲的旅長,飛過6個機種的10種機型,是中國空軍三獲對抗空戰比武“金頭盔”的特級飛行員。2018年,蔣佳冀被表彰為“改革先鋒”。走上飛行指揮員崗位後,蔣佳冀和他的戰友們巡邊境、越大漠、飛遠海、上高原,一刻也沒有懈怠。

  説起他的國産座駕,蔣佳冀充滿了自信:“不管是火力控制係統還是電子對抗係統,相比其他機型都有質的躍升。”

  坐進殲-16戰機的座艙,記者的心中也不由洋溢出蔣佳冀的那種自信。因為,眼花繚亂的儀表盤上,已經全是熟悉的漢字。

  臨近春節,許濟已安排好了自己的行程,在擔負完戰備值班任務之後,他將趕回在瀘州的家中與家人團圓。春節假期之後,新一輪強化訓練又將展開。

  今天的重慶,這座抗日戰爭時期飽受日軍飛機長達5年半轟炸的城市上空,人民空軍日夜為人民巡航。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郝多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動物園裏的“餃子”大餐
動物園裏的“餃子”大餐
趕大集 辦年貨 迎新春
趕大集 辦年貨 迎新春
滇池濕地冬日美
滇池濕地冬日美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1011124083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