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社區院落脫胎換骨 探索打通城市治理“最後一公裏”
2019-01-26 08:01:21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資料圖:航拍木寨社區錯落有致的民居。中新社發 瞿宏倫 攝

  社區是城市治理的“最後一公裏”,也是黨和政府聯係群眾、服務群眾的“神經末梢”。社區安,城市才能安,社會才能安。如何發揮民眾無窮的智慧和主觀能動性,凝聚起社區治理的新力量,讓社區由亂到治,讓社區如家,鄰裏和睦,讓居民擁有滿滿的獲得感?記者走訪北京、四川、浙江、廣東等地,尋找眾多社區院落“脫胎換骨”背後的“治理密碼”。

  居民的呼聲,就是集結治理力量的“哨聲”

  社區被稱作黨群聯係的“神經末梢”。它的靈敏度,其實就是居民訴求的能見度。

  上午10點,北京市東城區景山街道大佛寺東街“兆軍盛”菜市場裏人頭攢動。

  承辦該菜市場至今,曾兆軍花錢搞了三次改造,貨架從簡陋水泥臺,升級到整潔的不銹鋼。而他仍擔心菜市場會在環境整治中“被拿掉”。

  幸好遇到北京“街鄉吹哨,部門報到”機制。

  這是北京為破解基層治理“看得見的管不了,管得了的看不見”而創新的機制,治理重心向基層下沉,街鄉和部門合力解決基層難題。

  “哨聲為誰吹響?社區居民的呼聲就是哨聲。”北京市東城區景山街道黨工委副書記戚家勇説。

  2018年,景山街道對“兆軍盛”菜市場所在的大佛寺東街進行環境整治。從最開始,街道就耐心開展入戶調查,梳理群眾需求。

  很多老居民提出,雖然菜市場有時影響交通,但是為周圍居民提供了便利,希望整治後予以保留。

  聽到社區居民的呼聲,街道吹響了“哨子”,聯合相關部門協商,不僅保留了菜市場,還對周邊環境提升改造。

  居民們多年生活方式得以存續,曾兆軍懸著的心也放了回去。

  誰不愛自己的街區?“兆軍盛”菜市場整治完成後,大佛寺東街的“小巷管家”和社區居民主動接管了菜場出入口的交通秩序維護。共享單車亂停亂放少了,物料堆放更加有序,運貨車輛停放時間精確到半小時,大大減少了堵車時間。

  社區老住戶、“小巷管家”洪永旺激動地説:“告別了臟亂堵,我心裏特別舒暢。街坊鄰居很珍惜這個整治成果,希望能一直維護下去。”

  浙江省桐鄉市楊家門社區,開放式老舊小區較多,房屋老舊,缺乏物業管理,一度鄰裏關係緊張。社區居民要求整治的呼聲強烈。

  社區聽到並回應了居民訴求,通過對社區黨員和居民骨幹的全面摸排,根據居住分布、年齡特長等,精心挑選了57名樓道“紅管家”,希望通過居民自治,解決多年頑疾。

  “鄰裏糾紛,我們能解決的當場解決,無法解決的上報網格長,由網格長協同解決。”“紅管家”張建平説,力爭“小事不出樓道,大事不出網格”。

  在“紅管家”帶動下,“社情民意氣象站”“傅阿姨為老服務站”“老葉法律診所”等一批有別于政府部門的自治組織,助力這個老舊社區一躍成為當地明星社區。

  共治共享,社區治理創造更多“被需要”

  在成都正南,是蓬勃發展的四川天府新區成都管委會轄區。

  57歲的劉玉玲,盡管在這裏的安公社區住了快30年,但是過去社區臟亂差的環境,一直讓她難有歸屬感。直到社區引入了“共治”理念,組建了志願者團隊。

  劉玉玲加入這個團隊後,連續五年不間斷“出勤”,幫助維護交通秩序、清理城市小廣告。

  “參與社區治理,讓我找到了存在感。”即使到隔壁小區遛彎,她也隨身帶著小鏟刀,隨時鏟掉小廣告——像劉玉玲一樣,不少居民已經把志願服務融進了生活方式。

  目前這個“最美志願服務社區”,已有超過2000位注冊志願者。

  通過志願者團隊這個“支點”,居民積極性被激發出來了,主體作用得到了充分發揮。

  除“志願線”外,安公社區還放射出“黨員線”“自治線”“社團線”“服務線”,從不同維度共同激活治理資源。

  在成都市“上風上水”的生態西北角,郫都區書院社區一幢幢居民樓中間,點綴著一片片綠油油的共享菜地。32歲的曾君艷是首批共享菜地的“菜農”,隔段時間就騎自行車過來施肥。

  共享菜地前身,是堆滿垃圾的社區管理死角。社區一改過去生硬的“直管”,選擇共治共享的治理模式。社區黨總支動員兩委幹部、社區黨員和社工團隊組建農耕委員會,制定共享規則,引導社區居民有序“認領”使用共享菜地。

  “2017年6月開始分地,當時報名非常火爆,還有人開著寶馬來申請菜地。”曾君艷笑著回憶説,共享菜地寄托田園夢想,大家親近感一下子增強了。

  在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共享社區建設已經在全區88個社區普及。線下共享物理空間隨時發布居民可共享的物品、技能和活動信息;線上共享社區App吸引近4萬人注冊,“需求清單”和“服務清單”在線精準對接。

