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ghts and Interests Protection and Publication Management Platform of China Federation of Literary and Art Circles

音樂作品《五環之歌》侵犯《牡丹之歌》改編權一案作出終審判決(轉載)

時間:2019年11月11日  來源:  作者:

 

音樂作品《五環之歌》侵犯《牡丹之歌》改編權一案作出終審判決(轉載)

原標題:岳雲鵬贏了!《五環之歌》不構成對《牡丹之歌》侵權



近日,針對《五環之歌》侵犯《牡丹之歌》改編權一案,天津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了終審判決,駁回眾得公司的訴訟請求,《五環之歌》的歌詞不構成對歌曲《牡丹之歌》歌詞的改編,故未侵犯對歌曲《牡丹之歌》詞作品享有的改編權。

《五環之歌》改編自《牡丹之歌》,最早見于20110409日民族宮岳雲鵬專場史愛東與岳雲鵬合作的相聲《學歌曲》。

在電影《煎餅俠》上映後,由岳雲鵬、MCHotdog合唱的電影推廣曲《五環之歌》曾走紅網絡。然而,電影出品方萬達影視傳媒有限公司(下稱“萬達公司”)、新麗傳媒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新麗公司”)、天津金狐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金狐公司”)和演唱者岳雲鵬(藝名)卻因為這首歌,陷入侵害作品改編權糾紛。北京眾得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眾得公司”)因認為《五環之歌》涉嫌改編了其獲得授權的《牡丹之歌》而將上述四被告訴至法院,索賠經濟損失共計110萬余元。

近日,針對《五環之歌》侵犯《牡丹之歌》改編權一案,天津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了終審判決,駁回眾得公司的訴訟請求,《五環之歌》的歌詞不構成對歌曲《牡丹之歌》歌詞的改編,故未侵犯對歌曲《牡丹之歌》詞作品享有的改編權。

 

《五環之歌》被訴侵權

 

據悉,歌曲《牡丹之歌》是由由喬羽作詞,呂遠、唐訶作曲的,是一首結合作品。

201845日,喬羽出具授權書,將音樂作品《牡丹之歌》的著作權之財産權利以獨佔排他的方式授權給喬方。

201848日,喬方出具授權書,將音樂作品《牡丹之歌》的改編權、信息網絡傳播權、表演權、復制權以獨佔排他的方式授權給眾得公司,授權期限至20211231日止。

20181020日,喬羽再次出具授權書,將其作為《牡丹之歌》合作作者享有的著作權共有權之財産權利以獨佔排他的方式授權給喬方。

因認為《五環之歌》涉嫌侵犯《牡丹之歌》的改編權,眾得公司將電影出品方萬達公司、新麗公司、金狐公司及歌曲演唱者岳雲鵬訴至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眾得公司在訴訟中表示,岳雲鵬未經授權擅自將《牡丹之歌》的歌詞改編後創作成《五環之歌》用于商業演出,並在萬達公司、新麗公司、金狐公司拍攝制作的電影《煎餅俠》中作為背景音樂和宣傳推廣曲MV使用,其行為侵害了眾得公司依法享有的改編權。

對此,被告萬達公司、新麗公司、金狐公司在答辯中提到,眾得公司僅是通過授權取得了音樂作品《牡丹之歌》詞作品部分的著作權,其無權主張曲或整體音樂作品的著作權。另外,《五環之歌》中的詞作品與音樂作品《牡丹之歌》的詞作品完全不相同,也沒有任何實質相似之處,屬于獨立的作品,具有獨創性。

岳雲鵬則辯稱,其作為演唱者只享有表演者權,不可能實施所謂的“改編行為”。《五環之歌》並沒有對《牡丹之歌》造成任何貶損或帶來任何不良影響,反而促使更多年輕人了解了經典老歌《牡丹之歌》背後的故事和寓意。

經審理,一審法院認為《牡丹之歌》與《五環之歌》名稱中僅後半部分“之歌”二字相同,而歌名中反映歌曲核心內容的主題部分不同。其次,《牡丹之歌》表達了對于“國花”牡丹的喜愛與讚譽,而《五環之歌》則通過對北京城市道路狀況的戲謔性描述,表達了對于北京交通擁堵現象的無奈與感嘆,兩首歌的歌詞的核心內容和表達主題並不相同。

再從兩部作品的具體表達方式來看,《五環之歌》中岳雲鵬演唱的部分與《牡丹之歌》的前三分之一部分相對應,眾得公司主張該部分內容為歌曲《牡丹之歌》的高潮部分、具有高識別性,但經比對,兩首歌對應部分的歌詞中僅有“啊”字這一不具有獨創性的語氣助詞相同。除此之外,《五環之歌》的歌詞中並未使用或借鑒《牡丹之歌》歌詞中具有獨創性特徵的基本表達,《五環之歌》的歌詞中還加入了説唱元素,由此可以認定涉案《五環之歌》的歌詞已脫離歌曲《牡丹之歌》的歌詞,形成了獨立的一種新的表達。

一審法院認為即便《五環之歌》的靈感和素材來源于《牡丹之歌》,並使用了與《牡丹之歌》中對應部分的曲譜,但僅就歌詞部分而言,涉案《五環之歌》的歌詞不構成對歌曲《牡丹之歌》歌詞的改編,岳雲鵬創作並演唱《五環之歌》的行為並不構成對眾得公司享有的《牡丹之歌》詞作品改編權的侵害。據此,一審法院駁回了眾得公司的訴訟請求。

 

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眾得公司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天津三中院,請求撤銷一審判決,判令四被告停止使用電影《煎餅俠》第4651分鐘有關《五環之歌》的背景音樂,停止《五環之歌》宣傳MV的互聯網傳播;四被告共同賠償其經濟損失100萬元及合理開支10.25萬元。

本案的爭議焦點為:第一,眾得公司是否對音樂作品《牡丹之歌》享有改編權;第二,眾得公司是否有權提起本案訴訟;第三,眾得公司關于四被上訴人侵害涉案作品《牡丹之歌》改編權的主張是否成立;第四,眾得公司關于賠償數額的主張是否成立。

法院經審理認為:《牡丹之歌》這首歌是合作作品,著作權需要合作者共同主張,不能由作詞人喬羽一人獨佔,而被授權的原告也並不享有音樂作品《牡丹之歌》改編權。同時,法院也認為《五環之歌》從立意到內容已經算是全新的作品了,因此不構成侵權。

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雖然《五環之歌》沒有侵權,但是也提醒那些改編他人作品的人要謹慎,尊重他人的著作權!

(來源:IPRdaily公眾號)