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找"痛點"亮"實招" 如何將簡政放權進一步落在實處?

2015年06月18日 09:18:42 來源:新華時政

  核心提示:在我國改革不斷推向深入之時,“簡政放權”成為本屆政府改革邏輯中重要的關鍵詞。進行了兩年多的改革極大激發了市場活力和社會創造力,一些地方政府找“痛點”亮“實招”積極踐行簡政放權承諾,但在權力下放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地方政府行動“慢半拍”、“接不住”等現象。簡政放權如何更好地落在實處?

  破除“堵點、痛點、盲點”是簡政放權“關鍵點”

  創新“堵點”創業“痛點”監管“盲點”

  總理曾講了三個故事,開證明“你媽是你媽”的故事,一個是勞模蓋章累的哭的故事,一個是知識産權保護難的故事,三個故事就是對當前“堵點、痛點、盲點”的形象體現,破除這“三點”,就是當前“簡政放權”的關鍵點。簡政放權也在“大刀闊斧”向縱深推進。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繼續取消下放一批制約發展的審批事項,針對阻礙創新發展的“堵點”、影響幹事創業的“痛點”和監管服務的“盲點”,持續為創業創新減負清障。詳細>>

  “中梗阻”:權力迷戀導致一些地方政府“慢半拍”

  簡政放權過程中出現“中梗阻”現象,究其原因在于部門利益作祟。專家認為,徹底解決簡政放權中的“中梗阻”問題,需要地方政府勇于“自我革命”,敢于動“自己的奶酪”。“現在要對政府管理職能和管理事項進行全面梳理。通過第三方評估,列出清單,明確哪些是政府該管的,哪些是該下放的。”中國電力投資集團公司黨組成員、紀檢組組長鄧文奎説。詳細>>

  “最後一公裏”:地方政府對權力“接不住、放不下、管不了”

  “最後一公裏”問題的出現,與地方政府在“管”的方面不知所措有很大關係。實際上,一些權力下放給地方,特別是基層政府後,由于硬件設施落後、技術手段跟不上、人才缺乏、監管方式單一等因素,使得地方政府特別是基層政府在如何加強事中事後監管方面,還存在一些不適應的地方。詳細>>

  清除審批“沉疴” 拔除“亂作為”非行政審批

  為徹底消除非行政審批“灰色地帶”,國務院下決心取消這一審批類別,進一步明確了改革基調。對此,國家行政學院經濟學部主任張佔斌認為是擊中了簡政放權的“痛點”,“許多部門存在不少非行政許可審批和內部管理事項,使簡政放權遭遇‘化骨綿掌’,要抓緊排查清理各類非行政許可審批事項,並將行政審批事項上墻、上報、上網,逐步實現透明化。”詳細>>

  五個關鍵字助力拆除利益“玻璃墻”

  “減”——不僅要對政府過度權力做減法,還要減職能、減機構、減人員。山西省晉中市委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有些地方權力下放了,中間人卻越養越多。“如果説取消部分審批權是簡政放權的突破口,那麼人事制度改革則是簡政放權的定音錘。”詳細>>

  “轉”——幹部的心態作風和相應考核體係亟待轉變。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部研究員張立群表示,面對簡政放權的新常態,幹部必須適應依法行政、有責必履的新狀態,相應的考核體係也應重新構建,向基層幹部傳遞明確清晰的激勵信號。詳細>>

  “通”——破除“中梗阻”,打通“最後一公裏”。全國人大代表、廣東古今來律師事務所律師吳青指出,為了真正把該放的權力放下去,不僅要清理審批,還要清理前置備案、紅頭文件的變相審批,更要落實監督機制,部門自我約束和監督,必須從頂層監督和群眾監督結合,打破行政壟斷、地區封鎖、部門梗阻。詳細>>

  “效”——政策千萬條,市場主體和百姓感受不到都是“白條”。全國人大代表、民革吉林省委專職副主任郭乃碩表示,簡政放權不僅要做頂層設計,還必須汲取基層智慧,優先解決百姓和企業所急所難。詳細>>

  “界”——放權同時,固定市場和政府邊界。國家行政學院教授丁元竹認為,要破除權力減了又增,邊減邊增的往復循環,該舍棄的必須舍棄,該承擔的公共服務職能不能缺位,關鍵是將行政權力的邊界落實到權力清單、負面清單、責任清單,加大“三個清單”在全國的推廣落地力度,最終實現“法無規定皆可為、清單之外無權力”。詳細>>

  地方政府亮“實招” 用行動踐行簡政放權承諾

  地方政府行政審批有了路線圖

  一個直轄市的區政府有多少權力?5362項。這是北京市西城區政府公布在“權力清單”上的數字。北京市西城區試點權力清單制度的亮點在于,把政府所有的權力明明白白公布在網上。像西城區這樣的試點,在全國還有不少,廣州、杭州、武漢等地也試點了權力清單制度。中國行政體制改革學會副會長汪玉凱認為,北京市西城區的創新在于把國家的行政審批許可全部劃出路線圖,向社會公開,具體到每一個領導的職位上,老百姓一目了然,很容易接受社會監督,也對官員的行為進行有效約束。詳細>>

  建立“三個清單”擋住“尋租的黑手”

  湖南以“應簡必簡、能放盡放”為原則,突出清單管理,發布了權力清單、責任清單、負面清單和企業投資項目核準目錄的“三清單一目錄”,公布了行政許可前置服務收費目錄清單和涉企服務收費目錄清單,“一企一策”精準服務企業。去年10月底,安徽正式公布運行省級政府權力清單和責任清單,今年3月1日,全省16個市105個縣(市、區)全部運行省市縣三級政府權力清單。通過建立“三個清單”,依法管好“看得見的手”,用好“看不見的手”,擋住“尋租的黑手”。詳細>>

  工商登記“三證合一”企業有了唯一身份證

  在北京石景山區工商分局登記服務大廳三證聯辦窗口,北京嘉利新宏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學嶺順利領取北京市首張“三證合一、一照一號”營業執照,這標志著北京市商事主體登記“三證合一、一照一號”試點工作啟動。“三證合一”審批係統對工商、質監、稅務、統計部門所需填報的信息進行整合重組,在方便申請人實現一表填報電子化的同時,各部門審批流程在聯合審批係統支持下進行再造,行政效能顯著提升。詳細>>  

  地方簡政放權與“互聯網+”有關

  近日,浙江省深化“四張清單一張網”改革推進職能轉變協調小組召開第一次會議,明確今年的80項改革任務的責任單位和時間進度。簡單梳理發現,工作方案中有14項改革任務與“互聯網+”相關。除了浙江政務服務網功能的完善,還包括打破信息孤島,推動有關部門間橫向聯通和省與市縣縱向貫通。詳細>>

  簡政放權找準民生“痛點”

  簡政放權的目的是方便群眾工作和生活。政府在忍痛“割肉”時,應將解決民生痛點擺在更顯著的位置,這相當于給簡政放權找到了一個重要的認知坐標係,不至于被“割肉”的陣痛衝昏了頭,影響到改革的方向。古語有雲,兼聽則明,基層公務員不妨多聽一下民眾的感受。也只有更重視民眾在簡政放權過程中的體驗,我們才能給民眾增加更多的獲得感。詳細>>

  

  

【糾錯】 [責任編輯: 黃玥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071279269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