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火·青春|千年莫高窟的青春芳華
2022-05-16 18:54:09 來源: 新華社
圖集

    這是4月18日拍攝的莫高窟窟區(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陳斌 攝

    在莫高窟,有一群年輕工作者,他們正值芳華,或受前輩感召,或為實現藝術理想,離開熱鬧的大城市,來到安靜的莫高窟。“站在前輩的肩膀上”是他們共同的感受,“傳好接力棒”是他們共同的願望,“擇一事,終一生”是他們共同的信念。

    他們和一代代莫高窟人一樣,來到這裏,留在這裏,牽挂這裏。

這是4月18日拍攝的莫高窟窟區。新華社記者 杜哲宇 攝

    4月19日,在莫高窟第231窟,楊金禮在修復出現病害的壁畫。新華社記者 杜哲宇 攝

    楊金禮今年35歲,他2006年就來到莫高窟,從學徒做起,逐漸成長為敦煌研究院文物保護技術服務中心的一名壁畫修復工作者。楊金禮每天都會和同事來到洞窟內“面壁修復”,通過專業技術手段解決壁畫産生的起甲、空鼓、酥鹼等病害,幫助壁畫對抗時間的流逝。

4月19日,在莫高窟第231窟,楊金禮在修復出現病害的壁畫。新華社記者 杜哲宇 攝

4月19日,在莫高窟第231窟,楊金禮在修復出現病害的壁畫。新華社記者 杜哲宇 攝

2006年6月,楊金禮在布達拉宮參與壁畫保護修復工作。新華社發(受訪者供圖)

    4月19日,王嬌在莫高窟第259窟做洞窟記錄。新華社記者 陳斌 攝

    王嬌出生于1988年,研究生畢業後來到敦煌研究院考古研究所,7年來,她一直從事敦煌石窟考古報告的編寫工作。她參與編寫的《敦煌石窟全集》第二卷《莫高窟第256—259窟考古報告》,總計30余萬字。而根據《敦煌石窟全集》編輯出版計劃,這樣的考古報告將要做100卷。

4月19日,王嬌在莫高窟第259窟做洞窟記錄。新華社記者 陳斌 攝

4月19日,王嬌在辦公室整理文字資料。新華社記者 陳斌 攝

    2019年11月,王嬌在印度一石窟記錄圖像資料。新華社發(受訪者供圖)

    4月19日,在莫高窟第172窟,劉小同在對比臨摹壁畫的細節。新華社記者 杜哲宇 攝

    “90後”的劉小同是敦煌研究院美術研究所的一名美術工作者,主要從事敦煌壁畫的臨摹、研究和創新工作。別人看來可能枯燥的“畫像”,卻正對他的胃口,畫室就是家,除了畫畫,心無雜念。如今劉小同正和同事們一起,致力于完成莫高窟第172窟的整窟復原臨摹,這項工作從2017年開始,預計到2023年結束。

    在莫高窟,有一群年輕工作者,他們正值芳華,或受前輩感召,或為實現藝術理想,離開熱鬧的大城市,來到安靜的莫高窟。“站在前輩的肩膀上”是他們共同的感受,“傳好接力棒”是他們共同的願望,“擇一事,終一生”是他們共同的信念。

    他們和一代代莫高窟人一樣,來到這裏,留在這裏,牽挂這裏。

    4月19日,在莫高窟第172窟,劉小同在對比臨摹壁畫的細節。新華社記者 杜哲宇 攝

4月19日,在莫高窟第172窟,劉小同在對比臨摹壁畫的細節。新華社記者 陳斌 攝

    4月18日,在敦煌研究院美術研究所,劉小同在畫室內臨摹作畫。新華社記者 杜哲宇 攝

    4月18日,在敦煌研究院美術研究所,劉小同在畫室內校對白描稿。新華社記者 陳斌 攝

    2021年6月,劉小同(右二)和同事一起參加文藝活動排練。新華社發(受訪者供圖)

責任編輯: 宋燕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8537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