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烏克蘭危機升級兩周年:僵局難破 曙光未現-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2/23 16:39:20
來源:新華網

國際觀察|烏克蘭危機升級兩周年:僵局難破 曙光未現

字體:

  新華社莫斯科/基輔2月23日電 題:烏克蘭危機升級兩周年:僵局難破 曙光未現

  新華社記者黃河 李東旭 趙冰

  2月24日,烏克蘭危機升級兩周年。

  延宕的危機不僅給俄烏經濟民生造成巨大損失,還對地區政治與安全、世界經濟復蘇、全球減貧、糧食和能源安全、生態環境等諸多方面帶來嚴重負面衝擊。目前,俄烏雙方在戰場上陷入僵持,政治上尖銳對立,加上美國肆意拱火澆油,大發戰爭橫財,和平曙光依然難現。

  前線拉鋸 戰事僵持

  過去一年,俄烏衝突前線戰況激烈。去年5月,俄軍奪取交通要地阿爾喬莫夫斯克(烏方稱巴赫穆特);烏軍于去年6月在多個方向發起反攻,但數月來進展緩慢、未見成效;去年10月初以來,俄軍對烏東部的阿夫傑耶夫卡、馬林卡、巴赫穆特等地烏軍防線發動新一輪攻勢。本月17日,缺兵少彈的烏軍撤出防禦重鎮阿夫傑耶夫卡,這被視為去年5月以來前線出現的最大變化,美國《紐約時報》稱此役對烏方可謂“具有戰略和象徵意義的雙重打擊”。

  2024年2月7日,消防員在烏克蘭基輔為被導彈碎片擊中的居民樓滅火。綜合烏克蘭各地官方消息,俄羅斯軍隊7日對烏首都基輔等地發動的新一輪空襲造成5人死亡、51人受傷。新華社發(羅曼·佩圖什科夫攝)

  除了在前線展開拉鋸,俄烏過去一年都在利用遠端武器打擊對方後方目標。俄軍密集打擊烏境內軍工設施、彈藥倉庫,俄國防部長紹伊古表示,俄軍今年1月對烏軍工基礎設施發起127次高精度打擊。烏軍也利用無人機、遠端火箭炮等加強對俄境內目標的襲擊力度,並在黑海海域頻繁發動襲擊,造成俄海軍“新切爾卡斯克”號大型登陸艦等軍事裝備受損。

  英國《經濟學人》周刊近日分析説,過去一年,俄軍在擴大控制區域方面取得小幅進展。烏方分析人士認為,烏軍接下來將展開非對稱作戰,為了避免與俄軍在正面戰場比拼消耗,將主要利用無人機、電子戰設備和防禦工事最大限度消耗俄軍、打擊俄方後勤補給。

  美國《華盛頓郵報》寫道,艱難的歐陸戰事、泥濘的戰壕掩體、大量的截肢傷員……俄烏衝突正越來越呈現出第一次世界大戰消耗戰的特徵。

  經濟承壓 民生艱難

  過去兩年,西方因烏克蘭危機對俄羅斯施加了史無前例的制裁,俄羅斯經濟在經歷了衝突初期震蕩之後,逐步展現出韌性。俄統計局今年2月初發布的數據顯示,2023年俄國內生産總值增長3.6%。俄央行本月決定維持16%的基準利率也表明,當前俄國內穩物價、保供應、降通脹壓力仍然較大,俄經濟可持續增長依然面臨挑戰。

  烏克蘭的經濟愈加依賴于西方援助,現狀令人擔憂。烏國家銀行數據顯示,2023年烏預算赤字創歷史新高,達到1.33萬億格裏夫納(約合351億美元),相當于國內生産總值的20%。烏總理什梅加爾日前對媒體表示,自衝突以來烏經濟總量下降30%,失去了350萬個工作崗位。據媒體報道,烏克蘭今年國家預算的約四分之一需要西方的援助來填補,但烏方在獲取援助方面卻面臨重重障礙。

  這是2023年8月18日在俄羅斯莫斯科拍攝的受損建築。俄羅斯國防部18日表示,俄方當天挫敗了烏克蘭方面使用無人機襲擊莫斯科的企圖,事件未造成人員傷亡。新華社記者曹陽攝