  “社區治理正在步入‘智治’階段,共享社區是社區‘智治’的有益嘗試。”中央黨校黨建部副教授雷強説。

  共治、共享,帶來了居民“被需要”的滿足感,帶來了分享的快樂,讓社區治理更有溫度。

  紐帶聯結在“興趣上”,廣場舞跳出治理合力

  桂溪街道永安社區所在的成都高新區,是我國西部經濟高速發展的龍頭區域。這裏沒有農遷社區,缺少熟人紐帶,缺少中國傳統社會關係的“潤滑劑”,矛盾容易激化。

  一戶商家在自己的墻上打洞,其他住戶不幹;樓上滲水到樓下,物業上門協調搞不定……

  “在具體過日子的問題上,政府無法大包大攬。我們迫切感到需要有一股力量,能直透到底!”桂溪街道黨工委副書記、街道辦主任王懷光分析。

  這樣的力量,在哪裏?

  夜幕垂下的永安社區廣場,很快便填滿了跳廣場舞的隊伍。

  “我們組成了三個廣場舞隊,足足300多人呢。”77歲的老黨員鄭韻俠説,“多數老人從老家過來,給孩子煮好晚飯,就下樓跳舞。”

  這給街道幹部極大啟發:“年輕人壓力太大,一早出門,深夜才歸。基層只有為小孩、老人服務好,居民整體才有獲得感。”

  很快,永安社區文體總會成立了,分支協會涵蓋廣場舞、合唱、門球、羽毛球……桂溪街道又開“腦洞”,順勢將支部建在“興趣上”。

  74歲老黨員馬興崇擔任文體總會黨支部書記。他挨個院落打聽,發掘出不少能人,如四川清音傳人、市級太極比賽獲獎者、民間藝術舞蹈達人……他們全都成為社區活動帶頭人,帶動社區居民捧回了一塊又一塊獎牌,居民參與熱情“水漲船高”,凝聚力水到渠成。

  禦府花都小區多個家庭組成了“親子會”,因為媽媽多,被大家親切地叫作“媽媽隊”。媽媽們定期組織活動,孩子們不出小區就能得到妥帖的照料。

  “三生不如一熟!”永安社區黨委書記冷文説,“通過各種紐帶的傳導,我們正在重構熟人社群,從中獲取社區治理的團結力量。”

  創“1+211”新機制,臟亂差小區“起死回生”

  成都市雙流區歐城花園建成于2002年,現有住戶3000多人。這個小區由于管理不善,環境曾變得臟亂差。第一屆業委會無力解決業主訴求,選擇集體辭職。第二屆業委會因為個別人員辦事不公,失去了群眾信任。不少業主看不到希望,忍痛賣房離開……陷入困頓的小區被稱作“末梢壞死”。

  2017年,曾任四川省白玉縣委書記的藏族黨員澤洛當選為小區黨支部書記。他從業主中動員了40多位敢于擔當的黨員先站出來。他們當中,有退休的縣長、法官,還有地方人武部的政委等。

  新一屆業委會,建立了業主群、業主代表群和黨員群。小區大小事項先經黨組織審查,再提交業主大會和業主代表大會議事,同步在業主群、業主代表群和黨員群裏充分徵求群眾意見,先易後難解決。還由住戶代表、街道幹部、派出所民警組成小區監委會。小區重大事務,接受群眾監督。

  安裝智能電表、小區修枝、建電瓶車集中充電樁……這些雖是雞毛蒜皮卻往往扯皮不斷的事,在新的治理機制面前,很快就得到解決。

  成都市雙流區是我國西部城市化進程最快縣區之一,近5年新增近150個商品房小區,新增佔總量的三分之二。歐城花園“起死回生”的做法,被雙流區委組織部總結為“黨組織+業主大會和業主代表大會+業委會+監委會”的“1+211”機制。在當地8個臟亂差小區試行之後,2018年,這些傳統上訪小區的全年上訪率全部下降為零!

  “神經末梢”從“壞死”到“激活”,牢牢抓住的,是機制改革這個牛鼻子。

  成都市曾梳理過老舊小區治理條塊,細數下來竟涉及46個職能部門!多頭指揮讓“末梢”無所適從。2017年9月,成都市委創造性地在市縣兩級黨委設立“城鄉社區發展治理委員會”,由常委、組織部長兼任主要負責人,構建起由黨組織統一領導的城鄉社區發展治理新機制。

  成都市委常委、組織部長、社治委主任胡元坤説,通過“找黨員、建組織、優機制、抓服務、植文化”,壓實“關鍵少數”的責任,才能發揮群眾智慧,真正匯集各類資源,獲得疏通城市治理“最後一公裏”的蓬勃力量。(記者黃海波、潘潔、謝佼、馬若虎 參與記者:孔凡偉、陶虹)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2019“歡樂春節”文化活動在德國柏林拉開序幕
2019“歡樂春節”文化活動在德國柏林拉開序幕
冬季到漠河來“找北”
冬季到漠河來“找北”
豬年賀歲紀念幣開始兌換
豬年賀歲紀念幣開始兌換
春意春運西九龍
春意春運西九龍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4045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