  歐洲經濟繼續處于俄烏衝突的陰影籠罩下。能源價格飆升,通脹高企,企業遭受巨大損失,民眾實際工資縮水,購買力下降,加之全球經濟的低迷,歐洲經濟去年陷入低增長泥潭。瑞士央行去年9月發布的一份研究顯示,俄烏衝突對歐洲經濟的中長期負面影響可能更為嚴重。

  瑞典跨國和平與未來研究基金會創始人揚·奧貝裏近日表示,美國和歐洲孤立和大規模制裁俄羅斯的後果像“回旋鏢”一樣打回到歐洲。

  俄烏衝突的延宕還在糧食、能源安全以及生態等領域帶來外溢效應。位于赫爾松州的卡霍夫卡水電站是扎波羅熱核電站冷卻水的重要來源,該水電站去年6月遭破壞導致水庫大壩決堤,蓄水向第聶伯河下遊傾瀉,造成嚴重的生態環境和人道主義風險。

 西方拱火 和平難覓

  歐洲對外關係委員會最新一項針對12個成員國超過1.7萬名受訪者的線上調查結果顯示,目前歐洲人對烏克蘭的支援率仍居高位,但同時也有超過四成受訪者希望歐洲敦促烏克蘭與俄羅斯進行談判。美國《政治報》去年12月援引消息人士的話報道説,美歐正逐步將注意力從支援烏克蘭全面獲勝的目標轉為提升烏方在結束衝突談判中的地位。

  然而,在分析人士看來,就當前局勢而言,俄烏在2024年重啟談判的難度較大。一方面,俄烏立場尖銳對立,缺乏和談的政治基礎。俄官員多次表示,俄方存在和談意願,但烏克蘭須接受新的領土現實。烏總統澤連斯基也公開回應,盡管前線處境艱難,但烏方拒絕接受與俄羅斯談判的提議。在他看來,俄羅斯並沒有表達出和平願望,因此烏克蘭不能“不惜一切代價”尋求和平。

  另一方面,西方不斷拱火澆油令和平前景更加渺茫。美國作為烏克蘭最大的軍援國,利用這場衝突大發橫財。美國《華爾街日報》日前刊登題為《在歐洲的戰爭如何利好美國經濟》的文章説,過去兩年,美國國防工業武器和彈藥訂單大增。美聯儲數據顯示,美國國防和航太領域的工業産值自俄烏衝突爆發以來增長了17.5%。美國聯邦參議員湯米·圖伯維爾指出,正是華盛頓政客在煽動戰爭,延長這場衝突。

  2024年2月15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英國國防大臣格蘭特·沙普斯(前左)與美國常駐北約代表朱莉安娜·史密斯(前右)在北約防長會期間交談。為期一天的北約成員國國防部長會議15日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結束。會議就加強北約的威懾和防禦以及對烏克蘭的支援等問題展開討論。新華社記者趙丁喆攝

  大幅獲利的不只是美國國防工業。俄羅斯天然氣供應中斷導致歐洲能源價格和通脹率急劇上升,同時刺激歐洲對美國液化天然氣的需求。據報道,美國瞅準時機正在建設總投資額約1000億美元的5個液化天然氣項目,這些項目大多都是在俄烏衝突爆發後開工的。“美國經濟從這些大規模投資中獲益匪淺。”美國拉皮丹能源咨詢公司全球天然氣研究主管亞歷克斯·蒙頓説。

  根據《華爾街日報》統計,美國去年成為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氣出口國。預計到2030年,美國的液化天然氣出口量將增加近一倍,其中約三分之二將出口到歐洲。

  美國喬治敦大學俄羅斯問題專家安傑拉·斯滕特認為,俄烏衝突即將進入第三個年頭,僵局似乎還將延續,以談判方式結束衝突的前景渺茫。奧貝裏對此表示,西方迄今所做的一切都無益于結束衝突,並且沒有從烏克蘭危機中吸取任何教訓。(參與記者:付一鳴、鄧仙來)

【糾錯】 【責任編輯:王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